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沒有。」

易大師苦澀一笑道:「少主,你也知道,你姑姑修為精深,沒有人能夠對她施展『截密術』。」

截密術,算是一種流傳比較廣的神通,可以竊取傳音入密。

多數情況下,很少有人施展這門神通。

畢竟,傳音入密的人也不是傻子。

像『截密術』這種手段,也就能瞞過一些實力低微的人。

可一旦遇上像媚娘這樣的高手,不僅不能截密,還會遭到神魂反噬。

除非有人修鍊了佛道宗五神通之一的『天耳通』。

東洲拍賣場,後台。

這個廂房也算優雅,四面的牆壁上,刻滿了飛禽走獸圖紋。

從神古一直到太古的凶獸都有。

廂房倒也不大,也就幾十見方的樣子。

裡面坐著一個老頭,那老頭耷拉著眼皮,口水流了一桌,正抱著一個紫色的酒葫蘆『呼呼』大睡。

老頭穿得很隨意,一身粗布衣,披散著頭髮,臉色有點發白。

「商老,別睡了,快點起來鑒定一下。」

媚娘一臉的苦笑,伸手在桌子上敲了一下。

撲騰!

那個叫做『商老』的人,直接跳了起來,眼睛有點惺忪。

「又宰到肥羊了?」

商老揉著眼睛,打著哈切說道。

肥羊?

百里澤嘴角抽蓄了一下,暗恨道,這老頭也真夠可惡的,竟然把自己當成了肥羊。

「嗯,不錯。」

商老順手拎起紫色葫蘆,喝了一口酒,暗贊道:「這小子有點來頭。」

百里澤有點提防的看著眼前這個其貌不揚的糟老頭,他心裡泛起了嘀咕,這東洲拍賣場不會是家黑點吧。

「小子,不用緊張。」

商老隨手將紫葫蘆掛到了腰間的獸皮腰帶上,淡笑道:「這廂房周圍布了靈陣,這裡很安全。」

媚娘瞥了百里澤一眼,淡道:「好了,將你的黑貨拿出來吧。」

「好!」

百里澤點了點頭,隨手將一口大黑鍋拿了出來。

「額……?」

一見這口大黑鍋,媚娘的臉更黑了,沉道:「小子,這就是你的黑貨?」

「怎麼?」

百里澤嬉皮笑臉道:「這鍋不夠黑嗎?」

嘎嘣,嘎嘣!

媚娘磨了磨牙,冷厲道:「黑,果然夠黑,但跟我的手段比起來,那就顯得太蒼白無力了。」

媚娘徹底的失去了耐性,她真想將眼前這個混小子給撕成兩半。

挑逗自己也就算了。

最讓媚娘忍受不了的是,這小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她的耐性。

商老又喝了口酒,笑道:「媚兒呀,不要生氣,這小子是逗你玩呢?」

「沒……沒有。」

百里澤急忙舉手發誓道:「我……我真是拿錯了。」

該死,慣性害死人呀。

只要說拿東西,百里澤第一個念頭就是那口大黑鍋。

嘩啦!

百里澤也不廢話,隨手瓷瓶丟到了桌子上。

密密麻麻的瓷瓶,直看得媚娘眼花繚亂。

「就這破瓷瓶?」

媚娘隨手拿起了一個瓷瓶,打開腮子一看,臉色變了幾變。

「破靈丹?」

商老微微皺眉,凝聲道:「小子,你怎麼會有這麼多的破靈丹?」

百里澤淡漠道:「貌似,跟你沒什麼關係吧,你只管估價就行。」

「小子,你可知商老是什麼人?」

見百里澤如此無禮,媚娘忍不住厲喝道。

百里澤裝糊塗道:「還能是什麼人?老人唄?」

「你……你!」

媚娘著實被百里澤氣得不輕,看她胸前的一對酥胸就知道了。

商老先是挑眉,接而淡然一笑道:「說得不錯,我還真是個老人。」

「商老!」

媚娘瞪了百里澤一眼,壓低聲音說道:「這些丹藥極有可能跟丹聖有關,我怕……!」

「哼,怕什麼。」

商老哼了一聲,不屑道:「別看老夫受了傷,想要收拾一個血武侯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媚娘還是有點不甘心,凝眉道:「可是……?」

「行了,不必多說。」

商老眸子一寒,將那些瓷瓶給登記了一遍,然後開始了估價。

破靈丹、凝魂丹、補血丹……,如此多的丹藥,著實讓媚娘有點心顫。

難不成這小子將丹聖給劫了?

媚娘輕哼道,怎麼可能,有誰能劫了丹聖。

以丹聖的實力,想要對付一個百里澤,還不是綽綽有餘的事情。

商老也是一臉的驚顫,抬頭道:「小子,你是直接兌換成靈玉,還是交給我拍賣場拍賣。」

「有區別嗎?」

百里澤皺眉道。

「當然有了。」

商老又喝了口酒,隨手塞上了葫蘆塞,淡道:「如果是直接兌換成靈玉的話,我們只能給你個市場價。」

「可如果交由我拍賣場拍賣的話,價格可能會高一點,但我們會收取百分之三十的傭金。」

頓了頓,商老不緊不慢的說道。

百里澤一臉的肉痛,抓狂道:「百分之三十的傭金?你們也太黑了吧。」

「哼,再黑也沒有你這些丹藥黑。」

商老哼聲道:「小子,不是我小瞧你,要是你敢拿這些丹藥去街上賣,絕對會被丹聖發現的。」

「丹聖?」

百里澤假裝糊塗道:「什麼丹聖?這些丹藥可是祖傳的。」

「祖你大爺!」

不等百里澤說完,媚娘氣笑道:「瞧好了小子,這瓷瓶底下可是有著丹聖的印記。」

說著,媚娘指了指瓷瓶底端的紅色印記,上面寫著『丹聖』二字。

「但凡有這個字樣的,大都是丹聖為自己煉製的,從不輕易出售。」

媚娘冷笑道。

百里澤乾咳了幾聲,一本正經的說道:「我這人不喜歡麻煩?你還是直接給我折算成靈玉吧。」

商老想也沒想,點頭道:「好。」

商老小眼睛一眯,掐指算了一下,口中喃喃有詞,也不知道他在說些什麼。

過了一會,商老蹙眉道:「按照市場價,一枚破靈丹只能賣一百塊靈玉,這瓷瓶里總共是……三十六枚,也就是三千六百塊靈玉。」

「這麼少?」

百里澤差點爆出粗口來,激動的指著翡翠瓷瓶,氣道:「還有這瓷瓶,也一併給我折算成靈玉。」

商老、媚娘都是一臉的無語,石化在了那裡。

!! 如果讓百里澤用一個字來形容東洲拍賣場的話,那就是一個字——黑。

一枚破靈丹,少說也能賣到一百五十塊靈玉。

可就因為是黑貨,硬生生的被壓制到了一百塊靈玉。

經過半個時辰的討價還價,終於,這一老一少達成了共識。

可能是因為氣火攻心的原因,商老喘了口粗氣,又乾咳幾聲,這才重新回到了座位上。

見商老臉色難看,媚娘緊張道:「商老,你沒事吧?」

「呵呵,放心吧,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