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韋伯和司徒俊!」紫鏡抿嘴一笑道。

「他們兩個,克里斯韋伯倒是沒有問題,這個人挺正派的,不像藍澤這麼陰險,司徒俊心眼狹小,他會不會壞事?」寧馨兒說道。

「正因為克里斯韋伯這個人為人正派,又恪守騎士守則,他跟著去最好不過了,至於司徒俊,恐怕你不讓他去,他也會去的,這份功勞可不小,又可以煽風點火,老爺只管向藍澤要人,克里斯韋伯藍澤肯定同意,因為他正愁著把他從聖女身邊調開呢,至於司徒俊,老爺你只需讓藍澤自己選擇,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像武士公會副會長這樣人是不會給人當跟班的,而這件事當跟班是要擔風險的,這個風險兩大公會的人肯定不會去冒,所以就剩下三大世家,葉家和歐陽家肯定是不會願意的,剩下就只有司徒家了,夠資格的就只有司徒俊了!」紫鏡笑著分析道。

紫鏡號稱「多智公主」,她的智慧自然不是吹出來的,才這一會兒不僅想到了應對的辦法,還能將三大勢力和三大世家的各自的心態分析的絲絲入扣,分毫不差,實在是不得不令人佩服,就是紫韻在此也不過如此而已。

「可是我剛才已經回絕了藍.澤了。」蕭寒說道,「難道讓我再回去找他,低頭不成?」

總裁嬌妻寵不夠 「當然不用,老爺只須派人傳個話,.把意思說一下,藍澤會明白的。」紫鏡說道,「世人誰不知道老爺您是個好面子的人!」

「世人都知道了?」蕭寒砸吧一下嘴巴說道。

「咯咯……」周圍傳來一陣如風鈴般.的嬌笑聲,惹的無數的男人羨慕的朝這裡望來,止不住的還狠狠的多看了幾眼,吞咽了一下口水。

「陛下,那個外號叫風魔的人類男人真是艷福不淺.了,您看,兩位大家一左一右,還有身後那個帶黑斗笠的,火紅鎧甲的那個小丫頭……」獸人比蒙皇后埃米爾對丈夫奧博一世說道。

奧博一世眼眸之中頓時流露出一絲羨慕之光,自.己後宮雖然佳麗不少,可有幾個能比的上像寧馨兒、冰雲這樣的女子?

「這個風魔蕭寒崛起的十分神秘,就最近兩三年.的事情,但是他網羅了不少高手為他效命,在人類中也算是有實力的一派。」奧博一世說道,其實他對蕭寒的了解也止於這些,獸人因為體型的緣故,很難再人類中建立情報網路,所以情報閉塞是獸人帝國最的弱點,但是一直找不到很好的解決辦法,但是現在有了,國師暗幽已經著手組建屬於獸人自己的情報網路了,暢春園這只是第一步!

暗幽的身份奧.博一世自然清楚,雖然外界傳言他個國師之間有著曖昧的關係,那都是故意散播出去的,不過若是暗幽自己原來,奧博到不介意征服這多美麗而且帶刺的花骨朵兒,只不過現在和合作關係,相互利用,暗幽幫助獸人在人類世界建立情報網路,同樣獸人也會幫助他們尋找失落在北部荒原的神格。

並且已經是初見成效了,在獸皇的統籌下,獸人各部將一些十分特殊的物品交上來,集中交給暗幽的人甄別,已經有了一筆不小的收穫,找到了十幾枚神格,其中還有一枚二級主神的,這才是最為寶貴的,可惜是神聖屬性的,而不是黑暗屬性的,魔族融合不了!

暗幽通過跟獸人的合作嘗到了甜頭,在尋找神格方面更是走在拉另外兩路的前面,運在中東部的虞無雙還在雲夢沼澤邊上不斷的搜羅和擴編隊伍呢,而在西部疾風大草原,紫鏡貿然行動出了一個大虧,還從魔界調來了暗香,據說才站穩了腳跟,沒有一絲一毫的建樹,而自己依然找到了想要的東西,雖然很少,但畢竟走在了前頭,而且頭開的好,以後就會更好!

魔界第一公主的稱號,暗幽已經盯了好久了!

這樣的比賽暗幽自然不敢公然露面,那會暴露身份的,就是奧博一世的寵妃玉貴妃也只能留在公主,陪伴奧博一世的只有皇后埃米爾。

哈比大皇子和博明翰相繼贏得比試時候,剩下的就只有白薔薇跟豹頭人林沖以及尤麗娜跟狼人布爾諾的比試了。

豹頭人的速度很快,雖然比一開始有所降低,但速度畢竟是豹頭人的強項,所以白薔薇雖然挺過來了,但優勢還不是非常明顯,要想取得勝利還得咬著牙堅持。

肩負這虎人族和爺爺白虎王的期望,白薔薇一張俏臉此刻已經是氣血上涌,殷紅如血。

「爺,薔薇郡主會不會輸呀?」寧馨兒把一顆心都提了上來。

蕭寒搖了搖頭道:「這丫頭憋了一口氣呢,不會輸的。」

「真的?」寧馨兒有些不相信。

事實上白薔薇確實憋了一口氣,從一開始就憋了,她要替爺爺,替白虎族爭一口氣,打敗自己的對手,進入五強,還要進入前三,為了實現這個目標,她咬著牙擋住了對手犀利無比的進攻,並且頑強的堅持了下來。

尤麗娜與布爾諾的比試更為激烈,因為布爾諾十分的狡猾,簡直就是在調戲對方,惹得尤麗娜怒火連連,頻頻釋放比蒙一族的戰鬥技能,就差沒有釋放威力巨大的「戰爭踐踏」了。

「戰爭踐踏」是比蒙一族的傳承技能,威力十分巨大,尤其體現在戰爭之中,對陣只是,成百上千的比蒙一起發出「戰爭踐踏」那破壞力是相當可怕的。

當然用在個人實戰中,也是有一定威力的,尤其是面對像狼人這種讓你無處抓拿的對手,就得使用戰爭踐踏讓他無處藏身。

說白了,戰爭踐踏是一種群體戰技,適合於戰爭,但在個戰中,也是可以使用的,只不過威力小多了,而且極耗體力,一般的情況下,沒有比蒙會願意在個戰使用這個技能!

尤麗娜不用,也是為了節省體能,戰爭踐踏對體能的消耗是非常大的,就是在戰爭中,若非到了戰役決定性勝利或者絕地反擊之時,比蒙一族都不會輕易的使用「戰爭踐踏」的。

但是現在狼人布爾諾的挑釁逐漸的令尤麗娜失去了耐心,眼神之中的神采已經逝去了原有的冷靜,一點點暴戾的氣息從尤麗娜身體內散發了出來。

比蒙本來就是一個極度暴戾的種族,不然他們如何能稱霸獸人族,還佔據了獸人皇族的高位,暴戾失去理智的比蒙是十分可怕的,憤怒的他們可以將眼前所有的活著的東西撕成碎片,直到他們自己冷靜下來!

狼人布爾諾有些害怕了,因為他把一隻比蒙的暴戾之氣給引了出來了,戰略上他沒有做錯,但是戰術上他錯了,跟比蒙相鬥,硬碰硬那是傻瓜所為,可是由於場地限制,選擇游斗卻又成了一種制約,暴戾中的比蒙戰鬥力可增長一倍多,本來他覺得吃力了,再增加一倍的實力,那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嘛!

於是狼人布爾諾覺得自己要輸也輸的體面一點,於是悄悄的賣了一個破綻,讓尤麗娜有機可趁,一腳掃出了比試區域。

只要人出了比試區域,那按照規則,自然判輸了,尤麗娜不解氣,想要追上去再給那布爾諾幾下,卻被監察的黑袍祭司攔了下來,兩名黑袍祭司夾住尤麗娜,任憑她如何反抗,都徒勞無功,最後眼神之中的戾氣緩緩的消散了下來,兩名黑袍祭司才緩緩的鬆開了雙臂。

「尤麗娜,媽媽真為你高興,我的寶貝!」獸人皇后埃米爾興奮的衝上去將尤麗娜抱住說道。

「尤麗娜,你是我跟你母親的驕傲!」奧博一世也異常的高興的走過去說道。

「謝謝父皇,母后。」尤麗娜淺淺的一笑,說道。

「快,到那邊坐下歇歇,等會兒還有挑戰賽呢!」皇后埃米爾關切的拉過尤麗娜朝觀戰休息區走了過去。

所謂的觀戰休息區,其實不過是幾個大石頭壘起來的高台,歪歪扭扭的,上面坐人還有點嗑著呢!

蕭寒等人可沒去坐那個觀戰休息區,而是搭建了觀看台,背後還有帳幕阻擋風寒,從空間戒指里取出行軍椅,帆布製成的行軍椅比木製的還要舒服,坐在上面,旁邊在擺上一張行軍桌,上面瓜果蜜餞還有飲料,多舒適,多愜意!

人類的排場都是不差的,相對獸人來說那是好太多了,不過物質雖好,可比不上人家手底下厲害,守不住這些東西,那遲早都是別人的。

就剩下一場比試了,白薔薇和豹頭人林沖,白薔薇勉力堅持到到現在,已經差不多到了最緊要的關頭,而豹頭人也不好過,額頭上全是汗水,聽覺好的人已經可以清晰的聽到他那粗重的喘息聲了。

到底誰能堅持到最後呢?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三分鐘,五分鐘,十分鐘,十五分鐘……

一個為了虎人族的榮譽和爺爺的殷切希望咬牙死撐,一個為了豹頭人能夠更進一步,在獸人中獲得更高的地位,也奮力拚命!

白薔薇著急,豹頭人林沖同樣的比她還要著急,林沖一直處在進攻一方,久攻之下,不能克,當然更著急了,豹頭人林沖這一著急,反而讓白薔薇看出了一絲端倪,原本她也著急的,卻心靜下來,變得不著急了。

「薔薇郡主堅持下來了,看來這場比試再沒有懸念了。」蕭寒喃喃自語說道。

蕭寒這個人輕易的不髮結論,但是沒發一次結論,鮮有錯誤的,當然這與他謹慎的性格關係比較大,更多的是,在事情沒有發生之前,胡亂推測那是容易養成一種極其主觀自大的壞毛病,人總是最容易相信的是自己,主觀臆測,乾綱獨斷,往往這就是剛愎自負,梟雄為什麼最終會失敗,往往斷送在這個上面。

當然,說這些算是言過其實了,其實一個人的一言一行往往都帶著一個性格的烙印,而性格又決定命運,所以人的一生,性格養成是最重要的。

獸人老城,這是獸人一族還沒有建立帝國的國都,這裡可以算的上是獸人族建立的第一個城市,它坐落在獸人腹心之地,這裡根本看不到任何人類,但是這裡還保留了獸人各族的種子。

老城先知神殿。

獸人一族大先知艾林端坐於空蕩蕩的先知殿中,先知大殿搬到帝都之後,這裡就只設置了一些留守人員,現在艾林從帝都回來,這裡又恢復了先知殿之前的模樣。

「老師,您把我帶到這裡來做什麼?」紫韻有些不明的跪在艾林跟前。

「紫韻,我只有一年的壽命了,獸皇陛下讓我看守老城,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艾林睜開雙眼,平靜的問道。

「老城是獸人最後一塊凈土,這裡永遠屬於獸人。」紫韻說道。

「孩子,你知道嗎,大戰一旦開啟,無數的獸人和人類都會在戰爭中喪生,人類數十倍人口與我獸人族,若是舉族一戰的話,獸人族很快就會亡國滅種,所以老城是獸人族最後的希望,你明白嗎?」艾林的語氣十分緩慢的說道。

「老師,其實獸人完全可以跟人類和平相處的。」紫韻說道。

「胡說八道,人類害的我們獸人還不夠苦的嗎?以後這樣大逆不道的話我不想從你的嘴裡聽到!」艾林大先知怒而訓斥一聲道。

紫韻有心反駁,不過大先知長期積威之下,她還是有些害怕,到嘴的話又給咽了回去。

「老師,您讓我做什麼?」紫韻有些茫然的問道,她不知道大先知把她從獸人帝都帶回老城做什麼。

「守護他們,守護獸人一族的希望!」大先知緩緩的指向先知大殿的殿外說道。

「老師,您讓我照顧他們?」紫韻吃驚的說道,老城現在基本上剩下的都是各族精挑細選留下的兒童,人數有五萬人之多,確實是獸人一族的希望,只要他們在,獸人一族還會延續下去,不會滅亡!

「紫韻,這是你的責任,明白嗎?」大先知艾林沉重的說道。

「老師,我是一名先知,而不是保姆,您讓我照顧他們,我怎麼照顧?」紫韻抗辯道,「萬一敵人來臨,我又能怎麼辦,帶著這群孩子送死?」

「不會的,這裡永遠都不會有敵人,除非我們獸人一族全部都死光了,死絕了,這裡就永遠不會有敵人!」大先知艾林斬釘截鐵的說道。

「老師,兵法中有一招叫做偷襲,如果獸人真的跟人類開戰,如果讓人類知道我們這裡,他們一定不會輕易的放過這裡的,只要安排一支飛行軍團,繞過邊境線,晝伏夜行,偷襲城的話,那我們的希望可就全都沒有了!」紫韻大聲說道。

「你說的那不可能的,知道這件事的都是獸人一族的高層,誰也不會泄露出去這個秘密,所以老城是安全的。」大先知艾林篤定的說道。

「他們也許不知道,但是會找過來的,老師,我不是合適的人選,如果您非要找一個看護人,先知神殿里您的弟子並非我一個人。」紫韻說道,她的心早已不在先知神殿了,這麼多天的隔離,已經讓她徹底的嘗到分開的滋味了,她不會幫人類對付獸人,同時也不會幫獸人對付人類,她的路要自己去走,而不是被人安排著去走。

「紫韻,看來你的心已經不在這裡了!」大先知艾林眼中厲芒一閃。

「老師,您另選一個人吧,我已經不適合了,因為我已經不純潔了。」紫韻說道。

作為一個先知,純潔是第一要素,失去了純潔,就等於做找一個先知的資格,這是艾林大先知收紫韻為學生時候說的第一句話。

「就算另外選一個人,你也必須要留下!」艾林說道。

「為什麼,老師,我也是獸人,我不會對任何人說出老城的秘密的。」紫韻急道。

「你的心已經在那個人類男人身上,他如果想要知道,你會不說嗎?」艾林大先知問道。

「我,我……」紫韻一時間心緒亂了起來,不知道如何回答,艾林大先知的話一下子擊中了她心中的軟肋。

「你也沒有辦法回答,是不是?」艾林冷笑一聲,問道。

「老師,我可以對獸神起誓,我不會對任何人說的,也包括他。」紫韻連忙說道。

「你都能違背一個做先知的純潔,獸神的誓言又能約束你嗎?」艾林大聲質問道。

「好了,你的選擇就只有留在這人,寸步不能離開,不要想著偷跑,你會發現那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艾林大先知站起來拂袖而去!

「老師,你對我……」紫韻驚呆了,無論如何她也不會相信她一向敬愛有加的老師居然對自己下了「預言之審判」。

只要她稍微離開老城半步,就會降下上天的審判,具體是什麼刑罰,只有試過了才知道,目的是將她的活動範圍控制在老城附近,完全就是一種變相的軟禁!

這是預言師的一種逆天的技能,她現在還不能做到,但是身為預言宗師的大先知艾林自然沒有什麼難度。 午後的陽光慵懶的照在身上,讓人感覺到暖洋洋的,這個季節總是會給你種說不出的舒服感覺。蘇沐從商禪學院離開后,就獨自開始在商禪市的街道上閑逛著。他沒有讓秦錦繡三個小女生陪伴著,而且為了能夠讓她們消停點,還給她們安排了工作,就是針對著她們說出的建議,總結出來一份詳細的報告書。

有了這樣的事情去做,秦錦繡三個就不會再去麻煩蘇沐。真的要是繼續想要和蘇沐聊天的話,那就是沒有分寸了。三個人都是有著很為優秀的家教,當然知道這種事情絕對不能去做。

不但不能去做,就連碰都不能碰下。

「教育!」

蘇沐既然已經準備將近期的重點放在教育上面,自然就不會再有任何懈怠。只要是他認定的事情,就必須要盡善盡美的去完成才是。那種虎頭蛇尾的事情,蘇沐是絕對不會去做的。而且在商禪學院這個問題上,蘇沐想到更多的是商禪市的初高中教育問題。

「我現在是分管教育的副市長,如果說不能夠將商禪市的教育徹底改變的話,那麼就要以殷玄縣作為實驗田地。相信只要殷玄縣這邊獲得成功的話,其餘地方就能夠順勢推行下去。」

畢竟說到底,蘇沐對殷玄縣的影響力,要比對商禪市強的多。就算他是分管商禪市教育的副市長又如何?在沒有辦法隨意調動財政的前提下,很多事情都是不能夠做成的。

沒有錢,你拿什麼去做事。

而現在的殷玄縣則不同,隨著眾多企業的開始投產,最多半年之內殷玄縣的縣財政就會有著實質性的蛻變。那樣的話,在財政基礎雄厚的前提下,蘇沐準備第一個進行試驗的就是十二年制免費教育。

歸根到底還是資金,沒有雄厚的資金,說什麼都是白搭的。不過具體到這個商禪學院的話。我倒是真的有個問題必須要解決了。商禪學院的性質從最初開始,就是商禪市教育局處於輔助地位,燕北省教育廳處於領導地位。但就算是再輔助,都必須有著明確的責任人,知道是誰具體進行著輔助的。

而現在的商禪市教育局是沒有局長的,隨著曹毅被黃論迪殺死之後,這個局長的位置一直到現在為止都是懸空著的。蘇沐之前是沒有時間去考慮這事。現在既然有了時間,就必須將這事給提上日程。

商禪市市教育局嗎?

蘇沐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很快就開始改變方向,他準備前去市教育局轉轉。別說從上任后,他好像還真的是從來沒有去過市教育局。怎麼說這都是自己分管的內容,而在當今社會。教育問題始終是最為重要的現實之一。很多家庭一輩子,最起碼半輩子都是為了孩子的教育而忙碌著而奔波著。

不說別的,在現行教育體制下,為了能夠上一個好點的學校,很多家庭都是經常換著房子,隨著小學,初中。高中的不同,而選擇著不同的學區房。

對這樣的情況,蘇沐其實一直都是很為矛盾的。他們這樣做是無可厚非的,是為了讓孩子能夠上到一個不錯的學校。但要知道真的是這樣持續不斷的換著房子,難道就沒有考慮過孩子們的感受嗎?你們這樣做,會讓孩子對家庭的概念真的變的很為陌生的。

很多農村孩子在這點上做的都很好,他們的家是永遠不會發生改變的,從出生那刻起。一直到他們開始上學,都是在一個院子裡面生長著,對這個院子的感情就真的是很為深厚著。而在城市裡面,如此頻繁的換動著房子,真的是能夠讓孩子對家庭的概念有多深刻嗎?

只不過這樣的問題並不是蘇沐想要改變就能夠改變的,他能夠做的就是盡量讓這種事情避免掉。而作為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讓整個商禪市的教育水準全都提升起來,這樣的話就沒有必要來回折騰著。

市教育局。

當蘇沐出現在這裡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鐘,這個時間點,再加上是周末的原因,所以說整個市教育局倒是空蕩的很。除卻負責看門的人外。這裡是沒有什麼人在的。就算是所謂的值班人員,也不會真正的在這裡堅持到最後一秒鐘的,他們是會早早的就離開的。

一杯茶水,一份報紙,這就是很多機關部門的最為真實的描述。

「我說你找誰?」就在蘇沐出現在門口的時候,門衛出來常規的詢問道。

「我找宋成宋局長。」蘇沐說道。

「你怎麼知道宋局長今天上班的那?」門衛好奇著。

宋成今天還上班嗎?這怎麼可能那?難道說他是有著什麼事情要處理嗎?蘇沐是真的不知道這個,自己也不過是隨口一說,誰想到竟然讓他給蒙對了。而且更為有意思的是,都沒有等到蘇沐接下來說什麼,門衛臉上竟然露出一種恍然大悟的神情,瞧著他若有所思著。

「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和之前的幾個人一樣,也是想著過來走宋局長的關係吧。」

「走宋局長的關係?不是的,不是的。」蘇沐說道。

「怎麼就不是了,我活這麼大什麼樣的事情沒有見過。小子,這樣做不丟人,有著這樣的關係不用那才是丟人那。不過要我說你這次恐怕會和前面幾個人一樣,得無功而返。咱們宋局長真的不是那種人,你想要靠著所謂的賄賂,是沒有可能辦成事情的。」門衛說道。

這話倒是讓蘇沐有點興趣起來,他隨手遞過去一盒香煙,「大叔,你給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看來你小子真的不是過來跑關係的嗎?你要不是的話,那我就給你說說,你要是的話,你也就隨口聽聽。反正我就是這裡的門衛,是瞧著你小子順眼,所以才給你聊聊的。你難道不知道這兩天各個縣區的那些校長們都開始向著咱們市教育局跑的親快起來。只要是能夠和宋局長扯上關係,說上話的,那真的是沒有誰會錯過,全都是一窩蜂的過來。

不說別的,光我知道的就有十幾個校長吧。如果說不是因為這個原因的話,咱們宋局長怎麼會大周末的都不在家休息,反而是要特意前來教育局,解決這樣的事情那。不過我給你說,也只有咱們宋局,要是換做其餘的局長,真的是沒有誰能夠應付這樣的局面。」門衛不斷的絮叨著。

這個門衛是個天生的樂觀派,是個話簍子。如果不是這個原因的話,怎麼能夠在看到蘇沐后,就這樣和他閑聊著。至於說到這個門衛這麼說著,是真的想要告訴蘇沐點事情,還是想要讓蘇沐聽出別的音來,那就不是重點了。

「為什麼這麼多校長都過來那?」蘇沐好奇道。

「聽說是咱們市教育局要有著一次大手筆大動作,是新上任的市長準備對教育進行整頓的,所以說這些校長的心思就都活躍起來了。你想象,能夠當重點學校校長的,有誰願意當一個弱勢學校的校長。能夠進市裡面的,有誰願意在縣裡面呆著?是不是這個道理。」門衛說道。

蘇沐心思一動,這是怎麼回事?

教育系統會迎來一次大規模的整頓,自己是有著這樣的想法,但那針對的是教育系統的理念之類,而並非是所謂的人事調整。再說自己也只是有了這樣的想法,卻並沒有真正的付諸實施。是誰給他們說出這樣的事情?難道說是有誰猜透了自己的想法嗎?

「大叔,我想要知道下,你剛才怎麼說除了宋局外,其餘的局長都不行?你對宋局長真的就這麼有信心嗎?」蘇沐將話題轉到了宋成身上。

「這個當然就是宋局能行,除了宋局外,其餘的人都是不行的。瞧著你的年齡就能夠知道,你對宋局是不怎麼熟悉的,不知道宋局是怎麼提上起來的嗎?告訴你,宋局那是真正從基層一步步走上來的,他是從鄉下的小學開始,然後是初中高中教育局這樣的前進著。

宋局長做過的工作,真的是要多詳細有多詳細,什麼樣的事情他沒有見過。不誇張的說就連我家的那個小子,也是宋局長的學生。咱們商禪市,宋局長的門生故吏真的是很多,是遍及整個商禪市的。而且別管是教學還是行政,宋局長真的都是一把好手。要我說,宋局真的應該是被提拔為局長的。」門衛說道。

真的是這樣嗎?

蘇沐倒是沒有想到一個門衛竟然對宋成都有著如此高的讚揚之語,而也真的只是因為對方只是一個門衛,所以說蘇沐對這樣的話語可信度才會感到認可著。否則換做是其餘人前來給他這樣說著,他都是要懷疑的。自己是隨意前來這裡的,是沒有任何吩咐過的,這樣聽到的也是最為真實的消息。

「大叔,那我現在能進去了嗎?」蘇沐問道。

「能,當然能,你要進去的話當然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去吧,宋局長就在三樓最東邊的辦公室裡面。不過我想現在他應該是在三樓西邊的會議室裡面,因為在你之前有著十幾個校長都過來了,他現在就是在給他們開會那。」門衛說道。

「多謝了。」蘇沐說完后就向著裡面走去,很為輕鬆的就找到了三樓的樓梯,出現在了最西邊的會議室外面,還真的是這樣,宋成現在就在裡面不說,真的是有著十來個中年男子坐在下面,會議室中到處都是瀰漫著的煙味,十幾桿煙槍,就這樣隨意的抽著。 第三百七十三章:矮人王卡布諾白薔薇終於贏得了最後的勝利,不過人也累的差不多虛脫了,就這樣新的前五強和后五強都產生了,按照設定的規則,並照顧公平的原則,挑戰賽是一組一組進行的,一組進行完了之後在進行下一組,而且按照決出勝負的次序來,如果有人棄權那就另當別論了。

不過這個規則對前五強的人來說稍微吃虧了些,因為這是后五強挑戰前五強,前五強沒有選擇權,只有被選擇權,越是在後面取得勝利的人越是吃虧,因為他消耗的力氣多一些,而且得不到充分的時間回復,自然就吃虧一些了。

第一個選擇挑戰的是牛大力,牛大力一時疏忽敗給了紫琳,並不是實力的問題,而是有點輕敵,加上紫琳那嬌滴滴的模樣,嫣然一笑就將他迷的只剩下一魂一魄了,輸是輸了,也輸的不冤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