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家?」

正在啃雞腿的葉老闆和王胖子對視一眼:「他來幹什麼?」

所謂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葉天自也清楚,原打算和包家人結一段善緣的想法落空了。

包不問和包不同那兩兄弟是老熟人,包不懼可是接連兩天的新仇舊恨!

他來,絕不會有什麼好事。

心中一動,便擺擺手道:「知道了,告訴姓包的,本公子正在吃飯,待會再見他。」

——————

(說一下更新的事情,之前這兩個月更新不怎麼給力,是作者君自己的原因,寫作上有些懈怠,很對不起一直在追更的諸位。然後說明一下,從今天開始,會以每天至少3-5章,或者更多的速度更新,作者君盡量持久,沒有特殊情況會一直保持下去。另外最近都沒有關注書評區,一些評論未能及時回復,還請大家原諒。真的很對不起大家。) 吃完飯,葉天和王胖子一起出來見客。

從收銀台後方一路過來,遠遠便見到包家一群人在休閑區等著。

「喲?這不是包校尉么?稀客稀客,葉某有失遠迎,還請校尉大人見諒。」

葉老闆呵呵一笑,迎了上來,一臉熱情歡迎的樣子。

「草民王福,見過包大人,見過包兄。」

王胖子笑得比他還假,臉上肥肉晃蕩,彷彿見到了多年老友。

「……」

包應龍聞言一愣,這架勢,不對啊。

但畢竟是一號人物了,這等場面還是能應付過來,便起身笑道:「葉兄弟,王兄弟,兩位不必客氣。」

包不懼亦是起身見禮道:「葉兄,王兄,久仰久仰。」

他心中有鬼,面上卻不想被看出來,此時這番作態演得也很賣力。

一旁的江少等人見四人笑眯眯的樣子,若非知道內情,還以為是失散多年的親兄弟。

這場面……真夠虛偽!

「哈哈,包大人客氣了,正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不知包大人和包兄駕臨小店,所為何事?」

葉老闆哈哈一笑,直接問道。

他忙著打遊戲呢,沒空跟這些人耽擱,還是開門見山的好。

王胖子則稍稍退到一邊,這種事輪不到他來摻和,只管看戲就行了。

倒是北如煙,跟個貼身護衛似的,白衣蒙面,手提寶劍,緊緊地站在葉老闆身後。

包應龍和包不懼對視一眼。

眼神交流過後,便見前者點點頭看向葉天:「葉兄弟不必多心,包某今日登門,絕無他意,只是為了與葉兄弟和解,我這侄兒不懂事,前日衝撞了葉兄弟的府邸,包某身為長輩理當帶他來上門賠罪。」

說著一扭頭;「不懼,還不給葉公子賠禮道歉?」

包不懼點點頭,這是此前就商量好的,眼神一閃,對著葉天呵呵直笑,一邊行禮道:「葉兄,不懼之前多有得罪,衝撞了葉兄府邸,還請葉兄原諒!」

說著,也不管對方答不答應,扭頭拍了拍手:「來人!將賠禮送上!」

又與葉天解釋:「葉兄,小小薄禮,不成敬意,還請葉兄笑納!」

話音落下,便有四名護衛抬著兩口大紅箱子送上,放下一打開,裡面嘩啦啦全是金銀珠寶,珠光寶氣直晃人眼。

「……」

葉天眼睛一眯。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包不懼真要如此大氣,之前那點事兒根本就不會計較。

如此看來,這兩箱東西……是陷阱?

心中一動,便「誒」了一聲,擺擺手道:「包兄何出此言?你為包家人,我呢,又是江府客卿,同為五大家族成員,本該互相幫助才是,這禮物葉某不敢收,還請包兄收回,至於前日那點小事,葉某並未放在心上,包兄無需如此。」

他不要,包不懼可不樂意了,一臉生氣的樣子道:

「葉兄,你這是不肯原諒包某?也罷,包某這就自斷一臂,給葉兄賠罪!」

葉天下意識便想上前阻攔。

想想乾脆不動了,只皺眉說了聲:「這……不好吧?」

一句話差點沒把包不懼氣死!

你特么的,不好還不來阻止?

真要老子斷臂不成?

「就稍微衝撞了下府宅,就要自斷一臂,那葉某夜入……」

包不懼正難受著,忽聽葉老闆說出這麼一句話,頓時眼前一亮!

忙追問道:「夜入?夜入什麼?」

手上一動,往兜里揣著的「留音石」一抹,趕緊輸入一絲真元。

只要對方敢說出「包家」兩個字,就有辦法治他!

誰料,葉老闆突然皺眉:「哦,沒什麼,葉某是說,昨日夜涼如水,月色正好,早知包兄如此自責,就邀請包兄一起來享用晚宴了。」

「噗——」

包不懼差點吐血。

你特么倒是說呀!

還自責,我自責個屁啊!

老子想弄死你!

心中這麼想著,臉上卻只能擠出一臉難看的笑容:「啊~原來如此。葉兄真是好興緻!那這賠禮……」

葉老闆聞言暗笑。

這個二貨,原來是來套自己話了,想必準備了什麼套路要陰自己。

莫非是要錄音?

心念一動,也懶得讓系統查了,直接說道:「賠禮就不必了,我與包兄前日之前,從未見過,哪裡談得上和解?想必是包兄誤會了。這樣,葉某未能及時澄清誤會,是葉某的錯,不如葉某請兩位喝點東西,以作贖罪?」

這般說著,扭頭對王胖子道:「胖子,拿兩瓶可樂過來,給包大人和包兄品嘗一二。」

「好嘞~」

王胖子自去拿飲料,很快便送了回來。

包家叔侄卻面面相覷。

你大爺的,是老子來請罪賠禮,又不是你,你瞎賠個什麼勁?

同時目光一閃,臉上掠過一絲遺憾。

看來栽贓這招是敗了,否則只要這小子收下賠禮,改天就能治他一個強闖官宅,偷盜財物之罪。

「葉兄弟言重了。」

見包不懼應付不來,包應龍只好自己出頭,對葉老闆道:「葉兄弟的賠禮,包某和侄兒是萬萬不敢接受,不過既然葉兄弟不在意,那包某和侄兒便先行告辭了。」

包不懼暗暗咬牙,也是說道:「沒錯沒錯,既然葉兄海涵,那不懼就留下這條手臂,改日再宴請葉兄,以表歉意。葉兄,不懼這就告辭了。」

葉老闆呵呵一笑,也不勉強:「既然如此,那葉某就不強求了,只是我這新店剛開張,還請包大人和包兄若有閑暇,一定來照顧一番生意才好。葉某厚顏,還請兩位見諒。」

「一定一定。」

叔侄二人都是說道,便招呼人轉身要走。

可臨走之際,包不懼還是不死心地回頭問道:「葉兄,包某還有個問題,希望葉兄能如實回答,不知葉兄可否答應?」

「哦?」葉天眉頭一挑,明知故問:「包兄但說無妨,葉某有求必應,哦不,是知無不答!」

包不懼眼神一凝,道:「葉兄,當日在秋名山,真不是你?不懼沒有別的意思,只是仰慕葉兄的騎術,想請教一二。若真是葉兄,包某一定遍邀京城豪傑,來給葉兄捧場。」

這是陰謀不行來陽謀了,想用生意打動葉天。

殊不知,這店裡暫時空空蕩蕩,只是沒全面開放罷了,外頭拳賽打到第三天,氣氛已高潮迭起,極盡熱烈。

只等正式營業,便要被踏破門檻。

果然,葉老闆眉頭一緊,一臉疑惑:「秋名山?什麼秋名山? 脣情:總裁的九個契約 胖子,你知道嗎?」

王胖子搖頭:「不知道。」

又問北如煙:「如煙,你知道嗎?」

北如煙也搖頭。

再問江凌風:「江兄,你知道嗎?」

江凌風會意一笑:「我知道,但不是你。」

葉老闆只得「無奈」地看向包不懼:「包兄,這就怪不得我了,您請吧。」

包不懼眼看他在自己面前飆戲,直氣得牙痒痒,最後臉色一沉:

「既然如此,在下告辭!」

出門之際才是「哼」了一聲,眼中閃過一絲陰狠。

決定使用PLANB了。 ……

店內,看著包家一行人離去,葉天微微皺眉。

那傢伙,看起來像是心有不甘啊。

難道還有什麼后招?

心中警惕了一些,便見一旁的江少走了過來,低聲道:「葉兄,這包不懼可不是什麼好人,往後要多加小心了。無事盡量少出門,否則打悶棍這種事,他絕對能幹出來。」

葉老闆聞言一笑。

要不說呢。

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自己,而是你的敵人。

江凌風在旁看著包不懼表演,雖未必有他思維敏捷,卻也一眼看出來對方有問題。

不過有系統護身,他並不擔心對方把他怎麼,便對江凌風道:「放心,從來只有我葉老闆欺負人,還沒人敢欺負我。真要放馬過來,我統統接了便是。」

「哈哈~葉兄果然威武!」

江凌風哈哈一笑,拍了個馬匹,道:「熱鬧瞧完了,本少繼續飆車去了,葉兄可要一起來兩把?」

此時中午剛過,有些公子哥還沒來,他這車隊還少幾個位置。

「好啊,葉某正有此意。」

葉老闆點點頭,扭頭對王胖子和北如煙道:「胖子,你看店,如煙姑娘,不介意的話一起玩玩?」

如煙妹子「嗯」了一聲,跟葉老闆一起上機去了。

留下王胖子一臉幽怨:「憑什麼我看店啊!?姦夫淫婦!」

轉念一想:「對哦,胖爺我現在是店長……」

便搖搖頭去了收銀台。

其實他現在要做的事情並不多。

因為是試營業,只有邀請來的賓客才能消費,這三日來也就是答疑解惑,順便陪這群貴人們聊聊天。

有時給紈絝們指點一下操作,有時和大學士們聊聊三國,要不然就和服務員妹子們聊天打屁,頂多去外面瞧瞧拳賽進展……

總而言之,正事不算多,閑事沒少干。

但昨日出了一波新飲品,又有事情幹了,這些飲品目前只有老學士們嘗過,江少那群人還沒喝上呢,這般一想,便吩咐妹子們倒了幾杯奶茶,自己端著去介紹業務了。

同時也在點餐系統中新增了這四種飲品,設置好更新提示。

這樣有客人點單時便會在新品名字前標記一個紅點,寫有「更新」兩個字。

也省得再一個個介紹。

不過這都是基本操作了。

等明天正式營業后,才是真正的高能時間,有很多事情要做。

待客只是一方面,日常管理也歸他負責。不止是網吧部分,外面客人進來,其他地方也不能亂闖呀?

便想著去招聘一批護院,或者乾脆從拳賽選手中選。

心下有了主意,王胖子也不耽誤。

請江少幾人品嘗了奶茶,並成功讓對方掏錢購買之後,便去外邊找吳三和李四,讓他們們著手安排此事。

「好嘞好嘞!胖爺您放心,這事兒交給咱們,一定給您辦得妥妥的。」

兩個傢伙滿口答應,很快便操作起來,找了幾個眼熟的,遊手好閒的厲害武者,勾肩搭背地熱療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