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麼時候學的這些?」虞喬看著姜亢。

「走在大陸上,慢慢的就會了。」姜亢笑了笑。

虞喬一面吃著魚,一面緊緊的盯著姜亢,良久才問道:「你還是項羽么?」

姜亢手一哆嗦,魚都差點掉了出去。 這一幕被虞喬收入眼中,鳳目猛地一縮,心中閃過了一絲絲浪花。

「當然是了。」姜亢搖頭笑了笑,看著她道:「別說這些嚇人的話,當初我第一次去虞家的時候,還差點和你們打起來呢。」

這是項羽記憶當中的事情,所以他輕易的說了出來。

微不可擦的皺眉,虞喬心中的疑惑變得更重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嫵媚一笑,虞喬點頭道:「我是開玩笑的。」

將手中的鐵枝放下,虞喬伸了一個懶腰。

修長的腰肢一拉,衣裙向上,白腿的根本幾乎也要暴露了出來。

「要不要休息一下再上路?」

砰!

姜亢的心裡一突。

剛才想到了一些地球的事情,倒是將開始的打算給忘了,他側頭看了一眼身邊的女人。

那樣,好嗎?

「好吧。」最終,姜亢點了點頭。

笑容變得更加燦爛了,虞喬四周瞧了瞧,隨後拉開了一個粉紅色的帳篷,在裡面鋪上了一張大床,就躺進去了。

姜亢吃完了魚,瞥了一眼帳篷裡面,心中始終在猶豫。

流氓是爽,但是這不是約泡啊!

不管怎樣說,這都是自己的大姨子,這樣會不會太過牲口了一點?

「不能主動。」

姜亢搖了搖頭,走到了河邊,找了一塊大號的石頭盤腿坐了下來。

夜裡的浪花一聲接著一聲,似是這世界上最為美妙的催眠之音,唰唰的沖著,解開了姜亢腦海之中往日的記憶。

你敢天長我願地久 地球上的春天,秋夜,校園之中奔騰的聲音……

一幕幕,在他眼前劃過,不知何時,一滴眼淚順著臉頰滑落——

或許,是浪花的失誤吧。

一雙冰涼的小手在他臉上劃過,捻起了那底淚水,低頭看著,秀眉再度皺起。

霸王項羽,會流淚嗎?

眼前這個男人,真的還是項羽么……

突然,一隻大手抓住了她的小臂,嚇得虞喬往後退了一步。

那雙天下獨此一份的雙眼睜開,姜亢看著虞喬問道:「有事么?」

「外面風浪大,我怕你冷著,進去睡吧。」

虞喬笑了笑,一手拉著了姜亢的手,帶著他往帳篷裡面走去。

老祖渡劫失敗之后 化神高手,還能忍著?

姜亢笑而不語,既然你要這樣,那我也只能奉陪了。

虞喬放開了姜亢的手,隨後扯住了他的領子,身子微微側著,提著他往帳篷里走去。

這個姿勢和動作,充滿了挑逗的味道。

到了帳篷裡面,姜亢就站在門口,而虞喬則是彎下了身子,在那裡鋪著被子。

一個翹臀就那樣擺在姜亢的面前,比起裸出來的更加有一些誘惑,再加上長裙間露出的美腿,誘惑力直線上升。

他依舊沒動。

虞喬心裡暗暗疑惑,難不成這傢伙只敢來假的嗎?

無奈,只能回頭,道:「睡吧。」

「恩。」姜亢點了點頭,也不客氣,身上衣服不脫,來到左邊直接靠著床邊躺了下去。

帳篷很大很奢侈,床也一樣。

看著躺下的姜亢,虞喬咬了咬嘴唇,她開始在姜亢的面前脫衣服。

但是,

脫得很奇怪,

沒有脫外面的,我給你們形容一下。

她就站著,一隻玉手伸進了長裙的開衩之間,隨後扯了扯,拉出一條性感的內衣,隨意的丟在了床上,沖著姜亢不在意的笑了笑。

卧槽,尼瑪的不是賣的吧!?

姜亢一看這架勢嚇了一跳,這大姨子簡直是狐媚子轉世啊!

這一下,他不打算上了,這丫的萬一是個千人騎萬人跨的主,自己豈不是要被綠帽子壓死?

虞喬見姜亢還沒有動作,心裡來了一股狠勁。

掀開了被子躺了下去,睡得好好的,一條修長無比的腿立了起來,將被子直接給踹了出去。

我日!

姜亢眼珠子都要瞪了出來,這姑奶奶是要玩哪樣?

以前咋不直到這女的這麼會來事呢。

一隻手,直接搭在了他的腹肌上。

接著,往下,一把,握住!

擦!

姜亢呼吸猛地一重。

緊接著,那手猛然往上,按住了姜亢的脖子。

一條修長的玉腿白晃晃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長裙的開衩被掀開,下面的瘋狂,一覽無餘!

出乎意料的,不是黑的,還是粉的……而且,白……虎

「這色澤,難不成還是個處?」姜亢心中大驚,不應該吧,這怎麼可能,難不成項擎那傢伙不舉?

一條腿擱在了姜亢的頭頂之上,另外一條腿則在他左手下方,整個人都是岔開的,所有的一切,就擺在了姜亢的眼前。

帳篷里的溫度,急劇升高。

這個姿勢,無比的火辣,到了極點,可以將人引爆!

虞喬的身子還是躺在床上的,她的腰肢貼著床面,雙腿卻跨在了姜亢的眼前,可見這個女人的韌性有多麼的驚人!

慢慢的,像是舞蹈似得,虞喬直起了自己的身子,嫵媚的臉上是緋紅的光澤,一雙迷離的眼中晃蕩著水。

另外一隻手,抓住了姜亢的頭髮。

毒妃天下 姜亢差點炸了,這女人喜歡玩女王?!

她低下了頭,腰肢彎成了一個驚人的弧度,沖著姜亢噴出了一口香氣,道:「我還沒有過,今天……便宜你了!」

說著,兩條長腿突然叉開,滑落下去,直接坐在了姜亢的臉上!

我擦!

姜亢有話要說,他只是不想太過主動,畢竟勾搭大姨子不是什麼好事啊!

但他遠遠沒有想到,自己的大姨子竟然開放到了這種地步,而且聽她的話,還是個雛兒?

那裡,那淡淡的香味,不是吊絲們整天罵的鹹魚味道,似乎也證明了這一點。

這也是修者的好處了,讓女人可以將體內的污濁全部排出,這一點看來,比起地球上的女神要好了不少。

不是有句話叫做——這麼好看的屁股,答應我不用用它拉屎好么?

可以。

在王者大陸是可以的,排出體內的污濁方法有很多,修鍊的吞吐就足以做到。

這個女人應該是做足了準備,不然沒有那種花香味!

「啊!」

一落下,腰肢連帶著兩條修長的腿,都顫抖了起來,拽著姜亢的頭髮,猛地用力。

一道春水,直接噴在了姜亢的臉上。

「吼!」

怒吼一聲,勇士翻身,姜亢端起了虞喬的兩條腿,直接將她壓在了床上,而後拉開戰局。

帳篷外面的海水不斷的擊打在石頭上,發出重複的聲音。

啪啪啪~ 趕了兩天的路,終於到了一片密林之中,虞家便在這林中了。

虞家繼承樹神之力,親近自然,祖地自然在這個地方。

兩天,自從第一天之後,第二天晚上自然也不可避免的發生了一些什麼,如果不是擔心天上也有人在飛,虞喬怕是在空中也要。

姜亢也算是見識了什麼叫作浪貨,她真的是個雛兒,但是開了之後就浪的找不著北了。

還好姜亢腎好,不然要想辦法回地球上弄幾箱子的營養快線才行。

「虞家現在還有幾百人,但是普通族人居多,這次父親被困,其他幾位長老正在商量著要解除你和虞姬之間的婚約。」到了家裡的地方,虞喬也收斂了不少,沒有跟在沒人地方一樣,一個翹臀一直在姜亢身上蹭著。

姜亢眉頭猛地一皺,問道:「這話怎麼說?」

「比起項家還要複雜,我虞家一共有三脈人。」虞喬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三脈分別為句芒一脈,也就是我家了;第二脈是沉木之脈,他家的家主是虞狂風,他有個女兒叫作虞鳳;第三脈是星語一脈,他家家主是虞雷,他有兩個女兒。

如今父親和妹妹都被困在了落樹之森當中,他們要求重新選出家主,而正好項家族長競選也有了結果,不能讓妹妹耽誤了家族大事。所以他們兩人現在合手要將父親擠下去,之後再將女兒嫁給你,以此重新確定和項家的關係。」

姜亢沉默了,他想他知道虞喬打的什麼主意了。

他轉頭看了虞喬一眼,問道:「你是不是不想讓我進入落樹之森。」

虞喬沉吟了一會兒,隨後點了點頭道:「落樹之森很危險,那是一片昔日的遺迹,雖然不大,卻是危險重重。」

「所以你不惜跟我來了兩天的魚水之歡?」姜亢嘴角帶著一抹戲謔之色。

他不是什麼純情小男生了,睡了一覺之後就要海誓山盟,那是扯淡!

虞喬和自己睡了,完事自己再不去救虞姬父女兩個,她將代替虞家嫁給自己,一切就成了,也達到了她的目的。

虞喬搖了搖頭,說道:「不完全是,如果我和你走得近的話,虞狂風和虞雷就不敢做的太過,至少父親的家主之位保住了。如果他能夠出來的話最好,若是不能出來,也能夠由我弟弟接替。」

弟弟。

如果自己的記憶沒有出錯的話,虞姬是三姐弟,一個姐姐一個弟弟,她弟弟叫虞城,自己曾經也見過幾面。

但是項羽的性格太冷,這個小舅子對項羽不錯,但是項羽幾乎是不怎麼鳥他的。

「那現在虞家是誰在做主?」

錯嫁邪魅總裁 「是叔父在輔佐弟弟,虞家在外面有不少的產業。」虞姬說道。

姜亢點了點頭,這點他是知道的,虞家不是頂尖的家族,他們需要做一些事情來維護自己比起常人要高一等的生活。

比如鑒寶台那種就是比較有代表性的了。

但是封天家族不需要,封天家族只要勾勾手指,就有無數的人會送上他們的財寶;如果封天家族想要置辦家財的話,他們的產業也是比較固定的,那就是一個帝國。

比如最為典型的大唐就是了。

「走吧。」

兩人往裡面沒走幾步,可以看到密林深處已經出現了一些木製的高樓。

突!

幾隻箭沖著姜亢臉色射了過來。

眉頭一皺,姜亢體外光芒一震,那幾隻箭立馬就隋開了。

到了化神境界,他的力量變得越發的恐怖了。

那條黑龍之氣,似乎和自己體內的屍氣有了融合的徵兆,也不知道是否會產生什麼變化。

「大膽!」虞喬嬌喝了一聲。

從樹頭上跳下來幾個身影,清一色都是一身綠色衣裙的少女,背上背著一張弓,看到虞喬頓時臉色一緊,急忙半跪了下去:「大小姐!」

「別亂喊了,族長都要換人了,大小姐可不是她。」

後方一個高的木頭門樓,下面走來了一個穿著一身綠色皮甲的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