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現在,情況改變了,你們都可以來野人谷,我們可以在這裡修建漂亮的房子,按照家庭為單位居住,

這裡的人每個人都要參加勞動,獲取食物,換取晶幣,然後拿著晶幣去購買自己想要東西,我們可以像巫星人一樣生活。」

飛鷹和山峰兩人彼此望了一眼,點點頭,內心終於算是認同了楊嘯的提議。

「不過,如果你們要在野人谷生活,就必須放棄一些過去的東西。」

「放棄什麼?」

兩人一驚。

「你們要放棄各自的部落,簡單地說,這裡沒有你們的部落,只有一個部落,是我們大家共同的部落,

當然,你們兩位會進入我們的部落長老院,我們一起共同建設野人谷,共同奮鬥,一起奔向新世紀,

終有一天,我們野人會將巫星人趕走,重新統治整個紫源星,成為這個星球唯一的主人。」

楊嘯說到激動處,抬頭仰望璀璨的星空,

他在想,自己是不是適合當一個演說家,自己都被自己給感動了。

慢慢慢慢愛上你 野人王已經不止一次聽說了楊嘯的宏偉藍圖,每一次聽說都能夠讓他心情澎湃,激動不已。

飛鷹和山峰,還有他們的幾個侍衛是第一次聽到楊嘯如此宏偉的理想,而且是關於野人未來的宏偉理想,

剎那間,整個人都變得不好了,熱血沸騰,激動不已。

趕走巫星人,統治紫源星,成為這個星球唯一的主人!

這就是他們做夢都不敢的夢想啊!

太激動了。

飛鷹和山峰順著楊嘯的目光,望向璀璨的星空,他們第一次覺得,原來頭頂上的星空如此美麗。

(晚上還有一更)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在楊嘯的勸說下,作為兩大部落首領的飛鷹和山峰算是認清了形勢,接受了楊嘯的合併建議。

更重要的是,兩人都接受了楊嘯對野人部落的重新組織,放棄了對各自部落的領導權。

這種事情說起來容易,實行起來很難。

楊嘯決定逐漸引導新來的野人慢慢融入到全新的社會制度中。

首先是建造房屋,山谷有大量的空地,池林等人連夜規劃,設計了新的住宅小區。

附近森林有大量的樹木,新來的野人組織起來,伐木,建造房屋。

一部分人開始組織起來,去森林裡面狩獵,捕殺野獸。

楊嘯決定把剩餘的二十幾處礦場自行開發起來,利用野人的勞動力,這樣大家有事情可以做,救不會每天呆在野人谷顯得無聊,惹是生非。

挖礦每月有上百萬晶幣的收入,誘惑力自然很大。

報名挖礦的野人非常踴躍,所有人都知道,只有挖礦的工資才是最高的,

有錢了,不僅可以給老婆孩子買漂亮的衣服生活用品,更重要的是可以利用晶幣購買魔法兵器,鎧甲,基因藥水等等。

相比通過吃妖獸的肉來提升進化,直接使用基因藥水自然是更好

野人王繼續帶著五艘飛船去接山峰部落的族人,同時準備聯繫另外一個部落的首領,爭取在龍越展開進攻之前,讓他們主動遷移來野人谷。

五艘飛船來回穿梭,基本上將山峰部落的野人全部運動來了野人谷。

整個野人谷新來的人達到了近九千人。

阿豹指引大家去遠一點的幾處有水源地的山谷砍伐樹木,這些地方的樹木砍伐之後,可以開墾種植薯類作物。

山谷內的建設工程量不小,除了要建造房屋,還有一些基礎設施,比如修路,排水溝,街道等等。

小區的街道和主要路面需要鋪上石頭,防止下雨天出現泥濘路況,阿豹指揮大家去山谷附近搬運石頭,敲碎之後鋪在路面上。

好在大家都是進化者,力量很大,這些體力勞動並不太困難。

楊嘯覺得五艘飛船遠遠不夠,讓星雲飄雪回去卡拉奇城,找他姐夫基諾購買了三艘飛船過來。

阿蕊的店鋪生意實在太好了,幾乎將卡拉奇城市場的大部分服裝、生活用品給購買了過來,弄得卡拉奇城的物質一下子緊張起來。

這些東西需要每隔一個月從巫星通過大型飛船運送過來。

野人王找到了飛馬城轄區的第三個野人部落,在野人王的勸說下,部落首領泰奇跟著野人王來了一趟野人谷,實地考察。

看到野人谷內全新的生活方式和社會組織,漂亮的基礎設施和房屋,泰奇很是驚訝。

楊嘯又帶著野人王、泰奇、飛鷹、山峰等人乘坐飛船,去了外面的礦場基地巡遊了一番。

泰奇、飛鷹和山峰看到了一百多個礦場,每個礦場數百人挖礦的宏大場景,立即被震撼了。

泰奇當即表示:

「我今晚回去召開部落大會,明天就將部落族人遷移過來,也不用等龍越主動進攻我們了。」

楊嘯派人駕駛飛船跟著泰奇去了部落,第二天又派遣六艘飛船去泰奇的部落,將部落的五千野人分批運送到了野人谷。

現在的野人谷一下子從五千人增加到了近2萬人。

野人王,楊嘯,飛鷹,山峰,泰奇五人成為了野人谷長老院長老,大家尊奉野人王為大首領,而實際上,楊嘯的領導地位也得到了飛鷹三人的認可,畢竟現在的野人谷的一切都是按照楊嘯的構思在推進。

經過兩個多月的建設,野人谷新建了將近三千個獨立的木屋房子,所有新來的野人都搬入了新房入駐。

楊嘯抽調了一千名帝級進化者,組建了野人谷專業的侍衛大隊。

其餘的主要勞動力,開始到礦場去挖礦。

婦女在野人谷附近的山林裡面開墾,種植薯類作物和果實,採摘野果。

野人谷初步具備了一個小城市的形態,一切都開始穩步運轉起來。

顧北風、杜天行、趙本領等十幾個人,現在發揮了巨大的作用,整個礦區的管理工作和野人谷的管理工作都是由他們牽頭出謀劃策的。

他們畢竟是具備現代思維意識的人,只需要將地球上的先進管理模式照搬過來,結合一下野人谷的實際情況改變一下就可以。

這兩個多月來,楊嘯除了領導野人谷的建設,剩餘的時間便是修鍊基因改造功法中的易筋。

在使用新方法之後,採用地球古武的真氣來運行易筋改造功法,楊嘯發現,效果似乎更好,速度更快。

野人谷的建設基本完成之後,大量的勞動力開始轉戰礦場挖礦,楊嘯將山谷交給野人王,自己也就來到了礦場基地。

黃米、秦陸和星雲飄雪見到楊嘯回到了基地,有些小激動。

「楊嘯,你這段日子可忙了,人毛都見不到你的。」

「好久沒下棋了,今天先陪我們三人每人下一局。」

珍藏版壞女人 「晚上還一起修鍊吧,你不在,弄得我們懶病發作,都沒心情修鍊鍛骨功法了,功虧一簣呢。」

楊嘯笑道:

「好,沒問題。」

楊嘯先是和三人各自殺了一巨圍棋,然後駕駛飛船,帶著顧北風和杜天行等人,去各個礦場巡邏了一番。

當天晚上,楊嘯又帶著大家開始在礦場外修鍊基因改造功法。

「咔嚓,咔嚓」

秦陸等人拿起鎚子,愉快地敲打起來。

顧北風等人也是如此。

大家已經習慣了有楊嘯帶領著修鍊的日子,他不在,總覺得少了一股積極的力量,現在他回來了,大家又恢復了激情。

楊嘯開始修鍊易筋。

在嘗試了運行天上內功修鍊了一遍易筋之後,他有開始運行少林寺的降龍伏象神功來修鍊易筋。

這種修鍊方法他已經嘗試了兩個多月。

強烈的電流在全身的每一處筋脈中流動著,猶如千萬條蟲子在身體里爬行。

隨著修鍊的加深,楊嘯對痛苦的忍受能力也是越來越強。

今天的修鍊有些奇怪的感覺,除了筋脈的酥麻感,體內開始出現巨大的爆炸聲,好像身體內的肌肉骨骼筋脈不斷被炸開一般。

這種爆炸聲別人聽不到,只有楊嘯自己能夠聽到。

「砰,砰,砰….」

一連串的爆炸聲不斷在體內響起,

終於,一道光芒從楊嘯體內升起,從腹內上升,一直衝到了頭頂上,

炫目光環在楊嘯頭頂上炸開,在朦朧的夜色中,顯得非常美麗。

顧北風、杜天行等人,還有秦陸、黃米、星雲飄雪,都在一邊敲打骨骼,一邊痛苦地哼著,眾人看到楊嘯頭頂上空炸開的耀眼光環,都是一愣,舉著鎚子的手僵硬地停住了,獃獃地看著楊嘯。

「卧槽,楊嘯突破到帝級了?」

(四更完) 通往大唐村的官道上

一眾三千士兵的隊伍浩浩蕩蕩惹人注目,領頭一人肩扛大旗,龍飛鳳舞的「馬」字旗隨風呼嘯~

三千士卒有刀盾手,弓箭手和長槍兵,行軍之時陣型保持如初,一看就是訓練有素的隊伍

而在扛旗手身後,一員身材魁梧,長得濃眉大眼,寬額闊面的武將跨騎黑馬,手提長槍,肩甲披掛在身,正不斷督促隊伍保持陣型,繼續前進。

他就是這次受命征討大唐村部隊的帶隊武官馬圖,紫品武將,30級!

雖然不清楚縣令為何讓自己來攻打一個玩家村莊,但是軍令不可違,只能不情不願的帶隊去攻打了。

「義兄,既然你不願意繼續聽令於那縣令,何不趁此機會舉兵起義?」

見到馬圖面色不悅,跟在馬圖身旁,一個手拿長槍的白袍小將問道

「嗯?~奉先,你…」

馬圖看了一眼身旁這個白面小將,有些訝然

這個被稱為奉先的,是自己新收的小弟,聽說不知為何,一直有玩家追殺這個少年郎,雖然不能奈他何,但是卻煩不勝煩~

從遙遠的并州來到荊州這裡,也是個命苦的孩子,馬圖和他一見如故,當時就結拜為兄弟

這個老弟不簡單,力大無窮,武技過人,自己所在的軍中沒人是他的對手,而且他的速度也遠超常人,這樣超人般的力量和速度,若是再加以磨練,將來絕對能成為一員馳騁疆場的猛將!

該死的玩家們總是糾纏自己的老弟呂布,說什麼只要打敗呂布,自己就是天下無敵,也有給呂布偷偷塞金銀的玩家,被呂布心高氣傲的拒絕後還給暴打一頓,結果,來找呂布的人越來越多,只多不少!

不過,按照呂布現在的表現,肯定是潛力無窮,這些玩家還是蠻有眼力的。

自從自己把呂布帶入軍中后,那些玩家礙于軍隊的威力,也就不敢造次了。

此次攻打大唐村,本來沒想著帶呂布,但呂布可能是太寂寞了,主動要求要隨軍

也罷,就當磨練他了

方才聽到呂布這話,馬圖這才明白呂布的心思,原來是不甘久居人下,想要造反啊!

還好周圍都是自己的親信,不然這話傳出去,呂布被通緝不說,自己也會人頭不保!

「老弟,以後這話可不能隨意亂說了!萬一走漏了風聲,你我都有滅頂之災!且不說陵城縣令擁兵過萬,還有那一千精銳,單是那城池便不容小覷,高級箭塔,城牆,城樓,豈是我們三千士卒能輕易拿下的?」

馬圖喝退左右,四下無人,繼續領軍前行,這才對呂布低聲語重心長的說道。

「兄長此言差矣,大丈夫立足天地間,當勇猛精進,力謀大事,這番畏畏縮縮,前怕后忌,實非吾等該有之態!」

呂布見馬圖這般畏懼,面露不爽,手中長槍遙指大唐村:

「不如等這次踏破大唐村后,大勝回城時,我先行率刀盾手進城,義兄隨後率軍攻進城池,一路直向縣令府,憑奉先一己之力便可破他千餘精銳,屆時義兄大可振臂一呼,定有大量軍中同袍呼應,陵城就可拿下!」

馬圖目光短淺,仍有所顧慮:

「這……這可是反叛的大罪啊!」

「義兄,吾不知汝有何懼之,如今市井間都有布衣貧民頭戴黃巾揭竿而起,他們一群土雞瓦狗,都敢反叛大漢,官府日漸敗退,可見這朝廷早已不盡人意,腐朽不堪!」

呂布劍眉飛揚,語氣中充滿了對朝廷的不滿~

「奉先,你可知你在說些什麼!?」

馬圖大驚失色,實在是怕了,差點一咕嚕從馬上一頭栽下!自己這結拜的義弟還真是什麼話都敢說,公然議論朝廷,這可是掉頭的大罪!

看到馬圖這反應,呂布更加面色不悅了,手中長槍一收,也不多說什麼

「奉先剛剛所言,攻打陵城,兄認為可行!就等攻破大唐后,趁著得勝而歸時,義弟你先行擒下那昏庸無能的縣令!兄長在後呼應,你我齊心協力,定能取城!」

見呂布面帶怒色,馬圖也怕呂布跟自己離心,連忙說道,

這麼長的時間接觸,自己也清楚呂布是什麼脾氣,想到啥就要做啥,不順著他來,早晚自己就要被呂布當做絆腳石給除掉!

果然,呂布面色一喜:

「兄長在上,弟,必定不負所托!」

再看向大唐的方向,呂布感覺自己即將邁出自己雄霸天下的第一步!

恨不得自己現在就飛過去,一人破城催敵,然後儘快奪下陵城,再自己這仁兄,做事總是前瞻后怕,猶豫不決,優柔寡斷的像個女人!

讓自己先行進城擒拿?

是不是還要看自己能不能拿下,再決定要不要起義?

想到這裡,呂布惡狠狠的看了一眼馬圖,等奪下陵城,自己一定要找機會取而代之!

馬圖也感覺到呂布的不悅,心中不由得多了一些防備,等呂布拿下縣令后,自己號令援救縣令,討伐叛賊呂布,以正義之師聚眾,豈不是更有勝算?

而且還能藉機除掉呂布這個桀驁不馴,囂張跋扈的傢伙!

不過,在此之前,還得好好巴結他才是!

……

兩人就這樣一副兄和弟恭的樣子,率兵來到了大唐村所在山谷~

「厲害,這大唐村竟有此等易守難攻之地形,難怪讓義兄率兵來討!」

呂布一看周圍地勢,立刻讚不絕口地感嘆道。

「怎麼了,奉先?」

我對你動了心 馬圖只會領兵殺敵,也就是個睜眼瞎的大文盲,哪裡知道什麼地勢因素,當下見呂布面露驚疑,不由得問

「義兄,此處兩邊山脈可達萬丈,高不可攀,而兩邊山脈做為天然屏障,只需在這山谷的出口設下城池,再想破此城,進山谷,便只能攻打下這城門!……此地簡直就是……」

「妙啊!!」

馬圖一聽,立刻明白了呂布的意思,急不可耐的打斷了呂布的話,激動的說:

「為兄知道了!」

「兄長,你說!!!」

呂布被他打斷也不生氣,一臉難得的笑容,期待馬圖繼續說下去,平日里自己跟他討論兵法,總是能氣個半死,如今自己這個大文盲兄弟居然能聽出這個易守難攻之地,也一定是自己這些天孜孜不倦教育出來的結果

真是不容易啊~

在呂布期待的目光下,馬圖自豪又帶有些驕傲的說:

「哼哼,他們在這裡建城,實在是迂腐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