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庸,李明需要去醫院!」夏瑩瑩眉頭皺了一下,還是說道。

「也對,這樣,張良,你帶著李明現在去醫院,瑩瑩你也先去,我去會會這個司少到底是何方神聖!」

「那好吧!」夏瑩瑩想了一下後點點頭,他清楚吳庸的背景,在鄭州還真沒幾個人能奈何得了他。

「走吧,還愣著幹嘛?」

等張良背起李明之後,吳庸才對著圍著他們的十幾個人說道。

「不行,他不能走,他是小偷,而你們都是從犯!」

那個年長的警察終於走了過來,攔住了正要離開的張良。

「啪!」

張良抬腿一腳把那個年長的警察踢出了老遠,他接到吳庸的命令要帶李明去醫院,這個時候他是在執行任務,誰擋他都不行。

「白痴!」吳庸搖搖頭,指了指另外一個年齡稍大點的警察說道:「你來帶路,去你們的派出所!」

輕舞飛揚的網名預示了李曉珍的命運,再次出現夏瑩瑩是和接下來的九七有關

求票,大家幫忙推薦一下吧,點擊居然排榜了,可推薦至今還沒上榜,就差一百多票了,拜託大家了 漆黑的天空下,點點星光所照耀的下方,空氣動蕩,溫度讓人覺得燥熱。♀

聽到了人的呼喊聲,可是這樣細小的波紋在傳達出去之前,就被其他炮擊產生的巨響所掩蓋了。

海浪擊打在艦船兩側,在黑夜中展開各自行動的人們正努力往敵人方向攻擊而去。

引擎一直處於工作狀態,不斷朝著前方海域航行的艦群尾部,畫出了一條純白色的海浪線條。

英國對面的這片海域上,歷史再現的戰爭並未結束。

為了重回天上而進行的戰爭,對於所有國家來說,都是十分重要的存在。

哪怕是其中參雜著各自的目的,也都是想要成功進行下去的。

除了讓聖聯承認之外,還是讓他國承認,自己並非是違背世界潮流之人。

可在這個順應潮流的世界當中,也有著逆水行舟的人存在。

武藏或許就是這方面的代表。

不只是參展者們,就連站在英國所屬的島嶼上的人,都可以看到這邊的情形。

包圍了巨大艦船的硃紅色艦群的炮擊從未停息,然後,從那些艦群中脫離出了幾艘艦船,他們不是逃跑,而是進行強行登陸。

天空的月光灑在甲板之上,兵器也反射著冷冽的光芒。

三征西班牙側的學生們,緊握手中的武器一躍而下,朝著敵人所在之地強攻而去。

戰鬥開始了。

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的狀態。

在眾人的視野之中,極東的武藏,成為了英國雇傭艦的他們的中央前艦,正被對方的艦船使用固定橋樑登陸。

一些還浮在空中的艦船則是打開雙側跑道,跑到從原本的第一層甲板中央空隙眼神開來,就像是為艦船增加了鋼鐵之翼一般,一群戴著眼鏡,在頭上綁著紅色絲帶的運動員奔跑起來了。

統一的制服,統一的動作。是統一的為了國家而戰鬥的學員們。

將手中的標槍扔出去,在到達地面之前就被拿著盾牌的女生們擋住了,標槍落在地面,失去動力之後成為了運動道具。

不過這並未表示結束,登陸戰這才剛剛開始。

落地之後。三征西班牙側的人就立刻進行第二次衝擊。撞向敵人。

可是從擋住攻擊的盾牌縫隙中衝出來的人是,武藏的學生!

他們換上了戰鬥用服裝,在擋住第一輪攻擊后迎向強行登陸的強攻者。♀

由於有了足夠的準備。他們在獲得術式加護后強化了體力,不管是武器作戰還是肉搏都沒有問題。

腳剛踏在地方陣營上,三征西班牙側的人就必須開始對抗武藏的軍隊,這也是雙方都必須面臨的情況。

由於八艦已經恢復了聯動狀態,一艘艦船的震動會通過鏈接通道傳達給其他艦船,站在村上艦的夏目只是稍稍地確認了一下三征西班牙的動向後就將目光放在了眼前。

手持王賜劍一型的金髮少女和忍者,他們並未逃離,而是選擇和這邊對立。

「接下來,強行攻佔這裡的艦橋嗎?如果成功的話。倒是一個不錯的展示哦。」

除了對面的兩個人之外,還有其他武藏側的學生也趕往這邊,拖得越久就越麻煩。

現在除了眼前的少數人之外,大部分都被三征西班牙拖住了吧。

那麼。

舉起打擊棍型的武裝指向村山的艦橋。

「在三征西班牙撤退之前攻下艦橋,就是這邊的勝利了,畢竟他們退去的話。我們停留這裡的理由也不太充分吶。」

反之,對面的忍者與身前的少女說道

「如果可以在三征西班牙撤退之前,我們可以守住的話,就是我們的勝利是也!」

「tes。」

可是,瑪麗望著頭頂的兩個人。表情有些困擾。

自己擁有神格武裝,但是實際上只是在剛才用了一次而已,而點藏大人是第一特務,若是打起來的話——

「我認為和他們戰鬥的話,勝利的幾率不大哦,兩個人分別是總長和會長吧。」

「jud,可是只有硬著頭皮上了,在下作為誘餌,瑪麗殿下趁機給他們一刀。」

「咦?這種說法有些恐怖,是要斬他們的意思嗎?」

不過,瑪麗加強了握住兩把王賜劍一型的力道

「我會努力將他們一分為二的!」

jud?點藏認為瑪麗的說法才比較恐怖。

就在兩個人談話的同時,敵人動了。

夏目與輝元打算直接攻下這裡的艦橋,而不是浪費時間和武藏的特務戰鬥。

從一開始,就應該這樣做才對。

和輝元往側面前進,躍過了眼前的民居之後想要加快速度,不過也在此刻,一群人涌了上來。

是武藏的學生。

他們有點爬上屋頂,有的站到地上拿出盾牌,心中只有一個想法,拖延時間。

除了他們之外,在正前方,擁有一頭銀色長發的少女手持銀鎖跑了過來。

不,是疾馳才對。

速度很快,動作迅速。

「總長聯合第五特務、武藏騎士代表,納特.彌托黛拉!」

因為騎士的禮儀而報上名號之後,銀髮人狼沖了過來。

這樣就是那個啊。

夏目和輝元對視一眼,兩個人記了起來。

從六護式法蘭西出生的騎士,因為雙親的原因,而待在武藏了。

同時,夏目用手摸了摸腦袋

「也是那個人的孩子呢。」

「也對啦。」

抱怨聳了聳肩,微微歪著頭

「可惡不認為她會因此而生氣哦,再說了,幫助教育一下還未成熟的女兒,想想也不錯吧。」

可不會因為是那個人的女兒而放水,就是這個意思。

因為父親是人類,所以不能變身成為野獸,卻能發揮出大威力的怪力,這也是使用銀鎖的一個因素,而且,對於戰鬥也有著天生的警覺呢。

夏目目光放在了對方胸前。

「對了,那個小狼應該長得像自己的父親吧。」

「別問我啦,想要知道的話,問安妮最簡單吧,畢竟那個時候可是一直呆在一起的哦。」

「安妮嗎?」

之後或許去見一面也不錯的樣子。

在那之前,擺好架勢。

「先好好來一場好了,稍稍用點全力如何呢?」l3l4

( 「囂張,他們太囂張了,抓住他們,他們是襲警!」

捂著肚子在地上好半天的那個年長警察終於爬了起來,大聲的叫嚷著。

「吳庸,別理他們了,我們走吧!」從沒經歷過這種事的李曉珠有些害怕,抓了抓吳庸的肩膀。

「別怕寶貝,沒事!」吳庸拍拍李曉珠的肩膀,想想,還是掏出了手機。

電話剛接通,就傳來了趙強的大嗓門:「老大,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也不找我太不夠意思了!」

吳庸鬱悶的問道:「你小子怎麼就知道我回來了?」

「老大,你不想想,你離開的時候這個電話哪開過機,只有你回到家才會用這個電話,反正你沒到家也不會想著給我打個電話的!」

吳庸微微愣了愣:「看你小子說的,好像我多對不起你似的,我現在和你嫂子在一起,我們以前的一個同學遇到點麻煩,你過來處理一下!」

「好嘞,你們現在在哪?」

「亞細亞,速度點!」吳庸說了地方就掛了電話。他現在也沒去派出所的慾望了,剛才想去主要是氣那人說的話,同時也要搞清楚李明究竟犯了什麼事,讓幾個明顯是混混的人打的那麼狠。

「你們,你們怎麼還愣著?」

張良下手很有分寸,畢竟對方是個警察,這個時候那個年長點的警察已經站了起來,掏出一個手銬就往吳庸那跑。

「嘭!」「啪!」

敢對吳庸無禮,這次沒人在對他客氣,趙大海一翻一踢,年長警察就已經載在地上哀嚎著,再也爬不起來。

旁邊的幾個警察和十來個保安就這樣傻傻的站著,周圍的人群也露出異樣的眼光,所有人都看出來了,這個年輕人不簡單,不僅敢對警察動手,身邊的保鏢也這麼厲害,一甩手一個警察就被他給撩倒了。

十分鐘后,一大堆身穿警服的人突然從外面沖了進來,被打的那個司少身份很不簡單,是二七區公安分局局長的公子,所以剛才那個年長的警察才那麼維護。

這次,一共跑來了二十多個警察,這些都是分居的刑警,得知自己頂頭上司的公子被打成了重傷立即趕來了,他們可不像派出所那些小民警一樣容易被唬住。

「張副所長,你這是怎麼了?!」領頭的刑警隊副隊長一眼看到躺在地上哀嚎的年長警察,急忙讓人把他抬起來並問話,可惜這個時候年長警察已經什麼都回答不了了。

「是誰行的凶?」副隊長站起來,鋒利的眼神掃了一圈,最後停留在吳庸的身上。

圍觀的肯定是群眾,十幾個保安加警察圍著的就這幾個人,加上吳庸很年輕,又帶著一個年輕的美女,想不被引起注意都很難。

「把他們抓起來!」

副隊長冷哼了一聲,身後六七個刑警立即跑了過去,這幾個人可比站著的那幾個片警強多了。

王海和李二護住吳庸,趙大海一個人站了出去,剛衝過來的一個人被他一個擒拿手給甩了出去,隨後唰唰的七個人被他甩出去了五個,剩下的兩個是自己看情況不妙又退了回去。

「敢反抗襲警!」

副隊長臉色猛然一變,也不管附近還有很多的群眾,一下把手槍給掏了出來。

隊長拿出了手槍,其他人自然也不會落後,紛紛掏出了自己的手槍,在他們掏出手槍的同時,王海和李二一人護住一個,把吳庸和李曉珠一起擠到了樓梯下的角落裡。兩把手槍也從他們的手上出現,趙大海自己一跳躲在一個櫃檯後面,不過手上也多出了一把手槍。

暴力衝突突然變成了槍戰,圍觀的群眾一下子爆開了,紛紛四處散開,熱鬧在好也沒自己的小命好,在沒人阻攔的情況下很快這些群眾都撤了出去,碩大的商場變的空擋安靜起來。

副隊長沒想到對方也有槍,更沒想到的是對方反應這麼快,他們不過才拔槍對方就已經找到了對他們最有利的地形。

「我不知道你是誰,現在我命令你立即收起你和所有人的槍,否則後果不是你承擔的,看看這個!」

王海小心的護著吳庸,手中扔出了一個小本本,吳庸也沒想到事情鬧的這麼大,居然拔了槍,不過他現在心裡的火氣更大。

「副隊長接過那個本本,打開一看臉色就猛然變了,手也變的有些發抖,本本是王海真正的工作證,之前的教師和司機都是為了保護吳庸而特意安排的!」

「中央警衛處,中校副隊長!」

同樣是副隊長,不過他這個副隊長比起人家這個副隊長差的可太遠了,中央警衛處那可是保衛國家領導人的和重要人物的地方,這個副隊長終於明白自己惹到大麻煩了。

「放,放下槍,全部放下槍!」

副隊長額頭冒出一絲絲冷汗,他以前在部隊呆過,知道中央警衛處的人都是特種部隊中的精英選拔出去的,只是他現在想不通吳庸這麼年輕究竟是什麼人,居然這麼多人保護著。

「嘩嘩嘩嘩!」

刑警們剛把槍都收回去,外面又傳來一大堆人腳步的聲音,警察們還沒松下去的心又給提了上來。剛才對方一亮槍他們就都愣住了,對方手上的槍可不是他們常用的警槍,趙大海手上的是沙漠之鷹,另外兩人手上也都是世界名槍。

趙強終於趕到了,剛他看到商場外面圍滿了人還有好幾輛警車之後就感覺到了不妙,立即帶著自己的人從人群中擠了進去,吳庸要是有個好歹他也絕對好不了哪去。

三四十個大漢,跟著一個年輕人快步沖了進去,看也不看那些警察,趙強看到吳庸一臉怒容站在後面的時候終於鬆了口氣,吳庸沒事就好。

副隊長臉色再次變了,趙強不認識他,但是他認識趙強,現在鄭州無論黑白兩道,不認識趙強的還真不多,趙強已經是鄭州名副其實的地下教父。當然,鄭州的地下勢力不會只有一家,但是趙強勢力最強大已經得到所有人的承認。

「隊長,我們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