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今天的比賽,高藝凡是想奪冠軍然之後拿車子向我表白的,我不想看到你被他踩在腳下,成為失敗者,你明白嗎?」

「這麼說你還是關心我咯?」

「我實在不想看到你丟臉。」

「就算沒有我,高藝凡想拿冠軍也不容易吧,那個賽道記錄保持者黃翼達不是在嗎?」

「你說黃翼達?此人就是高藝凡的師父,現在你明白了嗎?」

「哪有怎樣,不還是有個叫韓冷的超級新人么?」

「高藝凡已經和黃翼達制定了對付韓冷的戰術,也許不惜製造車禍,也不會讓韓冷拿冠軍的。」

「有這麼玄幻?放心吧,有我在高藝凡拿不到冠軍。」

「我……我真的無話可說了。」

「啊,時間不早了,我去探路了,回見。」

.

離開陳語晗之後,李唯專心探路。

藤原文太不愧是藤原文太,作為曾經立於霓虹頂端的職業車手,除了車技外,他的記憶也是一等一的。

長達36公里的曲折山路,李唯就這麼來回跑了兩遍,就已完全記住了所有路形,眼睛一閉,一切彎道盡在心中浮現。

其中李唯覺得特別關鍵的彎道有三處:

第一個地方在前段,稱之為小S彎,彎小而急促,目測平均車速要降到30km/h以下才能過去。

第二個地方在中段,稱之為九轉大迴環,模仿的正是秋名山五連發卡彎,但實際上難度更甚一籌,堪稱魔鬼彎道,完全是折磨人心智的存在,平均車速20km/h以下。

第三個地方在尾端,稱之為極限彎道,不但彎道短小急促,而且連續上下波動,根本不能以正常的方式漂移,堪稱死亡彎道,摧殘車手靈魂的存在,平均車速10km/h以下。

摸索完路形之後,李唯便開車上山,在一片異樣的目光中,來到了山頂廣場。

.

八台電力火炬將廣場映照的燈火通明。

廣場大約有兩個足球場那麼大,上面擠滿了賽車、車手和觀眾,目之所及,皆是香車美女,美酒和美食。

勁爆的搖滾樂嗨翻全場,興奮者有之,緊張者有之,悠閑者亦有之,彷彿這根本不是比賽,而是一場盛大的宴會!

————————————————————

預告:第0028章,葉小姐的面子由我來守護

PS:最近都市大神開書太多,小撲街只得繼續裸奔,希望試水推早點到來呀…… 李唯忽然想起剛才歌蘭所說,今夜可能還有高手出現。

「難道高手已經來了?」

有些好奇,循聲看去。

只見腳底木板猛的一震,一高胖男人大步踏進了酒館。

身後還跟著七七八八穿著現代衣服的少女,除了高胖男人,幾個少女皆低頭默不作聲,臉上掛著新人般的驚恐。

再看高胖男人,其人身材魁梧如山,中年模樣,微須,肚子超大,不怒自威,氣場極強,穿著一身單薄的青衫,沒帶雨衣,卻片雪不沾,青衫胸口綉著一個造型別緻的王字。

「這玩意好像在哪裡見過呢……」

李唯忽然想起,在一個多月前的南奧地下賭場,中原王家的王爾德和王爾才兄弟,衣服上就是綉著同樣的王字標誌。

「原來是中原王家。」

歌蘭便向李唯小聲解釋:

「中原王家是中原十大家族之一,雖然中原勢力不以家族為主,但中原王家在武者協會還是很有話語權的,這種人還是少惹為妙,否則打了小的來了老的,拖拖拉拉很麻煩的。」

李唯忍不住吐槽:

「你玄幻倒是看了不少……」

「?我不的。」

「……」

李唯無語。

這貨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自己親身經歷過這些,然後還能活到現在,說明他是搞定了小的還搞定了老的。

真當自己是主角了還!

……

不談歌蘭。

回到王哲。

這個名為王哲高胖男人,毫無疑問是個內境武者。

但酒館里也有人對此持相反的意見。

一名肩扛長刀、擁有三層武者實力的霓虹浪人,此刻拍案而起,突然對王哲拔劍相向!

這個霓虹浪人,大概認為三層武者就是人類的極限,所謂內力根本就是迷信,沒有任何科學依據可言;而通常在同層級的武者中,越是高胖的人戰鬥力越低,根本不足為懼。

這樣想著,霓虹浪人拔劍喝道:

「死胖子,你一個人吃的下這麼多花姑娘?」

王哲微微一愣,凜冽的氣場頓時迸發:

「這世上還沒有說我胖之後能活下來的人。」

「我說的是不是胖,是死胖子啊!」

霓虹浪人正說著話,突然拔劍,使出一個居合斬,劍光一閃,疾如激電,直砍王哲!

王哲眼角冰寒,冷哼一聲:

「找死!」

隨即抬手,迎著劍鋒,兩指一夾,緊赫然掐住了劍刃,凜然的內力如蒸汽一般在劍刃上纏繞著,另一隻大手則如熊掌一般拍了出去——

啪!

只見血光一閃……

王哲這一掌將霓虹人的腦袋,直接拍進了脖子里!







全場鴉雀無聲。

被這血腥的一幕給徹底鎮住了!

在場除了李唯、歌蘭和酒館老闆三人,其餘人都是第一次見識內境武者的存在,好似瞬間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這尼瑪還是人么!」

他們這才明白,傳說中的內境武者不但是真的,而且強悍到難以想象,身為武者巔峰的三層武者面對內境武者,竟如同螻蟻遇到大象,被一擊秒殺,差距大到了無論以何種數量都無法彌補的境界!

「要不要這麼誇張啊!」

.

見酒館死了人,老闆趕緊差人打理一下,便向王哲恭敬道:

「王宗師何必與新人一般見識。」

王哲倒還是個愛國人士:

「看見扶桑人就火大。」

「王宗師這次找到的姑娘質量很高啊,看來王家的下一代,怕是要飛天了哦。」

「可惜長得都一般。」

「為了下一代,忍忍吧。」

「對了,剛才誰說要打我王哲來著?」







全場噤若寒蟬。

為了避免麻煩,李唯也默不作聲,只微微瞥向了王哲身後的一群少女。

這些少女看上去大多是十幾歲的樣子,還沒發育完全,長相也是歪瓜裂棗,灰頭土臉,但既然來到酒館,說明無一例外,她們全部都是——

武者!

也就是說,這是七八個二十歲以下的女武者!

年輕,天賦,女人,這三點加一起,要是放到俗世,這些妹子肯定要被武道世家爭破了頭……

然而王哲只一個人,便收集到這麼多的武道女天才,由此可見——

「王家的勢力不可小覷啊……」

李唯曾經打了王爾德這個「小的」,現在就碰到了王哲這個「中的」,若是再打了王哲,搞不好還真有「老的」來。

「麻煩啊……」

.

這時,王哲在酒館里負手徘徊,來回觀望,終於在李唯二人的桌前停了下來,鴿子蛋大的雙眼直直瞪著李唯。

「是你說要打我王哲么?」

李唯沒想到這貨還有點本事,居然能憑聲定位,只得無奈應道:

「我說的打王者,不是打王哲。」

「王者?」

王哲微微一怔,瞥了眼李唯的裝扮,T恤,短褲,帆布鞋,渾身散軟無力,剛才林子里的槍聲應該就是此人所發。

便忽然喝道:

「你也配打王者?」

李唯笑笑:

「混混時間。」

王哲被李唯懶散的態度惹怒了,氣勢驀的暴漲:

「無知小兒,不知天高地厚,可不能讓你這種開槍過關的人進入中原,便由老夫代守關大人教訓你一番。」

「蛤?」

李唯頓時懵了。

尼瑪打個遊戲也有人管,特么還要打人?

這啥幾把武俠世界啊,根本就是土匪吧!

也許是李唯開槍過關真得讓王哲不爽,也許是李唯的懶散氣息觸怒了王哲,李唯瞟七八個妹子觸怒了王哲,總之——

王哲動手了。

「找死!」

具體王哲怎麼動手的,李唯沒細看,反正李唯就這麼懶懶的隨口喊了句:

「傻逼哦。」

只剎那間,一道真氣自李唯口中發出,猶如訊雷疾瀉,直撲王哲!

王哲還沒反應過來,只覺渾身一震,高大的身軀被這雄渾的內力瞬間震飛,如炮彈一樣砸開窗戶飛出去,重重的摔在了風雪中,一口鮮血噴在雪地里,五臟六腑破碎不堪。

雄渾的內力同時側向擴散,將整個酒館差點震倒!

全場死寂。

連歌蘭也吃驚的點了點頭。

李唯這一招,乃是方證大師的絕學——

金剛禪獅子吼!

是少林派至高無上內功功夫,丹田內氣外發,發聲吐氣呼嘯,猶如訊雷疾瀉傳出數里之外,令敵肝膽劇烈,心驚膽戰,往往一聲長嘯即使對手不戰而敗。

方證大師曾經就是靠這一招,隔了數丈遠震倒了桃谷六仙,甚至震暈了武當掌門沖虛道長!

區區王哲,不在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