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承受了那麼猛烈的攻擊,哪怕是我。。。」迪奧有些不敢相信,但看著緩緩走過來高明,卻不得不相信,自己的攻擊,並沒有傷害到高明。

「既然如此,砸瓦魯多!再次暫停吧,時間!」

世界再次變的黑白,迪奧順手往懷裡一掏,卻發現沒有穿衣服,連忙跑到已經支離破碎的床邊,抱出來一大把飛刀,獰笑著盯著高明。

就算你身體強壯又怎麼樣,變成篩子吧!數不清的飛刀將高明整個人的全部嚴嚴實實的包圍著,然後懸停在羅南的面前,靜靜等待著時間再次流動。

「呵呵呵,西內啦,那麼時間,開始流動吧!」

世界又重新恢復了色彩。高明眼前一花,就看見了自己面前的無數飛刀,迪奧再一次使用了時停,可這又有什麼用呢。

叮叮叮。。。

清脆的聲音連綿不絕,像是打在金屬上一樣,濺起點點火光,但這卻連高明的衣服都沒有打破。

迪奧有些絕望了,不論是力量還是速度,自己都比不過高明,也許自己唯一比高明強的,就是自己的再生能力了吧,但這又能怎麼樣,等到太陽出現,自己就會變成灰燼,自己的。。。。

嘭,高明打破了思考時,時間停止的世界bug,一拳打在了迪奧臉上,然後坐在他的的胸上,用拳頭打出了迪奧的處刑曲。

「迪奧大人!」

一道有些蒼老的聲音在房間的門口響起,正是極度崇拜著迪奧的恩雅婆婆。但現在她的眼神卻充滿著難以置信。

「受死吧!」

看到高明起身,已經恢復大半的迪奧突然發動了攻擊,高明下意識的將迪奧一腳踢飛。

「這就是我的逃跑路線噠,高明!哈哈哈!」

看著高明面無表情的臉,迪奧充滿著愉悅,「最後我還是活下來了,勝利是我dio噠!」

「呵呵。」

「迪奧啊,看看你的樣子。」明明距離高明已經相當遠了,但高明的聲音依舊清晰,「是多麼的狼狽。」

「迪奧啊!記住你現在的樣子,憎恨我吧。然後醜陋地活下去,不斷地逃避,不斷地逃避,苟且偷生。」高明的表情也變的愉悅起來,「你將永遠活在我的陰影之下!」

一面鏡子從高明手中甩飛,砸在了迪奧的手中,然後隨著迪奧撞破牆壁,墜落下去。不再去管迪奧,高明又看向了恩雅婆婆。

「你。。你是誰。。。」

顯然高明將迪奧打飛的場景已經將她嚇壞,說話都有些不利索。高明也不在意,將羅達和蘇千從靈界裡帶出來,盯著恩雅婆婆。

「帶我去找你存放著箭的地方。」

「啊?箭!大。。大人請跟我來。」

恩雅婆婆恭敬的帶著高明走出門,羅達和蘇千雖然好奇但也沒有多問,只是跟在高明的身後。

很快,高明被帶到恩雅婆婆的住處,恩雅婆婆先是從懷裡拿出一枚箭頭雙手捧著遞給高明,然後從抽屜里拿出一個盒子,打開,裡面整整齊齊的擺放著三個箭頭。

「行了,你先出去吧。」

「好的,大人。」

恩雅婆婆明顯想要說些什麼,但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恭敬的離開房間,還關上了房門。

「明哥,你把迪奧打死了?」見到沒人了,羅達有些激動的問道。

「沒有,他跑了,不知道跑哪裡去了。」然後將手中的箭頭遞給蘇千,「現在試,還是等一會兒。」

「現在吧。」

蘇千看著娘,但卻是個狠角色,直接將箭頭插入了手心,鮮血直流。明明只需要劃破一個傷口就可以了,嘖嘖嘖,這都快扎穿了吧。

像是沒有感覺到疼痛一樣,蘇千將箭頭又拔了出來,鮮血很快停止,傷口也逐漸癒合。身體上也隱隱有著精神波動傳來。

「成功了!」神識很快感知到一個人影從蘇千身上冒出,逐漸凝聚成一個有著八塊腹肌的高大猛男,和蘇千的外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啊?可是我還沒有用超能力啊,」羅達卻是一臉懵逼,在他的視角來看,就是高明將箭頭遞過去,蘇千紮手然後拔出來,高明直接來了句成功了,這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可以了,你們不用扎了,我可以直接讓你們覺醒替身。」蘇千指揮了一下替身,然後對著兩人說道。

聽到蘇千的話,高明也不急著問他的替身是什麼了,來到他的身邊,開始覺醒替身。

像是有什麼東西從高明體內進入,然後紮根生長,身體的能量開始消耗,一股莫名的能量湧向腦海,看到了正中央的靈界,像是小蝌蚪找到了媽媽一樣,一股腦的涌了進去。

「明哥,怎麼樣了?」蘇千看著高明面色古怪,擔心的問道,「成功了嗎?」

「額,應該算是成功了吧。」

一道與高明有著八分相似的身影浮現在高明身後,雙手抱胸,一副冷酷的樣子。不過有了替身,高明也不需要神識也可以看見其他人的替身了。

蘇千的替身是一個威武大漢,而羅達的替身就有些奇怪了,雖然也是人形,但卻是像個機器人一樣,外面還裸露著一根根的電線。

「明哥,我的替身名字叫達爾文,六項能力應該都是A,能力是隨著戰鬥時間變強。」這是蘇千的替身,和他的能力有些相似。

「我的替身叫做機械降者,應該也是六A面板,能力是將任何物體機械化,然後組合操控。」羅達的替身和他的愛好有些相似啊,這小胖子是一位工機械程師,因為愛好才學了相關專業,然後就職的。

「明哥你的替身呢?」

「咳咳,我的替身叫做。。。」高明的臉色有點古怪,

「世界!」 興叔不愧是苟字當頭,生命誠可貴啊,寧願當太監,只是他跑去上廁所的時候,蹲下來那一刻有些滑稽。

我這一看,他確實小牛子不見了,男人的東西沒有,女人的東西也沒有,就一個坑,剛剛好能排尿,看着有些可憐。

這詛咒真損,我估計矮子興已經將那小女孩罵了千萬遍,不過他又想那兩人回來,不然這詛咒咋整?當一輩子太監啊?

為了他,我還去打聽了一番,誰都問了,但就是沒有什麼詛咒師,說這個職業少之又少,已經到了瀕臨失傳的境地了,而且詛咒師不以賺錢為目的,所以特別難找,遇到只能靠緣分。

其實說來也是,如果真那麼容易找到詛咒師,那戴潔瑩的詛咒早解了,這詛咒師比熊貓都稀少,看來矮子興得當一段時間太監了,然後保佑那小女孩和男人能再次遇到,不然這輩子就慘了。

深夜的時候,突然吹起了一陣詭風,睡在床上的我睜開了眼睛,拿着銅錢劍出去了,因為好像又有東西來了。

周月婷他們也一樣,好像被什麼東西驚醒了過來,這陰風一陣一陣的吹,直接倒灌進紋身店裏面,讓人寒毛倒豎。

矮子興壓根就沒睡,一晚上都蜷曲在沙發上,看上去有些悲傷,男人沒了小牛子,哪裏還睡得着,他好像連鬍子都消失了。

矮子興可能太悲傷了,這次居然不怕,失魂落魄的坐在沙發上,不動如山,人傻傻的,跟塊木頭一樣。

「興叔,你要不去躲躲吧?這次來的東西好像有點猛。」我說道,然後嗅了一下,不止陰氣中,戾氣也重,來的玩意不比那兩殭屍弱。

矮子興木訥的搖了搖頭,並不想動,他好像已經失去求生欲了,要換平時,跑得最快的就是他。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窗邊出現了一張女人臉,然後對我們笑着。

那女人臉慘白無比,有些醜陋,穿着白衣,露出了一口大黃牙。

「什麼東西,別在那作怪,來都來了,出來見一面吧!」我大喝了一聲。

話音一落,突然那女人穿窗進來了,是靈體,應該是鬼!

她一出來我們終於能看到她的全貌了,這女人居然有兩張臉,腰的右側還有一張臉,張得絕美,瓜子臉,紅唇粉嫩,也對着我們笑。

這兩個笑容完全不一樣,腰上的這張臉一笑,傾國傾城,一笑百媚生,頭上的那張臉一笑,既醜陋又詭異,看着滲人。

女人的左腰上還有一個小鼓,粉紅色的,由一條黑色的麻繩串著,然後戴在了脖子上。

「這什麼女鬼啊?也太可怕了吧?」小狐狸看着都有些怕,不禁縮了縮腦袋。

「小心,不止一個,還有!」我朝着門外看去。

突然,一個瘦骨如柴的女人沖了進來,張著血盆大口就朝沙發上咬去。

我立刻扯上矮子興,將他拉過來我們這邊。

只聽見砰的一聲,那瘦骨如柴的女人將沙發咬成了兩半,然後一一吃了下去,非常詭異,她吃了一張沙發,可是肚子沒有任何動靜,身體也沒有任何膨脹和脹大,彷彿白吃了一樣。

「大吃鬼,小心了,她會吃下任何東西,包括人,鬼,妖。」周月婷說道。

兩隻女鬼?哪來的?為什麼突然造訪我的紋身店?還有,你把我沙發吃了是怎麼個意思?

「還有,上面!」周月婷看向了天花板,然後說道。

我們都抬頭看向了天花板,但是什麼都沒有,不過天花板上有一股妖氣瀰漫了下來,應該是有什麼妖附在上面才對,可什麼都沒有。

「裝什麼,還不顯形。」我說完后,打出了一張黃符。

黃符如箭玄一樣飛了出去,然後砸在了天花板上。

砰的一聲,好像有什麼東西掉了下來,落在空中的時候,我看見一隻男妖吐著舌頭,看上去跟蜥蜴一樣,有些噁心。

可落到地板上的時候,突然有不見了,但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再向我們蠕動,特別詭異。

「是變色龍,他能融入環境中,變成任何一種顏色。」周月婷說着,一張黑符打在了腳下,可什麼都沒有打着,好像打了個空。

「還沒靠近?到底在哪?」周月婷冷靜的盯着地板,可如果那妖跟地板一樣的話,如何能認出?開天眼都沒用。

「五雷咒!」

我說着,一掌打在了地板上,雷咒蔓延於整塊地板,終於那妖跳了上來,現出真身了。

他的頭是人頭,不過有着巨大的蜥蜴耳朵,身體也是跟蜥蜴一樣,還有一條尾巴,他吐著蜥蜴一樣的舌頭,樣子極其邪性。

變色龍妖嗎?那這能力可真是棘手,除非跟他在空地上打,這屋子什麼都有,他隨便變成什麼東西我們都難找他了。

「還有一個,在樓梯上。」

小狐狸猛得指了一下樓梯,然後喊道。

只見一個渾身發黑,長著翅膀和鳥嘴的女人坐在樓梯上,她的手裏拿着一支黑色的笛子,一臉死了爹媽的樣子看着我們。

那笛子發着詭異的黑光,還長著嘴巴,好像會說話,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是這女人的妖丹。

這女人從外形來看就可以確定,是一隻烏鴉妖,不過好像是高級靈妖,妖丹已經可以排出體內,成為武器或者化為別的東西。

這四個,莫非是錢家第二層封印的妖魔鬼怪?

「張青的手下嗎?這大半夜的,你們來幹什麼?」我問道。

「把鬼櫻刀交出來!」雙臉女鬼向前一步,惡狠狠的對我說道,兩張臉一起說話,表情,語氣都一模一樣,只是一張丑,一張美。

原來是想奪回鬼櫻刀,那把刀確實不錯,只不過已經讓蘇雨帶走了,而且他們想要,那就得憑本事了。

「刀,我肯定是不會給你們了,但你們要打的話,我隨時奉陪!」我冷冷說道,然後掃了他們一眼,兩隻女鬼,兩隻妖,實力好像都很強,我是沒有問題,就怕其他人,不過我一對四的話,得麒麟和鬼化一起解開了。

。簪行回到寢殿,躺在床上,不到一盞茶的時間不到,便睡沉了。

宋裕見她睡沉了,這才緩緩走出,回到松竹殿的寢殿內。

墨茶上前,小心翼翼地問道:「今日未批完的摺子還在案上,攝政王您看……」

平日里,宋裕都要批完摺子,直至深夜才睡,但今日卻感覺心裡十分輕快,身體也暖融融的,全身都頗覺放鬆,連眼皮都有些沉重。

倒是不枉公主辛苦按了一晚上,宋裕心中莞爾,轉頭對墨茶道:「明日再批,安置吧,不過……」

他又吩咐:「你找個機靈醒神又嘴嚴的,明日去問問芳歲那幾個,

《亡國后,瘋批叛軍強娶了我》第112章同鄉 第2章聶先生的聶太太

四年後。

——

四月的安城,早晚有些涼意。

封筱筱今天要拍一支廣告片——但她不是主角,她和很多男孩、女孩一起充當背景板。

公共化妝室里,擠滿了人。

封筱筱找了個空位坐下,上妝、換衣服。

「哇……這次拍到正臉了!」

不知道是誰,驚喜的一聲喊。

「大家快來看啊!拍到正臉了!」

「是嗎是嗎?我看看!」

女孩兒們都擠過去,湊在一起看一本雜誌。

「哇,真是帥啊,原本一個側臉就帥的沒邊兒,這正臉帥的我腿都合不攏了!」

噗……

封筱筱笑出聲,回頭去問:「誰啊?」

「還能是誰啊?雲星的總裁聶先生啊。」

女孩們花痴狀,「聶先生又帥又多金,還年輕,怎麼會有這麼完美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單身?」

「不是單身也無所謂啊,他潛我,我願意啊!」

小姐妹李晨曦靠近封筱筱,「筱筱,你覺得怎麼樣?」

封筱筱勾勾唇,「嗯,我覺著也就一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