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

「…我今天在屠宰場,幫你們解決的麻煩….」

「….給你和蘭德爾先生各算300積分。」

「多謝…」羅格淡淡說道。

「對了。你是不是有與『審訊』相關的能力?催眠、讀心之類的。」

「怎麼了?」蘭德爾說道。

「還有個任務,不知道你感不感興趣。」

「說說看。」羅格說道,這句話也算是變相承認他有相關的能力。

「我們想請你審訊一個犯人,如果你成功,特察局願意給你一個外編人員的身份,算是一個考察任務。」

「外編人員?」

「不錄入檔案,享有正式人員的一半薪水,但沒有正式人員的職責,兌換獎勵時擁有九成優惠。」

「如果有需要你的地方,也會以僱用任務發給你,你可以自由選擇接不接受。」

「但同樣的,這個身份由特察局賦予,特察局也可以隨時收回。」就是說,如果你接受了這個身份,但特察局給你任務,你卻都拒絕,特察局就會收回這個身份。

「這樣嗎?外編人員….行,任務我接了!」羅格說道。

「好,你在什麼地方,我馬上派人來接你。」

……

掛斷電話后,羅格放下手機,換好衣服,想了想還是來到蘭德爾的房間門口。

「咚咚…」

「咔..」

「什麼事?」

「我要去特察局一趟,你要一起嗎?」

「….可以,我需要兌換一些精血能量。」蘭德爾說道。

「那收拾一下吧,特察局的人應該快到了。」

「嗯。」

沒多久,特察局的人就來了,兩人收拾好后,羅格拖著行李箱,背著一個背包來到酒店下面。

……… 二掌柜和三掌柜見狀卻是不由一愣,不知道這個小子手中什麼時候冒出一柄紫色的寶劍,實在是有些蹊蹺,不過二人心中不約而同地明白過來,剛才那三女雖然厲害,可是看這個小子此時身上的氣勢,只怕真正厲害的主兒,應該是眼前這個學生模樣的小子才是!

二掌柜見多識廣,一看吳賴的架勢,知道此人絕非凡俗之輩,也顧不得多說,立即大聲下令道:「立即射殺這個小子!」

二掌柜的聲音剛一落,那些雇傭兵自然是無條件服從,他們立即瞄準吳賴準備開槍,可是眾人都紛紛愣在當場,因為他們發現那個學生模樣的小子竟然原地消失不見,一股紫色的旋風卻是閃電般地在場內來回奔突。

原來吳賴為了避免傷及三女,決定速戰速決,也不再擔心驚世駭俗,一召喚出紫青神劍之後,便立即施展了霞光流轉訣,整個人頓時踏上了紫青神劍,身形化為一道紫光,閃電般地朝著激射而去。

紫光過處,每個雇傭兵都只覺得眼前紫光一閃,然後手腕一陣劇烈的疼痛,手中頓時一空,手裡的槍械便已經無影無蹤了!

眨眼的工夫,眾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人影一閃,吳賴已經是懶洋洋地靠在了椅背上,依舊是之前二郎腿高蹺的樣子,腳尖還一點一點的,那樣子別提多欠扁了,左手扶著椅背,右手卻是豎起食指,慢悠悠的轉動著,那在食指上轉動的赫然是一柄左輪手槍!

而吳賴的腳下,則是也堆放著一堆各色各樣的手槍,很明顯都是剛才那些雇傭兵手裡的傢伙什兒,而現在那些雇傭兵都一個個捂著手腕,怎麼也想不明白,對方這是用了什麼妖術,竟然能夠一下子奪去所有人手中的手槍。

而這些雇傭兵雖然厲害,但是沒有了手槍,便等同於沒有了牙齒的老虎,比之剛才的那些彪形大漢也強不了多少,根本無法對吳賴以及三女有任何威脅。

二掌柜和三掌柜嚇得都是連連後退,二掌柜久經沙場,還要好上一些,但是三掌柜卻是有些不堪了,面無人色,整個人簌簌發抖,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嘴唇哆嗦著,想要說話卻是戰戰兢兢地說不出來,之前的那份狂妄早就被他丟到了九霄雲外,他萬萬也沒有想到,這個最不起眼的小子,竟然是對方最厲害的角色,那麼多身經百戰的雇傭兵戰士,曾經五個人就掃平了整個藍田縣的黑道,可是萬萬沒有想到,這麼多的人,連開槍的機會也沒有,就被繳了械,這也太恐怖了,這是玄幻大片嗎?

二掌柜好歹也上過戰場,並沒有三掌柜那麼不堪,說實話,他能夠成為這伙雇傭兵的首領,一則是自己財大勢大,二則便是自己的實力足夠強悍,單打獨鬥的話,五六個雇傭兵也不是他的對手。

「鬼,鬼啊!」三掌柜終於吐出聲來,只是那聲音發抖,很明顯心中是恐怖無比。

二掌柜聽得是啼笑皆非,出腳踢了三掌柜一下,口裡低聲呵斥道:「老三,少胡說,不要這麼沒出息,這大天白日的,哪裡會有鬼啊?」

那三掌柜被二掌柜踢了一腳,這才終於清醒過來,雖然勉強站了起來,可依舊是抖抖索索的,看著吳賴的目光便如見鬼魅一般!

吳賴看得暗暗好笑,小黑前往雲州送葯,卻是沒有在身邊,不然的話,吳賴倒是有心讓這個三掌柜見一見真正的鬼是什麼樣子的,真是的,竟然把自己當成了鬼,有這麼帥的鬼嗎?

吳賴這邊正暗自思忖呢,那邊二掌柜看了看沒有了槍支的手下,心中嘆息一聲,自己這個老三這招惹的到底是什麼人啊,口中不由發問道:「敢問閣下是什麼人?為何要來我漱玉坊?」

吳賴聽得不由好笑,出言回答道:「哈哈,二掌柜,我來漱玉坊就是為了買玉,卻是沒有想到竟然遇到這麼一檔子事情,至於我是什麼人,這個你就不必要知道了吧!」

「就是為了買玉的?」二掌柜卻是有些不相信了,他感覺對方這麼好的身手,說不定是來漱玉坊有所圖謀的!

「廢話,你們漱玉坊是賣玉的,我不來買玉來幹什麼啊?不過沒有想到你們這麼沒有信譽,竟然為了一塊極品翡翠,出爾反爾,還弄出這麼大的陣仗,若是一般人,只怕早就被你們嚇死了,不過今天碰到小爺我,那說不得要給你們一個深刻的教訓了!」吳賴冷冷呵斥道,手一招,那些地上的槍械卻是無聲無息地消失不見了,卻是被吳賴收納進了袖裡乾坤之中,畢竟這些東西太危險,留在社會中屬於嚴重不安定的因素,吳賴便都收了起來,雖然自己用不著,可是掌控在自己手裡,還是要好一些!

那二掌柜見狀,不由眼皮猛地一跳,心中終於有些怨恨起來三掌柜了,回過頭狠狠地一瞪三掌柜,低聲呵斥道:「你瞧瞧你,這都招惹的是什麼人啊,漱玉坊今天只怕是有大麻煩了!」

那三掌柜聞言,頓時一縮脖子,可是口中卻還是有些不服氣的辯解道:「誰知道這個小子這麼變態啊,不過,這也沒有什麼大問題吧?這個小子再厲害,還能厲害過大哥嗎?這小子不識相的話,就請大哥出來,看大哥不修理他!」

那二掌柜聞言,臉上冷厲之色更甚,繼續呵斥道:「老三你胡說什麼,大哥是什麼身份,能夠輕易出手嗎?再說了,大哥知道你這樣辦事,還不是要揍死你?」

三掌柜卻是不敢在嚷嚷了,只是口中小聲嘀咕道:「哼哼!大哥揍死不揍死我,那尚在其次,只要能夠揍死這個小子就行!」

二掌柜狠狠地瞪了一眼三掌柜,不再搭理他,而是轉向吳賴揚聲說道:「這位小兄弟,今天的事情,是我家老三做的不對,還請小兄弟海涵!」

吳賴臉上卻是浮現出似笑非笑的神色,盯著那二掌柜問道:「哦?只是你家老三做錯了?你自己做對了嗎?」

那二掌柜聞言,不由老臉一紅,想不承認,可是想一想對方剛才那鬼魅一般的身法,只好也點了點頭承認道:「嗯,這個……本人剛才做事也實在是有些魯莽,還請小兄弟能夠原諒!這些玉石既然是小兄弟你開出來的,那我們漱玉坊自然承認,小兄弟若是無事的話,可以帶著屬於你的玉石離開了,我們漱玉坊絕對不會再橫加阻攔!」

「哈哈,橫加阻攔,你們還有橫加阻攔的資格嗎?說起走,小爺我剛才本來是要走的,貌似是你們非要留下小爺的,怎麼現在怕了,又要小爺走了?」吳賴哈哈笑著,話語中滿是譏誚的語氣。

二掌柜的臉色更紅,有心發火,可是又不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為了送走這個瘟神,只好低聲下氣地解釋道:「這個……小兄弟,剛才是我和老三有眼無珠,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你,還請小兄弟原諒!」

這二掌柜話說到這裡,心中的那份恥辱感就別提了,他在西秦省這個地盤上縱橫捭闔,甚至在中東和非洲戰場上,血染沙場,也算的是一個鐵骨錚錚的男兒了,這麼低聲下氣的和人說話,還是第一次。

穿越林正英世界 吳賴卻是冷冷一笑接著說道:「好,小爺我離開可以,不過有幾個條件,不道你們能不能答應,能夠答應的話,那小爺我便拍拍屁股走人,不再找你們的麻煩,若不然的話,哼哼,這便是你們的下場!」

吳賴說著,將手狠狠地在面前的茶几拍下,那大理石茶几頓時「嘩」的一聲四分五裂,化為無數的小石子散落開來,無數的灰塵濺起,吳賴卻是一甩袖子,那些灰塵頓時朝著四周散開,周圍不少還在地上呻吟的彪形大漢頓時都變得回灰頭土臉!

那二掌柜看得渾身也是一哆嗦,很明顯,吳賴這一手再一次大大地震懾了自己,將大理石茶几拍裂,這個自己也許也能做到,可是對方竟然能夠將茶几拍成那麼均勻的小石子,這個就神乎其神了,尤其是那些灰塵竟然都四散飛濺,卻是沒有一絲兒落在對方以及身後的三女身上,這份力道自己可是望塵莫及啊!

「那請問小兄弟,你想要什麼條件,只要我們漱玉坊能夠做到的,那就一定滿足小兄弟你的要求!」二掌柜沒有絲毫的猶豫,很是痛快地答應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誰讓人家擁有那麼強悍的實力呢!

「好,既然二掌柜如此痛快,那小爺我也就不客氣了,你們如此待小爺,自然需要補償,這第一個條件很簡單,小爺我確實需要大量的玉石,那在場內開出的所有玉石小爺我要全部帶走,另外,前面店面上只要小爺我能夠看得上的玉石,也要一併帶走,不知道二掌柜有沒有意見呢?」 一棟政府部門的大廈中,羅格見到了艾德。

「這裡至少在地下百米吧?」羅格看著周圍堪比防空洞的建築強度。

「平常這裡是特察局的工作部門,特殊時期也可以做政府人員的避難所。」

「只是政府人員?」

「平民我們有另外的地下避難所。」

羅格點點頭,趁機問道:「什麼是特殊時期?世界大戰或是末日來臨?」

「有區別嗎?」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艾德說道:「我希望這裡永遠不會發揮它真正的作用,但我們又必須做好它隨時來臨的準備。」

「具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你只要知道這並不是杞人憂天就可以了。」艾德搖搖頭說道。

羅格看了眼旁邊平靜的蘭德爾,好像只有他不知道這些『常識』。

「走吧,先辦正事。」艾德說道。

羅格點點頭。

「蘭德爾先生,你不能去,我們的工作人員會帶你去任務大廳。」艾德制止準備跟著的蘭德爾。

蘭德爾看著羅格,兩人相視點點頭。

「這個箱子?」

「我必須帶著。」羅格說道。

「好。」

……

羅格跟在艾德後面,走到主幹道的盡頭,艾德輸入密碼,一個電梯打開。

「這是?」電梯中,羅格接過艾德遞過來的紙張,紙上面已經寫好了好幾個問題。

「需要你套出的信息。」艾德說道。

「我審訊的目標是一個血族。」羅格粗略看了下問題說道。

「是的。我們的審訊人員嘗試無果,所以才讓你來試試。」

「這些問題你們都已經排過序了吧。」

「是的,你只要按順序問就行了。」艾德知道羅格是在擔心血脈誓言的問題。

「血族的源頭是在暗世界中,是嗎?」羅格問道。

「完成這個任務,我才能告訴你。」艾德說道。

「….我會儘力」

……

經過重重驗證過後,羅格和艾德來到一個純白色的房間,房間中有一面鏡牆,一個被束縛在刑訊椅上的削瘦青年,還有一張普通的椅子。

一個標準的審訊間。

「這是這次異常事件的根源之一,我們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才抓到他。」

「哦。」羅格點點頭,注意力大部分都在那被束縛在刑訊椅的青年上。

青年一雙血色的瞳子看著兩人,表情冷漠。青年雖然身材削瘦,但身上的肌肉非常均勻,顯然是極具爆發力,且羅格能感覺到他身上那野獸般凌厲而瘋狂的氣息。

「需要用藥劑削弱他的主觀意識嗎?」艾德問道。

羅格點點頭。

艾德對著鏡子做了一個手勢,不一會兒房間的門打開,兩個身著白色研究服,帶著口罩的人員走進來,然後給青年注射了三支不知名的藥劑。

「這些藥劑是專門為異類生命體準備的,但對不同異類的作用大小不同,對血族來說,效果只能算一般。」艾德解釋道。

「大概兩到三分鐘后藥效就會完全發揮,這是給你的。」艾德拿出兩瓶淡藍色的藥劑。

「精神力補充藥劑?」羅格道。

「對,算是任務補貼。」

「行。」羅格接過藥劑,然後打開,放在鼻子處聞了聞,精神力就直接猛地一震。

羅格知道精神力藥劑有兩種使用方法,起效最快的是聞,利用率最大的則是吞服。

羅格喝了一小口,沒什麼感覺,好像藥劑在入口時就消失了。

「呼。」羅格眼前一亮,他能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正在迅速恢復,並附帶著提神效果。

「你出去吧。」羅格說道。

「好。」

…….

羅格坐在血族青年的對面,看著對方的瞳子,眼中紫芒閃爍,一絲絲倀瞳之力不斷浸入對方的精神中,然而,對方的精神力卻異常的堅韌,強大,羅格也是第一次催眠這個級別的生物。

「你好。」

沒有回應。

…..

「你好。」

….

直到羅格第三次增加倀瞳之力浸入之後,對方才開始有反應。

「你好。」

「…..你好。」血族青年的聲音非常嘶啞,聲音中透出一種迷茫。

「告訴我,你的名字。」

「….勞德·布魯赫」

「你們在特察局中的內應是誰?」

「….不知道…」

「你是第幾代血族?」

「…九代」

「你們有幾個血族來到這個世界?」

「四個」

「他們是哪個氏族的?」

「…..吉密魑族、托瑞多族..」羅格感覺到倀瞳之力正在迅速消耗,於是加大輸入。

「……邁卡維安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