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我媽媽說過,如果將亡靈召喚術學全了,就可以召喚出強化的亡靈戰士,」小黑道,「所謂強化亡靈戰士,就是擁有自己的戰氣、或者靈力,但這種戰士沒有自我意識,只聽命於召喚者。」

「真噠!」沐雲聽得十分來勁,這樣一來,那自己不是可以平添幾個強有力的幫手了么?

「嗯!」小黑重重地點了點頭,「如果你想要召喚出更強大的戰士來,那麼你還缺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沐雲問道。

「那就是生命之源!」小黑回道,「巧的是,這生命之源就在天龍學院的某個神秘地方。」

「那有了生命之源后,召喚出的亡靈戰士會有什麼不同?」沐雲的好奇心一旦被勾起,便要打破沙鍋問到底。

「那時候你召喚出來的就不是亡靈戰士了,而是你的分神。」小黑解釋道,「你的分神與你意識相通,而且具有判斷分析和思考模仿能力,如果再把這本自然法學的知識傳授於你的分神,那你的實力可以以倍率增長,而且你屬性有幾系,就能召喚出幾個分神,實力就能增加幾倍。」

「哇!不是吧?!」沐雲和其他兩隻神寵異口同聲地大呼起來,仔仔補充道:「主人的屬性是全系,那以後不是可以有七個分神?」

小黑微笑著點了點胖腦袋,非常肯定地說了句:「那是必須的!」 入夜,一片死寂,龍武城外格外安靜,天上月亮在雲朵里時而出現,時而躲藏,亡靈大軍的聲息已經消失快一天了,城頭上的學生們早已換成了沐家軍的戰士。

「呼!」城外忽然起了大風,烏雲漸漸吞噬了最後一抹月光,陣陣殺伐之氣由城外山林里傳來,隨後便聽見一陣陣整齊的腳步聲在大地上回蕩。

「亡靈大軍來了!」城頭上忽然有人高聲喊道。

「戒備!戒備!」一個守衛在城頭上奔走呼喊,提醒所有沐家軍的戰士們做好防範。

「咚!咚!咚!」腳步聲緩慢而沉重,由遠而近,由模糊到清晰,聽在每個人的耳中,卻在心中激起一絲緊張。

龍武城外千米處,一大片黑壓壓的東西在緩緩移動,無數點綠芒忽而閃爍,忽而隱匿,一股陰冷的氣息在人們心中緩緩升起。

「魔法大炮準備!」龍校長親自上陣指揮,沐笑天將操作大炮的人全部換成了沐家軍,擁有軍事素養的部隊,行動起來就是利索,話音剛落,所有人不僅已經將魔法炮彈裝填好,並且操作之人都將手掌上布滿了戰氣,放在了六芒星圖案的上方,隨時準備發動攻擊。

亡靈大軍緩緩靠近,但他們並沒有衝鋒的意思,只是那樣保持勻速向著龍武城方向進發。

「沐兄,」龍校長見狀便問起沐笑天來,「以你多年的戰場經驗來看,你覺得這些亡靈大軍想要搞什麼名堂?」

沐笑天輕捋了下鬍鬚,面上升起一絲疑惑之色,沉思了片刻后,開口道:「它們在等機會。」

「等機會?」龍校長有些納悶,「等什麼機會?」

「一個進攻的絕好的機會!」沐笑天又道。

龍校長聽得更加糊塗了,沐笑天對身後一個守衛軍官吩咐道:「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輕舉妄動!」

「是!」軍官接令退下。

「龍兄,」沐笑天掃視了一眼魔法大炮,隨即又對龍校長道:「魔法大炮也暫且別用,我感覺這次進攻,他們是有備而來,絕對不是眼前看到的這麼簡單。」

龍校長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隨後又高聲命令道:「炮手收回戰氣待命!」所有人炮手便將手中的戰氣收入了體內。

此時,太子龍毅與西澤兩人一臉興奮地走上了城頭,「校長,是不是亡靈大軍又來進攻了?」龍毅忍不住開口問道。

龍校長沒有說話,只是用手指了指城外,西澤快步跑到城牆邊,張目一看,不禁興奮地道:「太好了!終於又來了!」最後又轉頭對龍毅道:「太子殿下,我們再比一次?」

「比就比!」太子勝過一場,此時鬥志與信心都十分充足,說著,便跑到城牆邊,準備再次跳出去大殺一場。

「太子殿下!」沐笑天面色焦急,匆匆跑到龍毅身旁,「太子殿下,萬萬不可出城迎戰啊!」

「有何不可?」太子有些不太高興了,「難道本太子早上殺敵時的情景你沒看到嗎?收拾那些亡靈根本不在話下!」

「太子英勇雖是老夫親眼所見,」沐笑天解釋道,「但今夜亡靈大軍的進攻方式有些不同,一定是有什麼陰謀,老臣怕太子上了敵人的當!」

「怕什麼?」太子傲然道,「別說本太子實力遠超過那些亡靈,即便不如,也還有魔法大炮可以解圍。」

「是啊沐家主,」西澤一心想要扳回一局,便插話道,「何況龍校長的式神白光虎,不僅是暗黑系生物的剋星,而且也擁有回天之力,有他在,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這。。。。。。」沐笑天一時之間也找不出反駁的理由,而且太子位高權重,此時也由不得他當家作主。

「別這啊那的了,」太子有些不耐煩了,他怕沐笑天再啰嗦,便開口道:「這次我們只比十分鐘!」說完,便再也不理會對方,縱身一躍跳下了城牆,西澤雙臂一展,也騰身而去。

「魔法大炮準備!」沐笑天再次下令,「若有異常,立刻開炮!」

與此同時,沐雲的房間里閃爍著七彩繽紛的炫光,她口中不停地念動各種咒語,房間里一會這冒出一個紅色骷髏,一會那冒出一個藍色骷髏,七彩骷髏被她挨個召喚了個遍,也把小黑和仔仔嚇得躲在沐雲懷中哇哇大叫了半天,才緩緩停下念咒。

血狼皇趴在地上一言不發,心中對小黑和仔仔的反應表現的很是不屑,「大驚小怪!」他不禁自語起來。

沐雲欣喜地跑到每個骷髏跟前上瞧瞧,下瞅瞅,彷彿在欣賞著藝術品一般,「哇,好漂亮啊!」沐雲看著自己的創作,不禁開口贊道。

「主人,你口味真重!」小黑抱怨道,「居然說那死人骷髏頭漂亮。」仔仔聞言也拚命地點著小腦袋。

「呃!」沐雲意識到自己是有些變態,便有些尷尬的吐了吐舌頭,「嘿嘿,人家第一次整出這些東西,有些好奇和興奮嘛。」

沐雲說完,也不再理會倆活寶神寵,自己挨個審視起骷髏來,「風、火、水、土、黑暗、光明、空間,齊了!」沐雲興奮看著七個骷髏,隨後又按照召喚秘法上的咒語緩緩念了起來。

隨著她陰陽怪調的咒語念出,七個骷髏開始緩緩移動起來,它們在屋子裡來回走動,上下顎還不停地咬合,發出一陣陣滲人的「咔吧」聲。

「舉手!」沐雲忽然命令道。七個骷髏同時將雙臂舉了起來,「放下!」她再次發令,骷髏們再次照做。

「嘿嘿!好玩!」沐雲玩得不亦樂乎,見它們十分聽話,便又下令道:「跳!」七個骷髏立刻便跳動起來,「咔吧咔吧!」骨節撞擊的聲音弄得滿屋子都是,看得三個神寵,腦袋同時跟著骷髏的動作上下晃動起來。

忽然,其中五個骷髏在最後一次落地時,「喀巴巴」散落成一地碎骨,沐雲急忙下令道:「停!」還剩下的兩個骷髏便靜止不動了。

剩下的兩個骷髏,一個是光明系的白色,一個是暗黑系的黑色,沐雲蹲下身子,用手扒拉了幾下地上的碎骨,又看了看僅存的兩個骷髏,疑惑地道:「怎麼那兩個沒碎?」

「這個我知道!」血狼皇開口道,「一定是主人你體內的光明與暗黑能量最為強大,所以召喚出的這兩系的亡靈戰士也是最強大的。」

「是的主人,」小黑也應聲道,「媽媽也是這麼跟我說的。」

「嗯!」沐雲點了點頭,隨後又開心地道:「不管怎樣,我成功了兩個。」

「嗯,晌午亡靈大軍再來進攻時,主人你就試試它倆的威力吧。」小黑對這兩個新生怪物的攻擊力,也是非常好奇。

「哎呀!現在什麼時候了?」沐雲練習亡靈召喚術入了迷,此時才想起龍校長的吩咐,她跑到窗前看了看天色,大呼道:「完了!居然是晚上了,也不知道那邊打成什麼樣了?小黑、仔仔、血狼我們快走!」 「式神力!」龍武城外響起太子龍毅與西澤的呼喊聲,這次比拼,他倆說好同時開啟式神以十分鐘為限,誰殺的亡靈多就算誰勝。

龍毅身上金光一閃,一套威武的金色戰甲套在了身上,西澤的身上,卻是一件外型弧線十分優美的青色軟甲。

黃金聖龍是雷系魔獸,雷系是火系衍生出的分支系別,就如冰系是水系的分支系別一樣,龍毅的戰甲剛一上身,便有幾道紅色電光在他身上四處亂竄,捲起一陣陣猛烈的罡風,直颳得地面沙飛石走,混沌不清。

西澤面上微微吃驚,沒想到太子龍毅的式神之甲如此威猛,但他心中也不示弱,風系的戰甲雖說戰鬥力不如火系,但其以速度見長,再加上他的風之力,攻擊速度簡直無人能及。

「呼!」兩人的身影在地面上劃出一金一青兩道長影,沖著緩緩行進的亡靈大軍奔騰而去,二人手中長劍緊握,戰氣開至頂峰,右臂輕盈擺動之間,頓時便有十數個亡靈騎士被斬成碎骨。

見到兩人如此強悍,城頭上的沐笑天與龍校長對視一眼,緩緩放下了心來,但他們卻絲毫沒有放鬆警惕,時刻關注著周圍的動靜。

「好!太子殿下加油!西澤少主加油!」聽聞兩人再次比拼,天龍學院的學生們又跑到城頭上來看起熱鬧,瓦特見自己的少主如此英勇,面上浮現出一抹驕傲。

黑狼卻對這場比斗絲毫提不起興趣,見學生們都跑上了城頭,他便轉身向著林天浩兄妹倆臨時在城內搭起的營地走去。

傭兵們的營地離城門不遠,為的是可以及時防範亡靈大軍,眾人聽到城外再次交戰,便一個個警惕起來,隨時做好禦敵準備。

幾分鐘過去了,龍毅與西澤有了式神戰甲的輔助,實力更勝一籌,斬殺那些亡靈騎士來簡直輕而易舉,但那些亡靈騎士行進的速度卻一直保持著勻速,也不去圍堵兩人,只管按照指定路線向龍武城快步走去,而山林後方,卻源源不斷地湧出無數亡靈騎士,其中還夾雜著一些之前從未出現過的亡靈魔獸和士兵。

沐笑天與龍校長兩人一見勢頭不對,急忙命人發出了一個信號彈,示意太子與西澤兩人撤回,但此時十分鐘之約剛過,數目上明顯是西澤領先,如此兩人便一人獲勝一局。

太子不服氣,邊殺邊開口道:「剛才這些亡靈實力太弱,你速度比我快,自然殺得多,不如我們再比第三場,同樣以十分鐘為限,但這次,我們要殺的亡靈是前方那些實力更強的。」說著太子用劍一指山谷出口處。

西澤抬目向前方望去,嘴角微微上揚,傲然道:「好,一言為定,這次如若你再輸了,可不要再有怨言!」

「好!」太子龍毅應了一聲,隨後身形猛然向前躍去,手中長劍電光閃爍,還夾雜著熊熊烈火,劍光暴漲之間,赫然變成了一把開天巨劍,龍毅大笑一聲,隨後雙手緊握開天巨劍,向著剛剛湧出的亡靈轟然劈去。

「轟隆隆!」大地震顫,電光飛射,火龍亂舞,山谷出口瞬間被龍毅釋放出的能量所填滿,湧出的亡靈相繼化成了齏粉,但畢竟龍毅實力有限,這種攻擊狀態持續了一分多鐘,便緩緩失去威力,不過殺死的新兵種亡靈卻有上千個。

西澤一看太子領先自己較多,而此時又是強弩之末,急忙化作一道青影衝到了山谷出口處,隨後身形快速旋轉攻擊,化作一道粗大的青色旋風將谷口嚴嚴實實地堵住,湧出的亡靈大軍瞬間便灰飛煙滅,如此一來他擊殺的數量又超過了龍毅。

眼見著十分鐘時間就要結束,太子不甘落敗,急忙搶到出口處,也開始旋轉砍殺起來,「嗚嗚!」風聲呼嘯,殺氣漫天,碎骨亂飛,亡靈四散。

「太子殿下怎麼還不回來?」看著兩個好勝的年輕人此時已經殺紅了眼,一心只想戰勝對方,沐笑天不免有些著急。

龍校長緩緩走到城牆邊上,隨後身上漸漸泛出濃郁的金色光芒,他沖著城外山林方向高聲呼喊道:「太子殿下,速速回城,不可戀戰!」他聲如洪鐘,清晰至極,遠遠地便傳入了太子耳中,但兩人約定時間就要結束,而太子又落後於人,怎可就此撤回。

「呼嚕嚕!呼嚕嚕!」之前那些穿過龍毅與西澤兩人的亡靈騎兵,此時忽然加速向著龍武城衝去,猛烈的攻城再次開始。

「全體注意!準備攻擊!」沐笑天大喝一聲,城頭所有守衛都警惕起來,天龍學院的學生們也紛紛退到後方留守。

亡靈大軍故技重施,三連跳后衝上城牆,守衛們奮勇相拼,一場激烈的攻城戰再次上演。

「咚!咚!咚!」山林深處再次傳來令人驚悚的聲音,「嗷嗷!!」兩隻巨猿仰天一聲長嘯,隨後大步向著龍毅與西澤走來。

「太子殿下,危險!快回來!」龍校長再次運力大吼,龍毅與西澤這才從殺戮中清醒過來,看到快速接近的兩隻巨猿,兩人嚇出了一身冷汗,也不再計較誰輸誰贏,急忙往回逃遁起來。

「嘿嘿嘿!」山林里傳來一陣恐怖的笑聲,隨後便見天空中升起一道黑芒,這黑芒彷彿是一種訊號,那些亡靈騎兵忽然分做了兩半,一半向著龍武城攻去,另一半則是返回圍堵龍毅與西澤兩人。

「趕快開炮!」沐笑天大聲令道,「轟轟轟!」十數門魔法大炮瞬間發射,十多個魔發炮彈帶著哨聲向前方轟去。

「咚!咚!」忽然,那兩隻巨猿一躍而起,縱身堵在了龍毅與西澤兩人的前方,其中一隻巨猿回身彎下腰來,掄起雙拳砸向兩人,其速度之快,有如閃電,「嘭嘭!」兩聲悶響,兩人瞬間被巨拳擊中。

「噗噗!」龍毅與西澤二人口中狂噴鮮血,向著後方倒飛而回,若非兩人穿了式神戰甲,這一擊定然要了他們的命!

另一隻巨猿忽然展開雙臂,沖著飛來的十數個魔法炮彈揮舞了過去,「嘭嘭嘭!」一連串的悶聲響起,它竟然將魔法炮彈全部打了回去。

「嗚!」炮彈向著龍武城折返而回,落在城牆之上頓時便爆炸開來,「轟!」白芒瞬間散開,雖然將那些進攻的亡靈騎兵消滅,但也將整個龍武城照耀得如同白晝,守衛們的眼睛受到白光刺激,頓時失去了視力。

「嗷!」打回炮彈的巨猿仰天怒吼一聲,身後又湧出無數亡靈大軍,這次,他們行進的速度十分迅速,在巨猿的帶領下,瘋狂地沖向了城門。 龍武城通往都城的路上,有一個天池峽谷,峽谷里樹木繁茂,鳥獸眾多,之所以叫天池峽谷,是因為峽谷中最高的山峰峰頂,有一個頗大的淡水湖,湖名叫做天池。

羽皓軒帶著戰天感應著生命之源的氣息,一路追到天池峽谷之中,卻再也察覺不到任何線索。

「少主,怎麼突然停下來了?」戰天開口問道。

「這裡肯定設下了魔法結界,封印了生命之源的氣息,」羽皓軒回道,「所以我敢斷定,生命之源就藏在這天池峽谷之中。」他邊說邊小心翼翼地向前走著,彷彿害怕驚動了什麼。

兩人一路向著山頂天池湖方向走去,樹林里一片靜謐,只有鳥蟲啼鳴聲偶爾響起,羽皓軒將精神力展開到最大範圍,仔細地又搜索了一遍整個峽谷,卻感應到谷中所有魔獸此時都聚集在天池湖邊,這個發現讓羽皓軒感到十分好奇,他對戰天耳語了一陣,隨後緩緩飛上天空,直至上升到離及地面百米之處才停了下來。

天空中,羽皓軒緩緩向著天池湖上空飛去,他低眼看著正在悄悄靠近湖邊的戰天,又將精神力釋放向湖的中央,卻在離湖面十米的地方被一層魔法結界給阻擋了下來。

「看來,秘密都在這天池湖中了!」羽皓軒此時非常肯定,生命之源一定藏在湖中某處。

戰天悄悄摸到山頂,找了一處岩石角落偷偷隱藏了起來,忽然從西方天際上飛來三道白色人影,戰天急忙屏住呼吸,將身子縮在了一起。

羽皓軒見西方有不速之客,便緩緩將身形又拉高了五十多米,好在夜空之中烏雲漫天,那三人才沒有發現羽皓軒。

「又是光明聯盟!」羽皓軒微怒道,「看來這天龍學院里的探子也是為他們服務的了!」

「咻咻咻!」三道人影飛到了天池湖上,隨後減緩速度向下落去,只見湖面上空光華一閃,現出一層透明光罩,隨後其中一人掌中打出一道白光融入光罩之中,那光罩便忽然隱去,待三人飛到水面上時,那曾光罩再次浮現,片刻后又緩緩隱去。

「嘩啦啦!」天池湖中央,湖水漸漸向外翻滾,出現一個直徑數米的水洞,隨後便見水洞中央升起一個水柱,水柱上站著一對少年男女,戰天睜眼望去,不禁低呼道:「居然是他們!」

羽皓軒將身形緩緩下落,也看清了那一對少年男女,正是雄獅傭兵團的艾倫和凱瑟琳兩人。

「艾倫,我們要的東西你帶來了么?」其中一個白袍人問道,「我們主教大人可等得不耐煩了。」他的語氣十分不客氣。

艾倫表現的也十分高傲,沖那白袍人怒道:「你什麼身份,也敢跟我這樣說話?」凱瑟琳面上彷彿有些恐懼,不停地拉著艾倫的衣袖,示意他不要衝動。

「非常抱歉艾倫少主,」那人語氣忽然一轉,又變得十分隨和,「我還是勸你趕快把生命之源交給我們,否則。。。。。。」他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一張臉忽然又變得十分陰冷起來。

「否則怎樣?」艾倫怒道,「難不成你還敢動我?我提醒你,別忘了當初我們簽定的合約,毀約的後果,你承擔得起么?我勸你還是把水之源拿出來,我們做個交換。」

「哈哈哈!」白袍人冷笑道,「難怪你們雄獅總被人踩在腳下,原來你們的人都像你這樣天真,如果我們有水之源,還用得著換你的生命之源么?」

「你說什麼?你竟敢侮辱雄獅兵團!」艾倫心中怒火猛升,說著便要動手,還未發出攻擊,便見另一個白袍人手掌一揮打出一道白光,瞬間擊中了艾倫。

「噗!」艾倫被白光擊中,吐出一大口鮮血來,若非凱瑟琳將其扶住,他險些就掉入了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