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都是因為你們,如果說不是你們在路上耽誤時間的話,咱們怎麼會就差十五分鐘便能夠攔住蘇沐那?你們說現在怎麼辦?你們說話那!」姜慕芝怒聲喊道。

「打電話不就行了!」姜之山說道。

「打電話也要他接那!」姜慕芝怒聲道。

「怎麼、難道說你給他打電話他都敢不接嗎?真的是豈有此理。不過你還是打吧,打打試試。」姜之水說道。

姜慕芝已經是沒有心情繼續理會這兩人,走到旁邊開始撥打起電話來。這次蘇沐倒是沒有多做遲疑,很快便接通。

「蘇沐,你現在在哪裡?」姜慕芝問道。

「市裡!」蘇沐平靜道。

「市裡?你在市裡哪裡?我們現在就過去找你!」姜慕芝急聲道。

「怎麼?你們過來了?既然過來的話,那就來市政府吧。不過我可不敢保證有時間見你們,我今天會很忙的。」蘇沐隨意道。

「知道了,市政府見!」

姜慕芝掛掉電話之後,趕緊走上車,看著姜之山和姜之水還在遲疑的時候,她就忍不住呵斥起來。現在的她是再也沒有對兩人有任何錶面上尊重的意思,語氣都變的很為冷厲起來。

「還在等什麼?還不趕緊上車?」

蘇沐是真的沒有想到姜慕芝會這麼迅速的就又出現在自己這邊,看來這次姜桃李真的是病得不輕,否則的話不至於讓姜慕芝如此的激動?能夠從杏唐縣追到殷玄縣來。

不過就算是追過來又如何?我現在還沒有想著去給姜桃李治病。他之前能夠那樣對我,就別怪我如此端著。

「一會就是省里來人進行提名,只是不知道這個省委組織部過來的,到底會是誰那?」

就像蘇沐沒有想到姜慕芝會親至一樣,他也沒有辦法想到,就在他前往市裡的時候,和他的車錯身而過的竟然是市建委的車,帶隊的就是副主任高修全。

兩輛車都是市建委的,高修全帶隊下來,針對的就是現在正在進行投資建設的藺氏集團的分部。

既然是準備鬧事,既然是要針對蘇沐,那高修全就不可能不做工作的。這個藺氏集團的分部分明就是從寶華縣搬遷出去的,是扇了李雋臉才挪到殷玄縣的。

所以不找你藺氏集團的麻煩,我去找誰的? 第兩百七十四章:競拍⒆一龍五現在才知道什麼叫做弄巧成拙,不過男人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那種,說出去的話收回來,即使在沒有旁人的時候面子上也掛不住,所以他最終都沒有說出來。

而就在冷月對著眾神發誓的當會兒,一道信息鑽入蕭寒腦海之中,當他想要查詢是何內容的時候,卻一無所獲,這種怪異的現象還是第一次。

試過幾次之後,搞不清楚就放棄了。

八級魔法紙的失敗引起了整個主拍賣場的議論之聲不斷的傳來,雖然只是失敗了一種,但不得不令人聯想起魔法紙會不會有某種缺陷,而這種缺陷在八級魔法紙上是致命的。

各種猜測紛紛出爐,不得不承認人類的想象力實在是太豐富了,不一會兒,千百種不同的聲音就想了起來。

不過出奇的是,站在主席台上的寧馨兒等人卻一臉的平靜,似乎對這個結果早有了準備。

寧馨兒臉上的平靜讓辛追大魔導師看了心中不免有些惴惴不安起來,他是在魔法紙上動了手腳,不過一般人是看不出來的,尤其是在一個照面的情況下更難發現,而起只要使用過,就會對捲軸有所破壞,上面的痕迹自然會損壞,損壞的魔法捲軸就是神明也難發現其中的奧秘。

這是辛追大魔導師的秘密,沒有人知道,所以他一顆忐忑的心暫時放了下來。

「各位尊敬地貴賓,剛才我們將所有等級的魔法紙都試驗了一遍。令人遺憾的是,八級魔法紙試驗失敗了,不過一級到七級魔法紙成功了,這個成績已經足以令人興奮了!」寧馨兒說道。

紛紛咂咂的聲音很快就平靜了下來,雖然失敗了一種,可其他的都成功了,失敗了。還可以再做嘛,八缺一。這已經是非常成功了。

「各位貴賓,我們剛才試驗所有等級的魔法紙都是用的火系魔法,但是一開始我就介紹過了,魔法紙是無屬性地,理論上它是可以勝任任何一系魔法的!」寧馨兒大聲說道。

果然,眾人聞言,頓時恍然大悟。時間隔地並不長,魔法紙的無屬性清晰的出現在所有人的腦海里!

辛追大魔導師老臉猛的一白,一個踉蹌退後一步,他現在明白了,為什麼剛才一直縈繞在腦海里一絲不好的預感,原來是出在這兒。

為什麼試驗魔法紙不使用其他魔法,而是火系魔法,原來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準備的。可人家也沒有故意這麼做,畢竟在之前也介紹過魔法紙是無屬性地,只不過這個時候記得的人太少了,而他一心就想著為魔法師公會,這麼重要的一點居然忽視掉了。

這不是陰謀,而是陽謀。如果自己沒有私心,那根本不會出現如此被動的局面。

「辛追大人,您怎麼了?」站在辛追身後的加特林心中一陣快意,這就是報復的快感,魔法師公會差點將他逼的走投無路,這個仇,這個恨深深的刻在他地骨髓里,看到高高在上的魔法師公會長老驚慌失態的樣子,豈不快哉!

「沒,沒什麼。可能是剛才製作捲軸的時候精神力消耗太大了。」辛追忙掩飾過去道。

精神力消耗太大?笑話。堂堂一個聖階魔法師製作五張八級的高級捲軸會精神力消耗太大,說出去都沒有人相信。

「寧馨兒大家。如果要一級一級的試驗,那今天地競拍大會要開到什麼時候?」有人問道,須知除了七種元素魔法,還有變異的,比如水變異成冰系,火變異成雷系,還有空間系,亡靈系,精神系和召喚系,是不是每一系都要試驗一下呢,這麼試驗下去,該需要多少時間呢?

「當然不需要了,其實我們只需要將高級的試驗一下,那麼低級的完全可以不需要試驗的。」寧馨兒含笑答道。

這倒是有些道理,空白魔法捲軸是向下兼容的,只是沒有人捨得用高級的空白魔法捲軸製作低級魔法捲軸而已。

「那麼請問寧馨兒大家,試驗哪一級呢?」眾人關心的就是這個。

「我們生產出一至八級的魔法紙,那麼最高的是八級魔法紙,自然是從最高地一級試驗了。」

「可是剛才八級魔法師不是實驗證明它失敗了嗎?」有人反對道。

「那只是針對火系魔法,雖然魔法紙是無屬性地,可也不能保證他對所有魔法都是適用的,是不是?」寧馨兒地回答讓人無從反駁,不能製作火系魔法捲軸,也許水系可以呢?

水火相剋,也許就因為這兒緣故呢?

今天來的魔法捲軸製作大匠師級別的人不少,各系基本上都有,要找一個水系捲軸製作大匠師並不是很困難。

明嵐帝國的宮廷魔法師,水系大魔導師冷言就是一位製作水系魔法捲軸的大匠師,而且還是要突破宗師級別的那種,修為還在辛追之上。

對於寧馨兒發出的邀請,這位冷冰冰的水系大魔導師沒有推遲,而是一句話不說就從三層的貴賓包間走了下來。

冷言製作的是水系八階防禦捲軸水幕天華,這可是一個可以媲美准禁咒的魔法捲軸,比剛才火系的那個防禦捲軸還要厲害,它是一個群防的捲軸,功效可以將方圓十多米的地方罩進去,還可以移動,這還是一個引導式的捲軸,十分實用!

當冷言道出自己要製作這麼一個準禁咒的捲軸,還是用已經試驗過失敗的八級魔法紙地時候,所有人都替他捏了一把汗。

這比剛才辛追的那個魔法捲軸的難度要增加了好幾倍了!

不過如果製作失敗。那恐怕也沒有什麼,畢竟前面有先例嗎,估計就是這個,冷言才敢這麼大的膽子一上來就宣布製作這麼難的魔法捲軸。

調製魔法顏料,冷言舉重若輕的動作看在眾多的魔法師嚴重宛若最美麗地舞蹈,很快,一小瓶藍瑩瑩的魔法顏料出現在冷言地手中。離得近的人都可以感覺到那微弱的水元素魔法能量的波動。

魔法顏料已經調製好,接下來就是製作捲軸。按照冷言的要求,一共鋪上了三張八級魔法紙。

奇怪的是冷言既然沒有用製作魔法捲軸的專用魔法筆,而是選擇了風城出產地毛筆,而且還是極品的狼毫筆!

眾所周知,製作魔法捲軸對精神力控制要求很高,魔法筆類似於地球上的水筆,可以在魔法師的控制下。顏料是均勻的圖畫在魔法紙上面的,多一點和少一點就會導致魔法捲軸製作失敗,所以微控是每一個制止魔法捲軸的魔法師必修的一課,而冷言居然沒有選擇更加容易控制地魔法筆,反而去選擇難以控制顏料量的狼毫毛筆,這似乎有些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但是他們很快眼珠子就瞪的快要掉出來了,手執狼毫毛筆的冷言迅速的沾滿了魔法顏料之後,以一個不可思議的速度在魔法紙上龍飛鳳舞地畫了起來。

那速度比剛才的辛追大魔導師的速度要快了一倍之多。而且異常流暢,幾乎沒有看不到任何停頓,一氣呵成。

三分鐘,一張捲軸就應製作完成,可冷言大魔導師還沒有停手,繼續沾滿了魔法顏料。眨眼間,另外兩張魔法捲軸又在他那神奇的手下迅速的完成!

站在他身後不遠處觀察的加特林眼睛瞪的老大,轉而閉上眼神,似乎又略有所思,嘴角見露出一絲令人不察覺的笑容。

雖然用毛筆來畫魔法捲軸困難會成倍的增加,但對魔法師微控的要求也成倍地增加,一旦達到那個境界,製作捲軸地速度會大大的縮短,而且這還是一種修鍊魔法元素控制力地好方法。

可謂是一舉多得!

三張魔法捲軸完成後,頓時散發出瑩瑩藍光。這根本是高級捲軸特有的現象。

擱筆。冷言靜靜的站到一旁。

成功了?全場一時間鴉雀無聲!

冰系大魔導師洛青言走上前來,仔細的驗看了三張魔法捲軸。點了點頭道:「不用試驗,這就是水系八級高級捲軸水幕天華,這三張捲軸除第一張外,另外兩張都達到了准禁咒級別!」

有經驗的人自然看出第一張散發出來的藍光與後面兩張比起來有所暗淡,不仔細是看不出的,當然今天來的哪一個不是人老成精的貨色,基本上洛青言話一出口,所有人都明白了。

冷言這時候忽然開口道:「其實這並不是我的功勞,除了提供給我的顏料原料上乘之外,還有就是這魔法紙,它能夠承受這個級別的能量,另外它的卻是無屬性的,我剛才使用的是水系水幕天華的製作顏料,相信如果用其他系的顏料,一定可以製作出其他系的捲軸的,依我的判斷,准禁咒級別的無問題。」

那剛才辛追大魔導師為什麼會?

懷疑的目光一下子全部都對準了已經回到了三層貴賓間魔法師公會的那間包間之中。

此刻的辛追大魔導師老臉紅一陣,白一陣,青一陣,三種顏色變幻不定,精彩之極!

聯繫到魔法師公會與風城之間的衝突,不難有人會聯想到辛追故意的在八級魔法紙試驗上做了手腳,讓其試驗失敗!

魔法師公會太卑鄙了!武士公會的人已經迫不及待的罵出聲,能夠給魔法師公會抹黑,潑髒水,他們都是搶著做,而且還是會不遺餘力的。 藺蘭亭作為藺氏集團的總裁,每天需要處理的事情真的是多的很。但他這個人確實很懂管理之道,該放權的時候是絕對會放權的。所以即便是身為總裁,他需要處理的就是很少的事情。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藺氏集團會出現著那種篡權的行為,實際上在藺氏集團內部這樣的事情是永遠不可能發生的。原因很簡單,藺氏集團是藺蘭亭的私有之物。

藺氏集團是沒有上市的!

這樣的一個大集團卻沒有上市,走的是那種悶頭髮大財的道路。這並不是說藺蘭亭不想著上市,他只是認為時機未到。所以藺蘭亭就這麼一直發展著,而要是換做平時的話,他是斷然不會在一個地方過多停留的。

但現在的藺蘭亭,還真的就是在殷玄縣之內!

藺蘭亭之所以會在這裡,到並非全都是因為蘇沐的關係,他在這裡是真的處理著事情。不說別的,光是分部和金礦的開採,就足以讓藺蘭亭在這裡留下。

這天早上藺蘭亭正在分部的建廠地看著圖紙,這份圖紙是經過藺氏集團和殷玄縣規劃局經過再三研究,並且報殷玄縣縣委常委會討論敲定的,所以說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現在藺蘭亭所研究的只是分部的建設樣式。

「咱們既然將這裡作為藺氏集團的分部,那麼之前在寶華縣的那種格局就是絕對不可取的。我在這裡只說兩點,第一。這個分部的規模要大,要體現出我們藺氏集團的氣魄來。

第二,那就是整個分部的建築樣式,一定要體現出人文化和風景化。這是咱們藺氏集團的一貫原則,要是生活在一個花園般的工廠裡面,我相信絕對比那種隨便應付的呆板工廠要舒心。」藺蘭亭笑著道。

「是,藺總,您就放心吧,我們知道如何處理的!」

「就是,藺總。咱們的所有建築風格都會按照總部的樣式進行的。」

「藺總。咱們這個分部光是佔地面積就要超過寶華縣的那個一倍!」

……

就在藺蘭亭他們這邊商量著的時候,突然之間會議室的大門打開,從外面走進來一道身影,附在張郎的身邊低聲說著。

張郎是誰?張郎就是藺氏集團的一個經理。是深得藺蘭亭相信。並且是藺蘭亭一手提拔起來的。這藺氏集團的分部。就是歸屬張郎負責的,別管是籌建還是以後的營銷,都由張郎說了算。

張郎在聽到那話之後。臉色不由陰沉下來。他起身走到藺蘭亭身邊,低聲道:「藺總,有麻煩了!」

「什麼麻煩?」藺蘭亭隨意道。

「是這樣的,就在這時候在外面,冒出幾個市建委的人,帶頭的是市建委的副主任高修全。他們過來后,就直接喊停了咱們的工程隊,說咱們的規劃設計有問題。」張郎沉聲道。

簡直就是胡說!

藺蘭亭在腦海中升起的第一個念頭便是這個,隨即他便冷靜下來。遇事不慌亂,是藺蘭亭能夠走到現在的原因。再說依著藺蘭亭現在所擁有的人脈,在這燕北省內的省級層次,他也是認識些人的。

就算是在京城之內,藺蘭亭的人脈都是不錯的。否則的話,你真的認為藺蘭亭能夠想要進入到那個特殊研究生班就能進去嗎?

「市建委?」

藺蘭亭腦海中想到的第一概念就是市建委是沒有理由前來找麻煩的,如今的殷玄縣因為蘇沐的原因,真的不是說誰想要找事就能夠找事的。要知道有著之前的江苛當作例子,誰還敢造次?

當然這不排除,不知道江苛事件真相的那些人,會認為自己是所謂的市裡幹部,想要前來縣裡面打打秋風。如果說只是打秋風的話,藺蘭亭也就認了,他怕的是市建委過來是另有目的的。

「市建委高修全這個人誰知道?」藺蘭亭淡然道。

「我知道!」張郎開口道,「市建委的主任是林公明,高修全是市建委的副主任。為什麼他會過來我是不知道原因的,但有點我想藺總你或許是不知道的。那就是這個市建委目前是歸屬寶華縣縣委書記,也就是如今的市委常委李雋分管的。」

藺蘭亭眼前一亮!

這就是問題的關鍵!

就說不可能無風不起浪的,如果說這裡面沒有說道的話,市建委是不可能過來找事的。原來根在這裡,難道說李雋真的就是這麼點氣量?就因為自己將分部給挪到殷玄縣來,所以就想著過來找自己麻煩嗎?

真的要是這樣的話,那就是太過沒有容人之量了!

「藺總,現在怎麼辦?」張郎問道。

「你去看看。」藺蘭亭隨意道。

「好!」張郎起身離開后,藺蘭亭也就沒有再開會的意思,揮揮手讓其餘人各司其職后,自己就站在辦公室的窗戶前,看著外面停下來的兩輛車,看著站在最前面的高修全,臉上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

高修全啊,你這是心甘情願的當槍了!

不過這事還真的是不能夠就這麼算了,既然是發生在殷玄縣之內,就要想辦法讓蘇沐知道。不過相信這一刻,該通知的人已經是將消息果斷的通知給蘇沐了吧。

還真是這樣的!

依著蘇沐現在對殷玄縣的掌控力度,在這裡發生的這件事情,如果說還不能夠知道的話,那就是太不可思議了。現在的他已經是坐到了市政府的會議室中,有關他的任命也在進行著。

是慕白悄悄的站在門口處,想要過來卻又知道現在是不能夠過來的。所以慕白便就那樣站著,一直在等待著。

蘇沐也看到了慕白,不過卻是沒有放在心上,在他看來是不會有什麼大事情發生的。

「提請蘇沐為商禪市的市人民政府副市長!」

隨著這樣的一句話開始響起,蘇沐知道屬於他的任職已經是開始。接下來就是所謂的演講之類的程序,一切都是按照標準化的流程去走的。而實際上對蘇沐的任命,是沒有多麼負責的。

怎麼說蘇沐也只是一個所謂的副市長,不是市委常委,真的要是過於隆重的話,蘇沐都擔當不起不是。

「蘇副市長恭喜啊!」黃煒琛走到蘇沐身邊微笑著道。

「黃市長,以後還要在你的領導下工作,希望你多多指導那。」蘇沐平靜的說道。

既然李雋已經代表黃家做出了宣戰,既然你黃煒琛是保持著沉默的,那我就沒有必要再像是以前那樣對你畢恭畢敬。怎麼說我現在都是選擇了站隊,站到了孫梅古那邊的。

真的要是和你再不清不楚的話,對我那是沒有好處的。這點蘇沐是絕對會掌握住的,要是連這個都沒有辦法掌握的話,就實在是太過離譜。

「蘇副市長,十五分鐘之後請到市政府的小會議室,咱們市政府做一個簡短的見面會。」黃煒琛說道。

「好!」蘇沐應道。

別管黃煒琛這樣的態度是想要表明什麼,但既然人家給出了這樣的指示,蘇沐就必須去做。官場之中的那種規矩,蘇沐是必須要遵守的,也會去遵守著。

「市長!」慕白出現在蘇沐身邊低聲道。

之前的書記現在已經是能夠換成市長了,想到這樣的稱呼變化背後隱藏著的博弈,慕白就感覺到蘇沐的強勢。依著他現在的年紀,真的是再次刷新了燕北省的官場記錄。

「說!」蘇沐道。

「是這樣的,就在之前藺氏集團那邊發生件事情,是是市建委的高修全副主任帶著人前去,竟然叫停了他們的施工,用的理由是所正在建設的廠房嚴重不符合規定。」慕白低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