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水道都堵塞了吧,回來后幫你通通,保證舒暢!」江帆色色道。

「是啊,都堵塞了,就等你回來通呢,你來吧。」梁艷發騷道。

我靠,江帆立刻慾火燃燒,恨不得鑽入電話里,把梁艷就地正法了。兩人聊了一個多小時后,江帆發現褲子都要被撐破了,馬上又給舒敏打了電話,免不了又解釋一翻,舒敏最後也是說等他回去,準備將自己交給他。

這句話猶如火上澆油,江帆立刻如同熱鍋里的螞蟻在房裡來回地踱步,不時地透視對面的李寒煙和張小蕾。

李寒煙還沒有睡,張小蕾無法過來,那該怎麼辦呢?江帆撥通了張小蕾的電話,張小蕾見是江帆的電話,立刻跑進衛生間接通了電話:「李姐還沒有睡,我無法過來啊。」張小蕾小聲道。

「我們出去玩吧。」江帆道。

「不行啊!我只要出去,李姐就會跟著出去。」 千秋謀世 張小蕾道。

「那你想辦法讓她洗澡。」江帆知道李寒煙洗澡要一個多小時,有了這個空當,嘿嘿!就有機可趁了!

「她一般都是睡覺前洗澡,不知怎麼搞得,她今天很興奮,不想睡覺。」張小蕾道。

「那你就想辦法讓她洗澡啊,比如把墨水弄到她身上,或者說床上有跳蚤。她肯定會去洗澡的。」江帆道。

「好吧,我試試看,如果她去洗澡了,我再給你電話。」張小蕾掛了電話,從衛生間出來,假裝身上很癢的樣子。

「小蕾,怎麼了?」李寒煙道。

「這床上真臟,昨天晚上有隻老鼠爬上了床,那我嚇的一夜沒睡好,渾身痒痒的,不知道是不是跳蚤咬的。」張小蕾道。

「什麼,床上有老鼠!」李寒煙立刻崩了起來,她立刻感覺到身上痒痒的,她是最怕老鼠的了,只要聽到老鼠渾身就會起雞皮疙瘩。

「哎呀,我感覺到身上痒痒的,我得去洗個澡。」李寒煙立刻脫衣服,進了浴室。

成功了!張小蕾十分興奮,趕緊拿起手機要撥電話,突然她看到江帆從牆壁里走了進來,她驚訝道:「你怎麼從牆壁里走出來了!」

「沒什麼,這是穿牆術,我看到李寒煙進了浴室,就趕緊過來了。」江帆一把摟住張小蕾。

張小蕾立刻呼吸急促起來,摟住江帆的脖子,腹部緊緊地貼著江帆。江帆的雙手如同泥鰍般鑽入,手腳不老實起來。

「哇,變得這麼大了,彈性怎麼好!」江帆驚訝道,幾天不見,張小蕾第二次發育完畢,已經可以和梁艷的波霸抗衡了!

「都是你的功勞,我現在可自信了,挺起胸部做女人了!」張小蕾興奮道。

「那就讓我來安慰她們吧。」江帆的嘴巴親了上去,手腳立刻不老實起來,片刻之後張小蕾立刻哼起來。

她又怕聲音大了被李寒煙聽到,但是不出聲又很不爽,她只有不時地哼幾聲,她很喜歡這種偷偷摸摸的感覺。

江帆把張小蕾抱了起來,在她耳邊道:「我們龍虎雙修吧,你按著我所說的做,保證你又舒服又美容。」

江帆在她耳邊耳語一番,張小蕾嬌笑道:「虧你想得出來,這羞死人了。」

「等你嘗到了味道的時候,保證你天天想吃呢!越吃越年輕漂亮!」江帆嬉笑道。

給讀者的話:

我每天按時更新,你每天按時砸磚投票! 話音剛落,一陣香味忽然飄了過來。

慕卿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好香啊!

有蟹粉小籠包、安記的蝦仁粥……

咕嚕嚕……肚子忍不住叫喚了一聲,慕卿伸手揉了揉肚子,鬱悶的嘟了嘟紅唇。

好餓啊!可是她不想動……

這個味道到底是誰家傳過來的?怎麼感覺這麼逼真?

慕卿揉了揉肚子,忍不住坐起身,打算出去找點吃的,回來慰藉一下她的五臟廟。

剛剛推開門,赫然看到餐廳擺著一桌好吃的,而那一抹熟悉的身影,就坐在沙發上等待著。

「你……」慕卿不敢置信的望著這一幕,眼底滿是詫異:「你什麼時候來的?」

難道她剛剛聞到的味道,都是這些早餐傳來的?!

「十分鐘前來的,看你關著門,以為你在睡覺。」封時奕劍眉微挑,玩味的看著慕卿:「不過看你的表情,怎麼好像這麼驚訝我會來?」

「當然驚訝了,你來怎麼都不告訴我?」慕卿拿起一個包子咬了口,不疾不徐的問道。

「我來找女朋友,還需要打電話詢問能不能過來?」

「不是這個意思,只是你既然準備了早餐,那你總要告訴我嘛。」不然她會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說著,慕卿又咬了幾口蟹粉小籠包。

好好吃!

慕卿的動作根本停不下來,迅速的解決著桌上的早餐。

看著慕卿利落的動作,封時奕不禁微微蹙眉:「慢點吃,吃太快對身體不好,這種事情還需要我說?」

「不需要,不過習慣了。」慕卿尷尬的吐了吐舌頭。

前世她只顧著搞醫學研究,吃飯也是三兩口就解決了繼續研究。

後來導致的確有些胃病,只不過她也沒太在意就是了。

看著慕卿漫不經心的動作,封時奕唇角微微抽搐了下:「以後把這個習慣改掉!」

「唔……」慕卿委屈巴巴的看著封時奕:「你要我學名媛淑女,那我可做不到。」

原主的記憶里,學習禮儀的痛苦還歷歷在目。

「不是要你做什麼淑女,而是要你放慢動作,我不想看到你有胃病。」封時奕伸手揉了揉慕卿的頭,眼底滿是寵溺。

什麼淑女不淑女的?哪有他們家的小仙女吸引他?

望著封時奕黝黑的眸,慕卿臉頰不禁微微泛紅,下意識咬了口包子來掩飾尷尬。

可愛的模樣宛如一隻小倉鼠,封時奕忍不住輕笑一聲,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你呀!」

「嘿嘿……」慕卿咬著包子,尷尬一笑,隨即繼續吃著面前的早餐。

解決了早餐,慕卿心滿意足的拍了拍肚子:「飽了。」

「飽了就好,這個給你。」封時奕忽然拿出一張請柬。

「這是什麼?」接過請柬,慕卿臉色微變,眼底閃過一抹冰霜。

【林氏上市開幕酒會邀請函!】

「等你做完手術,好好休息兩天,然後我帶你去參加酒會。」封時奕拍了拍慕卿的手背,輕聲安撫著。

「好。」慕卿微微頷首,唇角勾起一抹冷笑:「這次,我一定會讓他們的酒會開的很值得回憶!」

「好,到時候隨你怎麼做。」封時奕眼底滿是寵溺,隨即開口道:「關於林卿被下毒致死的證據,我已經讓人開始搜集了。」

「什麼?不用這樣的,我……」自己可以的!

「卿卿,你要記得,你有我。」封時奕拍了拍慕卿的肩膀,眼底泛著一抹篤定。

望著封時奕黝黑的眸,慕卿眸光微閃,忍不住撲進他的懷裡:「時奕,謝謝你……」

「傻瓜,謝什麼?」封時奕揉了揉慕卿的頭:「你今天好好在家裡休息,我明早過來接你。」

「好。」慕卿點點頭,眼底閃過一抹堅定。

她一定給他一個平安健康的爺爺!

嗡……嗡……

手機鈴聲忽然響起,慕卿拿起手機,原來是喬治打來的電話。

狐疑的接起電話,慕卿低聲詢問道:「喬治?你怎麼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了?」

「慕卿,抱歉,我明天……」喬治的語氣微弱,歉意的說著。

「你怎麼了?」察覺到喬治的不對勁,慕卿驚訝的詢問道。

「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開始鬧肚子,現在在醫院掛水。」喬治喝了口水,終於完整的說出了一句話:「不過我現在的狀態,顯然不適合手術,所以……」

「什麼?那你有沒有事?」

見慕卿先問他,喬治頓時心頭一暖:「我沒事,你不用擔心我。」

「那就好,你好好養著吧,明天我想想辦法。」慕卿眼底劃過一抹無奈。

「抱歉……」

「不用道歉,這件事也不是你的錯。」慕卿搖了搖頭,並沒有要怪喬治的意思:「你好好休息,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明天能夠到場。」

就算是不能主刀,至少在場,她也能安心一些。

「好,我會到的。」喬治微微頷首,眼底閃過一抹暖意。

「那你好好休息吧,拜拜。」

掛斷電話,慕卿抬眸看向封時奕,心中變的有些凝重。

如果喬治不來,這次手術,估計要有些艱難了。

「怎麼了?」封時奕劍眉微蹙,擔憂的望著慕卿。

「沒事,我給司末打個電話。」不想封時奕擔心,慕卿再次撥通了司末的電話。

嘟……嘟……

電話響了很久都沒人接,直到快被掛斷的時候,才傳來司末虛弱的聲音。

「卿卿……」司末有氣無力的喚了聲。

「司末?你怎麼了?」慕卿眸底劃過一抹詫異,不會吧?!

「我也不知道,突然發高燒,我已經開始掛鹽水了,希望明天會好吧。」司末歉意的開口道:「抱歉,我也不想的。」

「沒什麼值得道歉的,我知道這件事跟你無關。」慕卿搖了搖頭,生病這種事情,誰能控制的了?

「卿卿,要不明天的手術,我們延後吧?」

「不行!」慕卿果斷的拒絕了:「老爺子的病不能拖了,而且你們只要要養一周左右,老爺子沒有那麼多的時間。」

明天是計算出來的最佳時間,絕對不能出錯!

「可是……」司末看了眼一側的喬治,眼底滿是擔憂。 「哼,壞死了,我現在就要吃!」張小蕾如同八爪魚一樣纏住了江帆的腰,扭動身子,如同一條蛇一樣。

「我來了!」江帆大喊一聲,開始瘋狂起來,張小蕾緊緊咬著牙,不敢喊出聲來,只有緊緊地咬住衣服,雙手在江帆身上胡亂抓著。

片刻之後,江帆頭頂上出現了一條青色的龍,張小蕾頭頂上出現了一隻紅色的虎,龍虎相鬥。

最後張小蕾再也忍不住了,大聲地喊叫出聲來,「啊!」那聲音太大了,浴室里的李寒煙聽到了。

李寒煙驚叫道:「小蕾,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