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據我所知,他在擔任湘省省會市委書記時,也提出了要大力發展民營經濟,??????」張宏偉有些猶疑。

「看一個人,不僅僅是要聽其言,更要觀其行,我不認為湘省省會民營經濟發展有多麼值得驕傲的東西,而且我更不認為和他這個市委書記有多大關係。」趙國棟笑了笑,「好了,宏偉,不必太過於在意這一點,或許我和他會有一些分歧,但是我想在這個問題上還不至於影響到我們的構想。」

周益明組織的這一次聚會效果很不錯,來的客人出乎了他的預想,當然這可能是因為趙國棟的因素,但這同樣是可喜的。

隨著陳英祿可能擔任組織部長,周益明有一種預感,韋崇泰擔任常務副部長的時間不會太長了,一般說來伴隨著部長的調整,常務副部長也會有一個調整變化,這是一個大致的規律,約定俗成,也許是為新任部長提供一個更好的融入機會。

這是自己的機會,而要想向常務副部長這個位置邁進,除了資歷和領導的賞識之外,人脈也很重要。

所以今天這一次的聚會對他很重要,當然這也是趙國棟給了他這個很好的機會。

他需要更豐厚的人脈來滋潤自己,在組織部副部長這個位置上要想坐穩干好,要想贏得更多的東西,那麼不僅僅只是像條哈巴狗一樣圍著領導轉就行,你得有自己的東西,無論是當部長還是當副部長。

而顯然齊華在這個位置上就做得很糟糕,如果不是凌正躍對他還有一番維護的話,也許他的結果還要糟糕一些,監察部的人一直很希望找到一個這種問責的典型。

陳英祿是一個相當精明的人物,而且周益明感覺到即便是趙國棟也對這個現任省委秘書長很尊重,這絕對不是因為陳英祿曾經是他的領導,要知道趙國棟從懷慶落荒而走某種程度上也和陳英祿有關,而趙國棟似乎對陳英祿沒有多大怨言。

能有這樣的結果可不簡單,這固然說明趙國棟的胸襟寬闊,但是另一方面也足以說明陳英祿的本事和人格魅力。

在這樣一個可能成為自己上司的人物下工作,那就得拿出一些真本事來,周益明深知這個人物對凌正躍的影響力,從他能夠取代齊華,甚至沒有給龍應華半點機會就能看出其中的不同尋常。

陳英祿出任組織部長既是機會,也帶有風險,關鍵是看自己怎麼來展示自己。

趙國棟給了自己忠告,建議自己配合好陳英祿的工作,暫時不要考慮其他,而陳英祿也是一個值得搭檔的角色。

這應該是一個很中肯的建議,周益明決定接受這個建議。 看著朴智妍一臉奮發,姜敏京雖然懷疑她是把對整容的衝動轉移到了事業上,但還是匪夷所思的問了句。

「全韓國男人的夢中情人?」

「姐姐覺得我做不到嗎?bo-peep-bo-peep在音源榜單上可是超過了不少前輩,再說我們才發第一張專輯,我的人氣不就已經很好了嗎?」

朴智妍一臉嚴肅,明顯是不想聽什麼喪氣話。ccm在歌謠領域的資源比起s.m也不遑多讓,雖然沒有李秀滿這樣的明星製作人,也沒有朴振榮這樣的音樂製作人,但ccm卻以財力見長,諸如新沙洞老虎李浩洋,著名音樂製作人方時赫等都可以為他們提供大量的音樂資源,在歌曲的流行性與音樂性上,能跟ccm比肩的,大概只有以名曲和實力聞名的yg了。

不過,音樂不代表一切。

親自唱出很多動人歌謠的姜敏京就能證明這一點。

論歌唱實力,她在偶像領域差不多能說是無出其右,論音樂性,公司拿給她的作品幾乎都能成為ost。所在組合davichi還有另一名可被稱為真正實力唱將的女歌手李海麗做為搭檔,要說站在舞台上現場演繹,davichi在現今女團中可是絕對冒尖的。

但是,她們獨獨缺少了身為偶像的暈輪效應,比起偶像,她們更像是歌手,那種生不逢時的歌手。

分不清孰高孰低,也從不拿歌手實力聊以自慰、自傲的姜敏京想法很是簡單。朴智妍想成為韓國男人的夢中情人,首先要面對的高峰就是如今已然登頂成功的少女時代。其次便是這圈子中層出不窮的後輩新人。

譬如最近正聲名鵲起的『新人』iu李智恩,如果她沒名氣的話,誰又會知道她之前已經發行過一張失敗的專輯了呢?

「智妍,加油!」姜敏京果然沒潑冷水,甚至還認真應援。

「恩。」朴智妍重重點頭,那力度彷彿她的態度一般果決。

看她點頭,切身體驗了公司資源落差、不逢時歌手與當紅偶像差距的姜敏京,只覺得比自己小了三歲的這位妹妹還真是青春飛揚。用做出加油手勢的那隻手拍了拍朴智妍的頭頂。姜敏京看向來的方向喃喃道:「這麼長時間沒見人,是試鏡開始了嗎?」

「早著呢。」朴智妍看了眼手機,撇嘴嚷嚷著:「時間怎麼過的這麼慢,還有全大叔好可惡,居然讓我跪到試鏡開始為止。」

見她一臉恨恨模樣,姜敏京忍俊不禁的同時卻又心思複雜,t-ara全載錫不說是全公司最和藹的經濟室長。但能力優越卻是出了名的,如果不是朴智妍成天闖禍,全載錫也不可能這麼罰她。對比起自己的經紀人,朴智妍著實讓人羨慕。

「姐,想什麼呢?」看姜敏京陷入沉思,朴智妍問道。

「沒有。沒什麼。」 影後來襲:王爺不好混 姜敏京立刻搖頭,眼神閃爍,好像壞心思被抓到了一樣。

「姐,金大叔其實沒那麼生氣,m那邊下來的本部長要整改。難免會殃及池魚。他什麼都沒做到就走了,卻留下姐姐們受罪。真是沒責任心!」

讓朴智妍狠狠吐槽的人便是m本部長高明振,從去年插手ccm經營企劃開始,指手畫腳的干預讓公司陷入空前混亂,金光洙奮起反擊,卻沒想到內部出現分歧,如果不是林蔚然的干預使得davichi最終沒有登上舞台,還不知現在會是什麼情況。

姜敏京聞言神色一暗,多桀的星途已經讓她漸漸習慣了這種日子,不尷不尬的人氣、不尷不尬的定位,就算是金光洙近來減少她們活動資源的行為真的是對她們小施懲戒,沒有十足人氣做後盾的姜敏京也無法反抗。

「要不然我回去跟金大叔說說?」看到姜敏京的臉色,朴智妍湊過來小聲提議。

「不用了,姐姐們自己的事自己會處理,你要真去說了,反倒不好。」姜敏京展露微笑,臉頰上又浮現出兩朵梨渦來。

說是處理,其實除了堅持也沒什麼好方法。

金光洙對公司內產生的分歧很是在意,特別是現在他與高明振的爭鬥還在升級。

任何一個經營者都不會放心有背叛者在自己的陣營中,簡單到明眼人一下便能看出來的問題到了朴智妍那,卻好像兩三句話便可以解決的小問題。不是她太過天真幼稚,而是金光洙在她面前總是會拿出一副自家長輩的寵溺做派,估計她怎麼都不會想象到近來davichi的資源危機,便是她眼中那和藹金大叔一手執行的打壓政策吧?

收回目光,姜敏京很是疲憊的長出一口氣,自然鼓起的臉頰很是可愛,但眼神中的憂鬱卻還是揮之不去。

「敏京啊。」說話的男人是ccm新分配給davichi的隨行經紀人,原本的經紀團隊被打散重組,至今仍然認定凋零。

男人看了眼湊到前面去的朴智妍,問道:「她說什麼了嗎?」

姜敏京一五一十轉告,聲音很小,腔調也尤為弱氣,聽到最後,他淡淡點頭道:「你做的不錯,如果真的讓朴智妍去說項,社長會認為是我們把主意打到了她身上,反而會更加排斥。」

姜敏京抿了抿嘴唇,抬頭提議:「哥,你說我們去道歉怎麼樣?」

男人一挑眉,問:「道歉?」

姜敏京繼續說了下去:「恩,道歉,不管怎麼樣都是我們失誤了,去道歉,誠懇一些,不管能不能獲得原諒,我覺得我們的態度很重要。」

男人看著一向弱聲弱氣,從來都只會藏在姐姐身後的文弱少女,輕笑出聲:「道歉、態度……恩,這些很重要,的確很重要。但是你想想,那天因為你們新韓製作面臨了差點破產清算風險,林會長現在就在樓上,你說我們去道歉,會有作用嗎?」

姜敏京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這次試鏡就當積累經驗,別想太多,努力就好。」男人輕飄飄留下一句之後就轉身離開,此次試鏡他根本沒抱任何希望,林會長親自坐鎮,能讓姜敏京把自己的三分鐘表演完畢,就已經是謝天謝地了。

即便聽出經紀人聲音中的低沉,姜敏京卻還是文弱的應了一聲,看試鏡已經開始,卻沒什麼心思像別人一般臨時抱佛腳。只是簡單推算了一下時間,然後便尋了個角落拿出手機,抽出那隻用來寫字的觸摸筆,習以為常的輕輕勾勒。一個女孩既委屈又負氣的卡通表情便躍然『紙』上,姜敏京神情專註,甚至微微張開嘴巴,露出了小半舌頭都全然不知。

……

「會長,這個不行。」

看林蔚然劃分出來的『待審』越來越多,李京浩忍不住開口說道:「剛剛這位的確是漂亮,發音也好,看神態應該是下了不少功夫。但不行就不行在漂亮的太周正,不符合人物性格設定不說,感覺上也總少了些什麼。」

趁著間歇聽到提醒的林蔚然自然疑惑,要說這試鏡工作開始還挺輕鬆,看美女表演既養眼又輕鬆,但時間長了,卻難免枯燥,聽各色美女用嚴肅的腔調重複一段台詞,看她們進行同一段表演,自然會覺得無聊。

注意到另一側劇組派過來的副導演根本不在意這邊,搞不懂怎麼分辨這些演員志願者的林蔚然當然是要取取經。

「具體說說。」他輕聲說道。

「現在是虛擬爆炸的時代,不單單是文字,更多的是照片。觀眾們早就在電視、電腦上見了太多美女,再不是隨便一個漂亮女孩出來就能奪人眼球的時候了。要說女藝人則更是如此,不單單要漂亮,更要漂亮的有特色,就拿少女時代來說,九人九色的色是顏色,更是『顏』色,每個人長的都很有特點,認真看大部分都能一眼分明,這在一個組合里就不會給人『量產』的感覺,而且關鍵是長相要跟自身性格相契合,這就是最大的難點了。」

李京浩先是解釋一通,然後便用剛剛的那位給林蔚然點評,「就說剛剛出去的那個,長相來說太周正,沒特點,因為是在電視上,會讓人過目既忘,不是大公司的人估計也沒人給她企劃這個,不然就算是整容整的丑了,也要弄一些抓人眼球的特點出來。」

林蔚然眨了眨眼,不是沒聽懂,而是真的很驚訝,漂亮女孩不少,上網搜索關鍵詞美女便會出來許多,國內國外、清純性感的任君挑選,同樣是在熒幕上接觸,人們當然會注意那些有特點的。

譬如,金泰妍的童顏。

稍微明白了一些的林蔚然長出一口氣,動作不輕,讓另一側劇組派來的副導演忍俊不禁。交頭接耳的時間過長,再抬頭,下一位試鏡者已經站在面前,林蔚然看了一愣,眼神停留在這女孩臉上的時間便有些長,女孩微微低頭,似是在躲避一般。

李京浩先是看了眼簡歷,然後便抬起頭,認真說道:「這就開始吧。」

女孩深深鞠了一躬,自我介紹。

林蔚然低頭看向簡歷,是為了掩飾臉上的輕笑。這女孩偶然被韓孝珠提起,讓林蔚然想起了一些不久前的往事。

他知道,她叫姜敏京。

他還知道,她所在的組合是以唱功見長的davichi。

他更聽說,這davichi幫他和高明振背了黑鍋。

林蔚然抬起頭,面帶微笑,憑藉剛剛在李京浩那取來的真經,認真打量起來。 每一年的一月都是紛亂的,2008年也不例外,甚至變得更為混亂。

趙國棟踏進門時依然頂著一身寒氣。

來勢兇猛的凍雨天氣讓中部多個省份措手不及,電力、交通、農業等都遭到了極大的影響,總書記召開了中央政治局會議研究這場冰凍天氣對中部地區人民群眾生產生活的影響,國家應急機制也已經啟動起來,迅速開展抗災救災工作。

安原所遭遇的情況也在各省里屬於比較嚴重的,但是由於前期省里已經部署了一系列應急準備預案,各地市應對得力,相比之下,情況要好得多,但即便是這樣,安原東部地區諸如通城、寧陵、賓州、永梁、唐江等地市還是遭受了巨大的損失。

這一段時間裡,趙國棟和楊勁光、龍應華、許喬等人都一直在幾個地市跑,指導當地抗災減災救災工作,一直到今天,凌正躍、白一鳴也到了受災最嚴重的幾個縣去慰問了受災群眾。

「交通情況已經基本上恢復了,主要還是電力,這種氣候對於高壓輸變電設施影響極大,省上和各市電力部門正在全力搶修恢復,進展還是比較快的,估計到這一周就能恢復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只有極個別鄉鎮還沒有完全恢復。」龍應華沉聲道:「除了寧陵目前已經全部恢復之外,永梁和唐江也已經在昨天全面恢復了供電,預計到本周末,賓州和通城也會全面恢復。」

誰也沒有想到新的省政府班子選舉產生之後的第一個正式研究工作的會議就會是研究抗災減災救災工作,選舉一結束,趙國棟就安排各個副省長按照分工立即下到各市縣去,指導各市縣和督導各部門抗災救災,這一下去就是將近半個月,期間也曾經有過碰頭會,但那都是人未到齊的情況下的臨時姓會議,而到今天才算是第一次坐下來。

好在省里前期的準備工作相當充分,而一旦啟動應急機制之後,各個部門的救災隊伍以及大量救災物資迅速就在第一時間到位,極大的減輕了災害的影響程度,尤其是與周鄰省份相比,的確有顯著差別。

「這也算是對咱們安原新一屆政府的一次考驗嘛。」楊勁光笑著道:「省長,我看我們安原還是相當成功的度過了最困難的時候,根據各方面反饋回來的情況,我們安原在這方面的工作是做得最紮實的,黨委政府效率也是最高的,我看《人民日報》和央視都對我們安原的工作作了深度報道,中央對我們的工作相當滿意,網路上的輿情民意也對我們評價很高。」

「勁光,你就別自賣自誇了,工作搞得好不好,還得要老百姓來評價,不是媒體怎麼吹捧幾下就行了,咱們自己心裡還是得有個譜。」這半個月下來趙國棟自覺自己怕都是瘦了兩三斤下去,五個地市涉及幾十個縣,他基本上都跑了一遍,親自到縣鄉查看災情,了解救災情況,督促有關部門的物資和工作到位,這新當選就遇上這種事情,便是再辛苦,你也得挺下去。

「省長,這也不是勁光省長王婆賣瓜,好就是好,我們相信老百姓心裡也有桿秤,誰好誰孬,老百姓心裡也清楚,現在網路上的輿情也是緊盯著我們政府工作,稍有不足,馬上就會跟進關注,由不得你不提高效率,我現在每天晚上第一件事情就是看看網路上有沒有關於咱們政府工作中存在問題的批評和反應,以便於及時做出對策。」許喬笑著插言。

「網路輿情魚龍混雜,不少人都是藉助這個平台來發泄情緒,或者有點東西就無限誇大發揮,我覺得要掌握了解情況,還是要通過正常途徑來,不宜輕信網路上那些傳聞,否則可能會起到適得其反的作用。」龍應華搖搖頭,不太贊同許喬的觀點。

「網路輿情也要一分為二來看,從及時性來看,網路上傳播出來的消息的確要比其他渠道來得更快,但是這也帶來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它的真實性無從核實,而現在網民也都有趨眾心理,只要一個吸引眼球的消息出來,大家只要有同感,立即就會跟附,這也是一個問題。但是就目前的輿論氛圍來看,網路這種新型傳播方式國家也還沒有較為完善的規範機制,怎樣來正確引導和規範輿論輿情,既要保證民眾的言論自由,又要防止別有用心者利用這種手段來達到他們不可告人的目的,這也是一個需要認真考慮和亟待研究並形成法律法規來規範的問題。」

插話的是副省長田雄。

這位副省長是從國家信息產業部下來的,有著海歸博士的頭銜,屬於典型的學者型幹部。隨著信息產業部和國防科工委合併工信部,並將國家發改委部分職能劃歸工信部,國家這一**部制改革也進入了最後階段,三月的十屆人大一召開,那麼也就意味著這一輪行政改革就將塵埃落定。

隨著黃治中的落馬,這個副省長人選也引起了一番爭議,凌正躍原本考慮過盧衛紅,但是通城石化的特大事故很快就讓他放棄了這個不切實際的幻想,何況盧衛紅無論在資歷還是政績上都顯得還有些差距,他也曾經考慮建陽市委書記李晉,但是李晉的資歷和人氣明顯難以符合中央的標準。

而趙國棟一度希望能夠由貝鐵林或者庄權競爭這個人選,但是兩人也都有一些不足之處,貝鐵林年齡明顯偏大,不符合中央意圖,而庄權呢,賓州這幾年發展不慍不火,也沒有多少能拿出來值得一看的東西,也不太容易通過中央的考察。

好在中央也沒有給省裡邊多少考慮機會,直接確定了原信息產業部辦公室主任田雄為安原省副省長人選,讓凌正躍和趙國棟在有些遺憾的同時也都鬆了一口氣。

「嗯,田省長說的很在理啊,我們既不能因噎廢食,也不能不加分辨的接收,要學會與時俱進,跟上時代潮流,怎樣來藉助網路這個新型傳播方式來為我們更好的開展工作,這也是我們面臨的新問題。」趙國棟對田雄的印象也不錯,這位從信產部下來的幹部並沒有一般人想象的那種技術型幹部學究氣息濃厚,能在信產部擔任部辦主任,其適應能力可想而知。

趙國棟的一錘定音讓這個話題重新歸結到了先前談到抗災救災話題。

康仁梁和楊少鵬分別介紹了農業和工業方面受到的影響,以及各地採取了哪些措施來減少影響,總的來說前期的抗災救災工作取得了相當好的效果,也得到了中央視察組的高度肯定,這也是今天這個工作會議氣氛相當輕鬆的原因。

除了抗災救災這個議題外,這一次省政府常務工作會議還有一個重要議題,就是要由各位副省長就自己分管的工作提出2008年的一個大致想法,趙國棟需要了解自己這些副職們在各自工作上的構想,前期因為抗災救災耽擱了一些時間,但是趙國棟也專門和副職們打了招呼,要他們一方面抗災救災,一方面也要認真考慮各自工作,要力爭在年前都要拿出自己的想法觀點。

「我們安原工業基礎總體來說只能算是中等,客觀上來說,那就是部分地市工業經濟已經有了一定基礎,成長性正在逐漸顯現出來,如果能夠繼續保持目前狠抓大項目,切實完善基礎設施建設,改善投資環境,那麼這些地市的工業經濟還可以大大的上一步台階;但是我們也要看到我們相當一部分地市的工業經濟仍然十分薄弱,這種不平衡性是我省工業經濟發展的最大瓶頸和障礙,像盧化、千州最為典型。」

龍應華一隻手肘撐在桌案上,一隻手則在有力的揮動,用以加強語氣氣勢。

「一個是連續多年低迷徘徊,原有的工業基礎反而成為了市裡邊的巨大包袱,找不到解決實質問題的有效辦法,另外一個則是一窮二白,基礎設施落後,招商引資缺乏辦法,嚴重製約了工業經濟的發展,可以說這兩個地市的問題在其他地市的部分縣市都不程度的存在,但是在這兩個市最為明顯。根據去年的經濟數據顯示,去年盧化全市工業總產值同比增長百分之零點八,千州全市工業總產值同比增長百分之十一,看起來不錯,但是我們再看看它的具體數據,工業總產值卻只有區區九十八億,甚至不到寧陵隨便一個區縣的一半。」

龍應華臉色顯得有些嚴峻,手指狠狠在案桌上一敲:「巨大的地區差異讓經濟發達地區越發達,越落後地區越落後,這種現象如果不想辦法扭轉,那麼還會越來越明顯。」 中國人形容美女的詞兒不少,冰肌玉骨、國色天香,個個帶著一種特有的無限遐想。只是到了現代這種形容詞兒便用的很少,無論是在網路還是現實都鮮有人能見到被如此形容的美女,關於這個顧寰還曾提出一個很有趣的理論,說是能創作出這兩詞兒的古人要麼是井底之蛙一般的文人騷客,要麼就是在用古文寫一部yy小說。

初時對這論調還感覺彆扭的林蔚然慢慢才接受這樣的現實,來韓國之後美女見過不少,天然的、非天然的都有,但還真沒一個能讓他真誠的使用以上形容,真要跟誰說自己見了某個美人是國色天香,估計也會被當做吹牛一般嘲笑。

對姜敏京,林蔚然印象最深刻的便是皮膚,白皙卻不病態,雖然沒有健康的紅潤,但也透著些許讓人想要捏一捏的粉嫩,簡直是跟那個還和他玩三六九法則的小傢伙一模一樣,單看皮膚,很難分辨出來。

「請開始吧。」李京浩隨便在簡歷上劃了一下,然後便嚴肅的宣布開始,注意到林蔚然不動聲色的打量,姜敏京本能的緊張起來。

「崔尚宮,即便是內命婦首長中店娘娘對監察部姮娥也不能……」

糟了。

姜敏京暗道一聲。

為了考校演員的古文發音,這一段試鏡鏡頭選取的對白都有些繞口,為此姜敏京咬著鉛筆練了好幾天,卻沒想到還是出錯了。

「繼續。」見姜敏京停頓。李京浩出聲提醒。

「我知道了。」

姜敏京先是應了一聲,深吸一口氣。偶然抬眼間看到還注視著她的林蔚然,便又咬了舌頭。

「姮,姮娥……」

表演又陷入中止,林蔚然左側的副導演輕笑搖頭,拿起筆在姜敏京的簡歷上隨意的劃了一下不說,還給了李京浩一個可以終止的眼神。

李京浩也正作此打算,其實在看到姜敏京的那一刻,他就已經給了她差評。論長相、論氣勢。她竟沒有一點跟劇中人物契合,即便出演,她又能做些什麼?

正要開口,卻被打斷。

李京浩詫異的看向林蔚然。

「請繼續,別緊張。」

林蔚然挺直身子,目光自始至終都放在姜敏京身上,這是他在今天試鏡開始后的第二次開口。第一次是對那個朴智妍。

如果沒記錯,這兩人都是ccm出身?

李京浩看了眼簡歷,之後面露喜色,帶頭大姐給的任務可以順利完成,給出一個角色又何妨?、

被李京浩誤會在拓建人脈的林蔚然並沒那種心思,他之所以帶著善意微笑開口是想給姜敏京一個機會。去年的那場mama頒獎典禮,再加上通道中的一瞥,對這女孩他並不關心,但對他帶給對方的麻煩,卻是有些不舒服起來。

明明是高明振、金光洙、林蔚然三者之間的角力。到現在卻被傳說成是因為davichi,不知道是不是這三人的名字說出來都會讓人害怕。大部分經歷了那天一切的人都會說是因為davichi才差點讓直播開了天窗。還有很多不堪入耳的傳言隨之而來,林蔚然偶有聽聞,真覺得是污言穢語。

「等一下。」

再次開始的表演進展順利,努力平心靜氣的姜敏京拿出了幾分在舞台上的鎮定風範,只是進行了不到一分鐘,林蔚然又再次叫停。

姜敏京抬頭看他,臉上已經本能露怯。

林蔚然叫過來一個助理在他耳邊耳語幾句,緊接著那助理便跑出了門。

結束,還是沒結束?

姜敏京有些搞不懂狀況,看了眼林蔚然,可沒敢去問。

不到兩分鐘助理便趕了回來,同樣跟進來的還有一位化妝師。早已經熟悉了情況的李京浩知道,此次試鏡的工作人員中沒有化妝師的位置,那這位應該是在這家演藝學校現找來的。

「為了讓試鏡的效果更好,從現在開始之後的每個藝人都要由化妝師審核一下妝容和髮型,畢竟我們拍的是古裝劇,這裡做點準備,在選角的時候也更容易一些。」林蔚然當眾宣布,其實是說給身側副導演聽的。

「恩,這樣也好。」李京浩第一個表示支持,看向那副導演,表情微妙。

「我也沒意見。」打量了幾眼,這位副導演也點頭應允。

這是什麼情況?

獨自站在場中的姜敏京一時間跟不上幾人的節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