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部長,歡迎您來我們嵐烽市指導工作。」蘇沐微笑著走上前,眼光掃向站在周洲身旁的郭平瑞。儘管說在資料中已經看過有關他的介紹,但如今真的見到后,蘇沐還是能感覺到不同的。

任何時候資料都是死的,而人是活的。資料上說這個人是如何的英明睿智,是如何的強勢驚人,都不如直接面對帶給你的感覺要強烈,那種感覺才是最真實可靠的。

「蘇沐市長,我可不是來指導你們工作的,是來給你們嵐烽市送市委書記的。來,認識下,這位就是你們嵐烽市即將上任的市委書記郭平瑞同志,平瑞同志。這位就是嵐烽市的蘇沐市長,以後你們二個可要搭班子一起干工作嘍。」周洲揚手笑著介紹道。

「蘇市長,你好。」郭平瑞微笑著伸出右手。

「你好,郭書記。」蘇沐同樣伸出手,兩人握手。

這成為歷史性的一刻,屬於蘇沐和郭平瑞的第一次握手。在以後嵐烽市的發展中。兩個人就像是冤家似的,有爭鬥也有合作,但總的說來兩個人從來就沒有真正的爆發過多麼激烈的衝突。

而在他們兩個搭班子的過程中,嵐烽市竟然以一種匪夷所思的飛快速度發展著,迅速的成為西都省的明珠,躋身全國最有名的城市之一。

「你們兩個人上我的車,其餘同志也上車吧,咱們現在就去市委。」周洲點點頭說道。

「好的。」蘇沐恭聲道。

然後車隊就又開始緩緩開動。

坐在周洲的車內,蘇沐總不能保持沉默吧?那樣的話。顯得氣氛多麼怪異。

所以說蘇沐就和周洲和郭平瑞閑聊起來。雖然說和郭平瑞是初次見面,但在官場中哪裡有什麼陌生這個說法?即便是再不認識的人,一頓飯下來都能熟悉的和多年至交好友似的,所以說不要想會不會冷場,那是在官場中絕對不會發生的一幕。

交談是一種很好的了解方式。

你想要知道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那麼就需要交談,只有在這種交談中,你才能逐步的去走進他的內心世界。

即便對方跟你說出來的話。有的是掩飾,有的是虛假。有的是敷衍,但不必急,只要說下去,總歸能套到點東西,而且還有對方的神態變化,只要你用心。就能從對方的神態中窺探到某些細節,這對以後的相處都是有好處的。

當然這些說的就是郭平瑞對蘇沐的了解之道,至於說到蘇沐的話根本就不需要這麼麻煩,官榜運轉間就能輕而易舉的知道,郭平瑞心底到底是怎麼想的。他所想所關注的事都會清楚的烙印在官榜中。

蘇沐是個什麼樣的市長?

蘇沐心中是如何看待我這個市委書記?

蘇沐到底在今後的工作中會不會配合?

……

像是這樣的想法在郭平瑞腦海中不斷閃現,蘇沐全都捕捉到后,心底越發淡定自然。知道你的想法,我就能對症下藥,我就能讓你知道,很多事情該怎麼做。

我不會欺騙你,我會讓你知道我的想法,我的態度,我的為人原則。因為只有你知道這些后,在今後的工作中,咱們兩個人才能更好的合作。

這一路氣氛和諧。

嵐烽市市委小禮堂。

坐在這裡的人其實心情都是複雜的,因為他們都清楚的知道,嵐烽市和其餘地級市相比,最近一段時間的人事變動是比較頻繁的,從蘇沐上任到現在,市委書記從原來孫如海變成了如今的郭平瑞。要是說再加上之前被雙規的張弘毅,嵐烽市絕對算的上是開啟了一個全新時代,一個屬於郭平瑞和蘇沐聯手執政的新時代。

只是不知道這個郭平瑞到底能不能架住蘇沐的威勢?

「你們誰知道咱們這個市委書記到底是什麼來路?」

「你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

「還真不清楚,所以說才問你們的,有誰能給我普及下?」

「你消息太落後了,新書記的來頭可是比較硬,據說他是郭家的人。」

……

郭家?

就在小禮堂這邊的頭頭腦腦們都知道郭平瑞出身郭家,變得越發有興趣的閑聊議論的時候,門口處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就像是變戲法似的,所有喧嘩聲全都瞬間消失,然後一看到周洲帶隊走進來后,所有人全都起身,熱烈鼓掌歡迎。

新的市委書記郭平瑞,來了。(未完待續。。) 林天貓著身如同一個貓一般,在整個地道里迅速的前行,沒有發出一點的聲響。

這條道路林天已經行走了很多次了,對這裡已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就算是不睜眼也能夠找到道路,知道地道中的絲絲豪豪。

「恩?」林天有些驚訝,因為一路走來林天並沒有發現整個通道有什麼和以前不一樣的痕迹,而且林天也沒有感覺到盤岑星的毒氣。

「到底是怎麼回事?」不由得林天仔細思考,又一聲吼叫傳來。

林天這次聽的清晰,是在地下傳來的。

糟糕,是在山谷中的聲音,林天渾身出了一身冷汗,急忙飛快的向著山谷奔去。

「呼。」

就在林天跑到山谷中的瞬間,林天深深地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

夢正一臉冷霜的漂浮在半空中,白色長衣無風自舞,一雙丹鳳眼毫無感情可言的盯著盤岑星。

林天被深深地震撼了,或則說是被打擊了。

能夠浮空而動,這應該是什麼境界才能夠達到?

「夢,你不用害怕,我來了。」林天雖然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如夢的實力強,但是盤岑星的實力也不如夢的實力啊。

喊兩句沒事吧,再說了,有事不是還有夢的嗎?

喊出來代表了咱的心思,咱的關懷,咱的溫暖,咱的敢當。

是吧。

林天一臉大義凜然的繞過盤岑星,來到了夢的下面,抬起頭說道「夢,你下來吧,這裡有我呢,我保護你。」

夢看了林天一眼,沒有說話。

林天感覺自己很沒面子,這讓林天很氣憤。

但是再怎麼氣憤也不能將這個火氣撒到夢的身上吧,本來她就夠可憐的了,有點小性子還是很可以理解的。

但是盤岑星就不行了。

丫的,你長得丑也就算了,呆在家裡不就行了?長得丑不是你的錯,出來嚇唬人就是你的錯,特別還是恐嚇一個孤獨可憐的少女,這就是你的錯了。

七日,魔鬼強強愛 林天抽出腰間的細劍,憤怒的盯著盤岑星。

不過,另林天更加鬱悶的事情發生了。

盤岑星根本就不鳥林天,兩隻大眼睛連看林天一眼都沒有看一眼。

這讓林天感覺太受傷了。

著簡直就是赤裸裸的鄙視。

不過更讓林天無奈的是,自己也不敢真的上前砍這個大怪物啊。

夢在半空中,有些疑惑地看了林天一眼。

「星星,你在恐懼?」夢冷冷的說道。

林天很納悶,自己不叫星星啊,我叫林天啊。

星星?對了,她是在叫盤岑星。

很快盤岑星的動作就驗證了林天的想法,只見盤岑星竟然低低的吼了兩聲。

「不對啊,我問過夢,她說不沒有見過這個大怪物啊。」林天疑惑不已。

忽然林天打了一個冷戰,他現在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見到夢的情景,還記得那恐怖的一擊,自己後來也問過夢,夢好像根本就不記得發生過這件事情。

而且在夢的口中,林天還了解到她還有一個姐姐,原本林天以為夢是因為孤獨的時間太久,自己幻想出了一個姐姐呢。

現在看來,貌似她還真有一個姐姐。

而那個姐姐卻是她自己。

難道她有兩個靈魂?

林天想到這裡渾身冷汗都出來了,這簡直太瘋狂了,如果這樣的話,眼前飄在半空中的夢根本就不只是自己所熟悉的那個夢,而是另一個人。

而她和盤岑星好像還很熟悉,而且盤岑星好像很聽「夢」的話。

林天想到這裡,腳步開始慢慢的向著一旁移動,這次可真是玩大了,想來救人,卻沒想到卻把自己給陷在裡面了。

自己進來的通道本來就窄小,對於自己的速度有很大的限制,而對於盤岑星這種靠力氣,靠毒氣取勝的怪物卻是沒有任何的阻礙。

所以說,自己是不能夠去通道的,這相當於找死。

可是自己該去哪裡呢?

整個山谷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去哪裡呢?」林天苦想道。

對了,那片山林,那裡可以很好的發揮自己的速度,而密集的樹林也可以限制盤岑星的速度,那麼自己或許還會有取勝的希望,不要忘了自己可以將盤岑星打的逃跑過。

林天想到這裡,也不管半空中的「夢」和盤岑星了,縱身發力狂奔,向著山谷中的密林奔去。

而在這時候,盤岑星也是一聲怒吼,向著林天追去。

「夢」冷冷的笑了一下,竟然憑空踏立,一臉很感興趣的看著飛速行進的林天和盤岑星。

林天回頭瞥了一眼,發現盤岑星竟然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快得多,和自己的距離竟然在慢慢被拉小。

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要知道自己的優勢只有速度,自己的真氣還沒有達到那種破穿一切的實力,而自己的力量。

顯然不是和身後的盤岑星一個級別上的。

林天腦門見汗,這場戰鬥不好打啊。

「一次,只有一次的機會,如果失敗了,自己或許就不能再回去了。」林天憤恨的說道。

我的翠翠,我的紫蘭,我還沒有享受夠生活,我一定要活著,我性-福的生活還沒有開始,怎麼能夠就這麼失去?

林天在密林間左右閃躲,靠著自己的速度和身法將盤岑星遠遠地拋在後面。

突然。

林天的嘴角微微翹起,形成了一抹邪笑。

「吼吼。」

盤岑星一聲怒吼,自己的獵物自己竟然發覺不到他的氣息了,竟然找不到他在哪裡了。

不過,一股危險地氣息卻讓盤岑星如芒在背,它能夠清晰的感覺一股危險地氣息就在自己的周圍,但是每當自己發現他的位置的時候,卻總是撲了一個空。

「轟隆隆。」

盤岑星憤怒了,這種感覺讓它慢慢的變得發狂,整個山林遭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樹木一片片的倒下,林天能夠藏身的地方已經不多了。

飄在半空中的『夢』有些不可思議的眨了眨眼睛,不過隨即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彷彿找到了一個很好玩的玩具一般。

林天的呼吸慢慢的變慢,最終消失,整個身體已經融入了整個自然。

「氣不外漏,氣不外露。」

「十步一殺,十步一殺。」

「一招殺敵,一招殺敵。」

林天看到暴怒中的盤岑星已經來到了自己所藏身的樹下。

「時機,到了。」「殺,殺,殺。」

林天渾身猶如一顆子彈般射出,渾身布滿真氣,發出金色的光芒,而手中的劍,更是光彩奪目。

「吼。」

盤岑星感覺到危險,怒吼一聲,迎著林天撲了上去,想要用自己的力量將林天生生的壓垮。

「水,激流,水,激流。」

林天大喝一聲,細劍刺出。

「噗」

整個劍身沒入盤岑星的腦袋。

「夢」的眼睛睜得大大的,讓她吃驚的是,林天竟然能夠在盤岑星莫大的力氣中,能夠從容的行進,這簡直是不可想象的,『夢』想到了魚游激流,無拘無束。

「哈哈,看來在激流中領悟的那套身法還是挺管用的,以退為進,借力使力。這套身法就叫做『激流身法』吧。哈哈。」林天狂笑道。 郭平瑞的上任在按部就班中穩步進行。

所有的程序流程在場的人基本都很清楚,沒什麼好去琢磨的,他們真正在乎的是郭平瑞上任后所會帶來的影響力,和這個相比較的話,眼前這個固定程序有什麼值得在意呢?

要知道郭平瑞上任也不過就是周洲這個省委組織部部長陪同,而蘇沐卻不同,他當時上任的時候,可是先後過來了三位省委常委,而且還都是排名靠前的重量級常委,你和蘇沐比這個根本沒法比,就只有看以後的掌控力和影響力,不少人都希望新書記能強勢崛起。

一家獨大的局面誰也不想看到,只有兩強並存爭奪不休時,才能帶給其他人更多希望。

這次任命會的**就在郭平瑞的上任演講,要知道從一個人的演講中,是能體會到這人的性格如何。在場的人基本都沒有誰和郭平瑞有過交道,所以只有從這種演講中捕捉到蛛絲馬跡。

蘇沐同樣在等著這場演講。

郭平瑞站在話筒前面,掃過全場,神情淡然。不管如何,從現在起,自己就將是這座城市的一把手,坐在這裡的這些人將會成為自己的下屬,他們都要在自己眼皮底下做事,升遷與否都離不開自己,而自己同樣需要仰仗眾人,才能將工作做好,來獲取足夠的政績。

假如說這群人對自己的命令陽奉陰違,置若罔聞的話,郭平瑞知道那自己等於就是個空頭司令,幹什麼都是空談。

所以說在郭平瑞心中奉行的原則歷來都是:想要掌握一座城市的話語權,首先要掌握就是處於官場金字塔頂端的這群人。他心中也是裝著百姓,但這種掌權做事和裝著百姓之間並不矛盾。

「各位。實不相瞞,昨天夜裡我是整夜都沒睡好覺,為什麼呢?就是因為我在想著此番的就職演講該說些什麼。在我心中盤算的,是要將自己的執政理念跟大家談談,要將自己的為人原則告訴大家,要將對這座城市的熱愛真誠表露。想要說的真是很多很多。但此刻當我真的站在台上,看到在座的各位后,我突然發現那些想說的話都不再重要,最重要的是一點,那就是諸位。我相信只要你們能夠配合我,盡心儘力干好本職工作,那麼我的意願和目標就全部能能實現,是肯定不會落空的。」

先聲奪人的演講。

所有人都被郭平瑞的這番話給刺激到了,因為在誰看來像是這樣的上任演講。其實是有著固定模式。那就是先感謝上級領導和組織的培養,然後肯定上一屆領導班子的政績,接著對現任市委常委的工作給予讚揚,最後再提出來自己規劃目標和政治訴求。但如今的郭平瑞卻是反其道而行之,根本就不提這些,說出來的話語是如此直接了當,擺明就是要讓所有人都要支持他的工作。

你的心情大家都懂,你的目的也很明了。但說話能不能稍微委婉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