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好?」

你是?

韋伯以這種眼神看著自己,對突然到來談話的人表示不解。

夏目想了想,隨口編了一個名字。

「不用這麼拘束,叫我安東就好了,隨便一點就行。」

「我是韋伯.維爾維特,那麼安東先生,找我有事嗎?」

「沒什麼,只是看到了年輕的魔術師所有有些感興趣而已。」

「怎麼會,安東先生才是。」

微眯起眼睛的夏目笑了一下,接著說道

「韋伯你是一個人嗎?一個人來這個聚會的?」

韋伯的視線微微飄忽,方向是自己右側上空,rider就在那裡嗎?

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韋伯開口回應

「是的,是一個人,參加這次晚會也是因為運氣好而被學校恰好選到了,啊哈哈。」

「原來如此,來這裡是為了什麼呢?」

「為了什麼?」

「是找人嗎?」

夏目拍了拍韋伯的肩膀

「不管是不是都希望你有一個不錯的晚上,下次再回。」

「好,好的。」

和韋伯告別,剛才的對話和行動,已經解決了第一個階段。 重生之二代富商第二百五十三章女體盛宴

「怎麼樣,吳少,這裡舒服吧!」杜貴愜意的往自己身士潑著溫泉的熱水,現在的杜貴已經完全沒有了剛才那種油頭粉面的紈絝公子形象。

「挺不錯的,你小子在這倒是很會享受!」吳庸點點頭,大冷的天泡泡溫泉確實舒服,特別身後還有個粉嫩的小手在為他們捏著肩膀。

杜貴舒服的呻吟,才幔幔的說道:「那是,掙錢是幹嘛的,不就是為了享樂嗎?不好好的對自己,天理不容啊!」

「你這是墮落,對了,剛才你怎麼那副樣子?」吳庸在這方面和杜貴沒有共同語言,索性轉移了話題。

「我想,你應該知道我這些年做的事被有心人盯住了吧!」杜貴苦笑一聲,繼續說道:「我知道中紀委有人盯著我,為了麻痹他們不得不做出那個樣子,讓他們以為我很蠢。好有時間抹掉所有不幹凈的痕迹!」

「那你抹掉了沒有?」吳庸白了一眼杜貴,自己勸這山子很多次了,可他就是不聽。

「難啊,除了汽車,其他的倒是抹的都差不多且」杜貴搖了搖頭。這才問道:「吳少,到底什麼大事讓你親自到這裡來跑一趟?。

「和你的事情差呆多,是英於汽車的,如果你聽我的,立即把這斤。生意放手,然後把所有的痕迹抹掉,至於結果你會怎麼樣我就不清楚了!」

吳庸直直的看了杜貴一眼,才慢慢的說道。

杜貴猛然坐妾了身子,揮揮手,豐後為他們按摩的小姑娘立即撤了出去,只有遠處他們的保鏢站在那裡。

杜貴看了看四周,才湊到吳庸身邊小聲的說道:「吳少,你是不是有什麼內幕消息,咱兄弟一場你不可不能瞞我?」

「內幕消息沒有,不過這絕對是我的好真,如果你不聽,最好的結果也是永遠流亡海外!」吳庸搖了搖頭。總理都沒對他說什麼,哪來的內幕消息,他這是上輩子的先知先絕。

「這麼嚴重!」杜貴微微坯愣,眼中突然閃過道精光:「難道上頭要對那邊開刀,不會啊,那邊的關係硬著呢!」

「反正我話已經帶到,現在準備你還有機會,不然到時候別說我沒幫你,假如你真的在國內呆不了去,我倒可以給你在非洲安排地方!」

「得了吧,我哪都不去,就留在國內,這裡是我的根!」杜貴搖了搖頭,他的關係,勢力全都存華具境內。真出了國,可沒有那麼多的特權享受了。

「想留下來就按照漆說的做,不然誰也幫不了你,做好了,真出事了我還可以出面保你一下!」

吳庸躺在溫泉邊的池子上,懶洋洋的說道,杜貴真的牽扯到那件大案之中,恐怕自己也保不下他,現在讓他撇清關係,擦乾淨屁股,到時候還能有點希望。

杜貴沉默了一會,才慢慢的說道:「吳少,你說的是真的吧?」

「你認為我會跑那麼遠來對你開這個玩笑?」吳庸眼睛都沒有睜開,他對杜貴已經是仁至義盡,杜貴不相信他也沒辦法。

「好吧,反正錢已經賺夠我幾輩子花的了,也是時候收手了,我會儘快把這件事情處理掉的」。

良久,杜貴才點點頭,他在考慮著吳庸話的真實性,在分析了好久之後,杜貴實在想不出吳庸有數騙他的理由屍論影響力,吳庸比他強。論財富,吳庸比他毒的多,既然吳庸沒有欺騙他,那這件事就是真的了,無論是為了自邑還是為了自己的家族,他都應該聽從吳庸的勸告。

「明智之舉!」

吳庸閉著眼睛說了一句,過不了多久,杜貴就會明白他的良苦用心。吳庸欠下杜貴的人情也算是還清了。

迪吧夜總會,最豪華的一間包廂內,裡面只坐了幾個人,吳著杜貴,志明和杜貴的一個貼身保鏢,另外還有兩個女孩子。

「怎麼樣吳少?我這間夜總會還行吧?」杜貴懷裡摟著一仁小明星。這是著港的一個明星,杜貴花大價錢包下的,吳庸上輩子還看過她的電影,挺喜歡的一個人,只是沒想到還有這一幕。

「還行吧,這就是你對我的神秘節目?」吳庸身邊也有個女孩,一個只有十六七歲,但是顯得無比清純可愛的女孩,這女孩放在學校里絕對是校花級的,現在只是楚楚可憐的依偎在吳庸的身邊。

「當然不是,真正精彩的還掛後面,前面不過是助助興!」

杜貴懷裡那個小明星得到杜貴的眼神提醒,急忙拿起酒瓶先給吳庸倒了一杯酒,又給杜貴到上,最後才把自己和那小女孩的酒杯加滿。

「咚咚!」

外面傳來了敲門聲,杜貴猛然起身。腮上還隱隱帶有一點興奮:「進來!」「老闆,已經準備好了!」門外站著一個服務生,對杜貴躬身說道。

杜貴點小點頭:「推進來吧!」

個車子緩緩推進了他們的豪華包間裡面,車子有兩米長,場面還有著一個長長的白布蓋著,連吳庸的好奇的伸出了頭,想看看杜貴到底弄出的什麼神秘節目。

「吳少,請!」

杜貴鬆開懷裡的小明星,起身對吳庸做了一個請勢,自己先走到了車子面前。

「這是?」看著這個長長的車子。吳庸實在想不明白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杜貴臉上滿是笑容,件手薦了指車子的一角,示意吳庸自己打開。

「是什麼那麼神秘?」吳庸笑了笑。伸手一下子拉件了那張白布,下一刻,吳庸的表情立即僵硬在了那裡。

白布下面,是一個一絲不掛的美少女,身上還點綴著各種精緻的食物斗女眼睛微微閉著,不過眼睫毛卻時不時的動一下,給人一種最原始的萌動。

「這就是你說的神秘節目?」半分鐘,吳庸才丟開手上的白布,指著那名美少女對杜貴問道。

「怎不樣。吳少,這個女子是我好不容易從日本弄來的,練了很久。現在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聽話的小貓咪!」杜貴微笑點著頭,眼中似乎充斥著一股暴虐。

「荒唐,胡鬧!」吳庸突然厲喝了一聲,轉身就往外走。

「等等吳少,你別誤會,你知道這個女子的身份嗎?」杜貴沒有動。只是大聲的叫了一句。

「她什麼身份?」吳庸停住腳步。不過身子並沒有轉回來,在往前一步,吳庸就可以離開這個豪華包間。

「她時藤本耐舞,她的爺爺時藤本安康,當年侵華戰爭東北戰場第四草團少將長官,藤本安康自己手上就至少沾有三百華真人的鮮血。她的父親叫藤本角一郎,是目前日本右翼活躍分子,數次宣揚排華言論。並且多次參拜靖國神社!」

說這些話的時候,杜貴眼中的暴虐似乎更盛一些,這些生活在紅色家庭的少爺黨們,大部分都對日本沒有好感,他們的祖輩都是經歷過抗日戰爭的人,家裡多少都有親人死在日本人手上。

杜貴突然又搖了搖頭:「不過這些不是最重聳的,我偶然一次得知,她的曾爺爺居然是藤本林光,吳少,你知道藤本林光嗎?」

吳庸微微轉過了身,吳庸承認他骨子裡有股憤青,不喜歡日本人,所以在見到這個女體盛宴的時候第一感覺就是憤怒。

「我不知道!」吳庸搖了搖頭。日本人吳庸知道的確是不多。更不用說以前的人了。

「藤本林光是朵條英機的首有參謀。引細菌部隊以及日本的三光政策就走出自此人之手,間接在他手上死去的華夏人每止上百真!」

杜貴冷哼了一卉車子上的那個女子顯然聽得懂漢語,在提到她的身世時候身子微微顫動了一下。

杜貴突然又自己笑了:「吳少你不知道他們很正常,不過我們杜家的沒有不知道他們的,當年我的曾爺爺還有我的奶奶,都是死於藤本安康的手裡,我們杜家和他們藤本家可以說是世仇!」

吳庸走過來拍工拍杜貴的肩膀:「原來這樣,不好意思碉才我錯怪了你!」

「沒什麼,吳少,我偶然一次機會知道了她,並且秘密抓住她已經三年了,練了三年才完全馴服她,今天我們就先從她的身上收取一點利息,他們先輩欠下的血債恐怕靠她是還不清的!」

杜貴搖頭笑了笑,突然拍了下吳庸的肩膀:「現在不生氣工吧?對她們就要用她們那裡的方法來折磨他們!」

「當然!」吳庸突然拿起車子上的筷子夾起了一片小黃瓜,輕輕的放在了嘴裡。

「哈哈,吳少,不是這種吃法。看我的!」

杜貴哈哈笑了一聲,拿起車子上一雙銀聳子狠狠的對著一個地方扎了下去,車子上的少女身子猛然一顫,不過卻儘力保持著平衡,沒讓身上的食物掉下來。

掛貴夾起那塊食物就塞進了嘴裡。在食物的下面,少女的身體露出了一個紅色的印子,可以看出杜貴剛才的桓道把握的很好,沒有刺破她的身體,不過卻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杜貴的那個小明星和陪著吳庸的那名耳愛少女都扭過了頭不敢去看。志明眼中倒是爆發出一股莫名的精光,誰也不知道他心裡想的是什麼。) 與韋伯分別的夏目朝著正躲在人群角落的金髮少女走去。

左手端著一個盤子,裝著幾塊蛋糕和甜點,除此之外,她還將服務生端過來的一杯紅酒取下,放在身前。

這看上去並非是什麼失禮的舉動,不如說那一絲不苟的動作和表情讓人覺得這個人渾身散發著異樣的魅力。

和所謂王的氣息不同,而是極為單純的,少女的魅力。

嘗了一口見表面裝飾著櫻桃的蛋糕,那種香甜中夾帶酸味的感覺十分美味。

吃掉第一塊蛋糕,saber看到了朝著自己走過來的人,她的表情從剛才因為吃東西而露出的笑臉轉變為嚴肅,並且將盤在放在一邊。

觀察著周圍的環境,夏目隨手從側面拿起了一杯紅酒。

「不用藏了,都看到了。」

「才不是將那些食物藏起來,不過是已經吃飽了而已,你剛才在做些什麼?那個人你認識嗎?」

夏目沒有快速回答,反而將目光放在了這個大廳的二樓方向。

不過看來不能夠小瞧騎士王。

就算被食物吸引了注意力而沒有在意夏目的舉動,卻也時時刻刻觀察著周圍的環境。

剛才和自己和韋伯說話的時候,saber肯定看的清清楚楚。

收回目光,夏目露出談不上微笑的微笑。

「做你討厭的事情,就是如此。」

「說出這句話就已經夠討厭了。」

「差不多啦。」

結束和saber的談話,品嘗一口純度很高的紅酒。酒精的刺激讓夏目振作起來。

那麼。

看著身穿禮服的saber。夏目問道

「有感覺到什麼嗎?」

「沒有。如果有英靈在附近的話應該可以感知到,可現在卻沒有發現,那麼除了這裡沒有之外,還有就是那個英靈使用了某種魔法。」

「你呢?」

「我嗎?」

saber聽到夏目疑惑的聲音,她確認周圍沒有人之後拉近了和夏目的距離。

「以寶具作為一種結界所產生的影響,被感知並不容易。」

也就是類似於『風王結界』吧,夏目在心中自顧自的確認。

「對了。」

聽完saber的解釋,夏目剛才已經弄清楚了這裡大致的情況。

二樓上負責安保的普通警察有十名。大廳有三名,而魔法師則是多達上百人,整個會場極為嘈雜。

雖說魔法師很多,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可以隨意解決接下來的爆炸事件。

作為魔法的使用,詠唱是必須的條件,這個世界和其他世界不同,『魔法』的體系十分複雜,想要完成一個魔法,需要的不僅僅是魔力,還有場地和魔法陣的準備。

面對從頭頂垮塌下來的建築以及石塊。身體還是普通人的魔法師也無法快速反應過來。

被車子撞擊他們會死,被子彈擊中腦袋也會死。魔法師談不上無敵和厲害。

這個時候,夏目看到了幾個帶著自己孩子前來參加這場聚會的魔法師。

其中一名小女孩走了過來,她的目光越過夏目放在saber身上。

「大姐姐是公主嗎?」

不是公主,而是和公主差不多哦,準確來說是國王。

可夏目沒有回答,而是saber自己回應這個小女孩的提問。

「我不是公主啦,再說了,公主可背負不了國民的期望哦。」

說出了『沉重』的話題,saber也發現自己話語的錯誤,這讓她摸了摸完全不理解這句話意思的小女孩的頭。

「沒什麼,但是你長大的話,一定可以成為公主的。」

「哦哦!謝謝大姐姐啦!」

有些靦腆的跑了回去,

夏目皺起眉頭是,對與saber口中的『期望』,他的確不能夠理解。

真是因為背負太多東西,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吧。

「你的那個時代的人,還真是愚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