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罵……」

柳晴停住了,這麼羞人的話,她怎麼解釋得出口?

「你啊,怎麼啞巴了?」葉雄算準她臉皮薄,不敢出來,得意洋洋。

「我揍死你。」

柳晴憋得滿臉通紅,嘴上不出,那就開打。

「師傅,救我。」葉雄繞著古月團團轉。

「別再胡鬧了,快上車。」古月大聲喝斥。

柳晴這才停下來,一雙杏眼狠狠地瞪著葉雄。

「我就看你能躲到什麼時候,等你落單,不把你揍成豬頭,我就不姓柳。」

等古月上車之後,柳晴揚起拳頭,兇巴巴地喝道。

「打是親,罵是愛,我就等著師姐好好愛我。」葉雄嘻嘻笑道。

一路上,打鬧,時間很快就過去。

門派大比的目的地在天門,下了火車之後,三人轉飛機,朝天門所有的省份飛去。

「古武門派之間有約定,不能打擾凡人生活,一路上如非迫不得已,盡量別鬧事。」古月叮囑。

「明白了,師傅。」

「師傅,你放心。」

柳晴跟徐陽異口同聲地回道。

「葉雄,聽到沒有,最重要是你,到哪都能惹事生非。」古月專門名。

「師叔,我一定會很低調,盡量別出手,行了吧!」葉雄保證。

搭完飛機,再坐汽車,到天門所在山下,已經是傍晚時分。

面前出現一片連綿不絕的山脈,葉雄暗暗心驚,這裡不就是神農架,難道天門就在這片山脈之上?

「吃完飯之後,咱們在此處住一個晚上,明天再趕路。天門所在地車子去不了,只能步行,還得半天時間。」古月。

「終於有飯吃,我都快餓死了。」柳晴拍拍肚子。

三人走進旁邊一間飯店,突然聽聞背後傳來一聲嘲弄。

「咦,這不是逍遙派的柳晴嗎,好久不見。」

葉雄轉身一看,面前出現四名男子。

為首的老者五十多歲,留下鬍子,滿身橫肉,紅光滿臉,一看就是內功精純的人。

他身後跟著三名年青人,年齡跟葉雄一行相仿。話的是一個跟老者模樣差不多的男子,看樣子應該是他兒子。

柳晴轉身,看清話男子的時候,臉上頓時就青了,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這種憤怒,比起跟葉雄打鬧的憤怒不同,是那種恨不得將對方殺死的憤怒。

「嘖嘖,大了不少,看來我的功勞不。」

男子目光落到柳晴胸口上,眼神里露出猥瑣的表情。

旁邊兩名青年男子,目光同樣落到柳晴胸上,一臉淫笑。

「大師兄,不一定是你的功勞,也許還有很多男人的功勞也不定。」其中一名青年男子笑道。

「可不是,你又不是金手指,怎麼可能一摸就大。」另一名弟子笑道。

柳晴氣得滿臉通紅,突然狠狠一掌拍過去,怒道:「王破天,我殺了你。」

「柳晴,住手。」古月連忙喝道。

可惜柳晴已經被憤怒沖暈了頭腦,根本沒聽到古月的話,一掌拍向王破天。

「咦,身手長進了,有趣。」

王破天跳出七八米,朝柳晴勾了勾手指。

「不怕被本少爺再摸一次,你來啊!」

柳晴縹緲掌拍出,頓時周圍刮一陣旋風,強大的掌勁狠狠地朝王破天擊去。

「柳晴,不可動手。」古月正想阻止。

身影一晃,一個高大的人影擋在她正前,正是那帶頭的老者。

「古月,既然輩想切磋,你就讓他們玩,你這老一輩的出手,不太適合吧!」

「王元霸,自然門教出的都是些什麼弟子,怎麼這樣沒素質?」古月怒氣沖沖。

「古月,你這話得可就不對,高手切磋,肯定會有意外,如果男人跟你們女人打,連胸部都不能破,那我們豈不是吃虧大了?」王元霸嘿嘿笑道。

「你……無恥。」古月被氣得不出話來。

「咱們還是好好瞧瞧輩之間的切磋吧,如果你想出手,那就別怪我也管一管了。」王元霸冷聲喝道。(未完待續。。) 葉雄跟徐陽一直在冷眼旁觀。

從徐陽急促的唿吸,葉雄可以體會出來,他異常憤怒。

「徐陽,這些到底是什麼人,師姐怎麼跟他們結怨的?」葉雄聲問。

「他們是自然派的,在古武門派之中名聲最壞,那老頭叫王元霸,是自然門的掌門,為老不尊。上樑不正下樑歪,門下的弟子個個都劣漬斑斑,不知道有多少弟子被執法隊嚴懲。跟師姐交手那個男人是王元霸的兒子王破天,兩年前的門派大比,在擂台之上,柳晴師姐挑戰王破天,哪知道這個混蛋恃著武功比師姐高,居然在擂台上對柳晴師姐襲胸。」

「襲胸,我草。」

難怪柳晴這麼憤怒,對於一個保守的女人來,這簡直是徹底的污.辱。

「那可是當著很多人的面,可見師姐多麼丟人,回來之後差自尋短見。」徐陽話的時候,聲音都變了,顯然極為激動。「掌門當時向評審團提出抗議,哪知道評審團比武肯定會有意外,最終沒對王破天處罰。這事讓掌門非常氣憤,逍遙派跟自然門也因此結下樑子。」

葉雄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柳晴雖然跟他沒認識多久,但是被欺負到這份上,他還真忍受不了。

此時,場中戰鬥已經白熱化。

柳晴進階之後,跟王破天一樣境界,還學會了縹緲掌,實力大增。但是,王破天終究是自然門下最出色的弟子,又是王元霸的兒子,怎麼是她這個剛剛突破的女人能抗衡的。

開始柳晴還能跟對方打個旗鼓相當,但是很快就落在下風。

「心了,我又來了。」

王破天五指成抓,不斷地向柳晴胸部襲去。柳晴本來就實力不如,擔心之下更是防守大亂,如果再被襲胸,那她這輩子索性就不做人了。

「柳晴,你給我住手,聽到沒有?」古月見勢不妙,厲聲喝道。

可惜,柳晴已經失去理智,像發瘋一樣,根本就停不下來。

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人影閃電般插進兩人中間,一手將柳晴抓住。

「師姐,別衝動。」葉雄急道。

「你放開我,我一定要殺了他,出這口惡氣。」

柳晴拚命掙扎,葉雄無柰之下,只好緊緊地抱住她,聲在她耳邊道:「君子報仇,十年未晚,你現在不是他的對手,再打下去,只能更丟人。」

「哪怕是死,我也要跟他同歸於盡。」柳晴咆號。

「柳晴,你再不住手,以後就不再是逍遙派的弟子。」古月吼道。

柳晴全身一震,這才停止掙扎,眼神之中全是仇恨。

葉雄連忙拉住她,往酒店裡面走進去,一邊走一邊:「師姐你放心,這個仇我一定會幫你報。」

「連我你都打不過,去招惹他只能送死。」柳晴眼睛紅紅,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只怪我技不如人,遲早有一天,我會親手宰了他。」

葉雄沒有話,現在什麼也沒用,到時候一定會證明給她看的。

古月跟徐陽也進來,一行四人找張桌子坐下來。

「請問幾位要什麼?」服務員走過來問。

本來大家都餓得慌,準備進來大吃一頓,誰知道會碰上這樣的事,搞得大家都沒心情吃飯了。

「隨便幾樣招牌菜過來,六菜一湯吧!」葉雄吩付。

「要貴一還是便宜一?」

「貴無所謂,招牌就行了。」

「好了,幾位客官稍等。」

服務員下單去了。

「柳晴,你平時很冷靜的,今天這是怎麼了,連這氣都忍受不了,我來的時候不是千叮囑萬叮囑,讓你要以平常心對待嗎?」古月忍不住喝斥。

「對不起師傅,弟子知錯了。」柳晴紅著眼睛。

「這次就這樣算了,別再犯錯了。」

柳晴連連頭,不過看得出來,她心情非常壞。

很快菜就上來了,但是大家都沒胃口,滿滿一掉菜,大家都傻看著。

正在這時候,聽聞熟悉的聲音響起。

「服務員,鐵板牛肉是這邊的,拿過來。」王破天喊道。

「這位先生,你們的菜還沒上,這菜是那邊那桌的。」服務員指著葉雄這桌。

「明明是我們先來的,怎麼給別人先上,拿過來。」

王破天見服務員還在傻愣著,直接走過去將菜截下來,放到自己的桌面上。

服務員見對方兇狠,不敢什麼,灰熘熘地走了。

葉雄這輩子哪試過被人如此污.辱,本來他還想等到大比的時候,在擂台上光明正大地報這個仇,現在看來,他根本忍不到那個時候。

他霍地站起來,準備走過去。

柳晴知道他的脾氣,只要一過去,鐵定把事情鬧大,連忙拉住他。

「你想幹什麼,快坐下,連我都不是王破天的對手,你想送死嗎?」

「師姐,我就是想上個洗手間。」葉雄看著她抓向自己的手,笑道:「你不會是想跟我一起去吧?」

「滾蛋。」柳晴鬆開他的手。

都什麼時候了,他還有心情開玩笑。

葉雄這才朝王破天那桌子走去,伸手將那碟牛肉拿起來。

剛拿起來,一隻手在半空封住他的手,正是王破天出手。

「兄弟,上菜有個先來後到,這菜可是我們的。」葉雄淡淡道。

「是你們的又怎麼樣,就怕你沒這個本事拿走。」王破天冷嘲。

葉雄暗運七成真氣,紋絲不動,對方的手居然像鋼鐵一般,手勁大得嚇人。

武功不錯,難怪柳晴會吃虧。

「就憑你一個無名卒,也想拿走這盤菜,龍飛虎在的話還有三分機會。」王破天冷嘲。

「是嗎,那我真得試試了。」葉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下一刻,王破天突然覺得一鼓大力傳來,手勁根本就封不住。

等他反應過來已經遲了,那碟牛肉突破他的封鎖,狠狠蓋在他腦袋上。

那可是鐵板牛肉,上菜的時候正滾燙,還帶著滋滋聲,這一下蓋在臉上,可想而知。

王破天被燙得尖叫起來,拚命地抹著臉,片刻之間就面目全非,燙得不成樣子。

「敢傷我兒,我殺了你。」

王元霸一拍桌子,正準備動手。

「王門主,你想以大欺嗎?你剛才可是過,這是我們輩之間的事情,你插手就不怕別人笑話嗎?」葉雄大聲喝道。

王元霸正想出手,被葉雄這一聲喝,頓時就住手了。

這話可是他剛才親自的,如果現在出手,等於打自己的嘴巴。

古月,柳晴跟徐陽沖了過來,緊緊地將葉雄圍住。

雙方氣勢,一觸即發。(未完待續。。) 王破天擦乾臉,上面燙得通紅,像猴子屁股一樣。

「我要跟你決鬥。」王破天指著葉雄,憤怒地大吼。

「決鬥,這是男人的方式,我喜歡。」葉雄冷笑。

只要王元霸不出手,區區一個王破天,他還真不放在心上。

「破天,別衝動。」

王元霸走過去,將王破天拉到一邊,聲道:「這傢伙實力不在你之上,要心。」

雖然剛才只是一個照面,但王元霸怎麼也是一派之主,眼力非同一般,所以他才擔心。

「爸,剛才我只用一半功力,只是被這個傢伙耍了,不然我絕對不會吃虧的。」

此刻王破天已經被憤怒沖暈了頭腦,什麼都不管了。

「既然你有信心,那你心一。」王元霸叮囑完,這才面向葉雄,冷聲道:「這裡不是動手的地方,咱們換個地方。」

「可以,不過咱們得請個公正人。」

古月突然走到不遠處一桌子人面前,道:「三陽道長,伊依姐,能不能請你們做個公正人。」

葉雄聞言望去,頓時眼前一亮。

好漂亮的女子!

普通的衣服掩蓋不住她身上那鼓出塵脫俗的氣質,除了慕容如音,葉雄這輩子還真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孩子,比起楊喬還猶勝三分。

「他們是?」葉雄聲地問。

「他們是仙門的,那老道士是仙門掌門三陽道長,那女的就是古武派三大美女之首的伊依。」徐陽聲介紹。

古門派三大美女果然都名不虛傳,洪門的洪雪,天門的洛詩詩葉雄都見過,她們都是出塵脫俗的美女,這個叫伊依的,比她們倆猶勝一籌,難怪能排三大美女之首。

「既然逍遙派這麼盛情,老道就恭敬不如從命,就幫一下這個忙。」三陽道長道。

三陽道長這次同樣帶了三名弟子來,除了伊依之外,還有兩名男弟子,皆是氣質不凡,渾身上下都是仙氣,比起自然門的人氣度不知道要高貴多少。

人家這才叫古武派,自然門那打扮跟土匪沒什麼區別。

「死到臨頭了還只顧著看美女,快想想怎麼應付吧?」見葉雄打量伊依,柳晴當下就不高興了。

「師姐,這個仇我會幫你報的。」葉雄這才回過神來。

一行人找了個無人地方,葉雄跟王破天迎面而立。

「我聲明一下,這次只是切磋,到為止,如果其中一方認輸,另一方絕對不用下重手,不然視為犯規,聽到沒有?」三陽道長道。

王破天目光落到葉雄身上,拳頭狠狠地握起來。

「臭子,有種你就別出『認輸』這兩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