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道流紋,給我開!」

下一刻,就在一個時辰期限戛然而止的那一刻,陸哲一聲暴喝,身形猛然躍起,一掌拍向了靈符,體內的浩瀚的靈力和精神力在三清法訣的調和下盡數轟入了靈符當中。

「轟!」

一聲炸響,流紋靈符之上,一道璀璨的紋路緩緩的浮現出來,如同是一道銀河一般,震撼世間!(未完待續。。) 流紋靈符,九道為極致,號稱靈符的極近,有著無上威能。

而此時陸哲,煉製出了三道流紋,足以是驚世了。

流痕身形隱匿在虛空當中,滿目震撼,他沒想到陸哲竟然能夠煉製出來三道流紋靈符,要知道,帝一能夠煉製出來二道流紋靈符已經是極為的驚駭了,可是陸哲竟然煉製出來了三道流紋靈符。

「嘩!」

在短暫的寂靜過後,便是如同潮水一般的喧嘩聲,幾乎全場都是暴動了,眼神火熱的望著陸哲,像是看著一個奇迹一般。

「咻!」

陸哲身形一閃,便是掠到了空中,將這枚二道流紋靈符收在了手中,眸中有著異彩閃爍,因為,只要把這道流紋靈符煉化之後,他便是可以很大幾率的再次感悟到一種天地法則,並且將其成功融煉。

地玄境的強者,隨著領悟天地法則的加深,以及體內融煉法則的增多,實力也是會進一步增強,大地法則熔煉到一定程度,距離天玄境便是越近。

「嗡!」

就在這時,虛空之中泛出了一道道漣漪,流痕的身形也是浮現了出來,懸浮在虛空當中,與周圍的天地都是融合在了一起,顯然是對天地法則的領悟甄進到了一個堪稱可怕的地步。

而隨著流痕的出現,場上的氣氛也是越發的火熱起來了,他們都是在期待,期待著從流痕這位靈術師公會會長,整個中州都是堪稱大能級別的存在口中。選宣布出靈術大會的最終勝者!

帝王宗的長老臉色陰沉,惡狠狠的盯著擂台上陸哲的身影。眼神中的怨毒之意都快要將他給吞沒了,他沒想到帝一勝出的最後關頭。陸哲竟然是能夠施展出奇異的手段,將流紋靈符成功煉製出第三道出來,奇迹般的逆轉了結局。

而相比於帝王宗長老,靈門長老心中卻是有些竊喜的,雖然對於陸哲有些疑惑,但是陸哲擊敗了帝王宗的帝一,奪得了這靈術大會的第一,看到帝王宗的長老吃癟,他心中就是高興的。

「諸位。 瓷骨 這一次的靈術大會,到了這裡,也是終於接近帷幕了。」

流痕身形傲立在虛空中,緩緩的開口道。

「最終有兩個不錯的小傢伙成功煉製出了這流紋靈符,老夫心中甚是欣慰。」

「看到這兩位,我也算是看到了我們中州的希望,有這兩人在,日後的中州必然不會是死寂的,他們終將會爆發出無盡的光彩。光耀整個中州!」

流痕大聲朗朗,向著全場宣佈道,言語之中有著一種欣慰的情緒,的確以著他的身份和資歷。個人的一些實力精進已經不是看的那麼重要了,作為靈術師公會的會長,他更希望看到中州的靈術事業可以蓬勃的發展。有無數的天才湧現出來,成長為可以作為中州脊樑的超級強者。

很幸運的是。他在這一場靈術大會上,看到了兩個不錯的小子。

聽著流痕這般話。全場都是轟動了,這一番話,從流痕口中說出這番話,絕對可以說是一種極大的肯定,能夠獲得流痕的這麼高的評價,在整個中州,都是沒有幾個人。

而此時陸哲和帝一都是獲得了這種評價,震撼了所有人,許多人心中都是動起了自己的心思。

對於帝一還好,畢竟帝一乃是帝王中之人,一般人根本不抱什麼想法,可是陸哲就不痛了,他是異軍突起,毫無徵兆的橫空出世的,至於他自己聲稱來自於靈門,許多人對於靈門也是沒聽聞過,所以很多勢力都是想要和陸哲交好,畢竟陸哲馬上就是會成為靈術師公會的副會長了,得到整個靈術師公會的栽培之後勢必會哦一飛衝天,今非昔比。

「帝王宗的帝一煉製出了二道流紋靈符,的確是很驚艷。」

流痕讚許的看著帝一,開口道。

「靈門的陸哲,說實話,對於他能夠煉製出來三道流紋出來,我也很驚訝,因為,我所準備的材料,最多便是只能夠煉製出來三道流紋靈符,換做我來煉製的話,也是只能夠煉製出來三道流紋。」

流痕此話一出,再度震驚了全場,因為他這一句話便是表明,陸哲絕對可以比肩他年輕時的時候。

這一番話出口,在不少人看來也是有另外一番意思的,只要陸哲成長起來,那麼未來的成就可以比肩靈術師公會的會長。

開玩笑,靈術師公會會長是什麼人,那是跺一跺腳整個中州都是要顫上一顫的存在,就算是十大宗門之首的帝王宗宗主來了,也得客客氣氣的,絲毫不敢有半分的懈怠。

「所以,這一次的勝出者,乃是靈門的陸哲!」

流痕大聲落地,瞬間全場雷動,掌聲雷動。

陸哲身形傲立在擂台上,臉色平靜,似乎取得了靈術大會的第一對於他來說,並不算什麼,不過也的確是的,陸哲來參加這靈術大會,並不是為了最後的賞賜而來的,只是為了靈門而已。

相比於陸哲冷靜和雲淡風輕,此時的帝一已經是處於暴走的邊緣了,原本唾手可得的第一,還是被人生生奪走,而且還是一個籍籍無名,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毛頭小子,這讓他心中極為的憤恨。

靈術大會進行到了這裡,也是結束了,在流痕的宣布下,眾人開始陸續的退場,對於陸哲,流痕也是立即將他用空間傳送移走,帶到了一處空間內,和他進行了一番交談。

本來陸哲是要留在靈術師公會一陣子時間的,但是陸哲宣稱有些私事需要處置,所以暫時的離開了靈術師公會,對此,流痕也並沒有阻攔,對於陸哲這個小子,他心中還是極為滿意的。

陸哲在離開靈術師公會之後,便是和允一起,趕向了靈門那些人暫時居住的地方。

在陸哲看來,靈門的重要性,比什麼靈術師公會的賞賜重要多了,畢竟這是他師傅的宗門,對於他而言,有著重要的意義。

從流痕那裡,陸哲也是得知了到了靈門的所在地,不得不說,靈門自從當年沒落之後,也是一直很隱秘,行蹤像是謎一樣,所以在中州都是慢慢變得沒有名氣,被很多人給遺忘了。

此時,陸哲和允站在一處賭坊門前,眼神打量著這個地方。

「靈門還真的是會找地方。」

允看了一眼這賭坊,也是開口說道。

「看來當年那件事,對於靈門造成的打擊是巨大的。」

陸哲心中也是有些感慨,如果不是流痕告知的話,他還真的找不到靈門的蹤跡,誰能想到曾經堂堂靈門,竟然會住在這種地方。

說完陸哲便是和允推門走了進去,一進入這賭坊之內,乍一看跟尋常的賭坊並沒有什麼區別,賭徒流連於此,吆喝聲不斷。

陸哲一進入其中,也沒有說什麼,做什麼,只是找了一處地方坐了下方,像是胸有成竹一般。

果不其然,只是片刻之後,便是有著一位中年人邀請陸哲和允朝著賭坊的最裡面走去。

穿過一道道暗門,一座安靜的院落也是出現在了陸哲的面前,靈門那位長老也是出現在了陸哲的視線之中。

那位中年男人退了出去,留下了陸哲和允停留在原地。

顯然,將陸哲和允邀請進來是靈門這位長老的意思,在陸哲進入這座賭坊之時,便是有人注意到陸哲了,稟報給了靈門長老,陸哲在靈術大會大放光彩,現在在中都城最出名的便是陸哲了,有人認出來也是很正常的。

「小友,不知你來這裡有何貴幹。」

靈門長老一步向前,對著陸哲頗為客氣的說道,他心中此時有著許多的疑惑,但是他並沒有表現出來。

「我來這裡,是想問長老,靈門門主今何在?」

陸哲沒有拐彎抹角,直奔出題,的確,在他心裡,最想知道的便是他的師傅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這是我們靈門之事,對於外人,還請恕我不能告知。」

對於陸哲的話,靈門長老心中也是猛地抽動了一下,但是隨即也是回絕了,畢竟洛天神是靈門的門主,這事關到靈門的隱秘。

「長老,靈門門主乃是我師傅,我想知道他現在究竟怎麼樣了。」

陸哲也並並沒有避諱什麼,因為他知道,想要讓長老說出實情,不證明自己的身份是不行的。

「什麼,你說你是我們門主的徒弟?不可能,我們門主從未收徒!」

靈門長老心中有些震撼,雖然對於陸哲在靈術大會上宣稱自己來自於靈門有些疑惑,但是此時陸哲說自己是門主之徒,他心中也是有些不相信的,因為門主從未收過徒。

「長老,我是在天聖州遇到師傅,他救了我的命,並且傳授我靈術一道,如果沒有他,也沒有現在的我。」

陸哲繼續說道。

「你可有證據證明你是門主之徒?」

靈門長老心臟都是劇烈的跳動了起來,因為洛天神的確是去了天聖州的,要去一處名為無盡火域的地方,尋找一個機遇,陸哲所說並沒有什麼錯,要知道,陸哲可是靈術大會的第一,如果陸哲真是門主之徒的話,那麼對於整個靈門而言,都是一種莫大的榮譽。

「長老,這靈術法訣,你可熟悉?」

陸哲說道,同時體內的三清法訣施展而出,一股靈術波動瀰漫開來,充斥著這片空間。(未完待續。。) 「三清法訣,是門主的三清法訣。你,你竟然會這三清法訣!」

感受到陸哲施展出的靈術法訣的波動,靈門長老不禁失聲道,眼神中滿是震撼之色。

「這是師傅傳給我的,現在,你可以相信我所說非虛了吧。」

陸哲對著靈門長老說道。

「老夫天虛子,見過少門主!」

突然,靈門長老躬身對著陸哲一拜,有些激動的說道。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陸哲有些吃驚,急忙扶起了這靈門長老,並且道。

「長老,你這是。。。」

「少門主,三清法訣乃是我靈門鎮門至寶,只有門主以及下一代的門主才可以修鍊,而門主既然將這三清法訣傳給了你,那麼你便是我們靈門的少門主了。」

天虛子這般解釋道,言語之中滿是恭敬之色。

「原來如此。」

聽著天虛子的解釋,陸哲也是明白了沒想到自己就這麼成為了靈門的少門主,他心頭也是不禁苦笑,自己這個少門主當的,可是有些不是時候。

如果是當年全盛時期的靈門的話,靈門少門主這個名頭拿出去,那也是震撼整個中州的存在,只可惜時代遠去了,歷經了滄桑,很多東西都是變了,靈門已經今非昔比了,不復當初的輝煌。

而且,最關鍵的是,靈門即將面臨著一場大危難。

「長老,不知道師傅他現在在哪裡?」

陸哲還是提出了這個問題,也是他最關心的的問題。雖然從鐵衣門的消息中得知,他師傅洛天神已經是消失在了無盡火域當中。之後沒有現身過,但是他心中還是抱著一絲希望。

「哎。門主當初到了大限,如果不再度突破的話,便是只能夠坐化了,所以他去了天聖州的無盡火域,希望尋到無盡火域之中的至寶,藉機再度突破。可是那麼久的時間過去也,門主還是杳無音訊。」

天虛子嘆息了一聲說道,臉上的神色滿是落寞,的確。洛天神的消失,對於靈門的打擊是巨大的,此時的靈門頂尖強者極為的匱乏,完全靠洛天神一個人支撐著,如果連洛天神都是隕落的話,那麼靈門真的是危矣了。

「師傅一直都沒有現身嗎?」

陸哲聞言自言自語道,臉上的神色有些不太好,此時從天虛子口中得知到這個消息,陸哲也是確定了他師傅的確失蹤了。

想起無盡火域那個鬼地方。陸哲心中也是有些擔憂,從一些古籍中他也是知道了一些關於無盡火域的事情,相傳這是一個絕地,擅闖著。幾乎都是有死無生,而他師父進入了這個地方,想必也是凶多吉少了。

「哎。本來門主他不會那麼早便是大限來到的,都是當年帝王宗攻擊我靈門。門主為了守護靈門的撤退,消耗了自己精血。一個人擋住了帝王宗的攻擊,最後雖然為靈門的撤退贏得了時間,他也是成功的逃脫,可是他的身體也是留下了巨大的創傷,這才是導致大限的提前到來。」

天虛子道出了一些隱秘,聽得陸哲心中憤怒無比。

「又是這個帝王宗,真是可惡!」

陸哲也是得知了一些關於靈門的隱秘,當年靈門極近輝煌,便是這帝王宗從中使詐,和中州以外的一股神秘勢力聯手,重創靈門,使得靈門從此一蹶不振,沒落至此。

可以說,靈門和帝王宗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兩者是宿敵,對於這帝王宗,陸哲心中也是憤恨到了極點。

一想到師傅在那無盡火域中生死未卜,陸哲心中便是很惱怒,巴不得殺上帝王宗,可是他知道以他現在的實力,對於帝王宗而言,還是極其弱小的,更何況,這一次靈門所遭遇的危險,還涉及到中州之外的一股超級神秘勢力、

到了這個時候,陸哲也是差不多能夠確定,這一次靈門的危機,怕便是帝王宗和中州之外的那股勢力聯手了。

一個十大宗門之意的帝王宗已經是足夠的頭疼了,此時還要加上一個比帝王宗還要可怕的勢力,還真的是讓人頭疼無比。

「師傅的蹤跡,還得日後回到天聖州去探索了,眼前最緊迫之事,還是得幫助靈門度過這一次的為難。」

陸哲心中打定了主意,眼前最要緊之事,還是度過這一次的巨大危機。

「長老,我有些事,要告知你。」

陸哲臉上浮現出一股嚴峻之色,正色道。

「少門主,請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