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剛才聯去了太醫院。張天師那邊很可能會有所突破,一旦製造出了剋制殭屍的煉丹藥劑以及救治屍毒的丹丸,我們也是該北上滅掉那個茅山國了,大好的山河,居然被一群死人佔據,聯著心頭不舒服啊」。夏羽確實不舒服,正所謂卧榻之側豈容他人斯睡,尤其還是茅山國這樣危險的鄰居,已經等待了兩年多,夏羽已經沒有耐心了,這兩年茅山國的展也不弱,松嫩平原區曾經也是一處戰亂之地,茅山國這兩年到處挖人墳堆,製造骨僵。殭屍軍團的數量可是不斷的攀升,儘管普通殭屍並不難對付,但架不住數量多啊!一旦數量起來了,那就絕對逆天了。

聽到夏羽提到茅山國,兩位樞密省大員也是一臉的嚴肅,楊林點了點頭,道:「也是時候了,這兩年茅山國屍軍數量不斷增加,而茅山道士的數量也越來越多,再不解決,早晚後患無窮,根據蝶樓的情報顯示。如今茅山國的屍軍已經有三百萬之眾,甚至還有部分銅屍,鐵屍等高級殭屍,數量也有不少,只要張天師能製造出克制殭屍的藥劑來我們隨時都可以動員三十萬到四十萬兵馬北上

夏羽搖了搖頭,道:「就算藥劑能煉製出來,也無法配備如此多的軍隊,所以滅屍軍雖然是時不我待,但也不能太過急迫。」煉丹之術比起一般的配藥要複雜的多,可不是有藥材就能煉製的出來,所以大夏煉丹師比起醫師的數量要少的多。就算這些人每日不停的煉藥,也需要一段時間積累。

「陛下,其實想要滅屍軍並不一定需要動用大批的兵馬,陛下應該記得,在白石山谷北部,由櫻皇妃帶人在那裡布下的詛咒祭壇大陣,只要能將毛山谷的主力屍軍引入陣內;並動詛咒大陣,就算不能全殲屍軍,卻也足夠滅掉對方的主力,殭屍雖然不怕死,不怕刀槍,但普通的殭屍卻很難與我精銳士卒對抗,如果沒有了數量上的優勢,滅掉茅止。國不費吹灰之力。」沮授說道。

「哦,引屍軍南下,是不是太冒險了。」夏羽聽了皺了皺眉頭,那詛咒大陣雖然建好,也確實給夏羽不少心安,但是那大陣是否好用還真不好說,畢竟沒有試驗過,萬一不好使,那豈不是引狼入室;「聯在考慮考慮!」

櫻花閣,三宮六院七十一網共的一座。裡面住的是扶桑的巫女枯梗。如今也是大夏悔聯譏。這位櫻妃在大夏宮廷內也算是一個另類,除了每周必須到場的家宴外,少與其他妃子接觸,平素多呆在自己的櫻花閣內,除此外就是去教導自己的學生,培養巫女,夏羽的後宮,每一個妃子都有分配到自己手上的事務。習武的操練女衛,防護皇宮,習文的操持著大夏皇家商會,為皇室賺取內庫銀兩,以供皇室開銷,而如果兩樣都不臣,卻在才藝上有建樹的。則在教樂坊練歌舞,總之每一個妃子都有事情做,這樣忙忙碌碌的。宮內的妃子自然沒有時間和精力勾心鬥角,何況夏羽對每一個妃子都雨露均沾,所以內宮之內很和諧。

周紫晴將後宮當成了自家的公司。倒也是經營的順風順水,而時於宮內的妃子,周紫晴也盡量照顧周全。而枯梗進宮之後,大夏對於境內的僂奴的管制也鬆了許多,甚至讓僂人練死士,忍者,潛入到朝鮮半島,甚至夏羽已經派出船隻去尋找海上的小日本,如果找到了,這些僂人就是他的開路先鋒,刺探情報,為日後大夏攻打日本打下基礎。

巫女是一個很特殊的職業,與草原上的女巫一樣,都具有通靈預測未來的本事,而且巫女本身也有很強的法力,巫女的能力脫胎於道門的玄學,自成一體,大夏道門雖然興旺,但卻沒有幾個出眾的女道士,而宮內也不可能讓男人進入,所以夏羽只能讓祜梗練一些巫女巫女很重要的一個本事就是預知危險。有她們存在皇宮內應該安全的多。而且這也算是給她找了一個事情做。

夏羽對於掛梗感情不算多,或許作為一個現代人內心都有一種邪惡的存在,對這位櫻妃。夏羽向來沒有半分的憐惜,並嘗試各種玩法,總之夏羽都感覺到自己有點邪惡,不過這要怪只能怪小日本的片子,都是被熏陶出來的,而這個掛梗的身體也確實讓夏羽食骨甘味,幾乎隔個,幾天夏羽就會過來一次。

夏羽邁入櫻花閣,裡面傳出一陣櫻花奏,是用古箏彈的,雖然很是生澀,卻也算不錯了,好像才學沒半年吧,能有這般的成績已經很了不起了,掛梗身上依舊穿著巫女袍;紅裙與白色上衣的搭配,不過讓夏羽感覺很意外的是櫻花閣內居然除了枯梗外還有一人,正是李朝的公主李香月也赫然在座,一人彈奏,一人坐在榻上聽樂,並不時的指點,小日本,高麗棒槌果然是一丘之格啊!

夏羽掀開珠簾,走入其中,兩女看到魁梧的夏羽走入,連忙要起身相迎,夏羽對著掛梗道:「別停,繼續!」夏羽說著,來到一側的軟榻上,李香月看到夏羽連忙低下臻,側頭不語,雙手有些不知所措,沒辦法李香月如今看到夏羽就心裡怕怕的。同時心裡又有些痒痒的,對夏羽是又怕又有點愛。

夏羽一把摟過李香月,李香月不過二九芳齡,身子不過百斤,在夏羽的力氣下。就好像飄葉一般,根本連反抗的勁頭都興不起來,就被夏羽攬在懷中,大手順著裙擺就探到胸前,大力的揉捏起來,李香月輕聲的嗯哼了一聲,身體很是敏感,被夏羽這麼一挑撥,那雙大眼睛居然含著盈盈的水波,楚楚動人,讓人忍不住的想要「憐惜」一番,對於高麗棒子夏羽也向來是不客氣,所以除了枯梗外,李香月是第二個被乾的死去活來的妃子。

李香月輕聲的呻吟聲伴著琴聲就仿若仙樂一般,著實好聽,當,古箏的弦突然斷掉,出一聲驚音。而李香月也是抱住夏羽的手臂,身體竟痙李了起來,夏羽對著祜梗招了招手。棋梗站起身,走到夏羽的身邊坐了下來,身體貼在夏羽身邊,任由夏羽的大手探入胸前,夏羽一邊揉捏一邊道:「聯有些事情問你,你帶人設立的那座詛咒祭壇究竟能有多大的功效!」

掛梗也是輕聲嗯哼著,她雖然在這宮內。但卻不似妃子,更象是一個性奴,聽到夏羽詢問,祜梗那波瀾不動的目光卻是閃過一絲漣漪,道:「詛咒祭壇乃是一種雙向的詛咒祭壇。想要殺人,就需要血祭,而功效大則要看祭祀使用的鮮血多寡。」

「如果是夾殺百萬殭屍呢!」夏羽問道。

「在白石山谷一共設立了八座祭壇,組成的詛咒大陣,而按照詛咒的效用,每一座祭壇至少要有一千兩百人作為祭祀之用。

」稍梗繼續道。

「如果是更多的話,也就是祭祀的人也越多是吧!」夏羽說道。

括梗點了點頭,道:「是這樣的。詛咒祭壇可以增幅一百倍的詛咒效果,所以每詛咒百人就需要一個祭品。」

「如果中了詛咒,你肯定那些殭屍會魂飛魄散么!」夏羽繼續詢問道。

掛梗依舊是臉無波瀾,好似此刻說的事情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而一旁的李香月卻是已經驚呆了,在看向夏羽,就仿若看到一個魔王一般。太可怕了,李香月的身體微微有些顫抖,就算她之前很驕傲,也有著一個公主的冷靜,但面對夏羽。李香月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變得脆弱了許多。

「恩,如果被詛咒的對象是人。那麼詛咒只是讓對方的生命流逝加快。百年生命或許只要一年就流逝一空,然後死去,由於是死祭,這種詛咒很難破解,而殭屍本身就是死物,體內被灌注遊離的靈魂才得以復甦。 首席醫聖 靈魂殘缺,而且死者的身體是很難與靈魂融合一體的,所以一旦受到這種靈魂詛咒,殭屍就再次回歸死亡,成為屍體。」

夏羽目光閃爍了一下,如果真的如此,或許可以一用,儘管這法子惡毒了點,但卻能用最少的損失換取最大的利益,不過想要滅殺上百萬的殭屍,怕是需要上萬人才行,如果消息泄露,對他,對大夏都有很大的影響,所以此事還需要縝密的盤算一番才行,想到這,夏羽瞥了眼懷中的兩女,一股邪火從體內升起。嘴角露出一絲淫邪笑,大手撕拉一聲。撕開兩女的衣物 克勞德和他的部下混血吸血鬼們擁有遠超普通人的身體素質,最弱小的一個都達到了c級強者的程度。克勞德本人更是一名接近s級的a+++級強者,這樣的強者被聶冷一擊秒殺,讓妮蒂雅眼光微微一縮,心中充滿了震撼:「好厲害,這名惡魔使者。」

「那麼這位小姐,您已經看清楚了條款,如果沒有什麼問題,請簽字吧。」聶冷瞧了妮蒂雅一眼微微笑道。

「這位惡魔使者,妮蒂雅的家族已經被人摧毀。她此時只不過是名普通的血族少女,根本不可能拿得出三億美元的巨款。只要您放了我,並且把她交給我,我願意和您簽訂惡魔契約,在一年之內籌措四億美元給您。如果我無法完成契約,我的靈魂就屬於您的了。」那倒在地上的克勞德也是一名梟雄,他很快的向聶冷開出了自己的條件。

四億美元,對於克勞德來說也是一筆巨款。可是為了活命,他也不得不飲鴆止渴,許下厚利。他也清楚,若是與聶冷簽訂了惡魔契約之後,如果無法完成承諾,他的靈魂將會被聶冷奪取,永遠沒有自主權。

聽到了克勞德的話語,聶冷輕輕一笑,手中魔光一閃,一張惡魔契約憑空而現,他心念一動,一條條惡魔條文憑空的顯現在了上面。

另外一邊,妮蒂雅一咬牙,毫不猶豫的在她手中的惡魔契約之上籤下了自己的姓名。

一道魔光閃動,兩團魔火旋即沒入了妮蒂雅和聶冷的眉心之中。

「我已經和你訂立了契約。現在履行我們之間的契約吧惡魔使者。」妮蒂雅盯著那面容扭曲的克勞德,充滿快意的說道。

「不可能你絕對拿不出三億美元惡魔使者,她絕對無法拿出三億美元。你要相信我請您和我簽訂契約。」克勞德一臉驚恐,大聲的咆哮道。他深知履行契約的結果就是他的死期。

「抱歉,契約一旦成立,那麼就必須履行。克勞德先生,請你去死」聶冷手中黑色的魔光閃動,暗魔槍旋即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他隨手一槍刺入了克勞德的心臟之中。

黑色的魔光閃動,克勞德旋即被那魔光吞噬,化作了灰燼。

「妮蒂雅公主殿下,別殺我們我們都是被克勞德欺騙的,求您放過我們吧」

「求求您,別殺我們。我們願意發誓效忠您。」

「……」

看到克勞德被聶冷一擊轟殺,那十幾名混血吸血鬼都身體顫抖著大聲的哀求道。

「要幹掉他們嗎?」聶冷瞧了那十幾名混血的吸血鬼向妮蒂雅問道。

「全部殺了」妮蒂雅眼中閃過一抹寒光,一想到她的家人因為這些混血的咋種被殺得精光,她心中就充斥著無窮的殺意。

聶冷輕輕一笑,手中的暗魔槍隨意輕刺,那十名混血吸血鬼旋即被他刺死。

純血的吸血鬼擁有強大的力量,在那股力量的作用之下,妮蒂雅那雙被破魔子彈射穿的**傷口已經開始癒合,那破魔子彈也被緩緩的逼了出來。

「妮蒂雅公主殿下,我已經實現了您的願望。那麼您答應我的三億美元什麼時候能夠給我?」聶冷上下打量這妮蒂雅,眼中充滿了讚賞。

聶冷眼前的這名血族公主妮蒂雅有著一頭漂亮的長發,d罩杯的豐胸,五官精緻美麗,同時充滿了野性的魅力,看上去就像一頭野性難馴的小雌豹。雖然妮蒂雅的身材極為豐滿,可是她的小臉之上寫滿了稚氣,看上去年級並不大,也就十三四歲的模樣。

就在聶冷打量這妮蒂雅的時候,妮蒂雅也在打量著聶冷,她站了起來,直視著聶冷冷冰冰的說道:「不是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嗎?你等著,這一個月之內,我絕對會籌齊三億美元給你。」

「好,我期待你的表現。不過契約裡面寫得清清楚楚,如果一個月之內你無法將三億美元交給我。那麼你的靈魂和一切可都屬於我的了。」聶冷輕笑道。

「知道了。惡魔的使者,你叫什麼名字?我籌集到的錢怎麼交給你?」妮蒂雅臉色不變出聲問道。

「我叫聶冷。這是我的電話,你籌集到足夠的資金后,可以打這個電話聯繫我。」聶冷將一張名片遞給了妮蒂雅。

「再見」妮蒂雅留下一句,旋即拍打著蝙蝠雙翼飛入了黑暗之中。

「有意思」看著妮蒂雅離去的背影,聶冷輕輕笑道。

三億美元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妮蒂雅就算是她昔日身為血族公主的時候要想調動這筆資金都極為困難。更何況她現在是落難公主,要想弄到那麼多錢,幾乎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即使如此,妮蒂雅依然沒有放棄,顯然她是一個與外表不同,十分堅強的女孩。

妮蒂雅離開之後,聶冷也回到了溫莎堡之中開始一天的修鍊。

第二天一早,畢維斯就來到了溫莎堡將聶冷邀請了出去。

「我們這是去哪裡?」坐在車上,聶冷饒有興緻的向畢維斯問道。

畢維斯微微一笑道:「倫敦時裝秀。我手中有兩張邀請函,你不想現場看一下嗎?在那時裝秀上面那些模特兒我也認識不少。如果你喜歡,也可以帶著她們去賓館度過一個美妙的夜晚。」

「我可沒有那種魅力能夠讓她們一見傾心。」聶冷聳聳肩道。畢維斯相貌英俊,嘴巴又甜自然能夠將那些模特輕易勾搭上床,聶冷可沒有那種本事。

「不只要你將雷盾集團董事長的身份公布出來,那些模特之中,十個之中有六個會願意和你度過一個美妙的夜晚。」畢維斯一笑道。

模特就是吃青春飯的工作,那些模特們雖然在t台之上光鮮亮麗,可是也要為生活折腰。能夠和富豪一夜**對於她們來說並不是什麼壞事。

「再說吧」聶冷淡淡道。

兩人很快來到了舉行時裝秀的場地之中。

燈光閃動,音樂激昂,一名名身材性感,美艷動人的模特踏著貓步,在那t台之上行走著。

一名名記者、服裝界的人士、一些有錢人都在下面看著。

不時有光亮響起,那些記者們不斷的拍著照。

聶冷也在靜靜的欣賞著那t台上面的漂亮模特。雖然他對那些模特沒有什麼心思,可是看美女也十分養眼。

「咦那不是索菲婭嗎?她怎麼也是模特么?」突然之間,聶冷在t台之上看見了一名熟人,頓時心中微微的吃了一驚。

「是啊你不知道嗎?索菲婭可是目前英國最紅的模特之一。也是英國許多男生心目之中的夢中情人。她可是許多雜誌的封面女郎。」畢維斯聳聳肩道。

「我可真不知道。」聶冷緩緩道。他根本沒有想道索菲婭既然身為公主,也會去做模特這種事情。

在英國,許多皇室的子女都有著自己的職業。他們雖然身為皇家子弟卻也和普通人一樣按照自己的興趣生活著。公主當模特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比起普通人來說,他們所具有的優勢就是更加的富足。

聶冷對公主的觀念還停留在古代那種呆在莊園之中,肆意享樂,醉生夢死的古老階段。

索菲婭眼見看到了聶冷眼中閃過一抹奇異的光芒,卻沒有輕易表露,依然踏著貓步,在那t台之上行走著。

看見索菲婭出現之後,下方便傳來了熱烈的掌聲和更加響亮的拍照之聲。顯然索菲婭在時尚界十分的受到歡迎。

那時裝秀結束之後,在畢維斯的帶領之下,聶冷來到了後台之中。

「聶冷,你怎麼會來這裡?」看到聶冷之後,索菲婭有些興奮的問道。

「怎麼,你不歡迎嗎?」聶冷笑道。

「索菲婭,他們是什麼人?」就在這時三名女模特走了過來,其中一名身材高挑,極具骨感的,相貌姣好的模特問道。

「這一位是畢維斯,這是聶冷,他們都是我的朋友。聶冷、畢維斯,這位是阿曼妮、這位是珍妮、這一位是貝麗卡。」索菲婭直率的介紹道。

其中阿曼妮是一名身材高挑,相貌冷艷的女人。珍妮則是一名身材火辣,穿著大膽,臉上帶著幾點雀斑的女人。貝麗卡則是一名金髮,蜂腰翹臀,三女之中最漂亮的女人。

「美麗的小姐們,能夠認識你們是我的榮幸。希望我們能夠成為好朋友。」畢維斯風度翩翩的向著三女殷勤一笑道。

「你們好。」聶冷瞧了那三名模特一眼,平淡的說道。一點也沒有普通人見到頂級名模的驚喜。這讓那三女對聶冷和畢維斯都高看了幾分。

要知道許多普通人看到這些風光無限的頂級名模,那可都是非常激動。而且,這時裝秀的後台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夠進的,沒有一點關係,那可辦不到。

「阿曼妮。我來了」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了一個爽朗的聲音,一名身高一米八,穿著一身名牌,長得帥氣英俊的金髮男子走了進來。。.。

更多到,地址 屍原大戰依舊在進行中。大夏趁火打劫。由於大宋內外交舊。這也給了大夏很大的操作空間,不斷的利用各種手段收刮著宋國本地的財富運往大夏,而大夏在收斂了大量的財富的同時,也開始更加規模的著投入到各地的基礎設施建設中,開不過四個年頭的遼東半島如今已經成了富饒的遼東三府,由於大量山東百姓的充入,勞動力充足,加上大把的金銀,糧食的投入讓遼東三府以極快的時間趕上了大夏其他州府。

而山東東部,分的四大軍事管理區也逐漸走上正軌,地方上開始恢復民生,由於採用軍管,各地的百姓都屬於強制勞作,開荒,耕田。而產出除了保證自家所需外,盡數上繳作為軍糧,而這種做法無疑大大的增強了大夏軍隊在外作戰的後勤支出,而隨著大面積土地開荒。在軍管之下,地方治安也大大的好轉,依舊留在山東的百姓雖然每日勞累一些,但日子比起以往卻要好上許多,而且一旦軍事管制結束。他們開闢的荒地按照大夏鎮守府的承諾將會成為他們的田畝,並成為大夏的百姓一員,享受低稅金政策。而這無疑是為黑暗中的山東百姓打開了一扇光明的窗戶。

儘管大夏周邊依舊摩擦不產。但總體上大夏卻處於一種穩定平和的快上升期,國力與日俱增,而擁有強盛的國力,自然不可能還保持著原態,這就好比一個精力充沛的年輕男人,卻憋了幾個月,一身的火氣總要泄出去,反而會傷了自己。而大夏的情況也差不多,大夏積蓄的力量需要宣洩,各個階層也需要新的土地進行擴張自己的利益。

而分析大夏周邊的格局,東面,乃是連綿十萬的大奚山,大奚山那特有叢林地勢決定了大夏無法在大奚山那複雜的地形內大展拳腳,朝鮮半島倒是一個好選擇,不過如今與朝鮮陸路交通不通,李朝通往海之角的官道才開始修建。走海路的話。大夏四大海軍府卻抽掉不出那麼多兵馬,後勤保障是一個問題,如果走陸路,花費太大,而遼東三府雖然走上正軌,但遼東三府已經要支撐山東戰事,短時間內無法在支撐東面的朝鮮戰場。

所以東面不用想了,南面那就是山東了,大夏佔據山東東部也有一年多的時間了,但是佔領不代表統治。山東東部基礎不牢,而且山東西部的各路諸侯如今已經聯合了起來,想要攻打山東西部阻力會很大,短時間內不會有太大的建樹,反而不如抓緊時間提高山東本地的統治力,這樣既能減少對大夏本土的後勤依賴,減少開支,南方鎮守府和東南鎮守府也不在需要大夏另調大軍前來。獨自就可以應對山東戰場了,所以山東那邊能安穩兩年,休養生息才是上策。

至於西面,中原大宋混亂,雖然藉助宋國八王之亂大夏得以趁火打劫,派出數萬精銳鐵騎進駐大宋境內,但是大夏暫時還沒有侵吞大宋疆域的念頭,至於原因很簡單,大宋乃是中原之國,四周強敵環繞,大夏在中原沒有多少根基,而且大宋就算兵敗,也仍然有大量的禁軍可用,正所謂狗急跳牆,大宋如果瘋狂的反撲起來,也足以咬掉你幾塊肉,所以在大宋還沒有完全瓦解之前,大夏都會做大宋的盟友,掠奪人才,錢財可以,但卻不會落井下石,反而會盡量幫扶。中原暫時不要去想了,吳國那邊正在緊鑼密鼓的布置,不過萬事俱備只欠東風,還有待時機,對於吳國之戰,不動則已,動則要雷霆萬鈞。直接滅掉吳國,所以暫時在西面吳國要保持一種風平浪靜的態勢,西北面,對柔然人的到是可以動幾場戰事,不過柔然人實力仍在,而且大夏草原已經夠廣闊了,現在北面各草原部落還無法完全控制,在攻打一片草場意義不大,反而多出一個累贅,更何況柔然東北就是鮮卑,大夏需要一面盾牌暫時擋住鮮卑人。

東,西,南三面都有著不同的局面,無法動彈,唯一可動的就是北方,鮮卑人勢力正是鼎盛的時候,大夏欲與鮮卑爭奪地盤,就要聚集強大的力量,而且這將是一次曠日持久的戰事,大夏如今還騰不出那麼多力量,畢竟大夏如今各處用兵。兵馬調度上有些困難。

而除了鮮卑人之外,那麼唯一剩下的目標就是位於大奚山北路山脈和西面大鮮卑山之間夾雜著的松嫩平原這片區域,松嫩平原與大夏黃金平原一樣都擁有肥汰的黑土地,只不過位置要靠北一些,所以冬季要略長一些,南部區域可以種植水稻,而北部只能種植小麥和大豆,松嫩平原地形狹長,四面環山,有地利上的優勢,而且北面地方更加荒蕪,野生獸類,藥材等十分豐富,加上四周多山,資源礦產也不會少,而最關鍵的是敵人弱恩,相當於意義上來說,茅山國很弱,唯一難纏的就是成了規模的殭屍大軍,讓人頭皮麻。

在稍梗和李香月身上消耗了大半的力氣,夏羽卻是精神奕奕,這個。時候他的腦子更加的活躍,身邊的李香月已經昏睡了過去,眼角處還噙著淚珠,那雪白的酥乳上帶著微微的吻痕,而相比起嬌弱的李香月,枯梗卻是恢復的很快,披頭散的卧在夏羽的身邊,那火熱的唇在清理著夏羽的昂起。

想耍滅茅讓國,就需耍解決掉那些殭屍,而詛咒祭壇無疑是最好的選擇,但問題有兩個」去哪弄兩三萬人進行死祭,而且又如何能讓茅讓。國的殭屍大軍大舉南下,畢竟這個茅山國到目前為止都不曾露出對大夏的敵意,當然不能排除對方是在積蓄著力量,蓄謀致命一擊。

時間點點滴滴而過,聖元三年七月中,夏羽終於愕到了太醫院傳來的好消息,張天師成功煉製出了烈炎粉。而得知了消息,夏羽匆匆的趕到了宮外,並出了城,一路來到東面的一座山巒環抱的谷地內,這處谷地距離天之城不過三十餘里,但卻屬於一片禁區。

夏羽騎著馬一路狂奔,在比「的時候趕到了谷地大門。谷地只有「個出入口,用巨石搭咒惻關門擋住了入口,而在側面那徒峭的石壁上。還大大的刻著三個字,殭屍谷。這裡就是大夏獵來的殭屍存放的地方。也是用來試驗各種克制殭屍藥物,武器的地方。

這裡的殭屍大多數都是從茅山國抓來的,數量有數百之多,不過大多數都是最普通的殭屍,渾渾噩噩的沒有半點的自主意識,只能靠著本能的遊盪,進入谷內,整個山谷幾乎被改造成了一座城堡,四周都是高大的城牆,依靠著山脊而建,正中圈著一大片地,裡面有著不少的殭屍。「陛下」。夏羽來到觀望台上。這是一塊城牆凸出天空的一塊,站在這裡利用望遠鏡可以看到整個山谷內部,甚至連殭屍那可怖的臉都能辨認的一清二楚,夏羽揮了揮手道:「都起來吧,了道先生,藥粉的測試什麼時候開始!」

「差不多已經準備好了張玉師說著,下面的一個鐵櫥欄被緩緩的開啟,從裡面走出一個身著重甲。手中拿著一把戰刀,手臂上有一面大盾的全副武裝的戰士,夏羽拿過一個望遠鏡,向那個戰士望去,而時方手中的戰刀似乎與一般的戰刀有所不同,在陽光的輝映下,似乎閃現著一種淡淡的火紅色。

「那把刀上塗抹了烈炎?。夏羽詢問道。

張天師點了點頭,解釋道:「新煉製出來的烈炎乃是一種艷麗的火紅結晶體,可以用少許的水融化,然後塗抹在兵刃之上,待乾燥之後。就如現在看到的樣子,兵器上好似有一層燃燒的火焰,這種烈炎粉末繼承了它的本體太陽草的特性,雖然被煉化成粉末但依舊具有吸收陽光的特性,而在陽光照射下,威力會的到大幅度的提升。」

烈炎粉末:頂級煉丹出產的粉末狀結晶,主要材料太陽草,具有效果。附帶光,火兩系殺傷效果,對死物具有特殊效果,在陽光下使用。可提升2倪的效果,並延長分鐘使用實效。

就在張天師對夏羽解釋的時候,谷內邊緣的殭屍已經嗅到了活人的味道,儘管無人驅使,但靠著本能的就向著正中的那個鐵甲戰士圍去,殭屍的度緩慢,而那鐵甲戰士自然不會讓這些普通殭屍包圍住,幾個。竄步就衝到一個,殭屍身前,抬手就是一刀下去,刀上的火雲結晶在陽光下閃爍一刀若有若無的乳白色的光暈,重重的劈砍在那殭屍身上,這一刀並不是砍掉腦袋,而是斜劈了過去。

殭屍是一種死亡生物,除了腦袋被砍掉外,身體無論受到多大的傷害都不會死。

但眼前的這把刀卻附著了烈炎粉末。粉末在劃過殭屍的身體時,也產生了特殊的效果,太陽草是一種吸收了太陽光芒而成長起來的草,因為吸收了光和熱所以具備光和火兩種屬性。而對於死物來說,這兩種力量都是死物的剋星,尤其是光。更是帶有凈化的能力,這一刀下去后,殭屍身上的傷口騰起一道燃燒的火焰,附著在殭屍的身上,彷彿是乾柴碰到了烈火,一下就燃燒了起來。片復的功夫,那火焰就將殭屍全身給點燃了,而那鐵甲戰士早已經殺向其他的殭屍。

在旁邊的侍從認真的做著記錄。從劈砍的個置,到造成的效果。燃燒的時間,到最後殭屍死亡的情況都做了仔細的記錄,而這一次試驗,也是在測試這種烈炎粉末的實效,經過一番測試后,總算是得出了一個,讓人滿意的效果。

「統計出來的格果著么樣!」夏羽對著計算了一番的侍從,詢問道。

「回陛下,大致已經統計出來了。效果要出我們之前的想象。一份烈炎粉末吐沫的兵器在剛才一共揮舞了九十七刀,花費時間大約一玄鍾,共計擊殺殭屍六十八個,在殺到第四十個的時候,烈炎效果被削弱。已經無法徹底殺死殭屍,只是重創,殭屍仍然有反擊能力。」

夏羽點了點頭,很是滿意的道:「不錯,這還是不劈砍要害造成的結果,試試遠程的打擊!」夏羽吩咐道。

遠程的射擊則要安全的多,而在以前,殭屍是不會懼怕弩箭攻擊的。就算是床弩也無法徹底的殺死一個殭屍,因為殭屍的身體本身就是死的,根本就不懼怕穿透的貫穿傷,所以這也是讓夏羽遲遲無法做出北上攻打茅山國的原因,只靠近戰。折損太大了,而沒有遠程的覆蓋,那意味著夏羽將用人與一群死人對劈。就算是以一換十也不值得啊!

下面的弓箭手很快走出了柵欄外,拿出長弓,張弓搭箭,對著遠處的一個殭屍的身體就是一箭。噗的一聲。箭矢射入那具腐爛的身體內,那殭屍受到攻擊轉過身對著遠處的弓箭手走去,但是才邁出三步,從體內就竄出一道燃燒一切死物的太陽火。殭屍不會聲,但是那種因為劇痛的扭動卻讓人感覺到那種痛苦,殭屍的身體居然一點點從內部燃燒,然後在行走中化作一團飛灰,看到這一箭的效果,夏羽樂了,如果遠程打擊可用,那茅山國離滅亡已經不遠矣。

「了道先生,這種烈炎粉末煉製數量如何,要求如何,如果全力製作。每日可產出多少,成本幾何!」

張天師想也沒想的道:「陛下,烈炎粉末煉製並不難,只要能控制住火候就很容易煉製,而這種太陽草出產數量不少,一株可以煉製出五份。而且這東西之前一直都當做是普通的野草做為柴火燒,根本就沒有多少成本,唯一需要搭配一點其他藥材,每一份的價格大約在十五個,銅圓左右,而這一份可以塗抹箭矢十支。平均每一支箭要七到八個銅圓。」

「立刻組織煉丹師進行大規模煉製。並大規模的儲備,並運到北面的白石要塞一部分,讓他們使用一下效果,畢竟除了普通殭屍還有很多等級更高的殭屍存在。」弈旬書曬細凹曰甩姍不一樣的體蛤 「艾倫,你來了嗎?」看到那名金髮的男子出現,阿曼妮眼中一亮,一下迎了上去,親熱無比的抱住了那名金髮男子的手臂。

「索菲婭、貝麗卡、珍妮,你們都在。正好我家要舉辦一個party,你們能一起來玩玩嗎?」艾倫只是瞧了身邊的阿曼妮一眼,目光便被索菲婭牢牢吸引,他熱情的邀請道。

索菲婭歉意一笑道:「抱歉,艾倫。今天有朋友來看我。我要陪他們在倫敦好好玩一玩。」

「沒有關係,讓你的朋友也一起來玩吧。人多更加熱鬧。你們好,我叫艾倫。」艾倫眼中閃過一絲奇異的光芒,向著聶冷和畢維斯爽朗的笑道。

「你好。我是聶冷。」

「我是畢維斯」

「去不去?」索菲婭向聶冷詢問道。

「那就一起去吧」聶冷微微一笑道。

「索菲婭坐我的車子吧?我最近剛剛換了一輛新的勞斯萊斯。」艾倫有意無意的在展示肌肉道。一輛勞斯萊斯價值不菲,普通人可買不起那樣的豪車。

聽了艾倫的話語,阿曼妮眉頭微微一皺,她隱約察覺到了身邊男朋友的心思。可是她卻不能夠不忍了下來。要知道,她若是和艾倫這豪門公子分手,有的是女人願意倒貼過來。

「畢維斯,你是開車過來的吧?我坐你的車好了。」索菲婭也察覺到了艾倫的企圖,她向畢維斯一笑道。

畢維斯小小的刺了艾倫一下道:「我的車可不是名車,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我絕對沒有問題。」

「當然沒有問題。」

聽到索菲婭拒絕了自己,艾倫的臉色微微一變,不過很快又恢復了平靜。

「怎麼樣?賈思特傳授你修鍊之術了嗎?」在畢維斯的後座之上,聶冷輕笑著向索菲婭問道。

「沒有賈思特叔叔說我不需要學習那樣的東西。」索菲婭先是有些懊惱的抱怨了一句,然後用期待的目光看著聶冷道:「聶冷,你能不能收我當你的徒弟?」

索菲婭對聶冷的本事十分的感興趣,想學得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