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終於這個張夏要狗吃屎了!他威風好幾天了…」

「走了!上面已經決定行動了…」

兩個人走了,而旁邊就有人偷偷地跟上了…

「好身法!張夏加油!」有人大叫了起來。

「咦!這怎麼可能?」那個說張夏終於要狗吃屎的人回頭一看就呆住了。

原來張夏沒有被絆倒,而是用腳向後一彈,雙腳腳尖同時向內,膝蓋微曲,做出一個鉗羊馬的標準馬步。

鉗羊馬一下子穩住了身體,同時手上用了擒拿手法讓張三變得有心無力…

因為是表演節目,現在兩人又馬上變成四手相接,完全是勢均力敵的樣子,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張夏佔據了上風。

「老王別看了,他們只是表演而已…」

「不對!他們也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可是張家老明明在東白山啊?」被稱老王的人似乎有懷疑了。

(本章完) 第81章維護

「老王別看了,他們只是表演而已…」

「不對!他們也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可是張家老明明在東白山啊?」被稱老王的人似乎有懷疑了。

萬事經不住想,有時候想的越多,就越容易深陷其中,左右糾結。

真是因為見到張家老在東白山,因此老王就來張家界了,現在京城的藥材吃緊了,從東白山到洛陽的路被卡了,王家很多藥材供不應求了,現在聽說張家界也有吞太陽的蛇之蛇蛻等等原料葯,老王決定到張家界…

所謂見微知著,細節決定成敗,這個老王不是一般人,他是王家重要人物,王家有很多大藥房,聽說九天洞有一條修鍊出蛇珠的蛇,他就向京城的靈鷲幫訂購了一條修鍊出有蛇珠的蛇,當然,其中的道道是大家都懂的……

王家已經根植於京城,大藥房甚至與皇宮有很多交易,據說皇帝以及王公大臣需要王家的壯陽葯…

自從賈誼的《論積貯疏》面世后,朝廷就提出重農抑商的經濟政策,主張發展農業生產,加強糧食貯備,預防飢荒。現在朝廷鼓勵農業生產,商家的地位不顯,為此,王家的生意整體受到了影響,目前這個壯陽葯就是主打產品…

王家的野心很大,一方面在道士領域與趙家聯手圍繞在張家周圍,而且他們不在乎名聲地位,他們就是要讓那些領頭人不能少了王家,王家最大的好處就是常常可以為皇帝與張家解決難題。

因為王家的身份有點敏感,因此現階段的王家以融入大勢力為主,為此他們小心翼翼的周旋著。

現在皇宮裡與王公大臣缺少不了壯陽葯,因此王家才迫不及待的需要吞太陽的蛇了…

本來王家人是隱得很深的,他也不會來當地湊熱鬧的,只是張家界屬於張家的地方,因此他決定來看看,假如真的有風險的話,王家就應該遠離這個是非之地。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吞太陽的蛇交付的地方由王家定,如果在九天洞附近交付,那麼王家付的錢就微乎其微,如果交付地點遠的話,錢就會成倍的增加。

這個老王來當地看看風聲,如果風聲緊的話,那麼就決定選擇在安全地方接手吞太陽的蛇。

「老王!你決定如何接手吞太陽的蛇?」

「還是到京城交接吧!我們王家現在不想招惹張家老…」

「好的!我會與上面交代清楚的。」

王家就是老狐狸家族,也是因為謹慎,因此竇家也無法抓到王家的把柄,老王又回京城去了…

……

張偉在規劃新的版圖,張良爺爺時候就定了吳地的張家港,現在張偉就著齊詠與史媛帶觀音堂去布局一些輔助組織,而明面上就是大藥房…

從蘇州到會稽,外家延海的航運,這些地方已經被連成一片。

這片區域本來就是古越國的核心區域,而且語言都是統一的,就是全部用土話就可以溝通,吳越之地又多喜歡道家與儒家文化,因此張偉布局這片區域是無障礙的,因為文化傳承是相通的。

現在張偉想南進甌越了,甌越國與閩越國相連,這些地方本來是從屬於古越國的,甌越后就可以考慮閩越國,當然這些地方不能用強,只能用教化…

人有時候就如一把刀,困難就是一塊磨刀石,磨過才會鋒利,只有磨去了一些痕迹,才會有新的天地。

張偉認為,人就是來世上解決困難的,很多好事都是需要磨的。

張偉還研究了劉氏祖先,似乎都是以山為本的,張偉想到了塗山氏族時期的《連山易》。

張偉在奇書里,常常會看關於連山易的一些哲理。

如山代表著生,山代表著光明,山代表著生命的連綿不斷,有山就會有一切等等。

而山的形狀大都是火與水形成的,火山也許是地球最初的輝煌,因此山才會千姿百態,而水的沖洗又讓山變得更有稜角,水可以把土與岩石分開,水又可以促使植物的生機勃勃,從而山就充滿了活力…

為此,張偉著重把東白山的一些特點作了研究。

可以這樣認為,曾經的會稽是火山活躍區域,前震旦系分佈在西北區的前震旦系地層自下而上由雙溪塢群、駱家門組、虹赤村組和上墅組組成。

雙溪塢群呈北東向條帶狀分佈於會稽平水至璜山一帶。本群地層以火山岩為主,其次為沉積岩。

火山岩以由中酸性熔結凝灰岩和中性角礫凝灰岩組成的火山碎屑岩為主。自西向東,熔岩比例漸增,至平水一帶,形成中、下部以中性熔岩為主,上部為酸性熔岩及火山碎屑岩的地層剖面。本群地層普遍受不同程度的變質作用,一般表現為片理化,在平水附近還受混合岩化作用,發育為混合岩及混合石英閃長岩。本群地層和上覆地層呈高角度不整合。

駱家門組和虹赤村組僅在會稽史家山及王家山一帶有零星出露。前者為砂礫岩、含礫中粗砂岩及條帶狀細中粒砂岩夾酸性火山岩,反映了一種以鄰近剝蝕源為主的山前盆地堆積;後者以塊狀岩屑砂岩為主,顏色多變為紫紅色或灰紫色,平行不整合於駱家門組之上。

在現在的東白山靠東陽方向還有火山爆發,而會稽一帶已經無火山了,可是地底下的溫度還是有反覆的,也許就是地底溫度的特殊才有了香榧區域的形成,還有吞太陽的蛇能夠修鍊出蛇珠?

另外會稽區域有很多陶器遺址,而且現在也有很多陶器製造點…

如水口山有古陶器製造遺址,它位於會稽東南璜山瀆山村水口山南麓。屬商至西周遺存。面積2000平方米,出土石器有斧、錛、鑿、鏃等;陶器有夾砂紅陶鼎足、泥質灰陶豆等殘器,器表多素麵,有少量籃紋、繩紋和席紋等。

現在瀆山有竇家的鐵鋪,說到這裡鐵器的流行還是秦朝末年的事情,而今竇家已經把產業轉移出去了,而且竇家也以京城為支點了,竇皇后算是竇家最大的投資收穫…

竇家已經與劉家息息相關了,維護劉家江山成為竇家現階段最重要的事情,為此竇青又專門來找張偉了…

(本章完) 第82章畫上有人首蛇身披髮的修仙人

現在瀆山有竇家的鐵鋪,說到這裡鐵器的流行還是秦朝末年的事情,而今竇家已經把產業轉移出去了,而且竇家也以京城為支點了,竇皇后算是竇家最大的投資收穫…

竇家已經與劉家息息相關了,維護劉家江山成為竇家現階段最重要的事情,為此竇青又專門來找張偉了…

「張偉!王家在京城的管家去了張家界,根據情報是要去採購一條吞太陽的蛇,可是吞太陽的蛇不是東白山獨有的嗎?」竇家盯緊了王家,那是因為現在的王家是對竇家有很大威脅。

王家大藥房控制了很多妃子,那是因為王家大藥房有壯陽葯,這是妃子對皇帝的一種間接控制,想想就明白,皇帝到某個妃子哪裡,吃了妃子的壯陽葯就可以金槍不倒,那是多麼威風的事情…

既然大家都是輔漢,那麼就是道相同,而好為謀了。

張偉與竇青都知道,衰敗從來都是從內部開始的,現在的宮廷已經有妖孽興起的苗頭,竇家必須全力以赴,竇皇后雖然威勢不倒,可是文帝的身體卻不怎麼樣,根據竇家情報顯示,宮廷里的壯陽葯使文帝透支了精力,因此竇家就盯上了藥物的出處王家大藥房。

真正的輔漢是一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英雄氣概,因為這是吃力不討好的差事,在這中間會得罪很多勢力,還有需要投入無數精力與財力,而結果往往是得不償失。

由於竇青的消息,張偉知道王家與靈鷲幫有染了。

「在東白山周圍王家被我們布局的勢力圍起來了,不知道你們竇家在京城是不是有效的控制著王家?」張偉相信竇家不是吃素的,至少竇家殺手是出類拔萃的,尤其是暗器的出神入化。

「京城不比外地,我們只能暗中監視,天在腳下有很多眼睛在捕捉機會,萬一走錯了一步就有可能落入對手的圈套,因此我們盡量不在京城動手,所以我就來這裡與你商量對策了。」

竇青介紹了京城的一些事件,而且一下子把矛頭對向了長沙…

在當初,賈誼頗得文帝信任,幫助漢文帝修改和訂立了許多政策和法令,以及遣送列侯離開京城到自己封地的措施,漢文帝都採納了。但這些法令和措施的實行,還是有阻力的。

例如,遣列侯到自己的封地去,實行起來就很困難,很多功臣不願離開京師。當時丞相陳平已死,功勞最大、權最重的是絳侯周勃,漢文帝讓周勃帶個頭,就免了他的丞相職務,到自己的封地去。這樣一來,列侯們才陸續離開京師。由於這個建議是賈誼提出的,這就難免得罪了這些功臣元老。

於是賈誼就得罪了權貴,阻力首先來自功臣顯貴們,如絳侯周勃、潁陰侯灌嬰、東陽侯張相如、御史大夫馮敬等。

文帝這時代的人都挺迷信,文帝有一次他做夢要上天,上不去,有一個「黃頭郎」從後面推了他一把,就飄飄然地上天了。文帝一覺醒來,非常高興,就到漸台這個地方,暗中尋找這個推他上天的「黃頭郎」。碰巧見到一個正在使船的頭戴黃帽的年輕人,穿著容貌很象夢中推他上天的人,文帝就把他叫來,問他叫什麼名字,回答說叫鄧通。

鄧通在賈誼眼裡屬於不學無術的佞臣,因此兩人就自然的成為對頭人了,就這樣,外有大臣攻擊,內有鄧通進讒,內外夾攻,使賈誼不但不能施展他的才能和抱負,連在西漢朝廷中立足之地也沒有了。

其結果,是賈誼被貶出京師,到長沙國去當長沙王的太傅。長沙國地處南方,離京師長安有數千里之遙。當時交通不發達,長途跋涉,歷盡千辛萬苦,自不必說。更使賈誼難受的,是心中的悲憤。他有滿肚子的學問,心中有遠大的抱負,本想輔佐文帝干一番大事業。如今受讒被貶,受到這樣的挫折,使他深感孤獨和失望。

他想到,絳、灌這些大臣們攻擊他,還算不了什麼,因為他們畢竟是功臣宿將,為漢王朝出過大力;最使他難以忍受的,是鄧通這樣的人,他有何德何能?只不過是一個善於阿諛媚上的小人,而自己恰恰是因為文帝聽信了這樣的佞悻的讒言而遭貶,賈誼無論如何也咽不下這口怨氣。

賈誼到長沙時,正是長沙靖王吳著(吳芮的後代)在位。賈誼當長沙王太傅,事情不多,就有足夠的時間來研究學問。長沙雖遠離長安,但賈誼以天下事為己任,對朝廷的政治和經濟大事,給了極大的關注,遇有機會,就上疏文帝,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議。

其實文帝還有一個秘密的私願,那就是讓辛夫人觀察一下這個才子,畢竟朝廷是需要真才實學的,而且文帝是真正的喜歡賈誼,把他安排在母親身邊過渡一下…

辛夫人接觸了賈誼后,就深深的被賈誼的才能和抱負打動了,而當賈誼知道辛夫人才是真正的國母后就想方設法爭取讓辛夫人坐正太后位置,而這就引出了大禍…

薄太后連同周勃等等功臣宿將起來鬧事了,如濟北王劉興居、淮南王劉長、吳王劉濞等等都參與了,道理非常簡單,如果辛夫人坐正,那麼就大有文章可做了,可以質疑文帝的血統。

因為辛夫人的地位非常敏感,初與韓信山誓海盟,偏偏韓信因為戰爭中受傷無法生育,後來辛追被高祖用計封為妃子,就有了劉恆…

……

「張偉!現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辛夫人肯定會以死明志,我來這裡就是要讓你知道朝堂鬥爭的殘酷,而且你要做一些預防措施,畢竟辛夫人是盟友,而且比鄰張家界…」

「竇青!因為蔡春天與可可都在張家界,而且新來了幾條需要開蒙的蛇,近期我就無法離開東白山了,你就帶你們竇家殺手去長沙吧,帶一條吞太陽的蛇去,你們把辛夫人的靈魂封在蛇身上帶回玉京洞…」

「好的!我去長沙布置一下,另外就算是送…」

……

為了保持皇帝的正統,辛夫人吃下了西域送來的冰鎮瓜果,當時王公貴族有芒硝製冰術,辛夫人被薄太后與周勃等人迫入了死胡同,她不死,兒子就危險。

因為辛夫人有心疼病,冰鎮瓜果落肚后,辛追夫人在一陳陳絞痛仙去,就這樣辛夫人用自己的生命換來了兒子的太平過渡…

竇青到長沙的時候,辛夫人已經走了,竇青馬上交代茅山道士把辛夫人的靈魂封在帶去的吞太陽的蛇身上…

竇青見過可可,說明了一些要點后就馬不停蹄的把吞太陽的蛇運回東白山…

劉恆雖然貴為皇帝,卻無法保全母親,辛夫人死後,皇帝派人到長沙,辛夫人規格依照國母安葬,有國寶級的絲綢織品與一些名貴的漆器陪葬品…

茅山道士用了最繁瑣的防腐術,而且在周圍加了青炭的隔離。

當時貴族盛行厚葬之風,人們都以為人死後的靈魂是不滅的,可以升入天界,統治階級更是希望死後能和生前一樣享受權勢和富貴,因此競相攀比,營造墓穴,雕繪墓壁,把陰間布置得如人間一般。

道士在覆蓋棺槨的帛畫上,描繪出靈魂升天的情景和靈魂所生活的天界仙境,以寄託渴望成仙的遐想。

天界部分畫在帛畫上端最寬闊的地方。右上角畫有一輪紅日,日中有金烏,日下的扶桑樹間,還有8個太陽。左上角一彎新月,月上有蟾蜍和玉兔,月下畫著奔月的嫦娥。日、月之間,端坐著一個人首蛇身披髮的修仙人,一條紅色的長尾自環於周圍,天上有一道天門,有守衛的門吏。另有神龍、神鳥和異獸相襯,顯得天界的威嚴和神聖。

T形帛畫最為引人注目,這幅帛畫的外形猶如一個大寫的英文字母「T」字,遣策中稱它為「非衣」,因為它的外形「似衣而非衣」而得名。當時使用非衣,可能有兩種意思:一是招魂。這是戰國時代的楚國就風行的,就是為死者招魂的習俗。《招魂》中記載:「秦篝齊縷,鄭綿絡些」,指的就是用縷綿作成幡物,以招死者之魂。出葬時,由專人舉著走在隊伍的最前面,用以引魂升天。

另一種意思是祝願死者的靈魂,穿了非衣,就將會像鳥一樣飛升上天。當時是西漢初年,統治階級崇信黃老之術,求神仙,求長生不老。他們相信人死後可以成仙,象鳥一樣飛升上天。

辛追曾經做過處士,而且與東白山的修仙人接觸過,因此信仰人首蛇身的修仙術,而且茅山道士又主持了葬禮,一切都寄希望於辛夫人可以修仙成功。

簡單說一下,在漢代的一些墓葬里一般都是畫人首蛇身的,甚至很多漢代古墓中就有放一條蛇…

(如屈原在《楚辭·天問》中提到女媧在天上稱帝。古書考注中,也說「女媧人頭蛇身」,「女媧蛇身」。為什麼女媧能成為天帝呢?因為她補天有功。古代傳說月中有蟾蜍和玉兔。屈原寫的《楚辭·天問》中有「顧菟在腹」句,顧

是蟾蜍,菟是兔子。帛畫上畫的是新月,所以只能把蟾蜍和兔子畫在月外,如果畫的是圓月,則都畫在月中。

日中所畫的金鳥是一隻黑色的神鳥,也叫做陽烏。據文獻傳說,太陽的運行,是這隻金烏馱著飛行運轉的。古人在太陽里畫上金鳥,意義更加明確。至於扶桑樹間的8個小太陽,那是上古天上有九日(也有十日之說)。焦禾稼,殺草木,天下百姓無所食。堯就命后羿射下八日。其用意無非是強調所畫界限是在天上空間,因為,射落的太陽是從天上掉下的。

古人認為天上仙境是在西方,也就是西天,西天是永恆的極樂世界。墓主人朝西行走,正是踏上了通天之道。

古代傳說「天圓地方」,大地是由鯨鰲馱著巨人托住,浮在茫茫無際的大海之上。水府也另稱黃泉。漢代湖南境地屬於楚地,受楚文化影響,在帛畫上的故事,多採用楚地的習俗傳說。)

(近期長沙馬王堆出土的辛追墓葬中就是畫人首蛇身的,也就是說一些古老傳說不是空穴來風的,如白娘子傳奇,如修仙人把靈魂寄託到蛇身上修仙,用靈魂把蛇修鍊成人等等,修仙傳承是存在的,只是現在不知道有沒有保留下來的…)

(本章完) 第83章自殺

辛夫人的墓葬突出了修仙的意願,另外還把防腐技術做到了極致。(後來幾千年後挖掘之時還栩栩如生…)

竇青帶回來吞太陽的蛇,另外還有利家一些人,張偉就讓他們改姓厲隱在某些村子了,因為這裡是修仙人的地盤,改姓是為了讓他們忘記過去…

張偉把吞太陽的蛇安排在玉京洞,蔡家有人在照料,而且旁邊有管陰堂的人把守,另外丁家與何家都在附近做一些雜事,現在的玉京洞已經有祖龍與呂后靈魂寄託的蛇,加上辛夫人靈魂寄託的蛇就是三條了,這是一個巨大的負擔…

……

因為竇青帶去了王家的信息,可可與蔡春天就清楚了,靈鷲幫偷吞太陽的蛇只是為了獲利。

「現在的情況你還不清楚嗎?」可可看著蔡春天,問道:「王家想把勢力滲透到皇宮,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聽竇青的意思是王家控制了皇帝的妃子,因為妃子們需要壯陽葯……」

「可……」蔡春天想了想,臉上忽然露出恍然之色,說道:「吞太陽的蛇可以幫助配製壯陽葯……,難怪,難怪王家要預訂吞太陽的蛇了,現在王家又撇清了與靈鷲幫的聯繫,那麼我們就不用放長線釣大魚了,我們可以直接殺靈鷲幫的人了……」

可可皺起眉頭,問道:「王家如此舉動,早晚會出事的,不知道張偉哥哥是否有對策了,我們是不是應該切斷靈鷲幫去長安的路?」

蔡春天妃沒有立即回答,而是看著可可,說道:「其實張偉把一切都考慮在內了,張偉打通與控制從東白山到洛陽的路,就把淮南王劉長的一舉一動都掌握了,靈鷲幫只是徒有虛名,他們對大漢是翻不起浪的,張偉怕的是靈鷲幫與某些大勢力合作……」

「不行!」可可揮了揮手,說道:「絕對不行!靈鷲幫不能與某些大勢力合作,我們現在就要阻止靈鷲幫去長安的路,而且要把他們的勢力分割,然後消滅,或者驅逐他們去化外…」

「這又是為何?」蔡春天詫異道:「靈鷲幫本來屬於朱雀堂,難道我們不可以把他們收歸過來?」

「你有所不知。可可王看著她,說道:「靈鷲幫已經達到了眾叛親離的程度,他們的做派非常殘忍,據說他們常常搶一些小孩子,而且培養這些孩子成為殺手,他們走上了不歸路,現在的朱雀堂必須保持純潔。」

蔡春天怔了怔,隨後便搖了搖頭,說道:「那便可惜了,朱雀堂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都是秦始皇惹的禍。」

可可像是想起了什麼,忽而抬頭看著蔡春天,問道:「秦始皇派李斯主持朱雀堂,可是他為什麼要挖會稽山的王氣呢……」

蔡春天怔了怔,問道:「張偉沒有和你說過嗎?」

可可看著蔡春天,悠悠道:「張偉哥哥非常內斂,他一般喜歡布局,卻不願意把一些煩人的事情告訴別人,那麼秦始皇挖王氣原因是什麼呢?」

蔡春天看著可可,說道:「秦始皇想讓東白山的修仙傳承傳到皇宮去,而且秦始皇在他的陵寢裡布置好了他百年後的修仙環境,可是東白山的修仙人都不肯離開故土,於是秦始皇就來挖王氣了,目的是小東白山修仙傳承搬到他的皇宮去……」

「不說這些了,我們就把靈鷲幫來偷吞太陽的蛇之人消滅了,反正根據情報來源探到了很多靈鷲幫的據點,是該行動了,估計偷蛇的也要來了…」可可只是想完成張偉哥哥交代的任務,就是把靈鷲幫勢力趕出張家界。

……

九天洞的第三層,鐵血二號埋伏在暗處,可可讓人把外面一些水路用草裹泥堵起來了,可可就是要靈鷲幫無法退到水路茅岩河,因為王家訂購了吞太陽的蛇,因此靈鷲幫一定會來頭蛇。

既然靈鷲幫一定會來,那麼線路就可以控制了,可可不打算留下活口,靈鷲幫在張家界的實力是有限的,畢竟靈鷲幫的錢財來源主要來自於保鏢與為僱主殺人,說明了靈鷲幫的局限性很大…

對於靈鷲幫來說,殺手是不值錢的,而生意是必須把握的,既然接到了吞太陽的蛇的單子,就必須全力以赴,這是有關於靈鷲幫招牌的大事…

靈鷲幫的沈朝陽幫主派出了飛鷲小隊,這是用鷲的翅膀縫在手臂上組成的少年少女組合。

深夜,靈鷲幫的飛鷲小隊藉助月光飛進九天洞。

鷲的翅膀,帶著孩子飛翔,而且是用特殊材料直接縫在手上的,這些孩子的手已經屬於半廢狀態,因此這些所謂的殺手的功夫主要在飛翔,而殺人的能力就有限了,遇到鐵血二號,簡直就是羊入虎群…

當他們進入第三層的時候,發現回去的路都被堵上了。

「靈鷲幫的小鷲們,我們已經恭候多時了,你們還是束手就擒吧!」衛一的聲音打破了寂靜,而小鷲們則視死如歸,因為這是靈鷲幫的規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