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吱!」小黑糰子發現自己被無視了,於是他一閃身,竄到了洛傾羽洗臉的銀盤旁邊:本貂兒要自殺,丫頭不愛我了!

「什麼?」洛傾羽看著那光張嘴,卻不出聲的小黑糰子,歪著腦袋問道。

「小郡主!你真的要離開東越國嗎?」奶娘在身後給洛傾羽遞上衣服換洗!

用毛巾掖了一把臉,洛傾羽點頭:「嗯!朱雀和白虎必須找到,玄武也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所以,傾羽要出門去尋找他們!奶娘,現在把你放在黎太後身邊,我倒是放心了!您替皇帝把太妃搞定就行,不過呢,在搞定之後,奶娘到時候您就離開,傾羽來接了您走!皇宮後院,不是咱們待的地方!」

「你這丫頭,就是愛替別人操心!」奶娘眼睛紅紅的看著洛傾羽說道。

「不活了,本貂兒真的不活了!」小黑糰子竄到洛傾羽的肩膀上,舉著柳葉鏢,撅著P股,使勁嚷道。

「自殺?!」洛傾羽一把將小黑糰子抓下來……

「嗯!」小黑糰子很是鄭重的點頭:反正丫頭不愛我了,下毒毒殺我,解藥也沒有,死了算了!

「哈,哈哈哈哈……」本來挺鬱悶的心情,在這個清晨,突然變煙消雲散了,清脆的笑聲,如琳琅一般,響徹了銳王府的每一個角落!

一直到用早膳的時候,洛傾羽一看見小龍龍的紅彤彤的香腸嘴和幽怨的眼神,一看見小白抱著柳葉鏢黯然神傷的神色,她都一直在笑,想想都覺得好笑……

小龍龍卻不搭理洛傾羽了,只是慢慢的一點點的往嘴裡挖粥吃,邊吃邊掉一兩顆淚珠子!

一屋子的人自然都知道這兩位是被將軍給「下了毒」,所以一個個便都用同情的眼神看著他們,這些人心中卻也暗自腹誹:以後得離洛傾羽遠一些,不然,性命堪憂!自殺都解決不了事兒!

「丫頭,這是歐陽院長給你的。」軒轅御景從袖袋裡面掏出一個暗紅色的小袋子遞給洛傾羽,說道。

「師傅也不等我,就這麼走了!」洛傾羽撇嘴,昨日晚上,她問軒轅御景,歐陽雲逸怎麼不給邀請到睿王府來,結果,軒轅御景告訴她,歐陽雲逸在宴會結束,去了皇宮見智空和尚去了,她還想著一會兒進宮去找他呢,他倒走了! 「歐陽院長不見丫頭,必定是有他的原因的,興許是怕丫頭回頭捨不得他走,會傷心吧!」一側,被的盧扶過來用早膳的藍籌雲微笑著說完,習慣性的抬手揉了揉洛傾羽的腦袋。

「咳咳!胳膊好了?!」一側,男人的雙眸射出冰刀盯著那隻剛剛痊癒的胳膊,冷冷說道。

「呦,這酸桂花釀豆包不錯!」藍籌與趕緊的抓起豆包塞一個嘴裡,隨後他又夾了幾樣小菜放倒一個盤子里,隨後轉身對著身後的李德海道:「李公公,麻煩走一趟!」

「哎呦,我說藍世子啊,您自個兒去不成嗎?老奴好歹是男的呀!」李德海笑嘻嘻的上前,不接食盤。

「男的?」藍籌雲對著李德海挑了挑眉,隨後笑道:「李公公進宮的時候,做了假?嗯?!」

「哎呦!你……藍世子,你這怎麼一大早的拿老奴尋開心呢!瞧您……」李德海雖然嘴上嗔怪著,但是他卻依舊笑嘻嘻的抬手點了一下藍籌雲的腦袋,隨後道:「哎!您哪,欠了人家公主的情,也該還一還的,送個早膳什麼的,有什麼嘛!」

「他不願意去,不求他,本太子自己給皇妹送過去,哼!」北天一原本一直在吃著的,見藍籌雲這樣,他便不高興了,從李德海手裡拿過食盤,便走了出去。

洛傾羽斜睨著藍籌雲……

藍籌雲揉了揉鼻子,沒吭聲,繼續不停的往自己嘴裡舀著粥吃。

「本尊和師弟要走了!」飯後,逍遙仙子和玉虛子站在了王府的大門口,玉虛子的手上有一根繩子,繩子的一端拴著藍籌雲……

洛傾羽盯著這一干人等,又看著低頭撇嘴不吭聲的藍籌雲,心底突然有些不舍……

「昨日被將軍的辣椒給迷住了,所以忘了跟你們說,師弟準備把這傢伙給帶回天山去,我二人想用天山水,試試給他洗髓伐經,若是可以,十年後,他便可以將體內的所有毒素都清除!」逍遙仙子對著洛傾羽等人點頭說道。

「十年?!」北天一站在洛傾羽旁邊,一聽這話,他瞬間便嚷嚷開了:「我那妹子怎麼辦?你們天山收女徒弟不?或者你們把我妹子一起帶走吧!」

包括洛傾羽和軒轅御景在內的睿王府一干人等紛紛抽了抽嘴角,對於北天一的二缺行為他們還是不能完全適應。

「北冥太子,我天山不收女弟子的!」逍遙仙子笑了笑,隨後對著大家揮手:「本尊走了!」

藍籌雲抬頭看著洛傾羽,嘴唇動了動:丫頭,等著,本世子一定回來!

「不許回來!不許逃!我們都等你十年!」洛傾羽盯著藍籌雲,惡狠狠的說完,隨後她又對玉虛子道:「玉虛子師傅,記得一定要看好他,千萬小心他逃出來!最好給他帶上腳鐐,再在腳鐐上繫上鈴鐺,然後……」

「丫頭!」藍籌雲開始磨牙!

「玉虛子師傅,您一定要看緊了他啊!」洛傾羽瞪了藍籌雲一眼,繼續跟玉虛子叮囑。 「嗯!好!本尊聽你的!」玉虛子點頭,隨後他從懷裡掏出兩個瓶子,說道:「看在你這女娃娃還算資質不錯的份上,本尊也不討厭你,今日你又告訴本尊養顏秘笈的份上!喏,這棕色瓶子里的是克制絕情蠱亂動的丹藥,只有一顆!是最後的一顆!只有在最緊要關頭救命的時候用!白色瓶子里的,是天山玉髓丹,一共十枚,小心用著,這一枚,價值百萬紫金幣!」

這玉虛子果然是一個死要面子的老頭,就連送一份禮物都要那麼多的借口,這讓一側的的盧都斜睨著眼睛鄙視他!

「哇,百萬紫金幣!」李德海都驚訝了。

玄天大陸通行的貨幣最大面額的是紫金幣,一百金幣才能換得一紫金幣,而一百銀幣可以換得一金幣,一百銅幣可以換一銀幣,如此類推下來,這百萬紫金幣一枚的丹藥,一共十枚丹藥,這小小一瓶子得千萬紫金幣,這都差不多可以買下大半個東越國了!

手捧著大半個東越國,洛傾羽抬頭,卻見那兩老一少已經悠悠哉的遠去了,他們是坐著逍遙仙子師傅騎來的馴鹿走的,那馴鹿也是仙階靈獸,和九色鹿一樣,不屬於神獸,但是卻靈力堪比神獸,只是他們不好戰,只隱隱於仙界!

「快藏好了,本王都有些想要搶奪了。」某男湊近,酸溜溜的說道:「丫頭,你魅力不小啊,玉虛子師傅向來脾氣火爆,而且小氣的很,本王下天下,他都只送了一枚玉髓丹,如今卻送了你一瓶!」

「因為你不能多吃好嘛!魅力大怎麼了?魅力大,證明你眼光好!」大半個東越國被揣進胸口,小女人抬頭,挑眉:「玉虛子師傅這是讓我早點兒找到解蠱毒的方法,不然真的到八十歲……」

「真的到了八十歲,本王就等你到八十歲!」男人有了希望,眉眼之間便也舒朗了很多很多。

「咦,北靈珠雖然腿斷了,但是昨晚我給她修復了傷口,已經可以下床的!」洛傾羽斜睨了一眼男人,突然想起來一個人,貌似不該這個時候她還沒出現的,她這一早上的被小黑糰子給鬧糊塗了,都忘了北靈珠和藍籌雲昨晚都被她用鳳玉鐲強行修復傷口,都已經修復的差不多了,北靈珠不出現,豈不是……

微微擰了擰眉頭,洛傾羽對著軒轅御景等人點了點頭,隨後便快步走去了北靈珠的房間……

「呃……」洛傾羽看著坐在銅鏡面前化妝的北靈珠,眼眸微微閃了閃:「靈珠!」

「傾羽!」回頭,淡淡妝容的女子,眼眸裡帶著微微濕氣,但是卻笑靨如花,她的聲音淡淡:「一會兒和皇兄一起去皇宮見皇叔,聽說你要殺了皇叔?!」

「靈珠!你這副樣子幹什麼?」洛傾羽上前,仔仔細細的盯著北靈珠,這麼斯文又文靜,妝容都變了的北靈珠,讓她不太相信這是真實的。

「我挺好的!真的,挺好的!」北靈珠笑著站起身,隨後在洛傾羽面前晃了一圈,問道:「我今天美嗎?我把頭髮都放下來了,我穿裙子了,我裙子裡面不穿褲子了,這樣是不是很美?!」 「美!很美!」洛傾羽只無奈的點頭。

追,追了五年,五年裡,天涯海角,她都跟著他!

五年裡,他罵她,趕她,騙她離開,她還是跟著!

五年裡,她一心一意付出,他卻心門緊閉!

而至此,城門口,他終於關心她,眼裡也終於有了她,他卻走了,而她,卻不再跟隨追逐!

她,他,她和他,這天下的情,不是別人能夠勸的出什麼結果的!

「傾羽,本太子和靈珠先走一步進宮,要去見雍親王殿下和王妃。」北天一看到自己妹妹這幅樣子卻沒有驚訝,只是上來,神色淡淡的和洛傾羽說道。

知道北天一此時心裡也不痛快,洛傾羽便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對著他微笑著點了點頭,看著這兄妹倆上了馬車走了。

「天一向來疼愛這個妹妹!」軒轅御景走過來,摟著小女人的肩膀,說道。

「不容易啊!北冥國如今國內動蕩,這太子也不好當啊!」洛傾羽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回到屋內,換上一身大紅色飛魚官服,戴上有紅纓的烏紗帽,回頭看了一眼遠遠的站著的數十人,推開正在給她整理衣服的丫鬟們,洛傾羽慢慢走過去……

「參見將軍!」南宮清明領著三十人,趕緊跪地。

「起來吧!」洛傾羽上前一步,扶起了率先跪下去的南宮清明,看著南宮清明的眼裡淚花點點,她笑著說道:「傾羽好好的,你們哭什麼?!」

「我們……我們激動的!」南宮清明身邊,其他人紛紛抬手拭了一把眼角,說道。

「還沒到激動的時候,南宮將軍,傾羽想把你們分成幾組,傾羽出去,需要自己貼心的人!」洛傾羽回頭看了一眼軒轅御景,見後者對著她微微點了點頭,隨後她轉回頭,盯著南宮清明道:「南宮清明,可願意跟隨傾羽一起尋找百里花報仇?可願意去邊關,尋找五行族的罪證,為傾羽死去的爹娘報仇?」

「南宮清明,生是洛家軍的人,死是洛家的鬼!一切謹聽將軍吩咐!」南宮清明跪地,聲音洪亮。

「好!」洛傾羽盯著南宮清明和一干人等,她從口袋裡掏出辣椒和花椒的種子,對南宮清明旁邊的陳岩、昔日南宮清明的副將,說道:「陳副將,這個辣椒和花椒,你帶領十人繼續呆在王府種植,傾羽需要大量的辣椒和花椒,將來有用!南宮清明,你再挑出十人,去水府後山,那裡有三千人是我們的,你們爭取在半年內,把所有人都變為咱們的隊伍,並且要歷練他們,不歸順的,一律,殺無赦!」

「好!」南宮清明和一干人等紛紛抱拳點頭。

「若是昔日,洛將軍和玲瓏將軍,能夠有清平將軍如今的魄力和果斷的話,興許……」陳岩抓著辣椒種子要抬手抹眼淚!

「啪!」小黑糰子快速襲來,下一刻,小白舉著小小的柳葉鏢在陳岩面前指手畫腳,卻嗓子沙啞,連一點兒叫聲都發不出來。

「小白是警告你,若是想死,可以用抹脖子,而不要動這個辣椒!」洛傾羽的唇角微微一挑,心中倒是對未來充滿了信心。 這個古武社會,說先進,其實還是蠻先進的,連炸彈都被造出來了,還真是不簡單呢!

可是,這古武社會卻又是單純的,人們生活的簡單,就連辣椒都能成為毒藥,讓這玄天大陸的神尊都忌憚,這對於洛傾羽來說,不可謂不是一個十分新奇又覺得前途無量的事兒!

「這辣椒這麼厲害?」陳岩盯著手心裡的不起眼的東西,分外好奇!

「精心培育,他日,本將軍可要靠這玩意兒去打戰的!」洛傾羽說完,便領著南宮清明走回了軒轅御景的身邊。

倆人一起上了黃金馬車往皇宮方向去了,馬車裡,破天荒的有南宮清明和奶娘鬼手七,還有昨晚被洛傾羽強行讓的盧撕了他衣服,將後背傷口癒合的鐵圖,這對於一向潔癖嚴重到不可理喻地步的男人,不得不說又是一次飛躍性的進步!

「小郡主,你說的那什麼辣椒,將來還能當了武器?」奶娘行走江湖數十年,卻也沒聽說有這玩意兒,也沒見過哪個國家用這個玩意兒來殺敵的。

點了點頭,洛傾羽盯著軒轅御景道:「阿景,我過了年便出去了,你千萬要讓他們把辣椒和花椒培養好了,半年後,咱們可是要水煮魚的!」

「水煮魚?!」軒轅御景盯著小女人,臉色平靜:「嗯,又是什麼新奇東西?!是菜肴嗎?」

「不告訴你們!」洛傾羽挑眉,對著四個人吐了吐舌頭。她現在才不要費盡口舌的去解釋,如何把大量的辣椒磨成粉,之後用來對付長期生活在海里,專門在海底襲擊東越國邊境船隻的鮫人,讓他們怪異的腮裡面,盈滿辣椒水……

到那個時候,那滋味……

「嘶~那酸爽的感覺!」洛傾羽現在想起來都覺得渾身顫抖……

軒轅御景微微斜靠在軟墊子上,看著面前的小女人沉浸在對未來的想象中而露出的那種嬌俏又調皮又略帶著陰測測的神色,眸中,溢滿的皆是寵溺神色!

一側,傷已經全部癒合,卻被軒轅御景命令必須坐在馬車裡面一起去皇宮的鐵圖眼觀鼻、鼻觀心,一臉平靜木訥,但是他的心內卻是波濤蕩漾啊又蕩漾!

十九歲年紀的鐵圖,第一次被女人的手撫摸過後背,第一次在女人面前裸露著後背大片的肌膚!

將軍的手,很溫柔,帶著一點點微量,柔潤而細膩的指尖,接觸他的後背,讓他當時全身都顫抖不止……

深吸一口氣,鐵圖又在心底暗自罵自己:該死!將軍是王爺的女人,不可動了任何念想!

可是,鐵圖又覺得,心底有一塊地方,彷彿有些空落落的,彷彿那裡被騰空了,需要住進一個人才好……

很快,五人便到了皇宮裡面,奶娘跟軒轅御天行了禮之後便去了黎太后的仁心殿,南宮清明便隨著黑五開始了解最近十年來,宮廷裡面的一些常規事務的變化!

勤政殿內殿,軒轅御天坐在貴妃榻上,他的手裡有一竄佛珠,輕輕的捻動,他眼眸盯著面前坐在一起的一對……

「什麼?他還活著?!」洛傾羽微眯著眼眸盯著軒轅御天! 「嗯,昨日朕去睿王府忘了跟你們說,水逐雲昨日在宴會結束的時候,被御林軍找到,當時傷勢很重,經過土茯苓和圖魈的連夜救治,傷情已經穩定,不過卻估計這輩子也起不了床了,他雙腿全斷!」軒轅御天點頭說道。

「鐵圖!」軒轅御景對著外面喊了一聲。

「是!王爺!」鐵圖轉過身,進來。

「你帶人去高台附近再看一遍!」軒轅御景吩咐。

鐵圖領命,轉身便走了。

對於軒轅御景再一次命人去高台附近檢查,軒轅御天只是看了他一眼,隨後便繼續盯著洛傾羽道:「水月月當時發狂之時,水逐雲雖然撇清了自己的關係,但是還是有管教不力之罪,該罰!但是五行族乃千年前就創建的,不到非常時期,動搖不得!即使要動,也要有十足的把握,不能傷及百姓和無辜。」

「皇上英明!」洛傾羽知道,這軒轅御天倒是說的是真話,此時,五行族雖然是散了,水逐雲出事兒,他們必定是缺了一角,但是若此時真的要動了水族,這五行族世代聯姻,早就是栓在一起的螞蚱,物極必反,一旦逼急了,必定會引起五行族全族大亂!

事不宜急!

反正她才十三歲!

反正,她的辣椒還沒種上!

反正,她還要修鍊,打開第十二頁天書!

「這水族家大業大,水族向來是世襲,水逐雲不能打理族內事務,便由子孫來代替,所以,丫頭認為,水府,誰更合適?」軒轅御天就知道,他的決定會得到小丫頭的肯定,心底突然美滋滋的,這帝王自個兒笑靨如花了!

洛傾羽微笑著轉頭看向身側的男人,隨即嘴角一挑,道:「這個還是阿景來說吧!傾羽對水族的事兒,得避嫌!」

「你這丫頭!」軒轅御景抬手揉了揉洛傾羽的腦袋,這模樣,惹來某人淡淡一聲咳嗽:「咳咳……阿景,你先說說!」

「雖然水逐雲撇清了和水月月的關係,但是,水月月始終是他孫女,所以,對於水府,皇兄可以懲罰,自然,懲罰一些人就行了,不能滿門!」軒轅御景看向洛傾羽,道:「水月月膽大妄為,意圖侵害朝廷重臣,其罪當誅滿門,水清淺自然也有不可推卸的管教缺失責任,連帶張氏也要一起懲罰,水清林已死,那麼,水府便剩下水瀟健和水瀟瀟……」

「阿景果然思謀周祥,確實,若是滿門受罰,丫頭便也是在其中的!」軒轅御天看向洛傾羽,唇角微微一挑,接著道:「朕認為,水瀟健和水瀟瀟都不合適!水瀟健如今在禮部任中書侍郎官,朕準備不動他的官職,但是處罰一年俸祿!朕有一個最好的人選,丫頭猜,是誰?」

軒轅御天身子微微往前傾,狹長的鳳眸盯著洛傾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