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了來了。」

椎名伊織快步過去。

佐野詩乃則是被昨天見過的太刀川光帶到一邊練習——八成是寺島幸囑咐過。

結果,還沒等他來到松下和也面前,就見滿頭腫包的城戶學長拍拍和也的肩膀,微笑着朝他豎起大拇指——往後指。

跟我肘!

大概是這個意思。

松下和也估計也有點茫然,急匆匆的跟城戶指著椎名解釋什麼。

但城戶藏之助卻忽然板起臉,滿是嚴肅的表情——椎名伊織這邊也聽不到他們說什麼。

不一會兒的功夫,就見松下和也被城戶藏之助半拉半拽著拖到另一個方向,表情那叫一個扭曲猙獰。

「什麼情況?」

椎名伊織遠遠看着這一幕,不明所以。

「落單了嗎?」

身後響起平靜得幾乎沒有起伏的聲音。

轉過頭,本來應該和早稻田那幫主力隊員對練的寺島幸,不知何時出現他身後。

腳步聲一如開始時那般悄無聲息。

寺島幸面無表情的看着他,伸手撩起鬢角垂落的一縷長發,目光還是那麼平淡。

「那,跟我一起吧。」

7017k 范吉射聞言,側頭冷笑了一下,將這杯酒自己一口仰頭干下道:「姐姐你倒是爽快的很。」

「有些事你我各自心裡都知曉,即是如此,又何苦去打那啞謎,猜來猜去,繞來繞去,端的是無趣。」范妙姝轉了轉自己手上的赤金紅寶鐲子,長眉微挑,冷冷的笑道。

范吉射手裡捏著青玉酒杯在手裡把玩,右嘴角微微下彎,看向范妙姝道:「那姐姐,你覺著我該知曉些什麼?」

范妙姝抬起眼,目光對上他的眸子,「那這就要問問你了,你都知道了些什麼?」

「我知道啊,」范吉射話說一半,笑了一聲,自顧自的斟了一杯熱酒,喝了一口道:「你覺著我該知道的,我都知道。」說完,又將酒杯里剩下的酒幹掉。

范妙姝冷笑道:「我的人近段時間一直感覺到有人在暗中窺視,呵,果然是你的人。不止是探子吧,你在我身邊肯定安插了內鬼。」

范吉射笑了起來,道:「姐姐,你猜?」

范妙姝壓著怒氣,深吸了一口氣,而後嘴角微微勾起,涼涼的道:「我不想聽你繞,我就問你,你的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放在我身邊的?」

范吉射拿著酒杯假意蹙眉思考了一下,搖了搖頭后,又一臉無所謂的樣子笑著道:「這我記不清了,有可能是一年,也有可能是十年,這我可說不好,畢竟我在太多人身邊都安插人了。」

范妙姝問:「是誰?」

范吉射笑了起來:「那就看你有沒有誠意了。」

「你到底想做什麼?」范妙姝的眼底滿是冰霜。

范吉射又喝了一杯酒,之後他重重的將酒杯放下,瓷杯與石桌的碰撞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在寂靜的夜裡令人心顫。范吉射雙手撐上石桌,湊到近前,用陰鷙的眼神看向范妙姝,帶著冷意喊了聲,「姐姐!」

范妙姝也絲毫無懼的對上范吉射,氣場上不落分毫。

「我想做什麼?你問我?」范吉射用指頭戳著自己的胸口,像聽到笑話一樣笑了起來,湊在范妙姝耳邊道:「你該問你的好丈夫,我的好姐夫,他想做什麼?他乾的那些事情,呵,他到底想幹什麼。」他聲音不大,那語氣卻是陰森的可怕。

「你知道了當如何?」范妙姝反問道。

「我如何?姐姐,妄我相信了他這麼多年,因為他是我的姐夫,我信他,從未懷疑過他,可是他呢?」范吉射冷笑著站起了身,他緊緊握住的拳頭用力的捶在石桌之上,狠狠的道「背叛,他背叛了我,背叛了范氏,我們范氏扶植他公子成毅這麼多年,結果竟然是養虎自為患。趙氏這幾年的勢力擴張的這麼快,我看他曲沃君要佔頭功。」

范吉射提及此事,心頭怒火中燒。晉國六卿之間,范氏與趙氏素為政敵,勢同水火。這些年來,他針對趙氏的發難全都進展不順,父親已經開始對他漸生不滿。因著姻親關係,他非常相信公子成毅,密謀策劃之時,也並未隱瞞公子成毅,可萬萬沒想到,他竟然早就轉投趙氏了。公子成毅將這一切隱瞞的極好,若不是一個偶然的機會,范妙姝覺察了這件事開始著手調查,而他早年安插在范妙姝身邊的人還算得她姐姐信任。不然他會被一直蒙在鼓裡,像個傻子一樣被趙氏與公子成毅戲耍於手掌之間。

每每思及至此,他都恨不得一劍殺死公子成毅。但是,公子成毅畢竟是公子,又已穩坐曲沃大夫之位,在曲沃有相當的話語權,他們范氏在曲沃的人雖多,想動他卻並不容易。

他背起手,恨恨的道:「公子成毅背信棄義,絕不能留。如果你狠不下心來,姐姐,那我來幫你。」范吉射手上青筋盡出,指節也咔咔作響。

范妙姝嗤笑了一聲,道:「在我面前,嚷嚷著要動我的丈夫,弟弟,你也是有趣。」

范吉射在亭中踱著步子道;「我們體內流著的都是范氏的血,我了解你。你若是還同他有半分情意,還想同他站在一起,你就不會去見夏文之。你和夏文之當年那些曖昧,瞞得過別人,瞞不過我。阿姐,你也別裝,從小到大,你下起手可比我狠多了。」

范妙姝眸裡帶著冷意看向范吉射。「你知道的還真不少。」她眼珠轉向了右下方,嘴邊發出了一聲嘲諷的輕笑,復又看向范吉射道:「你以為你猜的很對么,不過,有一點你說的倒沒錯,我確實不會站在他那邊。他既不仁,我便不義。我與他也沒什麼情分好講的了。」她轉過頭,看向天空的那半輪白月涼悠悠的道:「月亮還是以前的月亮,人卻不再是以前的人了。」說道這裡,范妙姝笑了起來,笑中帶著些許嘲諷。

她與公子成毅十數載夫妻,剛成婚時的恩愛纏綿,現在想想,著實諷刺。及到了現在,卻是休要再提夫妻情感了,兩個人但凡見面就是分外眼紅的仇人,非要你死我活才能罷休。

她范妙姝乃是范氏嫡長女,公子成毅娶了她,便是范氏的姑爺,是正經的姻親。如今他背棄了范氏,暗中幫助范氏之敵—趙氏,將來若他事成,趙氏絕不會允許公子成毅有一個范氏之妻。

屆時,必將是她的死期。

她與公子成毅,只有一個能贏,贏得那個人才能活著。

「姐姐這樣想那真是再好不過了,其實我猜的準不準這不要緊,只要有一點我們達成一致就行。公子成毅背信棄義,枉我們十餘年的扶持,他竟如此對待我們。他若是當上國君,必乃范氏之禍。凡有威脅,必剷除於苗頭之間,絕不能放任。」范吉射說著,做了一個「殺」的手勢。

范妙姝垂著眸子看亭外的雪,沒有說話。

范吉射知道她默認了。他想了一些細節,復又蹙眉,問道:「不過,你把這些證物都帶來王都城,是什麼意思?莫非你是打算到時候都把東西交給父親,用父親的手去抹掉他?」

范妙姝冷冷道:「你別忘了,我還有個女兒。我總要為女兒考慮一番。一功保我女兒榮華,何樂而不為。我的女兒,我自己保,旁人休想動她,動一次,我便插一刀。弟弟,你可明白我說的是什麼意思?」

范吉射捏了捏自己的指骨,嘴角微挑,沒有再開口。酒壺裡溫著的酒仍散發著溫度,熱熱燙燙的,可現在只讓人覺著無味。

范邸後花園

大夫人文芮正同范吉射的夫人左氏賞梅花。

左氏折下了一段梅枝,湊在鼻下聞了聞,道:「冬日的梅花清冽,白梅覆雪,端雅高潔,看著就讓人喜歡。折幾枝回去插在屋裡養著,屋裡多一處景兒,多一點兒趣兒。」

大夫人文芮笑著應道:「可不是么!我也摘幾枝回去。」

這時,范妙姝在一眾婢子的簇擁下,從後花園的另一側經過。

左氏遠遠的就看見了,立馬走過去,笑著招呼道:「阿姝,這幾日都沒看見你。竟在這兒遇見,可巧了呢。」

大夫人同士妙姝笑了笑,沒什麼話說,不像是左氏那般熱情。

左氏拉著大夫人的手過去了。

范妙姝剛同范吉射不歡而散,心裡正好有氣沒處撒。遇見這兩個人,停下了步子,似笑非笑的看著左氏,道:「你同三弟都是好興緻,有的是閒情逸緻的,大晚上的,一個叫人出來喝酒賞月,一個約人出來賞花。」

左氏笑著道,「我左右也無事可做。這小筠兒是出落得越來越好看了,不出幾年,就要長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范妙姝聽了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還早呢,現在看得出來什麼。」

「怎麼會,這麼一副美人坯子,不論是像你還是像妹夫,都是極靈秀的人。」大夫人只端量著孟筠的臉蛋兒,笑吟吟的。

提起孟真,士妙姝不甚愉悅的冷冷的扯了下嘴角,往前走了一步,擋住了大夫人的視線,冷淡淡的側過身,不再說話。

大夫人在心裡默默哼了一聲,暗暗地翻了個白眼,摸摸頭上的髮飾。這些金子在冷風下,涼的和冰一樣,還有些硌手。

要說大夫人與士妙姝關係如何,只能說不算太好。從年輕時嫁進來開始,這個眼睛長在頭頂上的小姑子就沒正眼瞧過她。這個阿姝,她除了她自己,她還看得起誰。她背地裡都叫她這個大嫂是什麼,叫南越蠻人,叫老二家媳婦兒是西秦蠻人。不過,恐怕將來這范氏之主身上流著一半她口中所謂蠻人的血。由此,她覺著士銘那裡,還得繼續加強管教,萬不能有半刻放鬆。

范銘看著母親的眼神,突然打了個寒戰,一陣緊張。「舅舅,我母親之前要見金梨,被我阻止了,金梨的出生不高,很多東西不懂,我擔心母親要求太高,金梨做不到母親的要求。」夜天凌沒提母親會不會為難金梨,而是換了一種說法。

「你母親想見未來的兒媳婦也正常,醜媳婦也要見公婆。」正德帝說道。

「這樣吧,朕將徐嬤嬤給你的未婚妻,有她在,你

《農家嬌娘》第407章偏心,護妻 發抖。

自然不是因為恐懼與懼怕,到了這種修為,早就不知道懼怕為何物。

此時之所以會發抖,那當然是只有深仇大恨。

「嘿嘿……我沒死,被其他紀元的星空主救下。」

人影出現,從那時空內擠出來。

太瘦了。

用皮包骨都不足以形容。

應該說。

這就是一張人皮,當是以某種詭異狀態活下來。

「殺!」

鯤鵬星主癲狂了,瘋魔了,看見這張人皮的第一時間就殺出去,不管不顧,無窮颶風捲起,肆虐了蒼穹及星海;若非鯤鵬星主還有點點理智,只是這捲起來的罡風,就足以覆滅萬世!

「既然要戰,要殺,那就一起吧!」

又有強者來了!

殺意衝天。

他是這三個來犯之敵中最正常的。

長相不俊美,但可以入眼,只是二十來歲的模樣。

這當然不是他的真實年齡。

這是星空主,最起碼都是十萬歲開外的老不死,只是以手段將自己的容貌定格在這個階段,保持自己巔峰時。

無極眯眼,嘆了聲,向前走出,眼中很不舍。

身後是妻兒。

不敢回頭多看一眼。

看一眼……

也許就會退縮,不敢在向前去。

「夫君……」

花夢雪眼中有淚。

但僅止於此,她飛身而起,縱躍入浮空島上。

她遙望那片星空。

要送別無極。

最後一眼。

此後就是再也不見。

以無極當下的狀態前去一戰,迎戰一個巔峰時態的星空主,怎麼不死?怎能不凋零?

她想隨他而去。

只是不離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