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麼說,這次您對我的幫助很大,謝謝您!」林軒認真的說道。

「行了行了,別墨跡了,你現在倒是不擔心你的小女朋友了呀!」一邊的道元開始催促道。

「這位前輩怎麼稱呼?」玄武再次問道,上一次玄武問的時候,道元似乎並沒有回答。

「老夫道元,如果你得到了玄武的傳承,應該在玄武的意志中聽到過老夫的名號,老夫乃是道聖者,道域的開創者!」說到這裡,道元挺起了胸膛。

玄武皺著眉頭想了一下,忽然眼中閃過一道驚奇,驚疑不定的看著到道元。

「看來那隻小烏龜到底還是沒有忘記我老人家!」

「武明空拜見道聖者,沒想到您……」玄武突然雙手一擺,抱拳向道元鞠了個躬。

「沒想到我還沒有死是吧!」

「明空不是這個意思!」玄武趕緊解釋道。

「行了,我知道了,你想要更進一步不妨去道域看看,這片天空終究是有些小了,特別是那次大戰以後,地球已經被廢棄了!」道元似乎有些感嘆的說道。

「明空謹記教誨!」玄武再次鞠了一躬,說道。

林軒被兩人突然的變化弄的有些莫名其妙,這老頭這麼厲害?還有這兩個人在打什麼啞謎?怎麼有些聽不懂……還有,武明空?武曌?武則天?這玄武怎麼名字那麼像武則天的名字,難道這個玄武真的跟那個華夏歷史上唯一一位女性皇帝有什麼關係?

玄武和道元看到一邊傻愣愣的看著這邊的林軒,都笑了一下,接著玄武開口說道:「外面的那些人是你的親人吧!」

「啊!是啊,是我的父母,應該還有李馨的父母!」林軒回過神來,又想起了外面的父母,不禁有些擔心,倒不是擔心他們會受到什麼傷害,只是擔心他們會擔心自己和李馨……

「那麼那個對水使用的出神入化的,便是朱雀的父親了吧!」玄武問道。

「恩,是李叔叔!」林軒點了點頭。

「不愧是朱雀的父親,沒想到一千多年以後的今天,還有這樣強大的人!」玄武讚歎了一聲道。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不愧是朱雀的父親,沒想到一千多年以後的今天,還有這樣強大的人!」玄武讚歎了一聲道。

林軒心中一驚,連忙說道:「前輩已經和我父親他們交過手了?」林軒可是知道玄武的級別——天境,絕對是這個世界上的頂峰,林軒雖然知道林頓李楠他們很強大,但是絕對沒有到達天境……

「我沒有和你父親交手,僅僅是和朱雀的父親交手了,他對水的掌控很細膩,很強大,如果他到達天境的話,如果我不用玄武的秘術的話,他也許會比我強大也說不定!」玄武轉身朝後面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

林軒趕緊跟上玄武的腳步,道元也飄在林軒的身後……林軒沒有管道元怎麼樣,現在他更關心的是自己的父親他們怎麼樣了,跟在玄武身後緊張的問道:「前輩,那李叔叔怎麼樣了,有沒有受傷!」

「哦,他後來似乎知道打不過我,就收手了,沒有受傷。我認識到了他們的力量,認為他們有資格跟我說話,就跟他們進行了溝通,現在他們已經回去了!」玄武雙手背在後面,漫不經心的說道。

回去了?林軒眨了眨眼睛,聽到他們都沒受傷林軒心裡鬆了口氣,可是他們怎麼回去了,他們回去了我和李馨怎麼回去……難道游泳游回去?

玄武轉過頭,看著林軒傻獃獃的樣子,扯了扯嘴角,笑著說道:「朱雀的傳承還需要一段時間,不是那麼快就完成的,如果你現在想出去還能來得及跟上他們!」

林軒想了想了,開口說道:「不了,我還是在這裡等李馨出來吧,我進來就是來找她的,一起進來,就一起出去。」回去的事情再說吧,通訊器還在,大不了呼叫龍組的援助,不過自己一定要和李馨一起回去……

玄武點了點頭,似乎很滿意林軒的說法,繼續向前走著……

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氣氛有那麼一點點壓抑,道元自顧自的在後面飄著,也不知道在想什麼,玄武在前面慢慢的走著,似乎也不著急,林軒撓了撓頭,有點想要快點看到李馨,就算有了玄武的保證,林軒還是有點擔心,親眼見到才能放心。

忽然林軒似乎想到了什麼,伸著脖子,試探性的開口問道:「前輩,您剛才說您叫武明空?」

玄武腳步頓了一下,開口說道:「是啊!武明空啊!」似乎有些悵然,有些懷念!

看玄武似乎並沒有太大的抵觸,林軒繼續問道:「據我所知,武后武則天給自己取了一個名字,叫武曌!而那個曌字拆開就是明空兩個字……」

「呵呵,你小子想問就直說,拐彎抹角的,我像是那麼不通人情的龜么?」玄武笑罵了一下,停下了腳步。

這話怎麼聽著這麼彆扭,不通人情的龜……林軒心裡嘀咕著,正在林軒想著的時候,山洞內突然出現了一個石桌,三個石凳,石桌上面放著一個玉制的酒壺,三個玉制的小酒杯。

「來,坐!」玄武一揮衣袍坐在了是登上,朝林軒和道元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林軒傻眼了,雖然很好奇玄武的名字,但是林軒更想現在就看到李馨啊,這個怎麼就坐下了……

道元倒是很淡定的就飄到了石凳上,然後坐下了,接著林軒就聽到了道元在他心裡傳出的聲音:「這武明空可是在大海里睡了一千多年了,你想想一千多年一直一個人,碰到一個可以說話的人還不趕緊多說點,還有可能是李馨現在正是傳承最開始的階段,不適宜被打擾,要不然你直接就到李馨身邊了,也不至於在這裡慢慢走。」

林軒在心裡暗罵了自己一聲,然後也坐在了石凳上,說起來林軒還是很好奇玄武的故事的,唐朝距今已經有一千多年的歷史了,就算是有史書上的記載,也無法直觀的感受當時的繁華,說到底林軒還是一個考古系剛畢業的學生,對於這個直面歷史的機會還是珍惜的,也很好奇這個玄武和當時的那個武後到底有什麼關係。

見兩人都坐在了石凳上,玄武或者說武明空微笑了,親自拿起了酒壺將酒倒在了杯中……看到這一幕林軒還是很驚訝的,玄武的本體林軒看到了,是那隻大龜,面前的就一定是玄武的精神化身了,精神化身可以拿起來實物,那麼就說明精神化身也是實物了……精神實質化……

「這酒是當年武後送給我的,雖然是世俗世界的酒,但是我一直保留著,一直想念著,很少拿出來品嘗,今天道聖者降臨,怎麼也要拿出來品嘗一下!請!」玄武倒完酒,就拿起了酒杯一飲而盡,臉上滿是懷念。

得,合著自己還是沾了道元的光才能喝到這酒的,林軒拿起酒杯放在鼻子下面輕輕的嗅了一下,一股醇香撲鼻而來,酒液呈淡淡的青色,輕輕的抿上一口,一股歲月的厚重感,美酒的清冽感交至踏來,輕輕的咽下,酒液慢慢的從喉嚨滑過,唇齒留香……

「好酒!」林軒讚歎了一聲,又繼續喝下了剩下的酒液!不過看到道元也喝下了酒林軒有點微微的彆扭……這貨喝完酒,再進入自己的精神識海,不是間接的表示自己的腦袋進水了……

「這是武后最喜歡的竹葉青酒,是她家鄉的酒,武后喝過很多極品酒,但是還是最喜歡家鄉的竹葉青!」 至尊靈皇 玄武喝完酒之後就陷入了回憶中。林軒輕輕的放下酒杯,沒有打擾玄武的回憶,道元……道元那老傢伙正一臉陶醉的喝酒呢,時不時的還自己倒一杯……

玄武沒有責怪道元,反而是很高興道元能夠喜歡竹葉青,就像喜歡自己的珍寶一樣,或者說,那一段回憶,那一段經歷,那一段往事就寄托在這小小的酒杯中,在這淡青色的酒液中,道元讚歎的也不僅僅是那杯中美酒,還有那段追憶,那段珍寶……

武后,一個傳奇式的女人,一個華夏歷史上唯一一個官方承認的女皇帝,一個身上帶有諸多謎團的女人,林軒曾經看過很多關於她的記載,但是今天林軒大概知道也許會看到一個真實的武則天。

「我是和天後一起長大的,或者說,還在天後很小的時候,我就在武家了,再之前的記憶已經很模糊了,在我有記憶以來,就是天後一直在身邊陪著我,我也一直陪著她,還記得那時候我只有一個巴掌大小,天後經常會拿手托著我,那時候的天後似乎只有十歲吧……」

林軒腦海中浮現了一個畫面,一個古老樣式的民宅中,一個尚且十歲的小女孩,手裡托著一個巴掌大的小烏龜,在院子里歡快的玩耍著…… ?一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記憶就像寫在白紙上的鉛筆字,而回憶就像用橡皮擦拭記憶。一遍遍的回憶,一遍遍的擦拭,直到慢慢變淡,慢慢消失,慢慢成為一塊空洞……這是林軒曾經在另一本書上看到的類似的話,他用自己的方式重新描寫了一下。

www.fcc.gov/fcc-bin/bye?https://tw.95zongcai.com/zc/7621 林軒不太喜歡回憶,因為曾經他試著回憶很多事情,回憶高中,初中,甚至小學的事情,更甚至是幼兒園的事情,林軒慢慢發現越回憶就越失憶,最後慢慢的就都忘記了,所以林軒很少去回憶什麼,不是不願意回憶,而是不捨得回憶……

此刻,正在回憶的並不是林軒,而是玄武,武明空,在此之前林軒從來都沒想過大名鼎鼎的玄武會和同樣大名鼎鼎的武則天會有任何的聯繫,頂多是名字里都有個武字,但是沒想到,竟然真的還有聯繫,史書上的人也不會把武後身邊的一隻小烏龜放在眼裡,更不會記在書上……

沒有理會林軒此刻的心理活動給,武明空依舊慢慢的回憶著,似乎是真的一千年沒有回憶了,也似乎是真的懷念那一段時空的美好:「那一段日子是我最快樂的時候,也是天後最快樂的時候,雖然外面兵荒馬亂,雖然有兩個混賬哥哥,但是天後的父親就像是一把巨大的雨傘遮擋著一切風雨,幼年時期的天後是那麼的天真爛漫,可惜啊,好景不長……」

林軒心中也感嘆一下,他知道玄武所說的好景不長指的是什麼,父親武士彟出身是個商人,在那個士農工商的年代,商人的地位是最低的,好在武士彟很聰明,在李淵起事的時候幫助過他,並在大唐建立的時候混了一官半職,可惜在武則天十二歲的時候武士彟就去世了,而沒有了武士彟保護的武則天形式一下子就變得不好了,加上兩個哥哥的欺壓……史書上的記載就那麼幾個字,但是對於當事人來說,卻是很大的打擊。

「天後的父親死後的兩年是怎麼樣度過的,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天後在那兩年裡成長的很快,曾經天真爛漫的小女孩一下子變得堅強,變得堅韌,變得甚至有些殘忍……我一直在她的房中,從最早的一直哭泣,到後來的面無表情,我不知道在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女孩心裡想著什麼,因為那時候我僅僅是一隻小烏龜而已,直到有一天,她跑回來告訴我,她要入宮了,要進入這個世界上權利最大的皇宮中,我不記得當時她的表情是什麼樣子的,只記得似乎她再次流淚了……」

慢慢的林軒也被帶入到那個故事裡,一個從另一種角度看的歷史,一個從另一種角度看的武則天,一個真實的武則天……

接著玄武講述了武則天怎麼把它也偷偷的帶入到宮中,怎麼從一個連宮女的都不如的才人,混到了李世民面前的紅人,又怎麼樣偷偷的與李治相識相愛,又怎麼兩面逢迎,同時侍奉兩代皇帝……

「記得那年皇帝李世民駕崩了,宮裡宮外都是一陣的緊繃,雖然那時候的我還沒有現在的靈智,但是那時候的氣氛就算是我也能感受的到,天後秘密的跟天皇李治有過什麼約定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那一段時間裡,天後出去找過天皇,之後天後就跟著那些李世民的妃子一起去了感業寺……」

真實的故事總有真實感情,道元自始至終都沒有發言,他不是這個文明時代的人,不懂那種皇宮裡的勾心鬥角,不像林軒可以感受到暢想那一段的風雲往事……看著林軒時而嘆氣,時而緊張,時而快意道元有點莫名其妙,或許對於道元來說這僅僅是個故事而已……

「……從天後打敗了王皇后,登上了皇后之位之後,我也變得可以光明正大了,不在躲躲藏藏,那時候我也長大了不少,大概有這個石頭桌子這麼大……」說著玄武還指了指眼前的桌子,繼續說道:「那一天武后乘船遊覽,走到洞庭湖的時候,我突然感覺有什麼在召喚著我……」

林軒心中一凜,這大概就是讓一隻小烏龜變成玄武的關鍵了吧,沒想到玄武的傳承會在洞庭湖裡……一千年以前的洞庭湖一定非常大吧……

「我不顧天後的阻攔,從船上跳了下去,還記得當時有好多人和我一起跳了下來,但是人類哪有我游的快,慢慢的召喚越來越強烈,慢慢的我走進了一片空間里,到那裡我才發現,我身上有遠古玄武的血脈,憑藉著血脈的召喚,我成為了新一代的玄武,擁有了強大的力量,兩天後,我從下面的浮了上來,這時候我的靈智完全開啟了,天後就然沒有離去,而是一直等著我回來,那之後我就一直陪在天後身邊,知道有一天她說她要問鼎那最高的權利,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就把我放回了大海,之後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了……林軒,你願不願意接受玄武的傳承?」

「啊?什麼?」林軒正聽的入神呢,突然玄武來著這麼一句讓林軒有些措手不及……不是在講武則天么,怎麼扯上自己了?這轉折也太隨意,太突然了吧!

「我說,你願不願意接受玄武的傳承?」武明空認真的看著林軒,看樣子似乎並不像是作假……

林軒看了看身邊的道元,道元算是自己的師傅,接不接受傳承道元也有資格說話。

道元看到林軒的眼神,沉吟了一下說道:「這是你的機緣,你自己把握……」然後就不理林軒了,自顧自的喝著竹葉青……

林軒被道元噎了一句不知道該怎麼選擇了,回過頭來看著玄武說道:「李馨的命格是朱雀,而前輩更是身負玄武的血脈,我有資格接受玄武的傳承么?」

這倒不是林軒妄自菲薄什麼的,而是在林軒心中,四神的傳承是有條件的,並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傳承的,而自己應該沒有達到傳承的條件,這點林軒自己還是明白的,自己從裡到外就是一個普通的人類……

武明空微笑了一下,說道:「玄武的傳承條件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複雜,你的命格一片混沌,無法捉摸,混沌代表了包容,代表了無所不能,現在只是你要做一個決定,要不要接受我的傳承?」

林軒微微思考了一下,似乎,沒有什麼壞處吧,有便宜不佔王八蛋……額,似乎有些粗魯不過看樣子是好事情啊,道元也沒有反對,多一個手段也多一個底牌,想到這裡,林軒微微的笑了一下說道:「好,我接受!」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當林軒說出我接受的時候,武明空鬆了一口氣,也微笑了,他知道道聖者的傳說,是上一個文明時代的最頂尖的人物,玄武的傳承或許對於他來說不算什麼,對於道聖者來說不算什麼,但是卻是在林軒弱小的時候很需要的。結下一份善緣,為了以後在道域中的生活打基礎,武明空不相信傳說中的道元會無緣無故的培養一個人,而培養的這個人也一定會進入地球秘境。

玄武在四神獸中是最不擅長攻擊的,它的屬性為水加上玄武本體為龜蛇,所以玄武的能力更多的體現在防禦和治療上,而在林軒還是弱小的時候,著兩方面很重要,總不能一遇到危險就叫父母,甚至直接跑到空間里,那麼林軒也不必要修鍊了,因為永遠也不會有所成就。

「玄武的傳承很簡單,就只有一套功法,玄武的傳承也很複雜,這一套功法就包含了玄武的全部能力!」武明空微笑著對林軒說道。

「一套功法?」林軒眨了眨眼睛,有點不可思議,僅僅是一套功法就能讓一隻小烏龜變成天境的存在?似乎還沒有到盡頭,只是這個世界限制了他的發展,那麼他能到達什麼地步?林軒又想到了自己的心訣,似乎這部功法除了引領自己走上了修鍊之路再就沒有其他任何作用了,問過幾次道元,道元只是說到時候就知道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算是到時候……

「是的,一套功法!」武明空點了點頭,呼的一聲站了起來,眼睛看著林軒,林軒會意也站了起來,道元也直接飄到林軒身後,武明空隨意的瞥了一眼林軒身後的道元,悄悄的翹起了嘴角,看來這道元真是要把林軒當弟子培養了吧……

隨著林軒等人站起身來,石桌和石凳緩緩的沒入了地面,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上面的酒壺和酒杯在沒入地面之前的剎那便消失了。

「走了!」武明空喊了一聲,接著林軒就感覺到一陣的天旋地轉,之前走了好久也沒有走出去的小山洞消失了,眼前一花就出現在了一個小莊園中,鼻息間聞到青草的芬芳,莊園里有一棟小房子,看樣子是唐朝的樣式,如果沒猜錯的話,這就是武則天幼年時期居住的地方吧,林軒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小房子。

武則天的父親不是挺有錢的么,怎麼住的這麼破……這是林軒看到房子第一眼的印象,不過轉眼又想到了那是一個兵荒馬亂的時代,一個商人的財富是沒有任何保障的,如果真的那麼招搖過市的話,不用別人,李淵就會第一個跳出來打著拯救蒼生的旗號沒收了他的財產……同時林軒也想了一下,剛剛果然是武明空不想讓自己跑出來,如果真的想讓自己跑出來的話直接就出來了,何必浪費那麼長時間……

「林軒,看這裡!」武明空的聲音打斷了林軒的思維,林軒抬頭向武明空的方向看去,只見武明空站在一口井的旁邊,左手指著井水,右手招呼著林軒過去。

林軒帶著一點疑惑走到了武明空旁邊,順著武明空伸著的手看向水井,水井就是古時候很普通的水井,但是這口水井上面沒有任何的幫助提水的裝置,想來一個天境的玄武也不需要輔助裝置來提水吧……

等等,不對,一個玄武需要在體內世界中弄一口水井么?如果這個水井僅僅是裝飾用的話也不需要讓自己看吧……

帶著疑惑林軒又仔細的打量了一下井的四周,沒有任何異常,抬頭看了一下武明空,武明空一副笑眯眯的樣子……

你妹……林軒心裡暗罵了一聲,又仔細的看向了井水,如果不是井有特別,那就是井水有問題了,難道是生命泉水?也有可能啊,現在的世界上幾乎是武明空實力最高了,而且還是水神,有生命泉水很有可能啊,要是真的是的話,清靈果的生長就有著落了。

帶著無限美好的幻想,林軒仔細的看向了井水,井很深,井水也在很深的下面,這也是林軒為什麼一開始沒有注意到井水的原因。咦?生命泉水的顏色是紅色的么?恩,血液是紅色的,那麼生命泉水的顏色也有可能是紅色的,林軒先入為主的認為這就是生命泉水了,看著泉水竟然一點點的向上面湧來,心中也是萬分激動,踏破鐵鞋無覓處啊,沒想到竟然在這裡看到了……

帶著激動的心情,林軒轉過頭來,看著在身後飄啊飄的道元林軒抽了抽嘴角,怎麼越來越感覺這老貨不正常了……

「道元,道元,你說的那個生命泉水是什麼顏色的?」林軒像飄在空中的道元揮了揮手,大聲問道。

「生命泉水?」道元聽到這話也不飄了,飛到了林軒的身邊站住了,也仔細的看向了井水之內,一邊看還一邊說:「生命泉水據我所知是一種乳白色的無根之水,真的是生命泉水?」

「嘎?乳白色?」林軒一驚,竟然不是生命泉水,瞬間林軒感覺好失望,不是生命泉水叫自己來看什麼,還是紅色的……等等,紅色的?血液?

「哈哈,林軒,說你是笨蛋你總是不承認,玄武精血竟然被你認為是生命泉水,哈哈,笑死我老人家了,哇哈哈哈!」正在林軒失望的時候,道元仔細看了看井水,然後便開始大笑,接著在地上打滾……

林軒一臉黑線的看著道元,這貨故意的,這貨絕對是故意的,不早告訴自己生命泉水的樣子,一定是等著哪一天自己出醜……

一邊的武明空眉頭跳了跳,有點無語的看著這一對……這就是道聖者?上一個文明時代的最高掌控者?道域的開闢者?這完全就是一個老神經啊……不過這話武明空還不敢說出口,不管道元的性格如何,以後自己說不定還要仰仗人家呢……

「咳咳!」武明空輕輕地咳嗽了一聲,說道:「這確實是初代玄武的精血,憑藉著玄武的精血,我才能夠修鍊到天境!」

道元聽到了武明空的咳嗽聲也絕對自己現在的形象有點不好,也咳嗽了一聲站起了身,瞪了林軒一眼,瞪的林軒莫名其妙的,明明是這貨自己嘲笑自己然後滿地打滾,果然這貨已經越來越不要臉了……

在林軒暗自腹誹的時候,井中之水已經漲到井口,在井口出卻停止了向上漲的趨勢,沒有溢出,鮮紅色的井水在井口緩緩翻騰……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林軒看著翻騰的血色井水卻沒有什麼難受的感覺,就像是看到一井紅色的顏料在翻騰,因為血色井水雖然在翻騰,雖然說是玄武精血,但是卻沒有絲毫的血腥味道,反而有一股淡淡的馨香……

「這就是玄武精血?」林軒看著翻騰的井水,轉過頭來問武明空。

武明空神秘的笑了一下,說道:「等一下,玄武精血還沒有出來!」然後接著注視著翻騰的井水。

婚婚欲愛:總裁冤家來討債 還沒出來?林軒撓了撓頭,這都翻騰成這樣了還沒出來?難道這翻騰的水不是玄武精血?還沒等林軒問出來,林軒就發現了不同,井水剛剛出來的時候那股與眾不同的馨香僅僅是淡淡的一絲,如果不仔細去尋找的話甚至會忽略。而現在那股馨香已經明顯了一些,變得若有若無了,而不是一開始的幾乎可以忽略。

忽然,林軒感覺井水翻騰的劇烈了起來,一束赤金色的光芒從井水中射了出來,雖然僅僅是頭髮絲那麼細的一束光芒,但是卻極為耀眼,林軒忽然感覺到那股特殊的馨香猛地增加了很多。漸漸地兩束,三束,十束,百束……一道道赤金色的光芒迸發了出來,緊接著一滴嬰兒拳頭大小的紅色血液從井水中分離了出來,緩緩的升了起來,在血液離開井水的那一刻,原本鮮紅色的井水一瞬間變得清澈無比……

林軒仔細打量了一下飛到三人……額,或者說一人,一龜,一魂的面前的紅色血液,紅色血液上散發著強烈但柔和的馨香,讓人感到沐浴春風,同時血液上還散發著點點的金色光芒,仔細看上去,那滴血液上面似乎還有一頭迷你版玄武在仰頭咆哮……

「怎麼樣,這就是玄武精血!它現在是你的了!」武明空看著林軒緊緊地盯著玄武精血微笑了一下,說道。

「什麼?給我了?這不好吧!我們還是去傳承玄武的功法吧,這精血就留給前輩,我只要功法就好了!」林軒趕忙擺手推辭,用腳後跟想都能想打這滴精血絕對非常珍貴,這可是初代玄武的精血,什麼是精血?那可是初代玄武的體內精華,或者說是精神力,源氣,肉體的完美融合,換句話說,現在世界上還沒有人有資格凝聚精血,跟何況林軒感覺到這滴精血中蘊含著極大的能量……

「哈哈!哈哈!」武明空仰天大笑,也對林軒愈發的滿意了起來,如果一開始是想結下一份善緣,那麼現在武明空對林軒就是真的想收為徒弟了,不過看到道聖者在一邊看著自己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初代玄武精血絕對是寶物,修鍊者對這些東西絕對是趨之若鶩,如果這滴精血出世的話一定會有無數修鍊者打破頭也要來搶奪,現在林軒卻要往外推,折讓武明空對林軒的好感又增加了一些……

不過武明空不知道的是,林軒才剛剛踏入修鍊者的世界幾個月而已,骨子裡還是那個普通人林軒,一下子有人給了他這麼珍貴的禮物林軒第一反應不是據為己有,而是推辭,或者說這是華夏大多數人都有的一個毛病……

「你不用擔心我,這東西對於天境一下來說是無價之寶,但是對於天境以上就很雞肋了,如果丟掉的話還很可惜,融合的話也只能融合能量,其他的都會被排除掉,具體等你達到天境就會有體會了,所以這樣的精血一般都會作為傳承之物,而不是變成能量來融合!」武明空大笑一聲之後,開始跟林軒仔細的解釋起來。

聽過武明空的解釋之後林軒有些明白了,這個精血就是武明空給自己的玄武傳承,接著林軒轉頭看向了道元,道元向林軒淡淡的點了點頭,這時候林軒也下定了決心,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麼我就收下了!」

「好,你且盤膝坐下,我助你接受傳承!」武明空右手一伸,玄武精血就停留在了手掌上空。

林軒深吸一口氣,就依靠著水井盤膝坐下,道元在這裡林軒倒也放心,這個世界上除了家人,也就道元絕對不會傷害自己了這也是為什麼林軒那麼信任道元的原因了。

看到林軒盤膝坐下,武明空抬頭看了看道元,見道元點了點頭,也輕輕點了點頭,將右手向前一送,金紅色的血液緩緩的從武明空的手上飛了出去,慢慢的一點點在空中竟然一點點縮小,接著直接快速向林軒飛了過去,目標便是林軒的心臟部位。

這時候林軒隱隱有點感覺,感覺心臟前面的皮膚痒痒的,接著就感覺似乎從外面開啟了一道直通自己心臟的通道,如果不是知道道元在外面,如果不是知道武明空如果想害自己直接一巴掌拍死就行不必費這麼大的周章,如果不是知道外面這兩個人都不會害自己,這時候林軒一定跳起來了,這種感覺太奇妙了……太詭異了……

緊接著林軒就趕緊自己心臟中多了什麼,聯想到剛剛嬰兒拳頭大小的那麼大一滴血液就這麼進入到自己心臟里了?會不會把自己的心臟給撐爆了?

就在林軒你胡思亂想的時候,林軒腦海中聯繫隨身空間的光電忽的亮了一下,接著本來在林軒心臟部位的精血一下子被吸入了空間中,一下子飛到了空間中的拿一把巨劍面前,在巨劍面前精血一明一暗的閃爍著光芒,看樣子似乎是巨劍在檢查這滴精血一樣,接著精血就呼的飛進了巨劍中,緊接著在巨劍的劍格上出現了一個玄武樣式的圖案……

一切都在一瞬間完成,林軒還沒有反應過來玄武精血就被空間吸進去了,林軒剛要睜開眼睛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一篇功法——《玄武變》緊接著林軒的意識就陷入了玄武變的演變之中。

外面看來玄武精血在進入林軒心臟中的一瞬間,林軒身上突然金光大放,十分耀眼,即使是武明空也眯了一下眼睛,眼神中還有那麼一點點疑惑。

道元裂開嘴笑了,果然一切都如他的預料一樣,如果沒有隨身空間的話,道遠不會允許林軒接受玄武的傳承,因為如果接受玄武的傳承那麼就一定會有玄武的精血入體,那麼後果就不知道了,有可能林軒從此以後就真的變成玄武了,道元也不知道以林軒人類的基因能不能抵抗得住玄武強大的基因侵略,但是有了空間就不一樣了,不論他的空間里那把劍是什麼東西,都絕對不會允許林軒的基因被改變的……

看到道元裂開嘴笑了,武明空無奈的對著道元抱了抱拳,說道:「道聖者果然深不可測,明空看來是沒有辦法為玄武一脈增加一個更強大的後輩了,唉……」

道元挑了挑眉說道:「這樣也好,林軒那小子我了解,對於有恩於他的人,他都會銘記在心的,玄武的傳承對他的幫助很大,算是結下一個善緣,將來我們會在道域再見的!」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明空明白了!」聽到道元這麼說,武明空再次抱了抱拳,有些遺憾的說了一句,就再次將目光放在了林軒身上……可惜了,這麼好的苗子,如果能入我門下乃人生一大快事啊,額不對,是龜生一大快事啊……

仔細的看了看林軒,突然武明空皺了一下眉頭,有些不確定的開口問道:「他難道是……」

「呵呵,看出來了?現在不遺憾了吧!」道元撫了撫須微笑著說道。

聽到道元的回答,武明空瞳孔一縮,眼中在沒有了遺憾開口說道:「不遺憾了,不遺憾了,這等人物不是我可以染指的,以凡人之力強破修鍊者天塹,這幾乎是走了最早的那批人的路,而那批人都是最強大的,就連初代玄武在那批人面前也不敢說自己更強大,甚至都會俯首稱臣……沒想到啊,沒想到,這個年輕人竟然有這個魄力,他怎麼就敢去突破那個天塹,還讓他成功了,後生可畏啊……」

道元撇了撇嘴,他知道林軒以前根本不知道修鍊者的世界,而是在快要突破的時候才知道的,如果林軒很小就知道修鍊者的世界,說不一定會去突破那個天塹了吧,一切都是天意啊……

「我離開道域很久了,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樣子了,不過在兩千多年前我曾經回去過一次,你說的那些人最低也是城主級別,大部分都是界主的級別,幾個頂尖的估計已經達到域主的級別了,至於林軒,他能夠保持自己也和他突破天塹得到的東西有關。」說完道元就閉上了嘴,又開始飄啊飄……

武明空暗自咂了咂舌,心中最後一定疑慮也被打消,一個能夠強突天塹,並且在物鏡十品就初步掌握神力的人,絕對不是自己可以教導的,也就道聖者這個級別才能吧……

這樣想著武明空向道元再次請示了一下,一揮手林軒便消失在了原地,而林軒對外面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現在他正在感受玄武傳承的奇妙……

一夜的時光慢慢的流逝,這個對林軒對李馨,對很多人都很特殊的一天也終於過去了,林軒和李馨在玄武的空間中接受傳承,林頓等人回家等待著消息,鬱悶而歸的藤原英夫和明仁正一卻在醞釀一場風暴,一場無關修鍊者世界,僅僅是普通人世界卻影響了整個世界的政治風暴。

不過這一切都和林軒無關,在第二天太陽升起的時候,林軒睜開了眼睛,雙眼中閃過一道赤金色的光芒,由於玄武精血被空間吸走了,所以玄武變發生了一些變化,從偏肉體成為了偏神力……

原本的玄武變是以將自己變成玄武真身而成為最終目的的,而在這期間可以使用玄武的各種神通,只是神通的多少和強弱的關係,而現在……林軒一揮手,右手沒有任何變化,但是手上卻附著了一層赤金色的神力,而神力的形狀正是龜爪型,而林軒的玄武變的最後目的,就要是將玄武的真身附著全身,而自己處在在玄武真身中,似乎後面還有一些變化,那就需要自己去領悟了。

高齡巨星 林軒滿意的點了點頭,抬起頭看了看周圍,已經不是昨天自己坐下的那個地方了,而是到了一個小房子里,仔細打量了一下房中的擺設,林軒確定這就是之前玄武空間中的那棟房子了,那就是說是以前武后幼時居住的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