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來」就在黑尾禁錮了向天歌幾人時,地面上蕭元的雙眼極力的張了開,並吃力且微弱的道。

此刻,他動彈一下腦袋都是那麼的困難,說話的時候,手指也只能微微動一下。

「你還不願放棄么?」望著上下半身只剩一絲皮肉鏈接的蕭元,黑尾雙眼微眯,不知在想些什麼,話語中毫無波動和感情。

說實話,黑尾此刻是非常震驚,不光是因為蕭元那恐怖的生命力,更是那股驚人的毅力。

「再來。」一口紫血伴隨著話音噴出,蕭元含糊不清的重複剛才的兩個字,但是這兩字卻猶如萬斤重的巨石壓在黑尾的胸口。

所以,黑尾沒有說話,就這麼站在蕭元的一旁,深邃的眼眶中時而閃過複雜之色,沒人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本來還有兩拳,但是看在你如此毅力的份上,我只用最後一拳,若是你能停過這最後一拳,我便答應你。」黑尾毫無表情的道:「你的生死由你的命來決定吧。」 ?黑尾心中雖然震驚,但是面上沒有絲毫的表情,只是冷冷的說著,他本來想轟出剩下的兩拳的,但不知為何,他不願再給這個時候的蕭元兩拳。

一拳就夠了,其實在第八拳打完之際,黑尾就已經承認了蕭元,已經願意和蕭元做那筆交易。

他之所以還想給蕭元一拳,完全是因為想要看看蕭元的極限。

此刻蕭元雖然已經半死,幾乎丟掉了半條命,但是黑尾覺得,蕭元的極限遠不止如此。

淡淡的紫光閃爍,從蕭元的各處傷口中瀰漫而出,對於黑尾的最後一拳,他好似已經完全不在乎,因為他那僅剩的一點意識已經感覺不到疼痛……感覺不到自己還活著。

不過,這樣的一幕,在和黑尾做這筆交易前,他已經預料到了,也就是說,他知道自己承受了十拳後會是什麼後果。

若是有誰知道蕭元的想法,肯定會大罵其傻子,既然你知道會是這樣半死不活的結果,為何還要答應承受對方十拳?難道真實活夠了?活膩了不成?還是說他明知道有這樣的結果也根本不信,認為自己能夠完全抵擋對方十拳?

其實都不是,蕭元之所以想要和黑尾交易,以承受十拳為代價,在他看來,完全是值得的。

因為除了交易之外,他還有更深選的考慮,是在黑尾提出十拳時想到的。

他進入歸元神體已經有段時間了,可是在這段時間中,除了吸收了一些元素之力外,歸元神體根本沒有什麼進展,雖然只要不停的吸收元素之力,到得最後就能將歸元神體煉至大成,但是那不知是何年何月後的事了。

對於蕭元來說,元素之力太過隱晦,且極難發現,甚至他懷疑,在這片天地間能否有著那麼多的元素之力讓他晉級。

所以,他決定鋌而走險,以肉身承受毀滅般威力的打擊,來強行刺激歸元神體晉級。

而這個晉級,不是元素之力得到提升的晉級,是純粹的肉身防禦晉級。

因為在自他得到歸元神體以來,雖然自愈力和體力得到極大的提升,若是遇上相差不多的對手,戰鬥上三天三夜都沒問題,他體內的鴻蒙紫氣悠長厚重,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只要按照鴻蒙紫氣回復的速度使用,哪怕是一直戰鬥下去都可以。

當然,就是因為如此,蕭元的鴻蒙紫氣尚未成熟,所回復的速度根本不可能跟得上他使用的速度。

而他的肉身也是靠著鴻蒙紫氣來癒合傷勢的,一邊瘋狂的使用,一邊還得抽出一部分恢復傷勢,即使鴻蒙紫氣有所小成在戰鬥中也相對吃力。

所以除了自愈力外,還得有著過硬的防禦力才行,雖然蕭元的神體受了傷,甚至渾身炸裂都能自動復原,但是若是承受了轟擊后能夠毫髮無損豈不是更好?

就拿剛才那八拳來說,若是蕭元有著能夠承受了那八拳后依舊毫髮無損的防禦力,即使打不過黑尾,也不至於變成現在這幅慘樣。

而歸元神體本身是能夠達到這樣的防禦力的,在蕭元靈魂被龍姬月斬碎,肉身炸裂后組成歸元神體的那時,就有著關於歸元神體的許多信息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歸元神體除了能夠掌控元素之力外,還能肉身永恆,以肉身成道。

當時他的腦海中還出現過這樣一幅畫面,一個身穿道衣,有著須白長發且仙風道骨的背影將不知是星空中何處的一片天地舉在了手中。

那身影看上去異常的渺小,甚至可以說是弱不禁風,但是就是這樣一個身軀,將整片天地都輕易的舉了起來,並且蕭元的腦海中浮現的信息是,此人就是修鍊過歸元神體的。

本來蕭元倒覺得沒什麼,但是細想之下,發現有些不對勁,想要有歸元神體必須要修鍊歸元神術,而歸元神術是他的另一個師尊,易尊給他的,換句話說,這世間只有他和他師尊易尊才修鍊有歸元神術。

但是他腦海中浮現的那人和他的師尊並不是很相似,從背影看上去,比起易尊就顯得老態了許多。

但不管怎樣,這樣一個老態的身軀修鍊歸元神體后,都能舉起一片天地,並且最後那人將整片天地都捏碎了去,用肉身硬生生的承受了整片天地的毀滅依舊毫髮無損。

所以,蕭元想著若是他將歸元神體修鍊至大成豈不是也能夠舉起一方天地?

這是一個多麼恐怖,且讓人不敢想象的一幕,就拿這片天地間現在最為厲害的幾人來說,其中包括蕭元的師尊唐正宗,龍震天等人,他們也根本沒有這樣的偉力。

說到底,他們也只是活在規則之下,活在天地之下,最多也就和天地齊平,而那人,能夠舉起天地,毀滅天地,甚至是創造天地。

所以,既然那人修鍊了歸元神體能夠如此偉岸,自己也修鍊了,就算天賦比起那人差十萬八千里,再不濟也能和這片天地齊平吧?不然怎麼對得起易尊?怎麼對得起歸元神術這麼逆天的功法?

但是這麼久了,歸元神術還未小成,歸元神體也沒有真正的歸元神體千分之一的威力,這讓蕭元很不爽,而在歸元神體的相關信息中,有著以承受肉身極限來突破神體的方法,就是不停的承受威力巨大的攻擊,最好是那種一招就有毀天滅地威力的。

這種方法適合於修鍊天賦並不是那麼強的人,說白了,就是強行逼迫歸元神體晉級,因為在不停的承受強大攻擊時,歸元神體會不停的的演化調節自身的防禦強度來適應相同威力的攻擊。

當然,這種方法有著極大的弊端,若是那攻擊太過強大,超過了當時歸元神體能夠承受的極限,是會死的,就算有鴻蒙紫氣也不能復原,而就算沒死,鴻蒙紫氣也不可能在極短的時間內將其復原,時間短則數年,長則千年。

但是使用這種方法也有極大的好處,就是將神體煉至大成時,將威力無窮,碰上怎樣的對手就能將防禦提升至怎樣的高度,換句話說,用這種方法煉至大成的歸元神體,從蕭元的得到消息來推理,是沒人能夠攻破的。

奈何蕭元已經在歸元神體初期階段這麼久了,一直想要晉級,所以他劍走偏鋒,準備試一試這種辦法。

而顯然,他將黑尾當成了自己的磨刀石。

雖然此刻他極為痛苦,甚至說是生不如死,但是他卻巴不得黑尾繼續朝他攻擊,更希望他將剩下的兩拳都打完,因為此刻進入了一個極為奇妙的意境中。

他感覺渾身輕飄飄的,四周一片紫色,像極了星空,星羅滿布,而他就在這紫色星空中漂浮著。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蕭元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只覺得渾身有火在燃燒,無比的熾熱。

……

透過眼縫,蕭元見到黑尾的第九拳,也就是最後一拳朝自己轟了下來。

他很想這一拳快些轟到自己的身軀上,因為他覺得快要抓不住那奇妙的意境了。就連那熾熱感也在飛快的消退著。

而這奇妙的意境很有可能就是歸元神體要晉級徵兆。

那意境在飛快的流逝,始終缺少了一些火候一般,這僅僅只是一瞬間,蕭元知道,若是放過了這次機會,下一次不知還得等多久。

紫色星空正在快若閃電的褪去,熾熱好在褪去,甚至蕭元身軀上淡淡散發的紫芒也暗淡了許多。

最終,那紫色星空在他意境中完全褪去,身軀上的紫芒也暗淡了許多,就連眼縫中透出的目光也已經無神。

而這個時候,黑尾的第九拳才轟了下來。

「轟……」刺眼的光亮瞬間四射開來,能量波動瘋狂的以半球形狀席捲大地,朝著四周吞噬著,就連剛才黑尾親自設下的風幕也在這半球形狀的能量波下被頃刻間摧毀。

直至最後,這片天地什麼都看到了,完全被刺眼的光亮籠罩。 ?刺眼的光亮席捲了整片天地,讓人看不清一切。

而在半球形狀的能量波動擴散的瞬息間,風幕破碎的剎那,向天歌等人面色凝重到了頂點。

此刻,就算他們想逃也不可能逃得了,餘波擴散的速度實在太快了。

「木神盾。」當下,向天歌不得不湧出龐大的木神氣凝聚成了一塊木色且有千丈龐大的盾牌,抵擋在了他們身前,既然逃不了,只能硬抗了。

這是他從木神氣的修鍊中領悟的,越修鍊,他越發覺得木神氣的強大,這木神盾就是他以木神氣化形的,已經不光是簡單的盾牌,若是受到並不嚴重的傷勢,它能夠自主的修復,當然,修復的速度取決於向天歌木神氣的強度。

恐怖的餘波瞬間擊打在向天歌額的木神盾上,頓時就聽見刺耳的咔咔聲,像是有無數的木屑從木神盾上被剝離下來。

甚至,向天歌擋在盾牌之後,整個人被逼得不斷退後。

「咔!」或許是餘波實在太恐怖了,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木神盾就在餘波的衝擊下斷裂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見狀,向天歌面色鐵青,在盾牌出現裂痕的那一刻,他嘴角也溢出了鮮血,顯然是受到了不小的創擊。

「凰翅火甲。」小不點自然不會讓向天歌一人承受,她的翅膀張了開,足有千丈龐大,一片片的幻化成火焰般的羽毛漂浮在虛空上,而在她話音落下的瞬間,這些羽毛紛紛快速的朝著木神盾上匯聚,最後凝聚成了一塊金色城牆,猶如金色鎧甲一般,將木神盾籠罩在其中。

頓時,木神盾猶如得到了神助,那正在不停蔓延的裂紋和掉落的木屑停止了下來,隨後以飛快的速度復原著。

「咔咔……」不過小不點的凰翅火甲也並未撐多久,在恐怖的餘波之下,竟也碎裂開來。而本來正在復原的木神盾,又開始破碎起來。

不難想象,黑尾的這第九拳有多麼恐怖,

「金烏聖鎧。」金蟬子在後面,小個子上幻化出一道百丈龐大且炙熱的光團,猶如一尊小太陽。

他張開了嘴,將整個光團吞進了嘴中,而後瞬間又將其吐了出來,和凰翅火甲一起籠罩在了木神盾上。

「看來沒有我幫忙,你們始終不行啊。」金蟬子的半神獸之力也不斷地加持在木神盾上,當下像是說著風涼話的道。

木神盾在得到金烏聖鎧的加持后,最終算是勉強能夠抵擋住那狂暴的餘波了,整個強大的餘波猶如水流一般被木神盾切斷,向著兩邊瘋狂的涌去。

在這等狂暴的衝擊力下,他們三人合力這才勉強擋住了餘波,但是依舊在緩慢的被逼退。

「哼,說風涼話是吧?小心本姑奶奶扒了你的皮。」小不點見蕭元受到如此恐怖的創擊,現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氣不知道怎麼發泄,這個時候金蟬子的話無疑讓她怒上加怒,頓時就大罵了出來:「有種你別出手,若是我和向天歌抵擋不了,大不了大家一起死就是了。」

「哼。」然而,金蟬子轉頭,不再理會小不點,因為他深知,得罪什麼都不要得罪女人,尤其是小不點這種『心腸歹毒的女人』。

不過他那模樣,的確沒有多少凝重的模樣,反而一臉輕鬆。

或許,他相信蕭元不會這般輕易死去吧。

「我說你兩夠了沒?蕭元是死是活還不知道,你兩吵什麼?」金蟬子沒說話,向天歌卻是說話,他吃力的頂著木神盾,雙腳在地面上擦出深深的溝壑,身軀也在一點點的被逼退。

而他的話,自然也讓小不點和金蟬子啞口無言,只能紛紛白了對方一眼。

數個呼吸后,那恐怖的餘波才開始緩緩減弱,直至十個呼吸后,餘波的衝擊力才徹底消失,而在這一擊之下,從虛空往下一望,形成了一個環形巨坑,巨坑之外仍有方圓數里被夷為了平地。

………………

煙塵中,隱約能夠見到,兩道身影站立在巨坑的中心處。

不管是小不點還是向天歌,望著這一幕都是眼瞳驟然一縮,想要將遠處那兩道身影看清楚,或許是因為煙塵太濃了,他們就算凝聚著靈力在雙眼也看不清楚。

不過他們不傻,煙塵之中能夠有著兩道身影,那說明了蕭元還沒死,這樣自然最好不過。

但是他們有一點想不明白,剛才的蕭元已經重傷在地,根本爬不起來,而現在煙塵中的兩道身影都是站立,蕭元不可能在先前已經重傷且後面又承受如此恐怖的一拳的情況下再站起來吧?

就算想不明白,此刻他們都是顯得有些激動的,因為煙塵中只有黑尾和蕭元,既然蕭元站了起來,那就代表蕭元在黑尾的第九拳下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勢,至少還能站起來。

而黑尾剛才也說了,這第九拳就是最後一拳,第十拳他已經他打算在用,所以蕭元撐過了這一拳,也就代表扛過了黑尾的拳頭,黑尾得履行承諾和他交易才行。

「不對……快看。」然而,正在向天歌等人略微鬆了口氣時,小不點的伸出一張翅膀,扇出一股狂風,將那百里的煙塵都吹散了去。

巨坑的中心處,的確有著兩道身影,不過真正站立的只有一人,而另一人,卻被站著的那人捏著脖子提了起來。

「師尊,那是師叔?」出現在眾人眼前的一幕,率先讓向羽驚呼了起來,因為他見到,手中提著一人的那人就是蕭元。

其實不用向羽說,向天歌早就看到了,當然,他們都看到了,只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罷了。

此刻的蕭元周身數尺散發著淡淡的的紫氣,雙眼射出紫芒,長發無風自舞,一隻手就將黑尾捏住動彈不得。

他那先前斷裂幾乎已經消失的腹部和幾個血窟窿,被濃郁的紫色液體填充,在其中流淌,其內閃爍著一點點的星光白,所以那幾個地方看起來就像是浩瀚的星空,點點星光就像是浩瀚星空中的星星。

待得好片刻后,他那散發的紫芒和身軀流淌的紫色液體才褪去,而先前那些觸目驚心的傷口在紫色液體褪去之後,居然恢復的完好如初。

「怎麼可能……」黑尾被捏著脖子,雙手用力想要搬開蕭元的手,但是卻發現根本做不到。

此刻,他顯得有些狼狽,渾身有著許多猙獰的傷口,因為在剛才的恐怖能量波動中,即使他是武聖,他也有些抵禦不下,因為剛才的能量波動,並且完全是他造成的。

在他第九拳剛好擊中蕭元剎那,正想要抽身離去,但是卻突然被一股巨力捏住了脖子,只能硬生生的承受著那毀天滅地的爆炸。

而到現在,他都不敢相信,蕭元在承受了他的第九拳后,不但沒事,反而傷勢全好了,整個人的氣息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捏住他脖子的力量,大得連他都反抗不了。 ?「怎麼可能……你應該死了,不……至少你也應該爬不起來才對,可是為什麼……。」被捏住脖子的黑尾極度震驚且說話顯得是那般吃力。

「不錯,我的確應該是死了,或者重傷爬不起來,但是這世間有些事情本就沒法解釋……不是么?」蕭元自然不可能將剛才發生了什麼告訴黑尾,他只知道,自己此刻若是想要殺死黑尾猶如捏死一隻雞那樣簡單。

不過他並沒有這樣做,而是將黑尾像扔小雞一樣扔在了地上,而後淡淡的道:「來吧,還有最後一拳。」

黑尾剛才已經說過,第九拳就是最後一拳,他不想再用第十算,因為他覺得,第九拳就已經是蕭元的極限了,再繼續打下去,蕭元不死也得殘廢,起碼最近幾年內是一個廢人,但是從蕭元現在的模樣看來,他的想法是可笑了些。

在第九拳擊中蕭元時,蕭元那奇妙的意境正好褪去,只差一絲一毫就完全消失,讓蕭元險些沒能抓住這次機會。

好在黑尾的拳頭還是趕上了,擊中蕭元身體時,他那滔天的九幽氣瘋狂的往蕭元身體內衝擊,想要將蕭元撕成粉碎。

這讓那快要消失的紫色世界停止了消退,而黑尾恐怖的拳力也頃刻間被消退的紫色世界吸收。頓時,紫色世界暴漲,又出現在了蕭元的意境中,這讓蕭元沒有錯過難得的這次機會。

而在紫色世界暴漲的那一剎那,其實黑尾的拳力已然被蕭元完全吸收,剛才那恐怖的波動根本也不是黑尾所引起的,完全是因為紫色世界瞬息暴漲的緣故,在蕭元的體內產生了滔天的能量,瞬間噴發出來的威力,簡直能夠毀天滅地。

所以,這才讓聯手抵擋餘波擴散下的向天歌和小不點等人都如此狼狽。

不然,一個初級武聖的一擊,不可能能夠威脅到七八級的武聖。

此刻,蕭元只覺得渾身炙熱無比,體內有著洪流般的力量在奔騰,根本用不完。

並且他的力量從一億斤力暴漲到了三億斤,體內心臟處的那滴紫血變得五彩斑斕,其幾大元靈在周圍耀耀生輝,不停閃爍著奇光異彩。

這是顯然是歸元神體晉級了,若是按照初級、小成、小成巔峰、大成、大成巔峰、神體來劃分的話,此刻的蕭元顯然從初級晉級到了小成,並且瀕臨小成巔峰了。

若是按照武者的戰力來劃分,蕭元相信,他此刻能夠比擬大部分的一二級武聖了。

這並不是毫無根據的,先前黑尾被他死死的捏住脖子就是最好的證明。

他面無表情,望著被扔在地上的黑尾,再次吼道:「這最後一拳如果你不打算給我,我便給你一拳,我倒想看看,你是否能承受得住我現在的一拳。」

既然是他在黑尾面前提出的十拳的這個交易,蕭元知道就沒有食言的道理,哪怕他現在已經有著殺掉黑尾的實力。

當然,這個也不一定,剛才他能靠著晉級瞬間產生的威力來擊傷黑尾並將其捏住脖子,完全是黑尾沒有防備,或者根本防備不過來,也就是黑尾根本沒有預料到會有這樣一幕的,若是黑尾有防備,至少不會被蕭元捏住脖子,然後不能防備的被那恐怖的波動擊傷。

所以,蕭元還是決定繼續和黑尾交易,他相信黑尾親眼見到自己此次的晉級后,肯定願意真正的潛伏在林休身邊為自己提供情報了。

不管怎樣,自己已經拿出了足夠的潛力和誠意,如若如此還不能打動黑尾,那到時將黑尾一併殺了就行了,因為真正的超越黑尾是遲早的事……要殺掉黑尾在往後也極為容易。

並且殺不殺黑尾,這都不能改變他將和林休敵對的局面。

玩寶 「好……」黑尾經過短暫的獃滯后,被蕭元吼醒了過來。

剛才蕭元的氣勢的確是鎮住了他,不過細想之下那不過是每個武者和修士晉級的剎那會爆發的波動和氣勢罷了,只不過蕭元氣勢的要更加兇猛一點而已。

想明白了這些,黑尾也徹底的清醒過來,雖然他不知道蕭元到底是靠著什麼抵擋下了自己九拳,並且還在自己的拳頭下毫髮無損的情況下晉級。但這並不影響黑尾的猜測,多半和那紫色的氣體脫不了干係。

不過不管怎樣,他算是徹底的認可了蕭元,而那準備收回的第十拳也在蕭元的吼聲中準備再度打出。

「究極浮屠。」數十條尾巴冒著濃郁九幽氣的尾巴躥出黑尾的後背,凝聚成了一尊巨大的浮屠懸浮在他的面前,而方圓近乎千丈的靈氣幾乎是瞬間就被吸噬到了浮屠中,頓時讓通體漆黑的浮屠冒出了金光。

隨後他飛身一腳將浮屠踢向了身前的蕭元,其上恐怖的氣息在跳躍著。他和蕭元相隔不到一丈,而那恐怖的氣息在這一丈之中直接將他們中間的空間撕裂而開,而那尊浮屠就像是活了一樣,一拳伸了出來,朝蕭元轟去。

從氣息上來看,這絕對是黑尾最強的一拳了,那兩鬢剛剛出現的須白也是極好的證明,顯然這尊恐怖的浮屠吸收了他極多的精氣。

這尊浮屠雖然恐怖,不過蕭元到並不是很懼怕的樣子,甚至他懷疑,即使自己已經晉級,靠著純肉身怕是也抵擋不了這尊浮屠,不過他最終還是決定以肉身抵擋,因為他想試試已經接近小成巔峰的神體到底有多強。

向天歌等人自然不知道蕭元的想法,只能瞪著眼睛,驚悚的望著眼前的一幕,他們實在不明白,剛才蕭元明明已經捏住了黑尾的脖子,為何要將其放開,為何還要讓黑尾繼續攻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