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夢,給我過來。」

靈夢看著緊抓住男子長袍不放的小女孩,一肚子的悶氣。

真是的,這算什麼啊?自己照顧了她那麼久,對方卻從來沒給過好臉sè她看。現在那傢伙才來了沒多久,就跟他那麼親近了。

而且,那副乖巧的拉著東方遙的樣子,如果是不認識的人見到了,甚至會以為他們是父女呢!

真是討厭到了極點。

「呸。」

冥夢不僅沒有聽從她的話,乖乖的從男人身邊離開,還對她做了個鬼臉。

「你這傢伙,別太囂張了。」

靈夢頓時火大了,一挽袖子就想要動手,我趕緊攔住了她。

「嘛嘛,她還只是個小孩子,何必跟她那麼較真呢!」

「正因為她還小,就更加應該好好的教育,免得將來誤入歧途。」

「哦,已經充分進入母親的角sè了嗎?」

完全是用長輩的語氣說的話啊!

「母……母親!去死,我才沒有那麼老呢!」

少女用力踹了我一腳,氣呼呼的就走掉了。

嗯,走的時候,臉不知道為何好像紅紅的。

「拉麵。」

誒,這個時候應該關心一下我的傷勢?

不過,還真的是腦子裡面只有吃的東西呢!

「好了,再等一會兒!」

我拍了拍冥夢的頭,說道。

「手,好臟。」

「……」

我望著自己沾滿麵粉的手,一陣無言以對。

綠sè小說歡迎廣大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淡定爲妙 「哇啊!!!!!」

安寧的命蓮寺,一聲突如其來的尖叫把清晨的平靜打破了。

聽到叫聲,早早就起來念經了的聖白蓮幾人迅速的趕到了現場。

「發生什麼事了?鵺。」

發出尖叫的人是封獸鵺,此時她正獃獃的站在了放在房間裡面的一個木櫃前,柜子的門被打開了,裡面空空如也。

「不見了。」

聽到問話,封獸鵺轉過頭,用獃滯的眼神看著她們。

「什麼不見了?」

這孩子的樣子有些不對勁呢!難道是丟失了什麼很貴重的東西了嗎?

「nǎi酪,nǎi酪不見了啊!」

少女捂著腦袋,發出了痛苦的悲號來。

那可是另一個人送給她的東西,因為害怕寺里的傢伙見到了,也要求分享,所以就藏了起來。原本是打算半夜再起來偷偷吃掉的,可是昨晚和聖白蓮她們談了很多話,回來很快就睡著了,也就忘記了這件事。等到早上起床跑去看,放在木櫃裡邊的東西早就不翼而飛了。

「嗚,昨晚明明還在的呢!」

「原、原來只是這樣子的啊!」

真是白cāo心了,還以為發生什麼重大事件了呢!

不過,擺放了一個晚上以上的nǎi酪,再拿去吃沒問題嗎?

就算是妖怪,吃了過期的食品也對身體不好的。

「會不會是被人偷走了啊?」

村紗水蜜打著呵欠說道。

她和多多良小傘身上都還穿著睡衣。大清早的就被這種小事吵醒,讓她們兩人的情緒都有些低落。

旁邊的多多良小傘抱著那把永不離手的唐傘,幾乎又要睡著了。

「偷……偷走?」

被村紗水蜜這麼一提醒,封獸鵺立刻想到了這種可能xìng。

恐怕確實是那樣子的,昨晚可能真的有人見到她把nǎi酪藏起來,之後就趁著自己睡著了,再悄悄溜進房間將它拿走了的。

「娜茲玲,是不是你做的?」

「等等,為什麼你第一個懷疑的人就是我的啊?」

而且,神sè還那麼確定。

真是太過分了,就算她再貪吃,也不可能偷自己同伴的東西吃的?

「因為老鼠不是最喜歡吃nǎi酪的嗎?」

嗯,很多上面都是這麼說的,因此可信度相當高。

「別胡亂相信這種沒有根據的傳言啊!」

「如果不是你的話,那會是誰做的?」

「我怎麼知道。」

啊,想不到只是一塊小小的nǎi酪,兩個人就為此而吵了起來。

這樣子可不行。

寅丸星連忙插入到她們兩人之間。

「好了,不要再吵架了。」

「是啊,鵺。」

聖白蓮也走上前來,摸了摸封獸鵺的頭。

「我相信大家也都並沒有拿走你的東西的。沒必要為了這點小事,就傷了大家的和氣。」

「既然聖都這麼說了……」

封獸鵺也覺得自己太過於衝動了,不管怎麼說,隨便懷疑自己的夥伴,就很不對。

「對不起了啦!娜茲玲,剛才對你說了那麼過分的話。」

「啊,不不不,其實也沒什麼的。」

看見對方如此老實的向自己認錯,娜茲玲一時反而有些手忙腳亂了。

「嗯。」

見事情順利的解決,聖白蓮滿意的拍了拍手。

「行了,你們幾個還是趕快去洗把臉,面容不整佛祖可是會怪罪的哦!」

她指著那幾個才起床的女孩,笑著說道。

「啊,這就去。」

村紗水蜜幾個摸摸自己的臉,立刻快速跑掉了。

「那麼,姐姐大人,我也先去準備一下大家的早餐了。」

「嗯,去。」

「是。」

雲居一輪略微一叩首,就帶著雲山離開了。

「聖。」

「嗯?」

聖白蓮轉頭望住了寅丸星。

「這好像並不是一件簡單的失竊事件啊!」

少女皺著眉頭,剛才人多沒有說出來,但是現在只有聖白蓮在,就沒有關係了。

「說來讓我聽聽。」

住持的眼睛閃了一下,不動聲sè的說道。

「其實你一開始就注意到了的!」

寅丸星苦笑著搖了搖頭。

「我不相信憑你的眼力,會什麼都沒有發現。」

「或許是這樣子。」

真不愧是最為了解自己的人,她的想法很難瞞得過對方。

「那你猜出來拿走鵺nǎi酪的人是誰了嗎?」

「沒有。」

聖白蓮的搖頭,讓寅丸星稍微感覺有些驚詫。

「連你都猜不出來嗎?」

「嗯。」

住持點了點頭。

「只不過……」

她忽然把手伸進了那個柜子中去。

「我能夠感覺得到,在這裡還殘留有一股十分微弱的邪惡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