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現在的話,我們也沒有機會壓制楊易了,因為當人族聖主被說服之後,除非你、我去跟楊易換命,不然還有誰殺得掉楊易。」

「是啊,有著《神兵天下》的保護,我們這次的行動算是失敗了。」

「損失了那麼多的聖者,最後還沒有達到想要的結果,接下來就只能夠在找其他的辦法了。」

巫妖二族的仙位雖然很是不甘心,但當他們見到《神兵天下》出現的瞬間,就知道行動失敗了。

而他們這兩個仙位,自然不會去找楊易換命,因為他們一旦任何一個人死亡,那麼人族都會瞬間對巫妖二族展開攻勢,到時候缺少了一個仙位的他們,很難抵擋人族聖主和斷念書聖的攻擊。

現在的話,至少他們還算是佔據優勢,畢竟斷念書聖雖說堪比仙位,但實際上還不是仙位,這期間的差距可不是一點半點。

打個比方來說,斷念書聖如何和人族聖主聯手的話,那麼有著人族聖主的保護再加上《神兵天下》的力量,她的攻擊就會達到仙位級別。

但如果沒有人族聖主的保護,讓她去單獨跟仙位單挑,那麼最後落敗的肯定是她,區別就是時間的長短而已。

人族聖主也正是想到了這一點,所以這才陷入到了兩難之中。

就這樣,文海書院暫時陷入到了沉寂之中。

巫妖二族的仙位也在等待著人族聖主的選擇,只要人族聖者繼續選擇讓楊易死,那麼楊易肯定還是很難逃脫的。

但是,如果人族聖主放棄這個想法,那麼他們就只能夠暫時離開,然後籌備三族大戰了。

「斷念,想不到你竟然得到了《神兵天下》的認可,這一點倒是讓我沒有想到。」過了好一會兒,人族聖者才無奈的說了一句。

他的這句話,也代表著放棄了擒拿楊易的想法。(未完待續~^~) 受到了斷念書聖的干涉,人族聖主總算是放棄了擒拿楊易,但這樣一來也就等於三族之戰已經不可避免了。

既然聖者和仙位無法殺死楊易,那麼巫妖二族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開戰,然後最終戰勝人類,直接逼迫楊易被人族內部殺掉,或者是逼迫楊易自殺。

如果可以的話,最好的就是直接滅掉人類,這就是巫妖二族現在的想法。

「人族聖主,你應該知道當你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人族就已經陷入到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危險之中,或者還是你認為我們兩個的威懾力不夠?」巫族仙位的聖主,忍不住對人族聖主說了一句。

說實話,在楊易擁有了這些戰績之後,哪怕是身為仙位的他們都有點畏懼楊易會成長起來。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楊易背後的天宮。

「人族聖主,你應該知道根據歷史的記載,每一次開啟種族大戰都將會迎來一個新的時代。第一次的種族大戰,直接就讓最強的神族退出了歷史的舞台,第二次滅絕了你們人類的武道之路,第三次巫族、妖族的遠古傳承、血脈近乎斷絕,所以當第四次種族大戰開啟之後,你認為會是哪一個種族為這次大戰付出代價?」妖族聖主提出了歷史。

這些歷史都是真實的歷史,也是普通人根本難以知道的歷史,但想必自從今天過後,整個蠻荒大陸的生靈都會知道這一點。

還有。神靈的存在也會因為他的話而得到證實。

「三族大戰確實會讓世界格局出現改變,人族也確實有機會因此付出極大的代價,但巫妖二族同樣也有這種危機,不是嗎?」人族聖主既然改變了想法,那麼就絕對不會在動把楊易送出的念頭了。

斷念書聖拿著《神兵天下》的原本時,威懾力實在是太大了,就算是仙位都不得不考慮她的意見。

「哼,既然你已經做出了決定。那就不要怪我們了。」

「雖然無法殺死楊易,但今天我們損失了這麼多聖者,如果不給你們一個教訓的話,實在是說不過去。」

巫妖二族的仙位對著人族聖主冷哼一聲,隨即就一起對著文海書院的下方做出了一個拋物的動作。

他們所拋出的物品是兩個小火苗,火苗看上去也就只有米粒大小,可它一出現就這裡的溫度瞬間增加了二十度以上。然後每一秒鐘都以五度以上的溫度遞增著。

這個動作看似很是輕便。彷彿沒有任何的攻擊力,但是當他們做出動作的瞬間,在場內的所有人族都臉色大變。

「那時地火之心,他們兩個居然聯手攝取了兩枚地火之心。」

「該死,地火之心可是所有已知物品中,爆破力最強的存在,即便是一個地火之心的威力,都相當於三個頂尖聖者自爆的力量。」

「地火之心是三族一起定下的禁忌物品。光是一枚就足以毀滅一座大型城市,這是戰略性武器,他們居然敢在文海書院使用,而且還是兩枚。」

「快退,這裡已經不能呆了。」

「文海書院毀了,從此之後文海書院將會一夜除名。」

當巫妖二族的仙位扔出了地火之心時,立即就有人說出了那兩個物品的名稱和屬性。

所有文海書院的書生在這一刻都露出了一副悲哀之色,書院對於他們來說就像是家一樣,然而當地火之心出現的瞬間。這裡就已經註定要毀滅了。

還有,在經過了剛才的那番大戰之後。文海書院的書生也就只有聖者和楊易擁有逃離的力量,其他人文海書院的人都無法靠著自己的力量逃脫。

而這時候唯一能夠幫到他們的。就只有人族聖主和斷念書聖了。

人族聖者是仙位的存在,要是他肯消耗力量的話,絕對可以在地火之心爆炸的前,就把眾人都安全的轉移走,但那樣一來他就會進入到一段時間的虛弱期,而巫妖二族的仙位很有可能會抓住這個機會殺了他。

正是因為如此,人族聖主雖然也捨不得這些書生死亡,但他卻也連看都沒有看那些人一眼,就直接破空離開了這裡。

即便是仙位的存在,正面抗衡地火之心也要受傷,更何況既然現在已經不決定殺死楊易了,所以他也就沒有繼續留在這裡的理由了。

等聖地之主離開后,他那一系的聖者也就都隨之離開。

鬥氣冤家:落跑俏佳人 「聖地之主放棄了文海書院的書生,那麼接下來還能夠拯救這些書生的就只有斷念書聖。」

「斷念書聖手握《神兵天下》原本,如果她若是肯消耗力量的話,可以憑藉著神兵天下的力量抵擋住地火之心的威力,但那樣一來的話她就不是進入到虛弱期了,而是要受傷,很重的傷。」

「這是最後一個選擇,不知道斷念書聖會不會……」

其他國家和書院觀戰的聖者,在人族聖主離開之後,就明白現在唯一能夠幫助文海書院的人,就只剩下斷念書聖一人了。

只可惜,斷念聖者的封號都是斷念,她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肯殺,更何況這些跟她沒有關係的書生。

因此斷念書聖在人族聖主離開之後,也就直接把《神兵天下》收了起來,然後快速來到了楊易的身前。

「楊……」斷念書聖剛要開口叫楊易的名字,就發現如果稱呼楊易的話有點太尷尬了,所以她稍微停頓了一下,就改口說到:「小易,跟我去聖地吧,文海書院已經無法保全你了,只有聖地對你來說是最安全的。」

對於自己的這個天才兒子,斷念書聖雖然斷去了不少的凡念,但依舊由衷的感到驕傲,以及一點內疚。

畢竟,當初是她放棄了楊易,還讓龍武侯殺掉楊易。

還有一點她也很清楚,那就是如果楊易只是一個普通的紈絝子弟,說不定她就算知道了楊易的存在,也不會對楊易生出絲毫的感覺,甚至還有可能繼續派人把當年沒有做完的事情做完,也就是徹底殺掉楊易。

如今楊易的成就已經超越了一般的聖者,所以斷念書聖就生出讓楊易回到自己身邊的想法,這樣不僅可以讓她彌補心靈上的一點漏洞,同時可以打擊人族聖主,最重要的是還可以鞏固她的勢力以及夜家的力量。

這就是常年在聖地生活所形成的思想風格,任何能夠利用到的都是好的,任何利用不到的都是沒有用的。

而且,在斷念書聖想來,自己連《神兵天下》都顯露出來了,再加上自己所代表的勢力,那麼楊易就算心中有所不願意的話,但是為了讓楊月等人的活下來,以及為了之後的生活,楊易都會跟在她的身邊。

之前她表露出了自己得到《神兵天下》的認可時,其實主要想做的並不是威懾人族聖主和巫妖二族的仙位,她為的就是得到楊易的認可。

但遺憾的是,楊易在斷念書聖說完之後,只是淡淡的說道:「我不是認識你,我也不需要你的幫助!難道,你以為沒有你的幫助,我就無法度過今天的劫難?」

他的這個態度已經很明顯了,那就是一點也不希望跟斷念書聖有所接觸,實際上當人族聖主降臨之後,楊易的處境雖然非常,但他也還是有著退路的。

更何況,楊易的退路乃是一個世界,一個就算是仙位也無法前往的世界。

至於人族聖主說能夠抵擋楊易其中,說白了在楊易眼中也是一個笑話,因為他還有著神靈之主的幫助。

神靈之主或許正面戰鬥連一個聖者都打不過,可利用《黃帝陰符經》的力量來給楊易爭取時間的話,至少不會有多大的困難。

正是如此,楊易之前才根本不需要斷念書聖的幫助。

然而現在的情況跟剛才又有所不同,現在楊易若是想要離開的話,依舊可以離開這裡,甚至帶走幾個人也沒有問題,可關鍵是文海書院這時候還有兩萬多名書生沒有死亡,一旦斷念書聖不管他們,楊易也再度離開的話,他們的下場就只有一個了。

「小易,你沒有辦法救下這裡所有的人,地火之心解封雖然需要三十秒的時間,但是他們根本沒有機會逃離,我會讓人把跟你有關係的書生帶走,所以現在馬上跟我離開。」斷念書聖把現狀大致說了一遍。

正如他所說,地火之心因為能量太過暴躁,所以巫妖二族的仙位持有它時,需要對它施加極強的封印,這個封印不是短時間內可以打開的。

因此,從地火之心被釋放出來到它爆炸的這段時間,加起來大概需要五十秒左右。

在這五十秒的世家裡,仙位、聖位、翰林大學士以級別的書生如果沒有干擾的情況下,是可以離開的,尤其是聖位的存在,還可以多帶幾個人離開。

但是,他們能夠做的也就只能夠這樣了,如果地火之心在大城市中被拋出來,那麼這個城市最多也就能夠逃走幾十人而已,剩下的都要死。(未完待續~^~) 地火之心雖然很強,但由於需要時間來釋放的特性,也很難能夠殺死聖者級別的高手。

但屬於最強戰略性武器的它,卻屬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所以它需要做的就是最大程度的殺死地方數量即可。

畢竟,如果人族的普通書生都死掉的話,就算是剩下一群聖者、翰林大學士又有什麼用。

就好比文海書院現在都狀況,如果這批書生都死亡的話,那麼至少會給未來的人族損失一、二個聖者,同時損失5個到10個不等的翰林大學士,以及數十個大學士。

這樣的損失現在或許看著體現不出來書生,但數萬名書生的話,出現上書階位的機會太高了。

但對於楊易來說,其實未來會損失多少他都不在乎,他所在乎的是一旦自己離開的話,那麼就會背負數萬書生的生命,這些書生要是真的死亡的話,罪魁禍首當然是巫妖二族和人族聖地,但不得不說的是楊易也有責任。

對於這樣的責任,楊易不想去應對,因此他打算最大力度的挽回現在局面。

而目前能夠幫到他的人,就剩下眼前的斷念書聖了。

出於事態的嚴重性,楊易雖然很不想跟斷念書聖求助,但還是不得不說道:「斷念書聖,我知道你是想藉助我的力量和名聲而已,但是我有一個要求,救下這裡的書生。」

到了這個地步,楊易知道自己不能夠就只光想著楊月和宣靈等人。對於其他書生他也有責任。

「我雖然有這個力量,但是代價太大了,風險也很多,我不能……」斷念書聖知道楊易肯定要提出這個要求,所以她第一時間就把情況說了出來。

只是,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楊易給打斷了。

「救下他們,我會將《西遊釋厄傳》跟夜家的分享。」楊易如是說道。

夜家。是在剛才夜家聖者道明身份時,楊易所知曉的。

雖說楊易不清楚夜家的力量有多強,但他卻知道《西遊釋厄傳》的魅力有多大,所以這就是他的價碼,而兩人之間所談的事情也變成了交易,並不存在任何的親情。

「《西遊釋厄傳》雖然很強,但是我們夜家擁有神兵天下。所以……」斷念書聖的回答倒是讓楊易有點意外。

在她看來。《西遊釋厄傳》雖然很重要,可是如果自己陷入到重傷的狀態,那麼就會讓自己出現很大的潛在危機,因此她並不想為一本書的內容去冒險。

「既然《西遊釋厄傳》無法讓你做出決定,那麼再加上這一本可以書呢?」楊易深吸一口氣后,就將《黃帝陰符經》拿了出來。

對於這一本書而言,楊易雖然很是不想給其他的勢力去看,但這時候也由不得他了。

唯一讓楊易可以接受的是。《黃帝陰符經》雖然有著特殊的力量,但一般人只能夠運用它最膚淺的力量,深層次方面的東西在陰陽、三才、四象、五行等理論從出現之前,他們根本很難看懂其中的奧義。

這本書對人類來說最的好處,就是可以讓手持此書的人感受到天地靈氣,這樣的話不管是在靈魂方面上的修鍊,還是肉身方面上的修鍊都有著不小的作用。

其實,就算不說這本書的好處和內容,就光是憑藉著這本書的階位。也足以讓斷念書聖心動了。

「這是仙書!完整的仙書!」斷念書聖看著楊易手上的書籍,說出了它的階位。

斷念書聖其實早就知道天宮擁有兩本仙書。但是當她見到仙書的原本時,卻依舊震驚不已。

如果換做是一個不了解楊易的人。估計對方還都早就心存殺人越貨的想法了,只是已經有太多的聖者用生命了證實了想要擊殺楊易的話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正是如此斷念書聖才沒有去考慮這一點。

「小易,你為什麼能夠拿出這兩本書,你跟天宮到底是什麼關係,他們怎麼可能把這兩本書使用權交給你。」斷念書生看到了《黃帝陰符經》之後,並沒有去思考楊易的要求,而是對楊易反問了一句。

「天宮之中擁有天條,我不能夠說出天宮不讓說的事情,否則會瞬間被抹殺。所以現在你不要管我和天宮的關係,只需要回到我到底救還是不救。」

楊易一直在心中默數著時間,所以他知道現在距離地火之心爆炸就剩下十幾秒了,因此他必須要儘快說服斷念書聖才行。

如果再繼續拖下去的話,估計就連他自己都危險了。

「仙書的手抄本我確實很想要,但是現在已經晚了,如果一開始的話,或許我還有辦法利用《神兵天下》的力量抵抗它們的威力,但是現在的話……」斷念書聖說道這裡時,無奈的搖了搖頭。

目前距離地火之心爆炸就只剩下十秒鐘了,就算斷念書聖有心去抵擋也晚了。

「不行了嗎?那麼我召喚冥府之門將它們打入陰曹地府,或者是打開世界之門,把它們轉移到陰影世界的話也可以解決問題。」

突然之間,楊易就想到了一個辦法,可就當楊易剛要行動的時候,神靈之主的聲音就又想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