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了。」

「辣醬呢?」

「一勺半……」

tiffany盯著林允兒,林允兒微微一笑:「豆芽加進去之前我還用熱水過了下……」

兩人對視一陣,tiffany突然挽起袖子:「吃飯!」

廚房裡一時間安靜了下來。兩人毫無形象的大快朵頤著,沒什麼歡聲笑語是因為著急。

「一會兒你刷碗。」tiffany說。

「明明姐姐你也吃了……不然就放著,反正明天有人來打掃。」

「嘖,你是有男朋友了下半生就有保障了?泰妍她也有男朋友,可不像你這麼囂張。」tiffany絮叨著,「其他人起來前必須消滅證據,不然大家都吃,就不用上台了……」

林允兒委屈的:「明明我怎麼吃都沒關係……」

tiffany立刻用勺子敲了林允兒的頭。

「姐你幹嘛,多疼啊……」

「有福共享。有難同當,我們不能吃。你就能吃了?沖你這句話,你就該刷碗。」tiffany說完也不管林允兒。挖著最後一口,剛要放進嘴裡。

「泰妍姐這幾天是去找男朋友了?」

tiffany還沒吃就差點嗆到,「喂,不是說公司有事兒讓她回韓國了嗎?等吧,過幾天就回來了。」

林允兒噢了一聲,想了想,又問:「泰妍姐的男朋友到底是誰?」

「不該你知道的就別多問……會受傷的。」

林允兒『切』了一聲:「我到怕泰妍姐會受傷。」

tiffany如願以償的把最後一口放進嘴裡,嚼著:「我就當你年紀小,不懂事,有些話還是別亂說,咱們還沒到因為男人分崩離析的時候,你們呢就慢慢享受秘密戀愛的刺激,等到公開了,有你們受的。」

林允兒似乎不依不饒起來:「就告訴我一個,到底是誰?」

tiffany拿腔作勢了半天:「大人物。」

林允兒不幹了:「你把吃我的都給吐出來。」

「你別動手,別動手……喂,按照你們的話說這叫以下犯上,大逆不道。」

兩人就此打鬧起來,身穿睡裙的tiffany比不上林允兒的家居運動服,衝突起來屢屢受挫,最終被徹底壓制。

「嘶,你的手這麼涼別亂摸,好了,好了,我投降,你別亂摸……」

半晌tiffany收攏著睡裙衣衫不整的坐在桌邊,而勝利者林允兒則是主動承擔了刷碗的勞務。

tiffany想了想,「不如這麼辦吧,我們說優點,你說一個,我代替金泰妍說一個。」

林允兒刷著碗:「上進。」

tiffany可算是找到機會了:「這算什麼優點,上進的男人滿大街都是,記住,得成功。」

林允兒不服:「我沒說他不成功啊。」

tiffany笑道:「你那算什麼,泰妍這個都一朝聞名天下知了。」

林允兒氣不過:「我的也是!」

tiffany敷衍著:「好好好,你的也是……我再想想,聰明,很多人都說他是天才。」

這一次兩人不同了。

「我的不是天才,只是他夠認真,夠努力……」

tiffany道:「傻孩子,別人說你天才是因為你的成功,這是對你的褒獎,夠認真努力,不成功別人也看不到,成功了呢?別人只看到結果,所以才說你是天才。」

林允兒不高興了:「我沒說別人沒誇他是天才。」

tiffany綳不住大笑起來,看到躍躍欲試又滿手涼水的林允兒立刻告饒,「得得得,這事兒啊,其實得泰妍自己來說,不過要說我看到的優點嘛,他應該是很愛泰妍的,雖然兩人不能經常見面,不能經常在一起,還需要保密什麼的,但我能看的出來,他很喜歡泰妍。」

林允兒咕噥一句,tiffany沒聽清:「你說什麼?」

林允兒一把按了水龍頭:「我說我的也是!」

……

雜亂的儀錶盤上明亮起來,綠色的日文字幕寫滿了兩人中間的顯示器,黑色貴賓在後座上趴著,搞不清為什麼幾個小時前還好像如膠似漆的兩個人為什麼會突然爭吵起來。

「我要回去。」

金泰妍堅持著,她感覺到如果她繼續呆在這兒,她心中天枰就會往這個男人的方向傾斜,而且一發不可收拾。這是她無法接受更無法認可的改變,她怕自己會變成那些作家筆下的宮廷角色,圍繞著一個男人犧牲自己的青春和良知,最後還比不過一個天真爛漫的少女。

更諷刺的是,這樣的少女身上還有自己曾經的縮影。

「我答應你,我會好好的,但你要送我回去,我,我不會在鬧彆扭了,我不會……」

「你看。」林蔚然指著車窗前說。

金泰妍看向車窗外,發現不知什麼時候整輛車變成了藍色,那是一種憂鬱的淡藍,並不刺眼,在夜色下發出柔和的光。

金泰妍一下子愣住了,她不知道這代表著什麼,林蔚然用手指在觸摸屏上滑動了下,只見一半兒車身上的顏色開始變換,一個個菱形的小亮片似乎被快速翻動過來一樣,從車前一點蔓延到車后。

那是一種灰敗的黃,像是秋天裡掙扎在樹梢上的落葉,整部轎車以中間為界分成兩種顏色,在夜色下閃動著神奇的光。

這是未來汽車可能具有的功能之一,隨著人的心情改變顏色。

「這是攝像頭。」林蔚然指著車前一個針孔大小的洞:「我對這車知道的不多,只知道它還在試驗階段,它會根據人的表情分辨出人的情緒,從而改變自己的顏色。」

金泰妍看著灰敗的黃,整個人有點不知所措。

林蔚然拉起金泰妍的手,看著她:「現在到答案揭曉的時候了。」

金泰妍看過來,下意識想要逃跑,可林蔚然把她的手握的很緊,緊到都有些疼了。

「你問我愛不愛你。」

車身的顏色又發生了變化,一半兒是紅,而另一半兒則在紅色和綠色之間不斷變換著。 「啊!」一些圍觀群眾,發出尖叫聲,甚至有些人已經拿起手機報警。

身為當事人的楚歌好像這事兒不是他做的一般,拉著秦韻的手就準備轉身離開。

「你怎麼、怎麼下手這麼狠?」秦韻沒想到楚歌下手竟然會這麼狠辣。

楚歌沒有說話,表情異常的難看。

之前他和秦韻說的危機感並不是開玩笑,當時他以為,讓他覺得有危險的人是韓少傑,但是現在看來,韓少傑並不是,令他有危機感的人是此時坐在船上的某家大少。

「發生了什麼事兒?」這時一個老者從船中走出,對著兩名在地上打滾的保鏢問道。

「秦小姐、秦小姐被那人帶走了……」其中一名保鏢的意志力似乎更強一些,咬牙忍痛,對著那名老者說道。

聽到這話,老者眉頭一皺,不到兩步,便躍到了楚歌的身旁。

五指一張,直接抓向楚歌的肩頭,「給我站住!」

「滾!」楚歌回身便是一拳。

「噠!噠!噠!」老者連退散步才穩住身形,臉上一片紅潤。

老者乃地階後期高手,自認在這世俗除了天組天字組的成員,他便再無敵手,他沒想到,楚歌這個看上去只有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隨手一拳,就讓自己上涌,險些受傷。

「你是什麼人?」老者皺眉看著楚歌說道。

楚歌根本就懶得搭理老者,拉著秦韻繼續朝前走。

老者眉頭一皺,再次飛躍攔在了楚歌的面前。

楚歌停頓住腳步,看著老者冷聲說道:「我現在很生氣,如果你繼續阻攔我,我會非常生氣,那時候我不介意去船上殺了你家少爺!」

「狂徒!」老者罵了一聲,剛才自己大意出手,才吃了暗虧。沒想到反而讓這小兒如此輕看。

楚歌扯動嘴角,冷笑道:「沒錯,我就是狂徒,現在你可以跟在我身後幫你家少爺收屍了!」

「楚歌,你冷靜點!」秦韻連忙拉住楚歌。

可是楚歌此時已經被怒火沖昏了頭腦,「你是我女朋友,有男人當著我的面。想要見你,而且將我拒之門外,剛才我忍住氣沒殺了他已經算好了,如今他又派一個地階後期的老頭兒過來阻攔,我已經沒辦法再冷靜!」

「你……」秦韻張了張口,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如果她現在解釋的話,只會讓楚歌更加誤會。

楚歌生氣,老者也同樣生氣,自從踏入世俗之後,從來無人敢將他輕看,如今一個毛頭兒小子,在他面前口放狂言。不給楚歌一些顏色看看,他難消心頭怒火。

老者這一次直接動用了武技,楚歌也早就料到,剛才那一拳,雖然沒有暴露自己的真實實力,但是這老頭兒也大概了解自己一些底細,所以在老者出手的剎那,楚歌直接一記虎嘯拳迎上!

「吼!嘭!」

「你是王家人?!」老者有些驚訝的看著楚歌。

「王尼瑪!」楚歌對著老者罵道。

老者卻一臉認真的看著楚歌說道:「王尼瑪。我與你王家頗有淵源,現在將秦小姐留下,我可以讓你安然離開,不然,就別怪我代你王家長輩教訓你。」

楚歌冷哼一聲,踩起飄渺仙蹤,直接繞到老者的身後。趁其不備,一腳踹在了老者的屁股上。

看著差點就來一個狗吃屎的老者,楚歌不屑的說道:「倚老賣老!」

「你!你!」老者氣的說不出話來,他何時如此狼狽過。剛才他說的也是實話,本想看在王家人的面子上不和楚歌計較,但是現在他也不再計較,楚歌到底是誰家後輩。

剛準備動手,忽然一個聲音傳來,「孫伯住手!」、

「少爺!」看到從船上下來的人影,孫伯一臉恭敬的說道,楚歌也看向了從船上下來的年輕人。

年輕人看上去和楚歌的年紀差不多,身高一米七出頭,也許他的身高並不出彩,但是穿著打扮皆是上等。

尤其是臉蛋,如果說,韓少傑是英俊,楚歌是清秀,那麼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就是俊美,沒錯就是俊美,也許這個詞語用來形容男人有些不太得當,但是這個年輕人的面容,恐怕大多數美女看了,都會覺得羞愧。

如果不是胸前平平,楚歌都要以為,這個年輕人不是男人,而是一個女人。

「小韻韻,這麼久不見,請你吃頓飯都這麼難啊!」男子看著秦韻笑道。

小韻韻?!楚歌聽到這個稱呼,肺差點沒氣炸了,剛想動手給這個比女人還要漂亮的娘炮一記耳光。

秦韻卻忽然開口說道:「是啊,好久不見了!」

楚歌微抬的手,最終又放了下去。

秦韻回答了這位公子哥,但是卻沒有反駁小韻韻這個稱呼,更沒有說明,楚歌不是保鏢,而是她的男朋友。

她沒有解釋……楚歌心裡一直回蕩著這句話,身上的凌厲之氣,一時間全部消失。

他承認自己心眼不大,愛吃醋,在愛情方面,總不能保持冷靜,可是這都是在秦韻也喜歡他的基礎上,可是聽著秦韻與這位公子哥笑談,楚歌忽然發現,一直以來是不是只是他一廂情願?

這樣就可以解釋,為什麼秦韻一直在說考驗自己,不說親吻,即便拉手的次數也屈指可數。

「一起到船上吃飯吧,你玩了一天,肚子應該餓了,而且在船上,可以更好的欣賞黃浦江的美景。」公子哥對著秦韻邀請道。

這一次秦韻沒有拒絕,而是笑了笑,將手放在了公子哥的手上,走了過去。

她走了兩步,見楚歌一動不動,回頭問道:「怎麼了?」

「哦……沒什麼,忽然想起來,我不僅暈車,而且暈船,就不上去湊熱鬧了……」楚歌說著,朝著秦韻擺了擺手。便轉身離開。

老者再次攔到楚歌的身前,「小子,我們的比試還沒完!」

「我現在沒心情,如果你想揍我,隨便。」楚歌對著老者說道。

楚歌這一句話,直接讓老者語塞,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不打?那我就走了。」楚歌說完。便快步離去。

「楚……」秦韻想要呼喊時,楚歌已經消失在了人群當中。

楚歌的背影很失落,秦韻忽然感覺自己的心好像被人用針扎了一下。

「我……不想吃飯了,對不起。」秦韻將手從男子的手中收回,有些歉意的說道。

看到秦韻表情的變化,公子哥笑道:「你喜歡他?」

秦韻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他沒有男人應有的氣度,即便身手不錯,也只能算是下等,我想不明白,他究竟有什麼地方吸引了你。」公子哥嘆息道。

楚歌動手果斷,在他眼裡,不過是魯莽。一個沒有氣度的男人,終究難成大業,雖然他對楚歌的評價只是下等,但是在他心裡,楚歌根本就配不上秦韻。

秦韻無奈的笑了笑,「我喜歡的,就是他這種小心眼……」

「小心眼的男人不止他一個,你喜歡的。應該是他這個人,而不是他身上的某一點,之所以會這麼說,只不過是為自己找借口罷了!」公子哥笑了笑,「以你現在的心情,估計也不會欣賞美景,更不會享受美食。上船吧,船會一直停在這裡,直到他回來,如果他真的喜歡你。會回來的。」

秦韻沉默著沒有說話,良久之後,跟著男子一起走上了豪華的遊船。

……

「老闆,來框啤酒,一斤羊肉……」楚歌坐在燒烤攤子上,雙眼無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用酒精麻痹自己,逃避現實的人,只能被稱為懦夫,你是想用行動來告訴我,你是一個懦夫么?」小黑的聲音忽然出現在了楚歌的耳朵里。

楚歌沒有說話,依舊沉默著,良久之後,他才開口道:「我輸了……」

「你是在承認你是一個失敗者么?你說你輸了,那麼我現在問你,你輸在哪裡?」小黑皺著眉頭問道。

「相貌勝過你的人有很多,他不是第一個,氣質勝過你的人更多,他也不是第一個,財富地位勝過你的,他也不是第一個,你之所以會覺得自己輸了,不是因為他勝過你的太多,而是因為,你輸給了自己,你不夠喜歡秦韻!」

「我沒有!我喜歡學姐,是真的喜歡!」楚歌開口說道。

「那是因為,你覺得秦韻不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