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吧。神仙在天上打架,一着急都不會駕雲了,撲通撲通從天上往下掉。天上不掉餡餅,掉神仙。」

越玖天聽水公雞這話很在理呀,一邊笑一邊想,「我當時覺得有股力量扯住了雲氣。」

水龍吟想着又問,「還有呢?」

「還有……我看見天很紅,然後突然有團黑霧撲向你……然後,大風大雨。」

「這樣?!」嬌媱的雲駕是紅的。一般仙子極少用紅色雲駕的……

水龍吟打坐,讓越玖天也坐好調息,「要教你的還很多。」

越玖天見水龍吟眉頭不展的,就問,「我是不是很笨?」

「啊?那倒沒有。」

「那你為何不高興?」

「擔心你。」

擔心我?還是因為我不夠強,不能保護好自己。老老實實學習。

水龍吟見她突然板起小臉,坐得端端正正,一副好學上進的模樣,就笑說,「我覺得,暫時不要接你妹妹。我先帶你找一處清幽地修鍊些時日才好。」

越玖天想想,「那我先去看看她,再隱居修鍊。」。 (阿西吧,不用看,還差一點寫完,先發了,老規矩後補,可以明早看。)

白髮白衣的乾瘦老人坐在那裡,燭火映照在他的側臉上,忽明忽滅間勾勒著他面部詭異的輪廓。

「師傅您何時回來的,怎麼也不知會徒弟一聲,徒兒好提前給您沏壺茶。」周江波面色變的極快,從驚恐到笑嘻嘻的模樣,只用了幾息的功夫。

一邊說著,他便拉開抽屜,從中取出一罐靈茶來,這玩意他平時都不捨得喝。

白鶴長老手指一抬,便將周江波手中的茶罐凌空取到了自己的手中,捏出些許直接丟進嘴中干嚼。

他搖頭淡淡道:「不用沏茶,為師來此只是為了看看你修習的如何了,我教你修習的東西你可練熟了?」

周江波眼中閃過一抹陰沉,點頭道:「師傅放心,每日都不敢怠慢。」

白鶴一邊吃著靈茶一邊道:「練來我瞧瞧罷。」

周江波應和下來,屋子太小,便到了門外站定。

白鶴透過窗戶看向他。

他突然開始紮起馬步。

「黑虎斷骨掌!」

「望月回襲!」

「通臂拳法!」

「金鐘罩!」

……

周江波竟然一連施展了多種凡俗江湖上的武技。

雲端上的韓上上也看的雲山霧罩,不知道身為修仙者練這些東西有什麼用。

誰料,坐在屋內的白鶴長老卻喜笑顏開,對周江波是連連誇讚。

「不錯不錯,看來為師離開山門這些日子,你也沒有懈怠,瞧起來你那黑虎斷骨掌應馬上便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了。」、

周江波只是含笑點頭。

白鶴師長繼續道:「以你如今的修為,練點凡俗世界的武技,絕對比修鍊那些俗套無用的火球術、御物術之類的,有用多了。」

這不純屬胡說八道嘛!

站在雲端上的韓上上,真想朝下面吐口唾沫。

這師徒什麼仇什麼怨,這豈不是耽誤自己徒兒的修鍊時間嗎?

白髮白衣的乾瘦老人坐在那裡,燭火映照在他的側臉上,忽明忽滅間勾勒著他面部詭異的輪廓。

「師傅您何時回來的,怎麼也不知會徒弟一聲,徒兒好提前給您沏壺茶。」周江波面色變的極快,從驚恐到笑嘻嘻的模樣,只用了幾息的功夫。

一邊說著,他便拉開抽屜,從中取出一罐靈茶來,這玩意他平時都不捨得喝。

白鶴長老手指一抬,便將周江波手中的茶罐凌空取到了自己的手中,捏出些許直接丟進嘴中干嚼。

他搖頭淡淡道:「不用沏茶,為師來此只是為了看看你修習的如何了,我教你修習的東西你可練熟了?」

周江波眼中閃過一抹陰沉,點頭道:「師傅放心,每日都不敢怠慢。」

白鶴一邊吃著靈茶一邊道:「練來我瞧瞧罷。」

周江波應和下來,屋子太小,便到了門外站定。

白鶴透過窗戶看向他。

他突然開始紮起馬步。

「黑虎斷骨掌!」

「望月回襲!」

「通臂拳法!」

「金鐘罩!」

……

周江波竟然一連施展了多種凡俗江湖上的武技。

雲端上的韓上上也看的雲山霧罩,不知道身為修仙者練這些東西有什麼用。

誰料,坐在屋內的白鶴長老卻喜笑顏開,對周江波是連連誇讚。

「不錯不錯,看來為師離開山門這些日子,你也沒有懈怠,瞧起來你那黑虎斷骨掌應馬上便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了。」、

周江波只是含笑點頭。

白鶴師長繼續道:「以你如今的修為,練點凡俗世界的武技,絕對比修鍊那些俗套無用的火球術、御物術之類的,有用多了。」

這不純屬胡說八道嘛!

站在雲端上的韓上上,真想朝下面吐口唾沫。

這師徒什麼仇什麼怨,這豈不是耽誤自己徒兒的修鍊時間嗎?

白髮白衣的乾瘦老人坐在那裡,燭火映照在他的側臉上,忽明忽滅間勾勒著他面部詭異的輪廓。

「師傅您何時回來的,怎麼也不知會徒弟一聲,徒兒好提前給您沏壺茶。」周江波面色變的極快,從驚恐到笑嘻嘻的模樣,只用了幾息的功夫。

一邊說著,他便拉開抽屜,從中取出一罐靈茶來,這玩意他平時都不捨得喝。

白鶴長老手指一抬,便將周江波手中的茶罐凌空取到了自己的手中,捏出些許直接丟進嘴中干嚼。

他搖頭淡淡道:「不用沏茶,為師來此只是為了看看你修習的如何了,我教你修習的東西你可練熟了?」

周江波眼中閃過一抹陰沉,點頭道:「師傅放心,每日都不敢怠慢。」

白鶴一邊吃著靈茶一邊道:「練來我瞧瞧罷。」

周江波應和下來,屋子太小,便到了門外站定。

白鶴透過窗戶看向他。

他突然開始紮起馬步。

「黑虎斷骨掌!」

「望月回襲!」

「通臂拳法!」

「金鐘罩!」

……

周江波竟然一連施展了多種凡俗江湖上的武技。

雲端上的韓上上也看的雲山霧罩,不知道身為修仙者練這些東西有什麼用。

誰料,坐在屋內的白鶴長老卻喜笑顏開,對周江波是連連誇讚。

「不錯不錯,看來為師離開山門這些日子,你也沒有懈怠,瞧起來你那黑虎斷骨掌應馬上便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了。」、

周江波只是含笑點頭。

白鶴師長繼續道:「以你如今的修為,練點凡俗世界的武技,絕對比修鍊那些俗套無用的火球術、御物術之類的,有用多了。」

這不純屬胡說八道嘛!

站在雲端上的韓上上,真想朝下面吐口唾沫。

這師徒什麼仇什麼怨,這豈不是耽誤自己徒兒的修鍊時間嗎?

白髮白衣的乾瘦老人坐在那裡,燭火映照在他的側臉上,忽明忽滅間勾勒著他面部詭異的輪廓。

「師傅您何時回來的,怎麼也不知會徒弟一聲,徒兒好提前給您沏壺茶。」周江波面色變的極快,從驚恐到笑嘻嘻的模樣,只用了幾息的功夫。

一邊說著,他便拉開抽屜,從中取出一罐靈茶來,這玩意他平時都不捨得喝。

白鶴長老手指一抬,便將周江波手中的茶罐凌空取到了自己的手中,捏出些許直接丟進嘴中干嚼。

他搖頭淡淡道:「不用沏茶,為師來此只是為了看看你修習的如何了,我教你修習的東西你可練熟了?」

周江波眼中閃過一抹陰沉,點頭道:「師傅放心,每日都不敢怠慢。」

白鶴一邊吃著靈茶一邊道:「練來我瞧瞧罷。」

周江波應和下來,屋子太小,便到了門外站定。

白鶴透過窗戶看向他。

他突然開始紮起馬步。

「黑虎斷骨掌!」

「望月回襲!」

「通臂拳法!」

「金鐘罩!」

……

周江波竟然一連施展了多種凡俗江湖上的武技。

雲端上的韓上上也看的雲山霧罩,不知道身為修仙者練這些東西有什麼用。

誰料,坐在屋內的白鶴長老卻喜笑顏開,對周江波是連連誇讚。

「不錯不錯,看來為師離開山門這些日子,你也沒有懈怠,瞧起來你那黑虎斷骨掌應馬上便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了。」、

周江波只是含笑點頭。

白鶴師長繼續道:「以你如今的修為,練點凡俗世界的武技,絕對比修鍊那些俗套無用的火球術、御物術之類的,有用多了。」

這不純屬胡說八道嘛!

站在雲端上的韓上上,真想朝下面吐口唾沫。

這師徒什麼仇什麼怨,這豈不是耽誤自己徒兒的修鍊時間嗎? 其實趙信說的是個很顯而易見的道理,到了埃米爾的耳中卻恍若是巔峰了她從能夠記住事情到現在為止的全部認知。

最重要的是……

她覺得趙信說的好像是對的。

就算是她們派兵將城池圍住,以她父王的實力能夠揮手間不說將幾十萬戰士儘是滅殺,卻也能將那些發號施令的將官們解決。

如此,戰團失去指揮就會變得混亂。

再以他王的威嚴,想要讓戰團放棄抵抗是輕而易舉的,不管怎麼說他才是如今坐在王位上的王。

戰團參與奪權之舉。

將官們都被剿滅,他們負隅頑抗又有什麼意義。

『為什麼我從來沒想這些?』

『真的是我天真么?』

沉默中的埃米爾心中呢喃,她構思了近十年的奪位之舉,也想了諸多可能,唯獨沒有考慮塔卡王擁有着扭轉乾坤的力量。

如果是這樣,現在她這些兵將對塔卡王的威脅其實就是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