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我們跟上去看看就知道了。」柳夕說道,看向秋長生。

秋長生從身上摸出一片草葉,再一次施展千里追魂術。

眾人見怪不怪,駕輕就熟的跟著枯葉一路狂奔。

這一次枯葉飛了很久,距離也很遠,足足有十五六公里。

饒是一行人都是異能者,身體素質比常人高出幾倍,狂奔下來也累得氣喘吁吁。

枯葉落在一件血色的衣衫上面,周圍沒有見到藍月的身影。

衣服是藍月的衣服,被血液侵染后的棕黃色大衣。大衣下面是棕黃色的褲子,以及一雙黃色的運動皮鞋。

瘋狂農民工 奇怪的是衣服褲子乃至鞋子擺放的位置很奇怪,感覺就像裡面的身體憑空消失后,衣服褲子失去了支撐掉落下來的樣子。

何思宇上前一把拉起衣服,一團肉球滾落下來。 看到這團肉球,眾人齊齊色變。

仔細辨認,還能看得出肉球上面有眉有眼,有手有腳,就彷彿一個人被倒霉的壓縮成了一團肉球。

很明顯,這個倒霉蛋就是他們此行的目標——藍月。

與石心怡四人的震驚神色不同,柳夕和秋長生表情十分平靜,就像是早就料到了這個結局。

可不就是早料到了嗎?

早在地下古墓,燭九陰就用了千年布局要吞噬小銀蛇高保勖,就是為了覺醒更多的祖巫血脈,還原燭九陰的基因。

藍月雖然是土系異能,但身為A級異能者,他身上蘊含的祖巫血脈一定很濃。

燭九陰既然出手從柳夕和秋長生手裡就下他,目的可想而知。

不用說,燭九陰吞噬了藍月,力量一定更強了。

下一次遇到燭九陰,兩人都不用打,直接逃命吧。

「它吞噬了藍月,必然需要花費一段時間來消化,這段時間它不會再次出現了。」秋長生說。

柳夕心事重重,她的擔憂比秋長生更深了一層,因為她心裡還有一個懷疑。

這個懷疑便是燭九陰的真正身份,很可能就是異能者自由聯盟組織的當代主席。

柳夕一直藏著這個秘密,誰也沒有告訴,因為她實在不知道異能者中誰值得信任。

主席先生交遊廣闊,不僅和全世界各個國家的異能者組織有聯繫,而且還經營了長達幾十年的異能者自由聯盟組織。

且看他花費千年時間布局培養小銀蛇,就可以知道他暗中擁有無數身份,也掌握著無數資源和秘密。

如果主席先生真的是燭九陰,這麼可怕的人,柳夕貿貿然的把秘密說出去,恐怕會迎來主席先生不計一切代價的追殺。

她不把這個秘密說出去,主席先生就不知道她已經發現了他的秘密,自然也就不會刻意的針對她。

再說了,即使柳夕把這個秘密公佈於眾,又有誰會相信她?

她和主席先生,一個是修士,一個是異能者自由聯盟組織的首領。

一個初來乍到,一個卻是久居高位,用膝蓋也能想到,大家只會相信主席先生。

柳夕神色複雜,讓何思宇用收納箱收了地上的血衣和肉球,準備拿回去交差。

朱雀通知了狂風戰隊,一行人就地休息,等了大約兩個小時,天上出現了兩架軍用直升機。

所有人都沒有心情說話,沉默的上了飛機,起航回程。

在飛機上,柳夕拿出手機,像衛無忌報告了這次任務的始末,尤其是重點提到燭九陰的出現。

柳夕鄭重的說道:「我建議你立刻通知其他小隊,燭九陰很可能渾水摸魚,趁異能組與十二月兩敗俱傷時從中漁利。」

衛無忌自然知道事態嚴重,掛掉了柳夕的電話后,開始向其他各小組傳達信息。

好在十二月分開逃亡,每個人的方向都是南轅北轍,越逃越遠,相互之間的距離何止千里。

燭九陰既然出現在秦嶺,強行吞噬了藍月,其他地方出現的幾率應該不會太大。

事實也的確如此,燭九陰可能需要消化吞噬藍月得到的祖巫血脈和基因,又或者是因為距離太遠,其他小隊並沒有遇到燭九陰。

不過其他小隊的情況也不容樂觀,至今傳來的消息都不太好。

青月被五組追上,雙方之間展開了慘烈的廝殺,眼看就要將青月擊殺。

然而,一個戴著面具的神秘老人出現,雙手一分就把青月和第三組的距離分開。

無論三組和孤鷹中隊怎麼努力追向青月,卻與青月和老人的距離越來越遠,直到兩人衝破了國界線。

四組和五組追捕楚彥春,都追出大興安嶺了,連個毛都沒有追到。

至於冷少寧親自帶領第一隊和第二隊追捕金月和銀月,倒是截住了金月和銀月,卻沒想到銀月已經恢復了能力。

銀月的異能堪稱團戰的利器,在人群中閑庭信步,摘人頭如同飛花摘葉,別人卻連她一根頭髮絲都碰不著。

她出手對付戰狼中隊,戰狼中隊損失慘重,冷少寧為了救人,只能被銀月牽著鼻子走。

金月趁機擊垮了第一隊和第二隊,連殺十三人,第一隊和第二隊頓時元氣大傷,實力不能再威脅到兩人。

兩人大搖大擺的逃進了金三角,冷少寧不得不下令停止追捕。

這一次遠誅行動,無疑是失敗的。

貴府嫡女 好在柳夕的第六隊拿回了變成一團肉球的藍月,以及先前擊殺的黃月和赤月,讓十二月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也算勉強挽回了華夏政府在國際上的聲譽。

遠誅行動失敗,異能組元氣大傷,慶功宴和表彰什麼的當然沒戲。

國安局異能組最大的頭頭正在接受一號老闆和二號老闆的訓斥,差點連頭上的烏紗帽都沒保住。

衛無忌回來後下令讓所有異能組成員修整養傷,便把自己關在小黑屋裡寫述職報告。

第六隊沒有人受傷,且完成了任務,單獨獲得了二號老闆的表揚和鼓勵。

雖然過程不那麼完美,但是相對於其他組來說,第六隊算是徹底的露了一次臉。

個個在基地內揚眉吐氣,其他異能組成員也不再用看新人蛋子的眼神看他們。

上一次南海誅殺覺醒者,也是柳夕的第六隊居功至偉,這一次又是第六隊完成任務。

其他異能組老人就算再怎麼不服氣,也沒資格仗著老人的身份看不起這群異能組新人。

柳夕大手一揮,宣布解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見到其他人都走了,只有秋長生留下來,她問道:「你有什麼打算?」

秋長生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反問道:「你呢?」

「我要回家了,出來兩個月了。在家裡待一段時間,我還要去一趟魔都處理公司的事情。然後差不多大學快開學了,我會就讀白師大,就在京城。」

「你還真準備在這個末法世界定居落腳?」秋長生好奇的問道。

「那你知道怎麼回去嗎?」柳夕反問道,見秋長生沒有說話,她繼續道:「你呢?」

秋長生站起身來,快要走出門外的時候才開口:「尋找回去的方法。」

說完,他轉身出了門。 柳夕回到樊城家裡的時候,大學錄取通知書早已經下發到了家裡。

不是一封郵件,而是十七封。

每一個信封上面的大學名字都足以讓任何學子開心尖叫,都足以讓家長們揚眉吐氣,成為左鄰右舍艷羨的家長。

但是這樣的信封,柳夕家裡有十七封。

而柳夕的高考志願表,其實只填了一個白師大。

作為高考成績745分的全國高考狀元,柳夕有這樣的待遇理所應當。

這個成績震驚了教育部、學校、學子以及家長,成功的刷新了歷年高考狀元的分數紀錄。

不說後無來者,至少前無古人。

十七封全國知名高校、華夏名牌大學的入取通知書在第一時間就送到了李明芳和柳民澤手裡,因為送信封的不是郵遞員,而是各校的招生辦主任。

他們在得知成績的第一時間就立刻向柳夕下發了通知書,並且讓招生辦主任做飛機趕到柳夕家裡,務必要將這名全國高考狀元收進學校。

與錄取通知書一起到的,還有各校給予的優惠政策和福利待遇。

各個學校的招生辦老師坐在略顯狹小的客廳里,沙發上坐不下,於是李明芳端來了凳子,這才勉強把這些大人物安置下來。

柳民澤紅光滿面,內心無比驕傲的他臉上故作平靜,殷勤的給各位老師散煙。

無論抽不抽煙,各個招生辦主任都給面子的把煙解了過來。

其中有好幾位招生辦主任還柳民澤見過面,此時更是故作熟悉的和柳民澤親切交談。

當時白師大的招生辦李主任坐在凳子上,手裡端著李明芳倒的茶,頗有些憂心忡忡。

早在柳夕高考的時候,幾家爭奪柳夕時,白師大的李主任就用極其優厚的待遇打動了柳民澤,也同時打敗了其他名校競爭者。

當時柳夕只是考了兩門功課而已,而且各校的招生辦主任也只是聽了監考老師的推斷,覺得柳夕的成績有望成為各市或者各省的前三名。

高考成績排在市或者省前三名,當然是人才,各個學校當然要爭取。不過也有底線,不會用超出他們底線的優厚待遇來爭取。

白師大的李主任卻很相信自己的同學,那名監考巡視組的組長,所以他賭了。

要從這些名校中搶人,沒有魄力賭大一點,怎麼可能搶得到。

於是他破天荒的開出了學校至今為止都沒有開出過的高價:學費雜費全免,專業任選,各種教學資源無條件的投入,每年八萬獎學金,以及……畢業后可留校任教。

果然,他的條件一出,所有招生老師果斷退了。

不是他們開不出來,而是名校也有名校自己的驕傲,怎麼可能為了一個還沒有高考完畢的學生開出這種荒唐的條件?

即使要開,也要等到柳夕成績出來之後,如果真的是一個全國高考狀元,他們也不會介意。

現在高考成績出來了,柳夕竟然真的是全國高考狀元,而且高考成績史無前例的高,直接比往年全國高考狀元總分超出了二十分。

這個就太恐怖了!

看到柳夕這個成績,當時幾大名校的招生老師腸子都悔青了。

但事已至此,所有人當然第一時間沖向了樊城,然後差不多前後腳敲開柳夕的家門。

所有人看到白師大的招生辦李主任都有意無意的排擠他,甚至隱隱有聯合起來抵制他的意思。

沒辦法,誰讓當時李主任開出的價碼最大,賭的最凶。如果不出意外,柳民澤和柳夕應該已經答應了他報考白師大。

但那又怎麼樣?不是還沒開學嗎?柳夕不是還沒有就讀白師大嗎?

這麼好的苗子,理所應當該就讀我們青大北大,怎麼能任由她無知的選擇白師大呢?

名校的招生老師們相信,只要自己開出同樣的條件,柳夕同學一定會選擇他們的。

李主任看到其他老師們結成同盟排擠他,他心裡也是一陣苦澀。

柳夕竟然真的考了全國高考狀元,讓他震驚欣喜的同時,心裡也壓了一塊巨石。

還是膽小啊!

當初自己從柳家回來后,也覺得話說的太滿,不由得有些後悔。

沒出成績之前,誰說的准呢?

萬一柳夕的高考成績極其糟糕,他和白師大都將成為笑柄,足夠其他學校笑上十年的笑話。

因為,他猶豫了很久,最後也沒有和柳夕簽訂協議。

只要沒簽訂協議,一切都有迴旋的餘地。

然而現在,李主任真的腸子都悔青了。看著一屋子同行,各個都比他資歷老,身後的學校排名都比白師大高,他覺得有點坐不住了。

是啊,沒簽訂協議,一切都有迴旋的餘地。

柳夕也是。

雖然柳夕高考志願表填的是白師大,但架不住其他名校願意錄取她啊。

結果會怎麼樣,天知道!

正在李主任內心天人交戰的時候,柳民澤抱歉的對眾人說道:「各位尊敬的老師,感謝你們看得起我們夕夕,只是我們夕夕已經選定了白師大,並不打算改。雷各位老師白跑一趟,今天我請大家吃一頓便飯,再次感謝。」

李主任抬頭,神色驚喜,如聞天籟。

從來沒有一刻,他覺得柳民澤這張臉如此美麗,讓他心動不已。

花開一季,花落千年 青大的招生辦劉主任皺了皺眉,馬上又笑道:「柳先生,柳夕同學是一名極其優秀和有天分的學生,我想她應該有更好的學習環境和學習資源,我們青大……」

柳民澤抬起手,微笑道:「劉老師,我知道你們都是全國首屈一指的高校,事實上能夠進入你們任何一所學校,我和夕夕她媽都覺得與有榮焉。人生在世要言而有信,我們當初答應了白師大的李老師,便不會更改。謝謝你們的看得起,也謝謝你們舟車勞頓前來。但是,我只能代表夕夕多謝各位的錯愛,也代她向你們道歉。」

其他老師們還要再說什麼,不過柳民澤這個人十分堅守誠信,一一禮貌的拒絕了。

眾老師無奈,也只好放棄了。

李主任春風得意,獲得了柳民澤的肯定答覆后,開開心心的回了學校報告。

各大高校的招生老師們走後,柳家的大門也沒有消停下來,陸陸續續的記者開始前來採訪全國高考狀元。

此時柳夕還在地下古墓和燭九陰斗的你死我活,連手機都毀掉了。

柳民澤和李明芳一邊接待陸續到來的記者採訪,一邊焦急的打柳夕的電話,當然無法接通。

要不是後來柳夕打電話回家報平安,柳民澤和李明芳都差點報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