「七夜?」

妖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親眼看見,葉森的鬼爪洞穿了七夜的心臟。

可是此時,七夜竟然直接被捏成了漫天金光。

難道七夜就這麼去了?

「這裡這麼危險,你來幹什麼?」

就在妖女精神幾乎崩潰,腦海一片空白的時候,七夜的聲音浮現在了她的耳邊。

「七夜,七夜,你沒事?太好了,你沒事!」

絕望崩潰突然轉為狂喜,激動中的妖女直接抱住了七夜。

柔軟溫香撲進自己的懷中,七夜身子一緊,可是短暫的愣神之後,七夜趕緊抱著妖女,退遠了一點兒。

「妖女,你在幹什麼,別抱著了,那老鬼又要殺過來!」

七夜擔心的注視著眼前的葉森,心裡有些焦急。

剛才要不是動用了《風靈分身》,讓分身給自己擋了這一下,恐怕剛才那一下,自己的小命就玩兒沒了,這葉森的突然轉化,實在是太詭異了一點。

「對,對不起,我,我太擔心你了!」

「我和你一起對付他!」

妖女從七夜的懷抱中退出來,嬌顏緋紅的說道。

「這個七夜,一次次讓我感到意外啊。」

辰公子注視著七夜,眼裡思索不定。

「呼,剛才我也以為,七夜這小子,直接被殺了呢……沒想到他竟然金蟬脫殼了……」

葛胖子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

「應該是什麼神秘的武技吧,不得不說這小子還真有兩下子……煉藥師公會翟墨大人看上的徒弟,似乎並非只是個天賦優秀的靈師,看樣子他的武道天賦,似乎比靈師天賦更加優秀!」

辰公子很少評價人,這番評價倒是讓一旁的葛胖子有些錯愕。

「不過,這個七夜似乎更是個風流的傢伙……」

瞥了一眼妖嬈美麗的妖女,辰公子眼裡閃過一分驚艷。

「如此美麗妖媚的女子,竟然不是自己先遇見的,可惜……」

「辰公子,要不要我去幫你查查這個女人的身份?」

見辰公子似乎有好奇之意,葛胖子連忙說道。

「不用了,查人底細,任何人都會覺得不爽,這個七夜我想和他結交,他有幾分秘密就保留著吧,而且他恐怕也不喜歡我查他的底,他的那些我不知道的秘密,或許到時候會更讓我驚訝一些,事情也會更加有趣一些……」

「走吧……」

辰公子冷冷的說道轉身,就想離開。

「走?這好戲還沒完呢?就這麼走了?」

葛胖子一頭霧水,連忙問道。

「你小子,將來是皇都密閣的執掌人,竟然跟個智障似的……你沒看見雲頭之上那是誰么?」

辰公子,不著痕迹的說道,他並沒有像雲頭之上看去。

而葛胖子則是抬頭望了一眼:「竟然是璇璣峰座,辰公子,真是厲害……」

傳言兩月前,璇璣峰座進入凶獸山脈尋找治療內傷的靈草,沒想到當他從凶獸山脈出來的時候,竟然和七夜同行,而且將其送到了六玄武府……

這個消息可不算什麼秘密,以辰公子和葛胖子的身份,自然能夠知道。

當璇璣出現的時候,辰公子終於準確的預測到了一件事,那就是眼前的矛盾衝突,應該告一段落了。

好戲收尾,再看下去也沒有意義。

至於辰公子所說的,七夜是個風流的傢伙,其實並不是是指妖女,還因為璇璣。

因為辰公子可不認為,這個璇璣會無緣無故的幫助七夜,幫助一個比起自己弱小這麼多的七夜,在凶獸山脈出現的事情,就讓辰公子很好奇,為何璇璣這個無劍宗的武王峰座,會去幫助一個普通武府的弟子,而且是一路護送。

一男一女,似乎事情很容易說清楚。

「辰公子,等等我……」

在確認了璇璣插手七夜的事情之後,葛胖子也追隨辰公子的腳步而去。

「邪魔外道,竟敢在我無劍宗撒野?」

一股銳利的金屬性氣息如若萬千銳金長劍,直接將葉森周身的黑色邪氣給震得漫天消散。

「銳金劍訣!璇璣!」

感受到這股驚人的氣勢,五峰老臉色微微一變,立刻停止和十峰老的對戰。

「璇璣!」

璇璣突然出現,七夜低聲叫了一句,這個聲音落入了身旁妖女的耳中,讓妖女的眼裡升起了一份女人間的敵意。

那是一位白裙紛飛的絕美女子,青絲飄搖,五官精美,氣質正如同潔白無瑕的雪蓮,這女子的眉宇之間透出了一股銳利的尊貴氣息,其雪白的芊芊素手之上,握著一把古樸的金色長劍,殺伐肅殺。

「這個花心大蘿,竟然還有一個武王相好……」

妖女有些憤憤不平的想著,「不過,這個武王相好還真是漂亮,身材竟然比我還好,皮膚還比我白,她的那裡似乎更大一點,不過沒我漂亮。」

亂七八糟的東西出現在妖女的腦海之中,如果讓七夜知道一定會吐出一口老血。 第三百六十五章屍氣,魔門

飄搖如同雪蓮的玄技在金光之中綻放,璇璣美人手中的金色古劍,更是激蕩起了一道道絢麗而又充滿了極度危險的金光。

一股股銳金劍意,直接震散了葉森周身凝聚的邪惡之氣,葉森長老身體周圍的黑霧直接被銳金劍意掃的煙消雲散。

這邪惡之氣被破,葉森再一次變得氣息萎靡,而且比起被七夜重創之時更加虛弱。

「葉森,身為無劍宗內門長老,你竟然修鍊此等修魔外道的功法武技,當殺!」

璇璣本想留下著葉森一命,好詢問出更多的有價值的信息,卻沒想到一旁的五峰老竟然直接出手,殺人滅口。

「五峰老?你這是幹什麼?」

璇璣嬌聲怒喝道,五峰老出手太快,璇璣在留意七夜,更本沒有來得及組織。

「璇璣峰座息怒,這葉森身為內門長老,竟然受到邪魔外道誘惑,修鍊邪惡武技功法,殺害新人弟子,就連我也被其迷惑,屬下一時憤怒,所以這才將其擊殺!」

五峰老連忙用說辭推脫了責任,這老奸巨猾的傢伙讓一旁的七夜暗暗咬牙,而十峰老和璇璣二人皆是有些憤怒。

「咦……璇璣峰座,十峰老,你們快看……」

老奸巨猾的五峰老,為了轉移兩人的注意,連忙指著葉森的屍體說道。

璇璣和十峰老本想將五峰老和葉森的身份關聯一番,可是倒真的被老奸巨猾的五峰老吸引了注意。

「屍斑?不對,屍氣爆發!」

十峰老看到葉森屍體發生的變化,不禁眉頭一皺,一股火焰之力瞬間籠罩在了葉森屍體周圍。

極品總裁不好惹 「這屍氣!難道是屍鬼宗的人?」

七夜有些驚愕的說道,葉森乃是無劍宗的內門長老,竟然和屍鬼宗有著關係,這麼說來,這屍鬼宗倒是有點兒讓人在意了!

「屍鬼宗?小輩,你知道什麼?說!」

這五峰老竟然突然轉變,沒有說七夜是個賊子畜生,而是改了口,不過他的眼裡,淡淡的殺意依舊在流轉之間。

「屍鬼宗是千年之前的邪惡宗門,早已經被我們四大宗門聯合剪除,怎麼可能還有餘孽?」

五峰老沒等七夜回答,而是冷聲說道。

說道屍鬼宗還有餘孽的時候,五峰老的眉目不自覺得移開了眼神,沒有和七夜對視,但是他的心裡卻是突然一震,因為他沒想到,七夜這個他看不起的新人,竟然知道屍鬼宗。

「七夜,你知道這屍氣的緣由?」

璇璣輕聲問道,話語中帶著信任。

「千年之前的事情我可不知道。但是需要四大宗門聯合絞殺的邪惡宗門,想來也沒有那麼簡單除掉!至於是不是餘孽我不知道,因為我更偏向於屍鬼宗已經死灰復燃,而且將來的出現必定會威脅道四大宗門!」

七夜冷聲說道,他的眼睛一直注視著五峰老。

七夜眼裡浮現出了一股淡淡的幽光,這一縷幽光細微至極,不可能被人探查到。

而在七夜的冥夜之瞳掃過五峰老周身的時候,七夜竟然發現,五峰老的肌體內部已經腐爛壞死,身上也是死氣繚繞,不過卻被一副帶有生氣皮囊壓制。

或許一般人看不出五峰老身體的變化,可是七夜卻看得真真切切。

「小輩,屍鬼宗並非尋常邪魔外道,而是殘忍邪惡至極的魔門,你說的話能夠確定嗎?而且,你憑什麼從一縷死氣就確認他們是屍鬼宗的人?」

五峰老冷聲說道。

「因為屍鬼宗的人,我們早就遇到過了……」

這話不是七夜所說,七夜身後,秦烈,愁劍,妖女,慕容梟雲四人同時站了出來。

「四大宗門考核,魚龍界中,我們在青木凶獸林的一片墓園裡,就遇到了屍鬼宗的魔人,不過這些傢伙都被我們幹掉了!」

慕容梟雲看了一眼七夜,后再在點頭之後,慕容梟雲便繼續說道。

聽到一隊屍鬼宗的人被七夜他們幹掉,五峰老的臉色再次變得陰沉了一點,而且嘴角在不住的抽搐,眼裡對七夜的殺意似乎更深了幾分。

「這事事關重大,我得去稟報峰主,到時候還得同宗主商議!」

五峰老不想在此久留,而是對著璇璣和十峰老告辭而去。

「你,沒事吧?」

五峰老這個攪屎棍離去,璇璣收回手中古樸的金色長劍,白色的裙帶微微飄蕩,緩緩的走到七夜身前,低聲問道。

這個關切的問,哪裡像是剛才那個高高在上的武王峰座。

或許是發現自己的話語不對,璇璣立刻又轉變了話語,「我給了你璇璣峰的峰主令牌,你為何不拿出來?」

「那老東西直接想對我下殺手,就算拿出來也沒用啊……不過所幸有驚無險,我倒是沒有什麼大礙……」

七夜淡淡一笑。

「嗯,沒事就好。你剛才說這葉森是屍鬼宗的人,你能確認嗎?」

璇璣又問,而一旁的十峰老也是靜靜的聽著。

「如果我說,那五峰老也有問題,你信我嗎?」

七夜盯著璇璣的淡金色眸子,疑聲問道。

七夜這話無疑是個爆炸性的信息,璇璣和十峰老皆是臉色微變。

「我信!」

璇璣的淡金色眸子裡帶著絕對的信任,臻首微微點了點。

「無劍宗如今暗流涌動,各峰頭之間不僅出現了分離爭論,有時候甚至刀兵相間,宗門之中被混入了其他別有用心的魔人,也是顯而易見的!」

一想到無劍宗內部出現的危機,璇璣的玉顏之上的神色便有著幾分擔憂。

「璇璣峰座,老夫也先行告退,得回去安排一些人多多注意五峰老……老夫也早就察覺到五峰老變得有些奇怪,今日更是確認了此事……」

一旁的十峰老對著璇璣十分恭敬的說道。

「十峰老,剛才倒是麻煩你了,如果不是你,本座的好友,恐怕就遇到不幸了……」

璇璣微微頷首,感激說道。

「璇璣峰座言重了,同是一宗之人,這是我應該做的,而且為小輩們討一個公道,更是義不容辭的事情……」

十峰老欣然一笑,「你們皆是宗門的新鮮血液,如果遇到什麼難處,盡可來御劍峰峰老院里來找我……」

十峰老離去,一干新人皆是十分有禮的恭送。

「這十峰老,倒是難得的一個好人啊……」

七夜略有些尷尬的說道。

面前站著一個武王美女,而且自己也不知道該和她如何搭話……

因為七夜發現,自己似乎被夾在妖女和璇璣的中間,兩股奇怪的眼神讓七夜有些心虛。

尤其是璇璣的眼神,明顯有些冷笑質問的感覺。

七夜和璇璣第一次相間的香艷場景,還歷歷在目。 第三百六十六章流金之源

「跟我去璇璣峰嗎?你得罪了五峰老,那老傢伙睚眥必報,待在遞進峰會很危險。」

遞進峰是七夜等新人所居住的峰頭,在新人弟子沒有多少真正的宗門歷練,或者沒有被內門長老或是峰主看上收為徒弟的時候,他們都只能待在遞進峰里。

而璇璣的輕聲詢問,倒是讓七夜內心微動。

「五峰老那老東西知道我和你的關係,應該不敢隨意對我出手,而且遞進峰里有我很多朋友,所以我暫時就不去璇璣峰了!」

七夜委婉的拒絕了璇璣的好意,這到使得這位武王美女有些不悅。

「你都說了五峰老那老東西是屍鬼宗的武者,你不怕他殺了你就逃走嗎?你和我離得太遠,我也沒法保護你!」

「而且,我想知道,你不想來我璇璣峰,是不是為了你身後的那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