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呢。」古清風微笑問道:「要不你教教我怎麼做,指點個迷津?」

「古居士心性孤傲,行事向來隨心所欲,你的決定往往取決於對方的態度,既如此,又何須老衲指點。」

「哈!你倒是對我挺了解。」

古清風確實如此。

他整個人做事全憑喜好,全憑心情,心情好時,怎麼著都行,心情不好時,怎麼著都不行,亦如老和尚所說的那樣,他的決定往往取決於對方的態度。

「人是蒼生之根本,也是生命之形態,從某種意義上說,更是三千大道的命脈所在,所以,自古以來,人王之位都是重中之重,三千無盡大道,乃至宇宙諸神都無不想據為己有。」

老和尚繼續說道:「古居士孕化一身無盡太極金丹,威脅的何止是三千大道,而是宇宙諸神……古居士這般一意孤行,可曾想過後果?」

問過之後,不等古清風回應,老和尚就是一聲嘆息,道:「看來真是老衲糊塗了,竟然問出如此愚蠢的問題,古居士做事從不會考慮後果……」

又是一聲嘆息,道:「因果終究是因果,逃不過,也躲不過,該來的終究會來,一切都沒有變,沒有變啊……」

古清風聽不懂。

他也沒有問。

關於因果之事,他早就懶得再說什麼。

古清風之所以一直提防著老和尚,多多少少也有這個原因,這老和尚時不時會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關鍵是每次他都覺得話裡有話,可偏偏老和尚又不說明,對此,他也習慣了。

過了片刻,老和尚又說道:「古居士,可知天命就要降臨?」

惡魔寶寶:惹我媽咪試試 「是嗎?」

古清風搖搖頭,回應道:「這事兒還真沒注意。」

「太古的天命是為大道,遠古的天命是為帝印,上古的天命是為王座,卻不知今古的天命又是什麼。」

一個時代終結,天地便會重生,重生意味著新時代開啟,而新時代開啟也意味著新的天命將會降臨。

所謂的天命,皆是應運而生出來的東西。

是身份,是地位,是實力,更是權利的象徵。

比如太古時代的天命大道,若是奪得,與其融合,會成為大道主宰者。

比如遠古時代的天命是帝印,若是奪得,與其融合,可問鼎大帝尊威,如仙帝,魔帝,幽帝,是為大道帝尊。

上古時代的天命是為王座,這玩意兒若是與其融合的話,也會成為大道王座,如仙道君王,魔道君王等等,是為大道君王。

不過這玩意兒並不是說你融合了就一輩子是你的,若是被人宰了,王座也就被人奪走了,像古清風以前的仙魔無雙王座,差不多都算是搶來的,乃至九幽帝印,也幾乎是硬搶過來的。

至於今古的天命到底是什麼。

古清風不知道。

他也沒有絲毫興趣。

本就一身麻煩,他才懶得去參合天命這個熱鬧。

讓他疑惑的是,好端端的不知老和尚為何會突然提起天命,而且在他的印象中,老和尚剛剛蘇醒的時候,就曾問過他今古天命的事情。

「怎麼著,你對今古的天命有興趣?」

「並非是老衲對今古的天命有興趣,而是今古的天命很混亂……」

「很混亂?怎麼說?」

「千古浩劫天地衍,三轉輪迴萬古現,前世今生因果見,誰命由誰需看天。」

老和尚的聲音突然傳來,古清風心頭不由一怔,他聽過這句話,還清晰記得,是雲霓裳的一抹殘識說過的話,其意是說,天地經歷過三轉輪迴之後,萬古之前便回重現,而這個萬古,指的並非萬年之前,而是太古之前那個神秘消失的無道時代。

天地歷經太古,遠古、上古,直至今古恰好三轉輪迴,

至於所謂的前世今生因果見,誰命由誰需看天。

這就有些瘮人。

至少,古清風覺得瘮的慌。

「古居士應該聽過關於神秘時代的那個傳說吧?也是那個所謂的因果黑洞的傳說,更是因果詛咒的傳說。」

古清風當然聽說過。

傳說之中,在神秘時代的時候,無道尊上成神之後,知道了天地秘密,並且公布天下,諸神出面欲要抹殺所有人,而無道尊上施展通天神通,將神秘時代葬掉封印起來……消失得無影無蹤。

相傳,從神秘時代開始,因果就已然脫離了正常的軌道,發生了混亂,諸神為了糾正因果,令神秘時代所有人的因果都背上了詛咒。

三轉輪迴是乃天地最為虛弱的時候,屆時,消失的神秘時代將會重現天地,神秘時代重現,亦等於黑洞重現,黑洞重現,因果必亂,所謂的前世今生因果見,指的是一個人的前世和今生將會碰面……所謂的誰命由誰需看天,指的是,前世今生一旦碰面,只能活一個。

這是詛咒。

是因果的詛咒!

想想,一個人的前世與今生碰面會是怎樣的場面?

更可怕的是,前世今生共享因果,且只能活一個。

古清風之所以覺得這傳說瘮的慌正是這個原因,而且這句話還是雲霓裳親口對她說的,更讓他有些發怵,因為這說明他的因果與無道時代有關,換句話說他的因果遭到了詛咒,再明確一點的說,他會與自己的前世在神秘時代重現今古的時候會相見。

只不過他不明白,老和尚為何會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

「關於神秘時代的因果黑洞的傳說是不是真的?」

「是!」

「因果黑洞真的存在?」

「存在!」

「因果真的遭到了詛咒?」

「是的。」

「前世今生真的會相見?」

「會!」

「古居士既然已經決定放棄求索因果,又為何這般關心此事?」

「廢話,這是一回事嘛,放棄歸放棄,如今老子的因果遭到了詛咒,而且神秘時代重現今古的時候,老子還會碰見自己的前世,你說我能不關心此事嗎?」

「呵呵……」

莫名其妙的老和尚突然笑了笑!

「你笑什麼?」

「老衲笑古居士也有害怕的時候。」

「害怕嗎?」

古清風真的害怕,倒不是害怕與前世相見,更不是害怕自己與前世只能活一個,至於到底害怕什麼,他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有點發怵,是那種莫名的恐慌。

「不過老和尚,這神秘時代的傳說與天命有什麼關係?」 「因果是乃命數之根本,若是因果亂了,命數也會混亂,天命自然也不例外。」

「你的意思是今古時代的天命是混亂的天命?」

「正是。」

「混亂的天命是什麼天命?」

「不知。」

「真不知?」

「真不知。」

「混亂的天命……」古清風呢喃著,道:「太古的天命大道,遠古的天命帝印,上古的天命王座都只有寥寥無幾,並沒有多少,至少,古籍中記載的天命很多都未曾出現,若是天命混亂的話,今古時代亦有可能出現天命大道,或許是天命帝印,或許是天命王座?」

「不知。」

古清風並未理會老和尚的回應,繼續說道:「或許我應該說,神秘時代今古重現的話,那麼神秘時代的天命也會在今古重現?」

「不知!」

「神秘時代的天命又是什麼?」

「不知。」

老和尚可謂是一問三不知,古清風倒也沒有在意,問道:「聽說在神秘時代的時候,那位傳奇人物無道尊上打開了天地命脈,致使天命滿天飛,其中還有所謂的天命法則,天命本源,乃至天命神靈?」

「不知。」

「哈!」

古清風笑了,說道:「老和尚啊老和尚,你知道我對天命本來沒有什麼興趣,可你偏偏又在我面前提起所謂的混亂天命,若是今古時代真的會出現混亂天命的話,別說,我還真有那麼一點興趣。」

老和尚這次沒有回應,選擇沉默不語。

「怎麼著,老和尚,你告訴我這些,莫不成就是這個目的,想讓我搶奪天命?」

「古居士誤會了,老衲並沒有此意。」

「是嗎?那你是什麼意思,尋常之時,我開口向你請教,你向來都是閉口不提。」

「只是閑聊罷了。」

「閑聊?哈哈哈!」

古清風大笑之後,道:「得了,歇著吧,回頭再聊。」說罷,他便從寂滅骨玉裡面離開。

直至古清風離開許久之後,那座飄渺的廟宇中又傳來老和尚的嘆息聲:「因果終究是因果,躲不過,避不開,縱然千萬因果輪迴,億萬因果混亂,也無法改變,該來始終會來……該發生的也始終會發生……」

……

又是一日夕陽又西下。

小折山莊,只剩下千山、歐陽夜、小瑾兒三人。

寒冬早已回妖月宮隨從師傅處理門派事宜,以二長老飛鹿為首的那幫人被古清風殺的乾乾淨淨,妖月宮也恢復了往日的平靜,再加上風華、風烈等幾位老祖的歸來,其他人也都不敢造次。

歐陽夜坐在椅子上,失魂落魄的望著夕陽的晚霞,發著呆。

連續幾日都是如此,不吃不喝,不睡也不眠,就這麼發著呆,整個人就像傻了一樣。

任由千山如何勸說,歐陽夜都無動於衷,她很擔心歐陽夜會不會從此一蹶不振,或是遭受什麼刺激。

或許是因為歐陽夜心情的緣故,以至於數日來天氣都是灰濛濛的,下著朦朧小雨,天也很灰暗,令人心情低落。

與她們比起來,倒是小瑾兒該吃吃該睡睡,每天都興高采烈的練習著音律。

突然。

小瑾兒興奮的歡呼道:「嫿姐姐來了。」

嫿姐姐?

蘇嫿?

聞言,千山一怔,而失魂落魄的歐陽夜也忍不住眨眨眼,看了看,卻並未發現蘇嫿的身影。

「瑾兒,仙子在哪裡?」

千山也四處探查了一下,同樣沒有發現蘇嫿的身影,不過她並不覺得小瑾兒是在開玩笑,因為她知道小瑾兒有這樣神奇的本事。

「喏,就在那裡!」

小瑾兒興奮的指了指東方的天空,千山張望過去,漸漸發現一道流星正在向這邊飛來。

不!

那不是流星,而是一道光華。

確切的說那也不是一道光華,而是一個人。

一位女子。

一位超凡脫俗,傾國傾城的絕世美女。

她身著一襲白衣,三千長發自然垂落,完美的容顏找不到任何瑕疵,她出現,如九天仙女降臨,又如光明聖女一般,美的令人窒息,神聖的令人忍不住想膜拜。

不是蘇嫿,又是誰!

「嫿姐姐!」

當蘇嫿出現在小折山莊,小瑾兒第一時間跑過去,撲進懷裡。

「小瑾兒,好久不見哦,有沒有想姐姐呢。」蘇嫿撫摸著小瑾兒的頭髮,眼中很是疼愛。

「蘇嫿姐姐!」

隨之,歐陽夜也撲了過來,一把摟住蘇嫿,當場便痛哭起來,或許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也或許是遭受太大的刺激,再見到蘇嫿的時候,歐陽夜再也忍不住失聲痛哭著。

「嗚嗚!蘇嫿姐姐,你為什麼現在才來啊……嗚嗚,我好難受啊!嗚嗚……蘇嫿姐姐,我都快要死了,嗚嗚……」

嘩!

受到歐陽夜的情緒影響,天空驟然陰雲密布,風雨交加,雷電霹靂,下起了瓢潑大雨。

「嗚嗚嗚……蘇嫿姐姐,知道嗎,他還活著……嗚嗚……他根本沒有死……他一直還活著……嗚嗚……」

「為什麼他還活著……為什麼啊!你不是說他死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