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幹什麼?」

「我那天心情很好或者心情很不好的時候,就過去找你爺爺切磋切磋。」秦洛眯著眼睛笑道。

「很好。求之不得。不過,你還是先比過我再說吧。」王養心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名片遞過去,說道:「希望你快些來。也好讓我見識見識傳說中的太乙神針。」

「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秦洛笑著說道。

「如果你輸了的話,最好就離開燕京吧。坑蒙拐騙在這種大城市是混不開的。」

「如果你輸了呢?」秦洛反問道。

「從此不再使用中醫。」王養心自信滿滿地說道。

「記住你說的話。」

在王養心殺人般的目光注視下,秦洛拉開了副駕駛室的門。

林浣溪發動車子,把王養心以及圍觀的人群遠遠地丟在後面。

「他的醫術還不錯,在燕京小有名氣。」林浣溪一邊開車,一邊說道。她雖然坐在車裡,但還是把秦洛和王養心打賭的事兒聽在耳朵里。

當你在乎一個人的時候,就會情不自禁的去留意他的一切。

「他不是我挑戰的目標。他爺爺才是。」秦洛躺在柔軟的靠椅上,看著林浣溪精緻無暇的側臉,充滿霸氣地說道。

針王?這頂帽子不錯。可以借來戴戴。

林浣溪詫異地看了秦洛一眼,見他的視線也正放在自己臉上。心跳無端地加快,臉色也莫名其妙地就紅了起來。

****************************

辦公室里煙霧繚繞,郭仁懷揮揮手,說道:「大家都別抽了。先想想解決的辦法吧。我們聘請來的教師又被那群學生給氣跑了,下節課由誰去代課?」

「要我說,乾脆把秦洛給請回來。一個教師資格證書算得了什麼?咱們想辦法給他開個執教證明不就行了?任人為賢嘛。」辦公室主任牛志坤滿不在乎地說道。

他和秦洛沒有任何衝突,也不知道秦洛和郭仁懷以及李清央之間的『三角矛盾』關係。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建議把秦洛再給請回來。

都是那一份工資,給誰不是給?既然那群學生喜歡秦洛,那就用他好了。

「是啊。小秦老師能夠得到學生的愛戴,證明他是個合格的老師。」副主任廖玉鋒說道。

「教師資格證書確實是道坎。不過,這道坎也是可以想辦法解決的。沒必要非要激發學校和學生之間的矛盾嘛。」另一名副主任高志遠也出聲幫腔。

看到有三個人贊成把秦洛請回來,朱老師暗自著急。要是把那瘟神再給請回來,那不是打他的臉嗎?當時他離開的時候,他可沒少在辦公室說風諒話。

朱老師原本想出聲反駁,但是想起自己也被那群學生趕出去的慘痛經歷。還是知趣地閉嘴了。

要是郭主任再讓他去代課,怎麼辦?

郭仁懷嘆息了一聲,說道:「算了。就先散會吧。我再考慮考慮。」

等到一群人離開,郭仁懷走過去關上辦公室房間門。撥通了一組爛熟於心的數字。

「老領導,事情有些糟糕。」郭仁懷一臉愧疚地說道。

「嗯。說情的人不少吧?仁懷啊,你要頂得住壓力。你是中醫藥學院的主任,要為學生的未來負責啊。」

「老領導,那些說情的人倒是其次。有你給我的尚方寶劍,他們也不好說什麼。是那些學生不聽話。」郭仁懷解釋著說道。

「學生不聽話?」

「是的。我找了好幾個老師去代課,都被學生給趕了出去。我親自去給他們講課,他們也不滿意。」郭仁懷尷尬地說道。他可不好意思把自己被學生給考倒的事情講出去。

「這些學生太不像話了。找那帶頭鬧事的,給開除兩個嘛。學校的校風校紀要狠抓。」

「我說過這話了。」郭仁懷說道。「可是,沒有效果。」

今天上午,他們新招來的《中醫診斷學》老師被那群學生給氣跑。他氣急敗壞地跑過去,說誰再敢鬧事兒就把誰開除。

結果,那個眼睛大大的,身材高高的漂亮女孩子站了起來,說什麼『我帶頭鬧事兒的。先把我開除吧』。

她這麼一站起來不要緊,全班近百名學生全部都站了起來,要求把他們開除。

電話那頭一陣沉默,過了好一陣子,那邊才再次響起說話的聲音:「這件事兒,你自己看著辦吧。」

「對不起。老領導。」郭仁懷歉意地說道。

電話那頭沒有回應,無聲地掛斷了。

剛剛回到林家公寓,秦洛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喂。你好。」秦洛接通后問道。

「喂。你好。是秦老師嗎?我是辦公室小敏。咯咯,秦老師還記得我嗎?」話筒里傳來一個女孩子悅耳的笑聲。

「嗯。記得。小敏。有事兒嗎?」秦洛問道。

小敏是中醫藥大學行政辦公室的文員,小姑娘很會為人處事兒,深受主任和各位老師的喜愛。秦洛對她的印象也非常好。

「秦老師,是這樣的。主任讓我給你打電話,說想和你談一談。」

「談什麼?」秦洛心知肚明地問道。

「可能是談請你回來繼續執教的事情吧。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清楚。秦老師,你看,下午三點鐘怎麼樣?」

「哈哈,我覺得不太合適吧?畢竟,我是被系裡給解僱了的。這件事情傳得眾人皆知,也不好意思去學校啊。」秦洛一臉無奈地說道。雖然他剛剛才從醫科大學回來。

「秦老師,那你的意思是?」

「嗯。如果郭主任能夠親自過來一趟。我面子上也好看些。小敏,你覺得呢?」秦洛笑著說道。 聽到小敏的傳話后,郭仁懷暴跳如雷,又一次把他新買的保溫杯給砸在牆上摔地粉碎。

但是,他一個人在辦公室糾結到了兩點半鐘的時候,還是抓起車鑰匙故做鎮定的朝外面走了出去。

車子在林家別墅的門口停了下來,郭仁懷卻沒有了進門的勇氣。

怎麼說他也是一院系之主任,讓他跑來向一個下屬道歉,他實在是有些拉不下臉。

更何況,當初那個下屬拿出信用卡說出來的一番『不缺錢理論』實在是狠狠地煽了他的耳光。

他辭過職,也辭過別人。還從來沒有見過這種辭職方法的?

你都那麼有錢了,還跑來當教師幹什麼?

好好做你的花花公子富二代,飈車喝酒包小明星,日子過得多滋潤?你跑來當什麼老師?

「就當是老子給兒子賠罪。」郭仁懷這麼想道。努力的在臉上擠出一抹笑臉,提著手提包按響了林家的門鈴。

「你好。請問你找哪位?」一個中年女人跑了出來。看衣著打扮以及她脖子上系的圍裙,像是林家的傭人。

「你好。請問秦洛老師在嗎?」

「在的。你是?」

「我是中醫藥學院的郭仁懷。」郭仁懷說道。心想,這傭人也忒不懂事了。到現在還不給他開門。

「哦。你等等。秦洛在樓上呢。我過去幫你問問。」女人說道。

郭仁懷為之氣結,差點兒想掉頭就走。

這個秦洛,實在是太狂妄了。你還真當自己有『卧龍』之才嗎?

等了好幾分鐘,那個傭人才跑下來。打開院子鐵門,笑著說道:「不好意思啊。讓你久等了。秦洛請你進去。」

郭仁懷陰沉著臉點了點頭,跟著她朝別墅主客廳走去。

秦洛剛才在樓上玩QQ鬥地主,這是他剛剛學會的遊戲。他一邊下樓梯,一邊對郭仁懷說道:「郭主任,你太客氣了。有什麼事兒打個電話就行了,怎麼親自跑來了?」

「哈哈,對待人才,總是要表現出足夠的誠意才行啊。」郭仁懷一臉僵硬地笑著。

心裡暗自罵道,你以為我願意來?不是你在電話里要求讓我親自來請的嗎?

「哈哈,郭主任真是求才若渴。」秦洛笑著說道。「請坐吧。」

郭主任坐下來,接過傭人遞過來的茶水后,看著秦洛說道:「小秦啊,之前院里把你解僱,也實在是情非得已。你的情況你也知道,沒有教師資格證書,又沒有正規院校的進修經歷。有學生向上面投訴你了,我們用你的話,壓力也很大啊。」

「院里的決定我完全能夠理解。」秦洛笑著說道。「可是,我現在仍然沒有教師資格證書啊。就算想去進修一年半載的,也來不及了。」

「嗯。針對你這個特殊情況嘛,我特別的和其它幾個主任商量過一番。我們覺得,你在中醫教學方面確實是很有水平的。能夠得到那麼多學生的愛戴,也是一種表現嘛。特殊情況,就要特殊對待。我們決定對你的中醫水平經過一次考核,然後特別為你頒發執教證書。你覺得這樣處理怎麼樣?」

「我倒是沒有意見。」秦洛捧著茶杯說道。然後滿臉歉意地看著郭仁懷,說道:「這樣不會讓系裡為難?」

「哈哈。沒什麼。你是中醫人才嘛。對待人才,我們會積極的為其提供各種條件的。」

「謝謝領導關心。不過。我這次被院系解僱的事情在學校鬧地沸沸揚揚的。再厚著臉皮回去,我也實在不好意思。」秦洛一臉為難地說道。

「這個—–我會親自送你到班級里去。幫你把事情向大家解釋清楚。」郭仁懷臉上的肌肉又開始抽搐。

「那就謝謝郭主任了。」秦洛笑著說道。

「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郭仁懷想趕緊把事情確定下來,然後立即走人。他實在是怕了這個小祖宗了。

「明天有你的課,你還是先把《診斷學》這門課程給代起來吧。畢竟,不能影響學生的正常學習不是?」

「好的。」秦洛爽快地答應了。

剛剛把郭主任送走,王九九的電話就打來了。她在那邊咯咯地笑著,說道:「秦老師,老郭去找你談話了吧?」

「剛才離開。」秦洛笑著說道。他一直和王九九有聯繫,王九九他們做的事也都會向他這邊通報。所以,他雖然不在學校,也能夠知道那邊發生的情況。

「嘻嘻,我就知道他會就範的。」王九九一臉自信地說道。「如果這一招還不行的話。我已經和大家商量好了,準備絕食抗議。」

「—–這樣不好吧。」秦洛一頭冷汗。心想,幸好自己答應下來了。事情越鬧越大,真要出了什麼事故,對那一方都不好。

「我當然知道不好。就是不好,我們才要這麼做呢。」王九九霸道地說道。「好了。不打擾你了。我要趕緊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他們。秦老師,明天見哦。」

「好的。明天見。」秦洛笑著說道。

**************************

臨床中醫專業722班級教室里,郭仁懷站在講台上一臉笑意地說道:「大家的建議,我們校方是慎重考慮了的。我們是明主的,我們尊重每一位學生提出的每一個意見。」

「秦老師是一位好老師,師德高尚,能力出眾。雖然這次因為證件不齊全的問題,院系被迫把他辭職。但是,經過我們的共同努力,終於幫他克服了難題。現在,我把秦洛老師還給你們。希望你們能夠在他的教育下,取得優秀的成績。成為一名合格的中醫人才。」

「現在,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秦老師。」郭仁懷大聲說道,帶頭在前面鼓掌。

嘩啦啦!

學生們拚命地鼓起掌來,他們的喜悅像是要把這教室的屋頂給掀掉一般。

秦洛走上講台,對著大家深深地鞠躬。

「謝謝同學們。謝謝朋友們。」秦洛深情地說道。他知道,這些學生為了讓他回來,做了許許多多的事情。

在面對教師的厲責和學校的恐嚇時,他們的意志力稍微薄弱,可能就不能堅持到現在。

可是。他們沒有放棄。一直在努力著。直到,自己能夠和他們再次在首都醫科大學的教室里團聚。

「哈哈,秦老師,你可回來了。我想死你了。」

「秦教師,那麼客氣幹什麼啊?你是我們的老師,給我們鞠躬,我們可受不起啊。」

「秦老師,你下次給我們發黃色網址的時候,不要連帶著發病毒好不好?我的電腦都死機了—-」

秦洛一個踉蹌,差點兒從講台上摔下去。

「中毒了。我是不小心中毒了。」秦洛尷尬地解釋著說道。

怕大家在這個話題上糾纏,秦洛趕緊轉移話題,說道:「好了。現在是上課時間。我們開始講課了。我記得在我臨走的時候,布置過一道作業。大家都做好了嗎?」

「做好了。」大家嘻笑著說道。

王九九打了個手勢,然後教室里響起整齊嘹亮的《湯頭歌》的口訣。

秦洛看著面前的這群充滿朝氣的年輕人,心裡深深地為他們感動著。

他們都是好學生,自己為他們感到驕傲。

以後,他們必當為擁有自己這個老師而感到驕傲。

上午的課程結束,秦洛準備像以前一樣,到學校門口等林浣溪出來,沒想到林浣溪的電話就打來了。

「我中午要參加一個小組接待工作。可能沒辦法回去吃午飯。」林浣溪的聲音平靜,可秦洛還是聽出裡面有一些不滿的情緒。

想來,她是不願意參加什麼應酬活動的。

「沒關係。我自己回去就行了。」秦洛笑著安慰道。

掛斷林浣溪的電話,把手機往口袋裡面揣時,卻帶出來一張小紙片。

秦洛彎腰從地上撿起紙片,上面寫著王養心的電話和聯繫地址。

秦洛想了想,伸手招來一輛計程車,說道:「師父。去朝天路,一百一十八號。」

「好的。」司機答應一聲,發動了車子。

在司機的熱心指引下,秦洛很容易就找到了朝天路一百一十八號。

其實,這個地方並不難找。

在一排漂亮時尚的房子中間,屹立著一幢造型古典精緻的小樓。

樓房是仿古建築,雕樑畫棟,富麗堂皇。

小樓正門正中間懸挂著一塊兒原木色大匾,上面用草書寫著三個氣勢磅礴的大字:神針王。

「裝修倒是氣派,名字也夠響亮,就是不知道有沒有真才實學。」秦洛站在門口想道。

穿著紅色旗袍的女迎賓看到門口有個男人在四處張望,以為是客人上門。一臉笑意地迎了上來,說道:「先生,請問有什麼能夠幫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