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輩,你……」莫元沒有想到伽羅會突然偷襲,只看到他一雙腳突然被冰封釘在了地上,他想掙扎,卻沒有想到一股大力從他頭頂壓了下來,整個人連同湛盧寶劍一起瞬間被冰封起來。

區區一個

然難不倒劍神莫懷古親傳的莫家子弟莫元,只是稍微氣,一抹璀璨的金色的光芒旋即爆了出來,將自己身上的冰塊都絞成粉碎。

莫元手持湛盧劍,顯示出極其強大的鬥志對伽羅說道:「前輩,你很強,但是我們劍神山從來沒有一個臨陣脫逃的弟子!」

「有點志氣,莫老兒教出來的徒弟還是有那麼一點骨氣的!」伽羅雖然與劍神有過節,不過對這個莫元還是有那麼一點欣賞的,起碼劍神山弟子的那點傲氣還是有點。

不過有傲氣不一定有傲骨!

「所有人全部退出莊園!」這時候辰雨突然高喝一聲,帶領伊布楚等人迅速的朝莊園外退出,而莊園外的黑甲軍將士也紛紛的讓開數條通道。

六大勢力的人紛紛帶著人朝莊園外退了出去,神級高手交戰,那能量狂暴起來,足以將整座莊園變成齏粉。

就連小色狼也不敢待在羅身邊,以他現在的修為還不能保證他在神級大戰中安全無恙,只能跟眾人一樣,撤離莊園。

唯獨凱奇侯;,他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急的他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凱奇,我與那位姑娘的約已經輸了,從此之後你就是她的人了!」莫元瞥了在一邊瑟瑟的凱奇侯爵一眼,抬起一腳,便將凱奇侯爵踢起,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拋物線,落在了退到庄外的辰雨腳下!

「拿下!」;雨一個命令,如狼似虎的行轅衛隊士兵們一擁而上,將摔的七葷八素的凱奇侯爵摁倒在地,然後用玄鐵鎖鏈將其反鎖起來。

凱奇侯爵那一百多名護衛和兩名花了巨大代價招攬過來的聖階,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凱奇侯爵被抓了起來,居然沒有一個有勇氣上前去搶人!

凱奇爵被擒,兩名聖階自覺羞愧不已,而且他們也清楚惹不起風城,也沒有臉面留下來看神級決鬥,灰溜溜的從人群中離開了。

黑甲軍在鎮守府的地牢里現了夏紫薇姐弟倆,於是一併抓了起來。

至此凱奇一家,就剩下凱撒子爵還沒有落網,不過那個凱撒有光明聖教的身份又沒有犯什麼罪,最多是剝奪貴族的封號,但是則個貴族封號對他來說還不如光明聖教的一個騎士值錢。

劍神山已經差不多一千年沒有在世人面前露面了,這一戰,莫元看做了事劍神山重新出山的第一戰,所以一定要勝!

這股信念除了來至手中的湛盧劍,還有他對這數百年苦修的信心。

神級可不是修鍊越久就越厲害的,踏入神級之後為的增長速度,一是功法的品級二是各人悟性,兩皆具備的話,那修鍊幾百年打敗一個修鍊數千年的高手並不稀奇!

論境界修為,伽羅只比莫元高出一籌,大家同時處在中神階下品境界只不過伽羅無限接近中品,而莫元才剛剛踏入后不久不過莫元手中有一支神兵,這就抵消了伽羅那微弱的一點優勢!

神級一下,魔法師之要不跟武士近戰,那輸的很定是武士,但是踏入神級之後,武士的遠程攻擊得到極大的加強而且魔法師因為身體緣故,魔法師除了在領域方面的一點優勢之外單獨的魔法師與武士對抗幾乎是平等的。

所以神級以上,武士和魔法師的地位是平等的。

魔獸施展魔法是不需要魔法杖的因為魔獸自己本來就是一根魔法杖,那比人為製造出來的魔法杖要強多了。

從神器的理論來看獸其實就是一個有血有肉的神器,但是它他又超過了神器,因為它有著思考的能力,但是如果跟人類簽訂契約,那差不多就是一把神器了。

所以一個強大的魔寵就等於是主人的另外一條性命!

蕭寒曾經這麼想過,人體內的經脈血絡算不算是一個十分玄奧的魔法陣呢?同樣,魔獸體內的經脈血絡也是不是呢?

魔法杖上需要鑲嵌一顆魔核才能被使用,而魔獸的腦袋中也有一顆魔核,道理是不是共通?

同樣一顆魔核安在魔法杖上與在魔獸的腦袋中效果絕對不一樣的,雖然說魔獸可以有意識的控制魔核,但是人類也能間接的控制魔法杖呀?

如果一隻魔法杖產生了意識,也就是所謂的器靈,那它是算魔獸呢?還是一件兵器?

這個瘋狂的理論被哈里那位天才的魔法科學家稱之為「魔獸神器論」,並對此展開了極其深入的研究。

當然,一時半會兒是研究不出什麼成果來的,不過一旦研究出魔獸體內的經絡血脈與魔核的關係,那不但可以提高魔法杖的使用效果,甚至理論上可以批量生產神器!

這又是一項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明,哈里已經帶著一部分瘋狂的魔法科學家和一部分兵器鑄造大師前往魔獸之城了,那裡將會有無數的實驗材料供他們揮霍。

伽羅是一位魔法師,還是罕見的冰火同源魔法師,人類中雙系魔法師不罕見,但對立的雙系魔法師確實很好見到。

莫元一看到伽羅居然能使出兩種根本對立的魔法,頓時面色凝重了起來,對手不但修為略高於他,而且還是雙系魔法師,每一個雙系魔法師都是上天的寵兒,天賦異稟。

「莫元,試試本人的冰火兩重天吧!」伽羅嘻嘻一笑,左手一團巨大的紫色火球升起,而右手則是一團巨大的冰球,一個極熱,一個極寒,居然能在他手上互不干涉,能量從中間如同被一股無形的氣強給隔了開來。

伽羅右手輕輕的一推,巨大的冰球冒著刺骨的寒意緩緩的朝莫元飛了過去。

「喝!」

當冰球距離莫元不到三米的時候,莫元高喝一聲,手中的湛盧劍迅速朝冰球劈了下去!

沒有聽到冰球被劈開而爆裂的聲音,不但莊園外觀戰的人呆住了,就連劈出這一劍的莫元也呆了一下。 最為悲慘的事情莫過於你在前面戰鬥著,背後的人卻是毫不猶豫的對你抽冷刀子,而且抽的是那樣的果斷和堅決,沒有一丁點的遲疑。

那種疼痛是沒有誰能夠承受的!

如果說可以再次選擇的話,楊冷是絕對不會選擇這樣做的,是絕對不會選擇跟隨著黃煒琛他們的。他們所作出的選擇,對他果斷的進行著放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如此表態,已經是將楊冷往死路上逼著。

就今天楊冷所作出的急先鋒事情,是絕對不會淘到便宜的!

孫梅古那關他就是沒有辦法糊弄過關的,更別說現在黃煒琛所說的每句話,都是那樣的刺耳,宛如一把刀狠狠的扎進他的身體之中,還不斷的轉著圈,玩命的死捅著。

「這件事情的確是楊冷同志思索不周引起的,其實完全是沒有必要這樣的。如果說楊冷能夠事前多做下工作的話,就能夠知道整件事情是如何的性質…」

「黃市長!」

蘇沐說著就想要打斷黃煒琛的話,但黃煒琛卻是冰冷的眼神鎖定著蘇沐,「怎麼?你想要說什麼?難道你不知道隨便打斷領導的講話是很為不禮貌的行為嗎?」

「不禮貌?」

蘇沐不屑的冷笑著,就算知道黃煒琛是市長,但別忘記蘇沐也是副市長,是副廳級的幹部。就算不是市委常委,也絕對不能夠當作一般的縣處級幹部來對待的。

「黃市長,我不是想要打斷你,我只是想要糾正下你。你剛才所說的好像和我們所見到的是不一樣的,什麼叫做楊冷提前如果調查下的話,就不會出現這樣的疏忽?難道你沒有意識到你這是在混淆概念嗎?

就連邱書記和李雋同志都知道事情是什麼樣的,你怎麼還想要這樣說?你這是分明想要袒護楊冷。楊冷這樣的舉動,到底是有著多麼惡劣的性質,難道還需要我多說什麼嗎?之前你們說過的,會給我們殷玄縣一個滿意的答案。

現在我就要這樣的答案,楊冷竟然敢對我們殷玄縣進行誣衊,並且公然構陷徐炎同志和我。在此基礎上,對市委市政府的各個領導進行著愚弄,這就是整個事件的真相,我要的是這個事件的結果!

還有馮志沅夫婦現在仍然是被關押在寶華縣,我不知道他們現在的情況如何?但就視頻所能夠看到的,他們的情形也是斷然不會好到哪裡去的。所以有可能的話,我想請李雋副市長是不是先下令將我們縣的人給放出來!」

蘇沐沒有任何想要退縮的意思,就這樣果斷冷靜的說著,每句話的說出都是有理有據,都是絕對能夠站住腳跟的不說,更是劍鋒直指黃煒琛。

黃煒琛臉色陰沉的可怕。

孫梅古嘴角露出一抹玩味般的笑容,他知道事情發展到現在,已經是該自己出場了。蘇沐這小子果然是沒有讓自己看錯,是有著底牌的。而他也沒有想到黃煒琛他們這次會上了楊冷這樣的當,做出了這種事情,想要挽回都是沒有多大可能的。

今天過後,不,確切的說,只要等到會議結束后,黃煒琛他們的臉面就將被盡情的掃落下來。以後在這商禪市,他們想要和自己斗的話,就要衡量下,是不是有著這樣的資格。

啪!

孫梅古直接拍著桌子,盯著楊冷狠聲道:「我真的是沒有想到,你們寶華縣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楊冷,你這簡直就是賊還捉賊,還敢上演出這樣的戲碼來。警察都為你大哥所用,你倒是真的為你大哥很好的辦事啊,將我們都當作傻子來戲弄的嗎?」

這話要多重有多重,聽的楊冷心底冷汗直冒。尤其是當他看到其餘市委常委的眼神都開始變的不善起來的時候,就越發的感到一種恐慌。

「孫書記,這事不是這樣的…」

「那你給我說說是怎麼樣的?如果不是你的話,黃市長會提請開這樣的市委常委會嗎?李雋副市長會至於這樣解釋著嗎?邱書記又會這樣幫襯著嗎?都是因為你的搗鬼,所以才讓事情變成這樣,你是付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就這件事情,我建議朱書記,你們市紀委和市委組織部聯合起來進行嚴查。至於說到楊冷的話,因為他的瀆職,我認為暫時停止其職務為好。」孫梅古當場拍板。

發生這樣的事情,最應該介入進行調查的就是市政法委,但這次孫梅古卻是乾脆的就將邱慎季給放到一邊,讓市紀委和市組織部形成調查組進行調查,這已經是能夠說明很多問題。

最關鍵的是邱慎季還真的是沒有辦法反駁。

你想要怎麼反駁吧?你自己說說,你能夠成功嗎?你又有什麼資格?

寶華縣的警察難道不歸屬你管嗎?

還是說今天這樣的事情,是你邱慎季沒有主動攬過來的,是在為寶華縣那邊說好話。你都為他們說好話了,你還想公正的處理,可能嗎?

「是!」朱治和盛醒點頭應下。

沒有誰就楊冷的停職提出任何意見,這事你怎麼提意見?現在暫時停下的是楊冷的副書記,等到稍後進行調查過後,誰都知道肯定是提請免去楊冷的人民政府縣長的職位。

這樣的結果都是最好的!

如果說孫梅古真的是準備不放過楊冷的話,接下來就是要針對著楊冷這些年為官的經歷進行著調查。這樣一調查的話,是絕對會拔出蘿蔔帶著泥,會將楊冷收拾的體無完膚的。

「蘇沐副市長,這件事情你們殷玄縣做的很好,能夠站在很高的角度看問題,本身就是一種肯定。這樣,等到會議結束后,你跟我來一趟,我有些話要說。」孫梅古說道。

「是!」蘇沐點頭道。

孫梅古是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讓其餘人知道蘇沐是自己的人,蘇沐從邁出這一步開始,就已經是沒有任何退路可言。但這時候的他,是不會準備就這樣放棄的。黃煒琛和邱慎季,自己是沒有可能挪動的,但要是說不能這樣狠狠收拾下李雋的話,是絕對不會讓蘇沐滿意的。

這個女人自從上任后就開始屢次三番的給自己找麻煩,所以說今天有了這個機會,是絕對不能放過的。再說商禪市也是一個眾家博弈的地方,這裡有著兩個黃家的人當作市委常委,省裡面的人是肯定會有意見的。

要是說自己製造出這樣一個給省里人說話的機會,他們會無動於衷嗎?

所以蘇沐眼皮直接耷拉下來,這麼一耷拉,站在他身邊的徐炎果斷的開口。徐炎所說出的話,當場就將這裡的氣氛給再次引爆。

「孫書記,各位領導,我想要知道的是,為什麼這件事情沒有人追究下寶華縣實際領導的責任?難道說這件事情不是李雋副市長彙報的嗎?作為寶華縣的縣委書記,她之前的彙報我們都是知道的。盛部長之前也說了,要對李雋副市長進行著責任追究的,那麼現在是不是可以了?」

整個市委會議室陡然間氣氛火爆起來!

就算是孫梅古這時候都不由挑起眉頭,他知道整件事情李雋是付有著責任的,如果不是她的話,不會出現現在這種情況。但他真的是沒有想著要對付李雋的,畢竟李雋的背後也是有著靠山的,是黃家,是黃煒琛。

但現在瞧著徐炎的態度,誰都知道那肯定是蘇沐授意的,孫梅古的雙眼頓時眯縫起來。他能夠感受到蘇沐身上流露出來的那種堅決。就算是站著,就算李雋現在坐著,那種堅決都沒有任何改變的意思。

李雋的神情更是當場陰沉下來。

發生這樣的事情,她原本就已經是處於被動。如果說真的要是追究的話,她的責任是不小的。在官場之中,沒有什麼事情的大小之說,如果上面真的要是有心動你的話,再小的理由都會被無限制擴大的。

更為重要的是,現在黃家的處境不能夠算是多好的,如果說要是拿犧牲掉自己,換來蘇沐背後勢力的暫時不找事,黃家是斷然不會猶豫的。

就因為這樣,李雋現在是越發的忐忑著。心中有著憤怒的火焰想要發泄出來,卻又不得不必須壓制著。

黃煒琛神情冷漠著道:「徐炎,你知道你是什麼樣的身份嗎?你怎麼能夠當著這麼多領導的面,說出這樣的話?難道你真的不知道官場規矩嗎?」

又是這個理由嗎?

當黃煒琛說出這話后,所有人都感到有些奇怪,你難道就不能夠找到其餘的理由嗎?難道你就不怕蘇沐藉此理由再次給你一擊嗎?

就算蘇沐不這樣說,你以為徐炎就真的是什麼懦弱之輩嗎?想要靠著所謂的權勢來對他進行打壓,行嗎?

「黃市長,我這話沒有任何其餘的意思,只是想要問個明白而已。難道說在事情的真相之前,所謂的官場規矩是那麼重要嗎?再說我是怎麼違反規矩了?違反的又是什麼樣的規矩?」徐炎寸步不讓。

蘇沐神情安然。

波瀾終於壯闊。 在莫元這獃滯一下時間,被劈成兩半的冰球突然的來,並將莫元包裹其中。

眾人看到莫元被那巨大的冰球給吃了進去,皆驚呼出聲。

置身冰球中的莫元,有些驚慌,他居然感覺到一絲刺骨的寒冷,這對一個修鍊上千年的神級高手來說,如果能讓他感覺到冷,那這冰球內的溫度定然是超過普通人類承受的極限。

入目之處,全部都是晶瑩的冰塊,而且這些冰塊還是活動的,它們不停的在伽羅的控制下,攻擊在冰球中的莫元。

莫元除了要抵禦那一絲從腳底中鑽入體內的陰寒之氣,還要分心對付不斷的從四面八方攻擊而來的冰錐,冰錐攻擊的角度十分的刁鑽,而且儘是朝他身上要害之處攻擊,特別是他的下陰,幾乎承受了盡一半以上的攻擊。

太猥瑣了,他就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攻擊,尤其是出現在一位神級高手身上。

雖然眾人看不到冰球內元的反應,但從伽羅嘴角的那一絲邪氣的笑容,就可以猜測莫元在冰球裡面肯定是日子不好過。

這輕鬆的一冰球就困住了一位神級高手?可見這不是一個普通的冰球,裡面是怎樣的情形,恐怕之後嘗試過才能知道。

不過自從這個冰球出:之後,莊園周圍,甚至整個永樂鎮的氣溫都在急劇的下降,原本炎炎夏日,轉眼間大家似乎嗅到了冰雪冬季的味道。

溫驟然下降,先是空氣中的水蒸氣凝結成水珠,水珠被塵埃污染之後,變成雪花,飄落下來。

據說神級高手夠小範圍地改變天象變化有呼風喚雨地能力。今日眾人總算親眼見識到這種強大地能力。

能夠在炎炎夏日下天降飛雪。這隻有神才能辦到地事情。今天他們看到了一個人也辦到了。

「統領。伽羅大人好強大!」伊布楚崇拜地眼神望著伽羅。對辰雨說道。

「只要努力修鍊。你以後也能達到地。」辰雨道。

「真地嗎?」伊布楚心輕輕地一顫。

「只要你肯努力一定能做到!」辰雨鼓勵道。

「請統領放心,屬下一定能達到!」伊布楚信心滿滿的道。

一個人不怕沒有資質,不怕沒有高級功法,就怕沒有上進心,只要有了上進心和鍥而不捨的精神,總有一天他會達到甚至超越自己定下的目標。

莫元已經打出了真火,這個冰球就好比一個囚室,將他牢牢的困在其中,那無休止的冰錐的騷擾,讓他不斷的忙於應付堂劍神山弟子居然輸給一個冰球,這豈不是大笑話一個!

「給我破!」莫元大吼一聲,鬥氣直衝霄漢,手中湛盧神劍猛的一反拖無邊的鬥氣裹挾這狂暴無比的能量沖向冰球的圓頂!

「嘭!」

一聲清脆的聲音清晰的傳入莊園外所有人的耳中,碩大的冰球迅速的變成無數的碎開的冰塊飛向四方。

一條白色的人影猛的沖了出來持金光閃閃的湛盧神劍刺向伽羅!

「火!」只見伽羅一聲朗喝,左手的火球迎著莫元撞了過去!

這一次火球可不比剛才的冰球,那速度一點都不比飛身刺來的莫元慢!

區區一個火球就能擋住自己?未免也太小看我莫元了,莫元心中冷笑不已,他手中的可是湛盧神劍,水火難傷的神兵利刃!

伽羅也在冷笑道,你當真以為我就只有一個火球嗎?

莫元迎面撞上伽羅出的火球喝一聲,湛盧神劍上金色的劍芒陡然暴漲了十倍並且在莫元身上形成了一道金色的光罩子。

「嘭!」一聲,火星飛濺紫色的火星落地便燃起了熊熊烈火,很快就朝整個莊園擴散開來!

「嘎……」一連串刺耳的聲音響起,莊園外觀戰的眾人下意識的捂住了耳朵,以抵擋住這摧殘人耳朵的音節!

「火中藏冰!」

待眾人看清楚莊園內生了什麼事情,皆驚的是目瞪口呆,那熊熊的紫火焰團中,一塊巨大的浮冰出現在眾人視線之內。

莫元一頭扎進了巨大的浮冰之中,身軀連同他手中的湛盧劍瞬間被冰封在裡面!

紫火裡面怎麼會有這麼一塊巨大的冰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