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少在我面前裝模作樣!我兄長識海有異,就是你動的手腳吧!」這一次,她說的不再含糊,而是直至重點。

戰羽現在很好奇,此女到底是怎麼看出來的。

畢竟他施展的是神通法,普通修者就算用秘術探查,也不一定能夠看出弓行戈識海之中的異常。

「應該不會是弓行戈自己說的!一旦被控神神通控制,他們打心底對我忠誠,就算明知被我控制,那也會覺得很榮幸,而且覺得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根本不會告訴其他人!」一個個念頭在戰羽的腦海之中閃過。

最後,他再次裝著一副很懵懂,很迷茫的樣子。

畢竟他今天是有大事情要做,能盡量避免與弓家人發生衝突就盡量避免。

不過,要是此女太過咄咄逼人,他也不介意辣手摧花,將其斬殺。

弓懷慕冷笑道:「好好好,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既然如此,咱們就走著瞧!」話落,她便帶著怒火轉身離去。

說也奇怪,此女雖然已經達到了煅體境初期,但並未自恃修為高深而對戰羽出手。

看著弓懷慕憤恨離去,戰羽眉頭緊鎖,他覺得如果不將對方攔下來的話,自己似乎會犯下一個彌天大錯。

可是,當他真準備出手之際,卻發現一群人朝著弓懷慕走了過去,所以只能作罷。

弓行戈有獨屬於自己的院落,佔地規模不是很大,但住上他們一家數十口人還是綽綽有餘。

此時,戰羽立於正房前,將手中令牌給守衛看了一眼,對方不敢怠慢,迅速轉身通報。

片刻時候,弓行戈就匆匆跑了出來。

「說說吧,弓懷慕到底是怎麼發現的?」回到房間內,戰羽大馬金刀的坐下,掃了一眼躬身站著的弓行戈,問道。

弓行戈滿臉愁容,說道:「啟稟主人,小的也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今天早上胞妹來我這裡商量事情,她看見我的第一眼就發現了異常,一直逼問我,可我只說是修鍊了一種特殊的功法所致,但她並不相信!」

戰羽皺眉,又問道:「那她為何會一口咬定,說是我動的手腳?」

說著,凌冽的殺機就從他的身上擴散而出,將對方籠罩。

弓行戈差點被活活嚇死,只見他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哀嚎道:「小人不知,小人真的不知道啊!」

戰羽覺得此事太過蹊蹺,便又問道:「那麼她最近一直和誰在來往?」

此時此刻,他突然意識到,弓懷慕或許是覺醒了某種天賦神通,如此才能一眼看出弓行戈身上的異常。

想到這裡,他就暗暗後悔,剛才在面對那女子之時,就應該催動判神神通查看對方的虛實。

只可惜,現在說什麼都遲了。

接下來,戰羽的腦海之中又浮現出了另外一個問題,如果弓懷慕果真已經覺醒了天賦神通,那麼她是如何覺醒的,是得到了『天羅果』,還是得到了『蠻森果』?

弓行戈回答道:「懷慕性格清冷,喜歡獨來獨往,平日里也沒有什麼要好的朋友。不過我聽下人彙報,在我們返回鴻歸城之後,她外出之時似乎救過一個姑娘,後來她們兩人就經常會面。」

戰羽皺眉,他突然覺得,問題癥結十有八九就在這裡。

隨即問道:「你可知她救的是誰,名字叫什麼?」

弓行戈想了想,回答道:「當時城中混亂不堪,我擔心胞妹受奸人所害,便派人調查過,後來得知那姑娘姓藍,至於具體叫什麼卻不清楚。」

戰羽豁然開朗,將所有事情串聯到一起,他便能夠確定,那個被弓懷慕救下的姑娘肯定是藍沁無疑。

既然牽扯到了藍沁,那麼弓懷慕很可能就是覺醒了天賦神通,而且還是類似於視覺、意識、精神或者嗅覺等某種輔助類神通。

想到這裡,戰羽頓時心驚肉跳,因為那女子剛才在離開之時,還威脅十足的說了一句狠話。

「難不成她要去城主府尋求援助?」

隨即,戰羽立刻對弓行戈命令道:「速速命人尋找弓懷慕,將她先控制起來!」

弓行戈自然不想對自己的胞妹下手,可是他又不能違背戰羽的意志,只能哀嘆一聲轉身離去。

沒過多久,弓行戈便返回。

戰羽心情忐忑,片刻不得安寧。

「好了,那天交代你的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弓行戈躬身道:「已經準備妥當,族老們一直待在府中等候主人的召見!」

戰羽點頭,道:「很好,帶我去你們弓家主殿,將族老們也全部召集到那裡。還是那句話,不要走漏風聲,就說是大千宗上使駕臨,讓他們速速前來覲見!」

身為一族之主,弓行戈豈能不知道這些關竅?

接下來,弓行戈給手下人做了一番囑咐之後,就帶著戰羽前往弓家主殿。

對於戰羽這個『大千宗上使』的到來,弓家族老還是非常欣喜和鼓舞的。

他們紛紛面帶諂笑,欲要討好。

可誰知,殿門關閉之後,等待他們的卻是無數條從虛空之中冒出的五色長鞭。

長鞭像是神之觸手,狂亂舞動間,把將近二十來個族老全部抽翻在地,他們頓時就昏了過去。

後面的事情,戰羽已經駕輕就熟,沒過多久他便又多了一眾僕從。

以戰羽現在的眼界來看,這些老傢伙中最強者也不過煅體境而已,根本不會被他放在眼裡,可是為了大局著想,他不得不消耗自己的控神印記去控制他們。

至此,戰羽終於將四大至高家族中的三個都捏在了手中,也就是說,以後他就是鴻歸城暗地裡的影子皇帝,每天都會源源不斷的得到大量利益。

做完了這些,戰羽就在弓行戈的帶領下,手持家主令牌和族老團令牌,前往弓家寶庫。

要知道,在鴻歸城的大家族之中都有相似的規定,寶庫乃是重地,必須由家主和族老團一致同意,才可以進入其中,而且還必須是家主和族老親自進入裡面調取資源,其他人只能在外面守候。

寶庫之中,到處都懸挂著極為珍貴的夜明石,將偌大的地方照的如同白晝。

戰羽一進入其中,就在弓行戈的帶領下,大步流星的來到了寶庫最深處。

那裡有一片非常空曠的地方。

周圍地面上刻畫著詭異的血色紋路,更放著數十塊玉牌,每一塊玉牌上都刻滿了金色的蝌蚪符文。

只見詭異紋路和玉牌分別散發著蒙蒙之光,它們匯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封閉的場域。

場域內靈氣氤氳,外泄的速度非常緩慢。

而在場域中心處有一個三尺見方,一尺深的池子。

戰羽一眼就被池中的東西吸引了注意力。

在那裡竟然種著足足八株數千年分的『九聖天菇』。

而這還不是最重要的,因為八株九聖天菇也只是圍在池子的外圈而已,而池子中央位置則浮著一朵含苞未放的『妙心花』。 原本,九聖天菇就已經極為罕見和珍貴了,就算在一等王朝,那也是人人都夢寐以求的珍寶。

可是,與妙心花相比,它卻黯然失色。

妙心花,花開九瓣,每一瓣都是一種顏色,而且,每一瓣都有不同的作用。

一瓣為青色,有生肌肉骨之效。

據說,就算有人渾身上下的血肉都被剔除,但只有還有一口氣在,服用了第一瓣后,血肉筋膜便能重新長出。

對於戰羽來說,這第一瓣看似無用,實則有著天大的用處。

要知道,他準備煉製一具分身,可是按照以前的條件,只能用一些天材異寶給分身凝練軀體。

這樣做的確有很大的好處,因為由天材異寶,希鐵奇礦凝練的肉身極為堅韌,甚至還可以隨時添加異物增加他的防禦力,可卻有個天大的缺點,那就是穴竅、經絡和神經元都不夠渾然天成。

一旦如此的話,那麼在以後的修鍊途中就會出現很多意想不到的情況。最為重要的是,那樣的分身永遠不可能修鍊到天帝級境界,畢竟,他充其量只是一具人形兵器而已。

而天帝之境玄之又玄,只有肉身與大道合而為一,才可能達到。

但是,由天材異寶煉製的肉身顯然根本無法做到那種密不可分,契合如一的程度,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隔膜,自然也就無緣那人道巔峰。

可見,其中的弊端真的很大。

但是現在只要得到妙心花,便無需選擇那種下下之策了。

他完全可以利用這青色花瓣,幫助分身凝聚出一具真正的肉身,如此便有了衝擊天帝境的基礎和希望。

所以說,單單這一個作用,就足以令戰羽欣喜若狂。

因為,以後不管是分身,還是他的本體,只要任何一方能夠突破到天帝境,另一方也會水漲船高,自然而然的領悟到天帝境的真意,從而也達到天帝境。

而且,就算兩者都達不到天帝境,但因為他們領悟的真意、天道之力各不相同,一旦融合之後,那也有很大的幾率突破到天帝境,這也是很多絕強者在境界止步不前之時,瘋狂煉製分身的原因了。

至於妙心花的第二瓣則是藍色,有起死回生之效。

雖然這種說法有些誇張,但事實上,就算一個人呼吸已經停止,可靈魂只要沒有湮滅,那麼將這一瓣花生生打入死者體內,花中的花魂便會入駐死者的識海之中,助其復甦。

萬物皆有靈,有靈便有魂,妙心花的靈魂便寄居在這藍色的花瓣之中,最後會與死者的靈魂合二為一,只要用傳說中的琉璃天水滋養,隨著花魂的不斷壯大,死者便會慢慢復甦。

第三瓣花乃是紫色,可助人平地升仙。

成仙自然是不可能的,不過卻可以幫助修者在渡劫之時,抵擋那最為殘酷的歲月劫。

要知道,劫生境是修者一生中最難跨越的一天塹。

幾乎九成九的修者,都會在劫生境的三劫之難中喪生,最後化為飛灰,徒留遺憾。

但若是成功跨過劫生境,那便是魚躍龍門,鷹擊九天,從此獲得悠長之性命,以後可以逍遙天地間。

而戰羽上一世就已經成功突破劫生境,達到了涅歸境,成為了修者一途上的王級強者,高高在上,超凡脫俗,可一言定生死,可一指斷乾坤。

可見,這紫色花瓣同樣重要異常。

第四瓣為赤色,可以助修者突破修為。

雖然擁有此等效果的靈物有很多,可大都只能作用於合一境以下的修者。

但是妙心花的赤色花瓣卻不同,因為它不光是供體,而且還是載體。

它能承載很多東西,比如可以讓某個合一境強者將自己對肉身、意識、心神、念力、精神和物質的感悟烙印入花中,甚至可以將他對大道之力的體會心得注入其中。

最後,只要某些修者將此花瓣煉化,那便能直接突破修為,達到合一境。

不過,其中的弊端卻也很大,畢竟他所領悟的各種真諦之中參雜著別人的念頭,會與自身相駁斥,以後想要在修鍊一途上更進一步的話,卻艱難至極。

當然,這種弊端也有避免的方法,那便是在煉化花瓣之前,利用傳說中的不滅之光,將花瓣中其他合一境修者的雜念之力洗滌乾淨,最後就能得到最為純凈的真諦之念,將花瓣煉化之後便不會留下任何遺憾和弊端。

只是,想要得到不滅之光卻艱難無比。

因為只有達到不滅境的強者,才有很小的幾率領悟到不滅之光。

可是,整個林羽大陸上的不滅境強者都沒有多少,而領悟到不滅之光的強者更是寥寥無幾。

但縱然如此,還是有海量的修者為了這一片赤色花瓣而前赴後繼,趨之若鶩,甚至連性命都可以不要。

第五瓣花乃是橙色,它的作用是提升魂力。

修者境界低微之時,魂力作用幾乎顯現不出,只有在突破合一境之時,才能體現出它的威能。

因為,魂力越強的人,領悟力也就越高,突然的速度自然而然的也就越快。

不過,南域這種偏隅之地的修者根本意識不到其中的利害關係,他們也不懂魂力到底有多麼的至關重要。

而對戰羽來說,一旦魂力提升,他便可以利用御魂咒控制境界更高的修者。

第六瓣為黃色,作用很簡單,那就是提升修為,但是只能提升小境界,無法幫助修者突破大境界。

不過,它的最大優勢在於,只要是劫生境以下的修者都可以使用,而且都有很大的效果。

當然,因為每個人的天賦資質和根基不同,所以提升的幅度也不盡相同,大部分人只能提升一個小品階,可有些人卻可以直接從前期連連突破到大圓滿之境。

第一寵婚,愛上限量版萌妻 第七瓣乃是綠色,可以提高修者的靈脈品階。

第八瓣如同白玉雕琢而成,服用之後,年齡只要不是太大,那麼在神祭儀式的洗禮下,必定能夠凝聚出天花,覺醒靈脈之力。

第九瓣為墨色,煉化之後可以修出悟道之心,領悟能力會大幅提升。

一朵上開九瓣,一瓣一顏色,一色一奇效。

其中,有些花瓣還可以搭配其他異寶,煉製成丹藥。

雖然效果比單獨煉化一片花瓣小了一些,但是卻可以讓更多人得到其中的好處。

此時此刻,戰羽當真激動異常。

他之前就曾猜測,這弓府定然還有更好的寶貝,沒想到竟真的如此。

看著眼前的八株九聖天菇,還有那一株妙心花,他的心臟都快要擊破胸骨,跳脫出來了。

突然,戰羽想到了一個問題,這弓家到底是什麼來歷,為什麼會有如此逆天的底蘊。

要知道,如果將眼前這小池中的寶物運用得當,那就很有可能培養出一個劫生境,甚至涅歸境強者。

如果有劫生境強者坐鎮的話,那麼便可以立刻建立起一個中等王朝。

要知道,六等、五等和四等王朝被統稱為中等王朝,就算是最低等的六等王朝,也不知比大千宗強了多少倍。

「弓行戈,現在告訴我,你們弓家的底細,為什麼會有九聖天菇和妙心花?」

聞言,弓行戈不敢有絲毫隱瞞,立即回答道:「我們弓家並沒有什麼特殊來歷!至於池中的寶物,是由家父機緣巧合之下在一處神秘之地所得!中間那朵叫做妙心花嗎,我並不知道它的任何信息。」

戰羽微微驚訝,他以為弓家有什麼特殊來歷,沒想到竟是這種原因。

「神秘之地?在哪裡?」 弓行戈躬身說道:「家父也不知那神秘之地到底在哪裡!他當時稀里糊塗的就走進了一處靈氣氤氳之地,只可惜還未採摘到更多的寶貝,就發現自己重新回到了荒野上,而那神秘之地卻已經消失不見,一切好似幻覺般,不過他的乾坤袋裡面的確多出了許多奇珍異物!」

戰羽皺眉,片刻之後眼前突然一亮,低聲驚呼道:「難道是傳說中的遊仙台?古籍上記載,林羽大陸有一奇,有一詭。

奇者,懸壺天;詭者,遊仙台。

這懸壺天乃是一等宗門紫道宗內的秘境,它的形狀像是一把茶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