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我先去準備一下,待會就開始醫治,」彩姨注意到小月的害羞,很自然的把空間留給他們,

此時兩人靜立相對,氣氛好似有些詭異;望著前面的倩影,有種不太真實感……

「小月,我跟伯父說了,」藍星率先打開了話題,再也不像以前故意躲著,不知道能夠說些什麼好,

「你…你說什麼了,」先前不小心被父親撞見,自己哪還敢繼續留在那,

「我就說…我喜歡你,」藍星尋思了下,決定不把後邊的話告知小月,

「啊,」聽到藍星的話后,小月幾乎可以想象到這傢伙肯定不會婉轉,不由得好奇父親得知後會有什麼樣的反應:「那…那我爹說什麼了,」

緊張的心跳聲清晰的傳來,小月也不知自己為何這麼緊張,心裡好似有種莫名的擔心,

「伯父他…同意了,」藍星這時走到小月身前,再次忍不住的抱起了她:「小月,我差點就…做出後悔的決定,那樣的話…我就失去你了,」

雙手不自覺的纏繞上去,臉上微笑也是漸漸浮現:「笨蛋,什麼決定呀,」

就這樣,那句喜歡的話語,讓心靈彼此靠近……

(小月篇:命定相遇完結,)

(這篇內容,寫於正文東海篇之後,但願劇情沒有太脫節,) 此篇內容與正文無關,不閱讀並不影響理解,需慎入、慎入、再慎入……

滴…某年某月某日,

空空經過長途跋涉,終於來到金之族領地,然而心情卻高興不起來:「藍星,你小子都有相好了,怎麼還跟我搶小月,唉…現在的年輕人啊,三心二意、拈花惹草、敗壞風氣,哪像我人送外號純情…小郎君,」

對於小月與藍星正在約會,空空對此仍是無法釋懷,躲在某處獨自黯然神傷,破音且哀愁的歌聲不斷:「給我一杯…,換我一夜…;無所謂,我真的…哎呀,忘詞了,」

實在不想繼續一人,空空便想找人談心:『找誰好呢,還是晨哥吧,這裡就與他最熟,自東海之後,都好久沒見了,』

「晨哥…,」空空尋求安慰的呼喊,沒想到卻是這樣的回應:「滾蛋…你個空,還敢出現在我面前,什麼加戲、什麼復活、都是扯淡,」

空空本就弱小的心靈,此刻變得更為受傷了:「晨哥,你怎麼可以這樣,我也不想那樣的,只因超乎掌控了,我…我……」

空空委屈要哭的模樣,讓姜晨看得甚是錯愕,本是想說著玩,反應咋這麼大:「喂,你個空…怎麼了,說你兩句就受不了,那你以後還咋混啊,」

『你不懂我,』空空直接給出這樣的眼神,但也不想繼續提起傷心事,反倒是略帶惆悵的說道:「晨哥,我累了,我好想回去,可是回不去啊,」

「累了,回去,」今天空空的反常,著實讓姜晨奇怪:「你要去哪裡,」

「當然是…是……」空空說著感覺腦袋一片空白,突然之間什麼也想不起來,好一會後才回過神來說道:「當然是回家啊,」

「回家,想回就回啊,你真是…,」姜晨發覺空空實在不對勁:「我說…你個空,憂鬱可不適合你,逗比才比較適合,」

昨天經歷了人生中最大的打擊,空空覺得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唉…,看來劇情完結前,是沒辦法回去了,』

不再糾結小月被人搶走,空空就轉移到劇情發展:「晨哥,以後有什麼打算,小月的傷醫治得差不多,是不是快要離開這裡了,」

「這個啊,」姜晨思索了會答道:「藍星說想去趟天聖山,那我也就由他去,之後可能去趟中州吧,然後再順道去北原,藍星現在還太弱,只能我去調查了,」

姜晨的打算讓空空雙眼發亮,原本的設定中北原后就完結,那到時不就可以如願以償了:「那晨哥…你可要加油啊,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儘管說,」

姜晨給出個意味深長的眼神,隨後才對著空空點破道:「別當我傻,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早就自身難保,能有什麼幫助啊,」

「這、這…,」實情已經被姜晨識破,空空卻死活不想承認:「誰說的,我讓你看看,空·遁術,砰…,」

看著逞強而消失的空空,姜晨只是微笑著搖搖頭:每個人都會有無力的時候,但絕不會向任何一人展示…自己軟弱的一面,

「咦,入口處好像很熱鬧,我去看看,」突現而來的感應,讓姜晨好奇趕往,,正因為他們的到來,註定了金之族不會平靜……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南嶺西方,金之族領地,

雖然決定不再去想,但當再次獨自一人,心情難免煩亂起來,空空也很快就決定:「不行,我得找點事干,」

「幹什麼呢,」四處張望著的空空,突然看到遠處有動靜,便急忙加速趕了過去,

進入視線的那道身影,讓空空頓時湧現怒意:「好你個紫雲,那天邀你一起去天機城,你不去,現在又來金之族幹什麼,」

回頭看到突現的空空,紫雲立即是笑臉迎上:「空導,別生氣,那天你要是多等一會,我們就能一起出發了,」

明明是自己被人冷落,如今還聽到這樣的話,空空簡直感到氣不過:「聽你這麼說,是我的錯咯,」

「沒…空導是不會錯的,」紫雲違背著良心吼道,瞬間讓空空心情轉晴:「恩,那是當然,」

看到前方有兩人打得火熱,空空感覺雙眼有點跟不上:「那兩個是誰,為什麼開打,」

「影魂跟岑林啊,」紫雲疑惑的看向空空,很奇怪他為什麼不知道:「影魂那個戰鬥狂,簡直讓人受不了,上午剛到見完天星,就直接找學長挑戰,空導你說他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影魂,,」健忘的空空想不起來在哪裡聽過,但可以感覺到他的武器好奇特:「紫雲,他拿的是什麼,感覺挺拉風啊,」

「好像叫…斬魂劍吧,我也不太清楚,」紫雲這時說得頗為心酸:「唉,他倒好…拿到厲害武器不說,還順利突破到武侯階,哪像我…白忙活也就算了,還被他搞得很鬱悶,」

「啥玩意,」空空簡直不敢相信所聞,自己對此竟然一無所知:「你可別亂說,斬魂劍不是…呀,是什麼呢,想不起來了,」

紫雲攤開雙手,表示沒有亂說:「我也是聽說的,對了,空導你什麼時候也給我弄把厲害武器啊,」

「你…,」空空盯著紫雲,沉思了好一會:「你要武器幹嘛,你用飛刀的啊,扔出去送人家呀,」

「也對哦,」紫雲這時也反應過來,不過心裡還是不平衡:「空導,就算不能用,拿出來顯擺也好啊,」

「你…,」空空不禁感到無語,準備直接選擇無視:「影魂,等他們打完,你把他叫來,我有點事想問他,」

「空導,還是…你自己去找他吧,我怕叫他不來啊,」兩人這一路走來,對於影魂的性格紫雲算是有些了解,覺得去叫他應該會被毫不意外的拒絕,

『轟轟轟…,,,』入口處傳來的爆炸聲,引起空空他們的注意,紫雲這時也是提議道:「怎麼回事,空導,我們要不要去看看,」

「這…,」若是只有自己在這,空空肯定不敢去的,不過現在有人看著,怎能表示自己害怕:「好,我們走,」

滴…時間回溯,場景變換:金之族領地,某座高山上,

『天星,你是笨蛋嗎,以後不準再那樣想了,寒毒發作是很難受,但是我並沒有後悔,』

『就算我們再相遇一次,那時的你還是你,我也還是我自己,也就註定了我會幫你、會因此認識你、會因此喜歡你、會因此愛上你……』

兩道身影依偎在山頂的石塊上,俯瞰著四周高山環抱的奇景,彼此心靈也是前所未有的緊挨……

「小月,彩姨說再有兩次醫治,你的寒毒就能祛除乾淨,到時……」單是想到這樣的情形,心裡就有太多的不舍,

「是啊,」小月抬頭向上望去,清楚那是離別時刻,心裡同樣異常不舍:「我…我會想你的,」

藍星聽到想念的話語,下意識看向懷中人兒,心中有股甜蜜湧現,畫面也是讓人心動,,隨著那雙明眸緩緩閉合,呼吸好像變得沉重起來,

想起前兩次都被人打斷的情形,藍星率先看向四周的高山景象,覺得這次應該不會再有人突現了吧,心跳也是因為確定變得在不斷加速,

俯身之前,深吸口氣;那雙玉唇,近在咫尺……

『轟轟轟…,,,』突然傳來的巨大爆炸迴響聲,讓全身緊繃的小月身形一顫,睜開雙眼就看到滿臉錯愕的神情,心中的難為情也瞬間被笑意取代:「呵…!」

心淡如水,愛如潮 「小月,我…,」小臉上輕鬆的笑意,實在讓人心動不已,

毫無徵兆的繼續貼近,強烈而清晰的微觸感,讓輕鬆微笑瞬間定住,大腦與身心一片空白……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南嶺西方,金之族領地,

「那傢伙又找來了,他是怎麼辦到的,」姜晨這時真的感到很奇怪,因為先前在入口處見到赤魂,他引發爆炸后又直接離開了,

「你會來找我的,」赤魂離開前的這句話,更是讓姜晨百思不得解:「當我傻啊,去找你,有本事來找我啊,你敢進金之族嗎,」

閑逛著的姜晨,突然看到有道身影向自己靠近,看清后就忍不住想要調侃下她:「小妞,藍星呢,怎麼沒跟他膩在……」

『膩在一起』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句『大叔』給噎回去,這讓姜晨當下覺得很無語:「什麼大叔,要叫……」

『晨哥』的稱呼還沒說完,就又被下一句給震驚:「天星,他…他被人抓走了,」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

遠遠看完金之族入口處的混亂后,空空突然有種非常奇怪的感覺:『自己如今已經趕上劇情的發展,為何仍是會有超出掌控的感覺,,』

『等下…,』空空這時突然意識到一直以來都被忽略的事情:『我是靠什麼來掌控劇情的,光環力量,作者之力,為什麼總會有無法改變劇情的感覺,』

『難道說…我根本就無法改變劇情,那我身體里的這股力量是怎麼回事,』

隨著這樣的念頭浮現,周身襲來徹骨的寒意……

(本卷特別篇完結,)

(友情提示:特別篇與正文沒有必然關聯,僅供娛樂,切勿腦補,) 天武大陸曾經有個神秘的種族,他們的血脈力量是除去遠古三族外,最能讓其他武者羨慕的能力,,名為虛空隱族,

自兩百多年前,不知是否為血脈衰落的緣故,隱族開始慢慢淡出大陸視野,儘管如此,他們還是被某些人盯上,

十八年前的某個晚上,虛空子以損耗自身力量的代價,施展出超大範圍的『大挪移術』,從而避免了整個種族的滅族危機,

自此,世上再無隱族……

本以為從中州遷徙到南嶺深山,就可以讓族人從此與世無爭,但是,有些勢力絕不會允許他們加入敵對一方,故而,特地針對隱族後人的『血靈計劃』應運而生,

相當於王階攻擊的『血靈珠』,對於沒有覺醒血脈力量的隱族後人,那無疑是碾殺般的存在,

在最為危急的時刻,虛空子以自身隕落的代價,再次施展出『大挪移術』,拯救種族於水火之間:「不要放棄…我們的希望還在……」

有位外出修鍊的隱族小族人,對於族內的劇變是一無所知;只知道達到要求準備歸來時,師傅那糟老頭提出更嚴苛要求,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南嶺北部,群山峻岭,

「你個糟老頭…王階哪是那麼好達到的,」、「你什麼時候教過我,一直都是我自己琢磨的,」、「真的假的,要不要這麼嚴重,」、「虛空子,我才不稀罕呢,」

師傅不讓自己回去,紫雲感到相當鬱悶:『早知道這樣突然改變要求,還不如跟黃姐姐去趟天聖嶺,再說與天星一起也挺有趣的,唉…,』

「小萱,」念起這個名字的時候,臉上浮現滿滿的思念:『自從去年她去了中州,自己就再也沒見過她,真的…有點想她了,』

八歲那年的記憶,隨著思念慢慢浮現:「雲哥哥,我們要一起加油哦,」、「雲哥哥,你為什麼沒來修鍊,」、「雲哥哥,我們的約定還算嗎,」

十六歲那年的記憶,同樣隨著思念浮現:「紫雲,不要老是不思進取,行嗎,」、「紫雲,打不贏就不要逞強,懂嗎,」、「紫雲,我要去中州武學院了,再見,」

紫雲搖頭甩掉不好的記憶,趕忙讓自己想起美好的來:十二歲之後,經常運用自己的能力,偷跑到後山山澗偷看……

「小萱,好想你啊,」隨著思念的加劇,紫雲也決定下來:「你個糟老頭,虧你想得出來,說什麼隱藏自身血脈,不然就不再進行指導,反正我現在也只能靠自己,下次見到小萱后定要告訴她,不能再讓她誤會我不思進取了,」

「好的,接下來…去中州,」有著這樣打算的紫雲,得知《靈神術》問世傳言后,決定繞道去趟天達帝國,

紫雲記得當日離開時,藍星是跟小妹一起的,因為沒有任何方向,最後只能前往聖嶺;本以為找到小妹后,可以問下藍星的情況,豈料小妹竟然不在聖嶺,

「這來回都一個多月了,究竟要到哪裡去找啊,」就在紫雲感到一籌莫展時,突然得知香山決戰、天價懸賞的消息,

本想立即趕往天香城的紫雲,很快就意識到那是前些天的事,那麼現在趕過去根本沒有意義:『如果我是天星,面對天價懸賞,那應該會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不對,有晨哥在…恐怕不會單純的躲起來,』

『去報復天聖山,我覺得天星應該不會這樣做,那他會去哪呢,』尋思之餘,紫雲記起藍星說過要去天獸森林歷練,覺得那個地方應該是最有可能找到他的,

終於趕到天獸森林,這裡確實有懸賞目標出現過的消息,但奈何森林範圍極廣,怎樣也都是找尋不到;本想再繼續找尋一會,但被某夜大火給打斷,嚇得好幾天不敢接近樹林……

「唉…看來是找不到了,」心裡雖然是很不爽快,但也不得不承認事實:「天星,希望你會沒事,我們以後再見,」

接下來,紫雲正想繞過天獸森林前往中州,卻再次被無意中得知的消息給耽擱:『夜月在天聖山,想必這樣的消息,是想引天星過去,』

「中州還是聖山,」紫雲這時變得很糾結,他很想去中州找小萱,但又想去聖山找藍星:「都是我沒告知天星遠古秘紋是殘缺的,才會導致他被人誤會有天階武技的吧,再說,夜月聽起來就像女生名字,我怎麼能讓女生受苦呢,」

「決定了,去聖山,」心中有著歉意的紫雲,最終決定前往天聖山:「懸賞是吧,我也會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