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說來慚愧!當年,我天羅一族實力羸弱,根本算不上魔界大族。且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我與當時的玄黎天烈乃是八拜之交的兄弟!我是直到老哥哥帶人進入沂水宗后,才得知一切陰謀的。所以,我將此消息暗中通知了酆家的人,因為只有他們的鬼界玄引之術,才有希望讓已經踏入死地的老哥哥有一線脫出之機!之後,我則自告奮勇協助暗夜一族剿滅留在魔界的玄黎族人,但真實的結果卻是在我族的瞞天過海之下,絕大多數玄黎族人都逃了出去。之後我放出將玄黎一族餘孽近乎全滅的消息,則是專為掩人耳目的。」天羅凜日的話,聽得呂涼是一愣一愣的,他沒想到,面前的老人,居然還是和玄黎天烈老祖拜把子的兄弟!

「我說的這一切,自己是無法證明的,但如果來日你能到了鬼界,相信我那老哥哥,自會向你說明這一切的原委。如果小哥你能見到酆家之人,也可以給鬼界那邊捎個話,就說只要玄黎一族願意回來,我天羅一族自願讓出魔界第一家族的位置!畢竟,這原本就應該是玄黎一族的!」天羅凜日的話擲地有聲,就連虛彌神境中的玄黎緋舞,聽得都頻頻點頭。

面對這樣一個結果,呂涼基本已經疑心盡去,當下又寒暄了幾句,便準備告辭了。

他倒是也有些小想法,現在仙盟聯軍那邊,不是還有酆飍在呢嗎?如果他能回去帶個話,也許玄黎一族真的就可以回歸故地了。

就在他們一行人準備離去之時,天羅凜日從懷中掏出一個金色錦盒,遞到呂涼手裡,輕聲道:「老朽粗通觀卜之術,小哥似乎是五行之體,且距離大成的不滅體,僅缺虛靈幻火這一種奇物。此盒內,正是我早年間機緣下偶得的一縷幻火,留我這裡也無用,不若小哥就收下吧,也算是還了我對玄黎一族部分愧疚之情。」

呂涼自然不好意思接受,無奈這老頭實在是太熱情了,差點一把鼻涕一把淚求著他收下。所以,最後在千恩萬謝之下,呂涼還是收下了。

經此一趟,天羅一族在眾人心中,陡然上升了數個高度,即便以後玄黎一族不回來,由天羅一族作為魔界第一大族,似乎也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

片刻后,當呂涼等人徹底走遠后,天羅冼率先走了過來,忍不住問道:「爹,虛靈幻火是我當年舍了半條命才拿回來的,就算您老不給呂涼,他們也早就疑心盡去了,何況我們告訴他的也算是實情,不怕他將來對質!」

「哈哈,虛靈幻火是金貴,但留在這裡頂多是錦上添花,給他,卻是雪中送炭!這小子本身聖魂令已經聖體大成,加上天玄聖藤的功效,即便今後機緣了得,真的修成了五行不滅體,也屬於說多不多,說少不少的雞肋境地。我們如今送了這個人情,不光他不會繼續猜忌我們,心中說不定還百般念好呢!」天羅凜日撇撇鬍子,一臉的老謀深算。

此時,天羅星也跟出來道:「如果一個虛靈幻火,可以換來呂涼那個陣營之人的信任,對於我們是百利而無一害。好處不是現在能顯示出來的,可一旦到了顯露的時候,肯定比一縷奇物帶來的價值,要大得多!」

天羅凜日點點頭,臉上笑容突然消失,沉聲道:「好啦,這裡的事情到現在,就可以告一段落了。星兒,你也該準備和聖使大人去組織核心之地了。天機星盤,深不可測,天羅一族未來的希望,也許就全繫於你一身了!冼兒,你和老三從此刻開始,全力追剿暗夜一族之前逃到各地的婦孺之輩,其內必有一名大概三、四歲年紀的女娃,除了見到后抓她回來,其餘暗夜族人,一律滅殺!」

天羅星和天羅冼同時領命而去,當只剩下天羅凜日一人時,他眼中迸射出令人心悸的凜冽寒芒,手上翻出一張已經泛黃的空白羊皮紙卷,陰森輕語道:「只可惜晚了一步,竟然讓那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趁亂跑了! 掠情奪愛:寶貝別想逃 不過,現在動手,也不晚吧!通靈之體啊,你還要讓我等多久呢?」

………………………………

回到天魔閣,眾人的心情也是格外暢快。

一場延續了許久的戰爭終於徹底落下了帷幕,結局也算是比較圓滿。

當幾日後,呂涼在聯軍內又見到了酆飍,並將之前天羅凜日的話轉告於他,希望其在回到鬼界后,能幫忙傳達給居住在那裡的玄黎天烈及其族人。

另外,因為通往幽冥大世界的通道也需要前往鬼界的暝煌國度,所以呂涼也琢磨著怎麼開這個口。他自認和酆飍不算很熟,如果突兀地要其幫忙,估計得把酆離老爺子搬出來套套近乎了。

不過,他顯然多慮了,因為酆飍聽完呂涼的敘述后,先是點點頭,隨後直接說道:「其實你可以自己去鬼界玄黎一族駐地說明此事的。因為三日前,我就接到了酆離老祖的傳訊,他說你肯定不會現在就去幽冥大世界,待你準備好要去之時,可以去劍符仙宮老地方找他,到時再想前往鬼界,自然是易如反掌。」

話已至此,除了感慨酆離前輩的未卜先知外,就是對酆家的千恩萬謝了。

當硝煙散盡,混沌大世界迎來了再次和平之時,何時前往幽冥大世界,也成了橫在呂涼等人面前的下一道難題。

「百年,這是我想閉關的時間。這幾次的死斗,讓我充分認識到自己實力的不足之處。也許在大羅天仙這個等級我算是頂尖一些的存在,但如果到了幽冥大世界這種至尊都可以修為不降的界面,恐怕就不是現在這個修為水準能過關的了!」當呂涼說出這一情況時,倒是引得眾人連連點頭。

最終的結果不用多說,百年之約成了所有要去幽冥大世界之人的共識之事。

血煞宮的特點,早就被仙盟注意到了,這場戰爭之後,直接就成了新的仙盟總部,畢竟在不上天界的情況下,於此也可繼續精進修為。

呂涼在劍符老祖這邊通了氣后,就確定了百年內在血煞宮修鍊的目標,與他同去的,還有包括祝煜等人的大多數同伴。

聶青雲的狗皮膏藥個性,呂涼領教過了,對於其死活都要去的表現,絲毫都不意外。

倒是朱焱這回表現出來的絕對態度,讓呂涼感到高興的同時,心中也有一絲憂慮。畢竟他是一方妖族聖皇的存在,萬一有個閃失,自己以後在妖族那邊,也不好意思抬起頭來了。好在對於朱焱的實力,呂涼還是蠻有信心的,加上其腦子極好,應該不會出什麼意外。至於那個聖族之靈的事情,呂涼沒問,他知道,時機到了,自己自然就會知道。

劉氏兄妹經過短暫的碰頭兒,最後決定返回女媧空間,並言明百年之後,定會回到此地,然後一同前往幽冥大世界。

皇甫罡則是於呂涼回歸前,就神秘消失了,至於其有沒有去幽冥大世界的打算,就不得而知了。

小胖本來也想留在血煞宮,但老混沌凶皇的一番耳語之後,這小子倒是點點頭,準備跟著他老爹走了,離開前留言道:「老大,等我百年後回來,到時候,說不定實力就和你差不多了!」

幾日後,眾人於血煞宮前抱拳分別,百年之約,正式開啟。

呂涼在踏入仙盟專為他設立的修行之地后,感受著周身絲毫不受限制的修為,仰天大吼道:「師尊!徒兒發誓,待我前往幽冥大世界之日,就是你即將脫困而出之時!」

(第三卷完了,老呂也即將開始忙碌的一周!暫時可能會斷更幾天,請大家海涵!另外,原定1月15日的出差,改到了18日,之後哪天能回來,我自己都不知道……未來第四卷中,將在幽冥大世界展開,傳說中強大詭異的黑暗王朝,將全面露出其真實的面容。另有多場蕩氣迴腸的死斗,來自女媧空間的意外敵人,出人意料的解救恩師過程等精彩情節會陸續出現,敬請大家期待!) 光陰荏苒,百年即逝。

混沌大世界經歷了一場混戰的洗禮后,迎來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盛世!

通過幽冥大世界的入侵,越來越多的勢力開始意識到,在大規模的戰爭面前,即便自己是所處界面的老大,也避免不了被湮沒於浩瀚的戰火洪流當中。

所以,結盟與資源共享,成了戰後很多大勢力的第一選擇!

百年之間,從開始同一個界域幾個勢力的強強聯合,逐漸發展成了跨界域的結盟,類似仙盟性質的大型團體如春筍般生根發芽。

這一系列的變化,自然也將原有勢力的版圖重新進行了規劃。

比如現在的五方域,隨著劍符仙宮和玄女門宣布合併,血煞宮從此消失,血神教與泗水國三大名門也以半合併半結盟的形式,重新命名為「泗水門」,原血神教為主,三大門為輔,將泗水國建成了一個超大型門派的雛形。

外界的變化毋須多言,血煞宮內修行的眾人,此時也到了花開蒂落的時刻……

祝煜、鄭萱、楊穎、武英昭、嗜血修羅這群修為原本就超越了大羅金仙範疇的修仙者,經過沒有天道法則壓制的一百年,修為最少也增加了一個級別。

原本以他們這個級別,除非是無夢天尊或祝煜這樣的天才,要不別說一個百年,就是再多幾個百年,都不一定能增加一個級別。

幾人中,祝煜靠著一套萬靈血珠,修為已經上升至至尊後期。當然,其實剛進血煞宮后十年,他就到這個修為了,之後為了讓大家的修為都能有所提升,乾脆把萬靈血珠讓了出來。

畢竟到了道尊級別以上,每增加一級修為,都是很難的事情,苦修配合機緣,才有升級的希望。百年的時間,真算不得長久。

剩下的人本身資質就很不錯,再靠著萬靈血珠輪流使用的狀況,才能保證剛好修為提升一級。

幾人中要說最輕鬆的,還就是鄭萱無疑,她的實際修為,早就夠上神祖的範圍了,如今在血煞宮,也必然是至尊期大圓滿無疑。

最後的結果,祝煜至尊後期,楊穎天尊後期,鄭萱至尊期大圓滿,武英昭天尊初期,嗜血修羅天尊初期。

以上只是幾人的基礎修為,如果配合一些秘寶和功法,也許還能提升部分等級。這樣的一群人攢在一起,只要是中級界面,到哪裡都是一個令人敬畏的存在。

百年期滿,眾人陸陸續續地破關而出,最後不出意外的,都等在了呂涼閉關處的門口。

聶青雲的修為速度,繼續讓人大跌眼鏡,妥妥的從大羅金仙期大圓滿,提升至了道尊中期,也不知道這小子到底是怎麼修的,只有其手中一閃而現的龍牙刀,似乎是唯一令人心思一動的理由。

之前聶青雲的虎頭刀,被小劍直接一刀兩斷,在血煞宮閉關前,連個趁手的兵刃都沒有了。

他是神刀之體,這輩子就被釘上了「只能用刀,還必須是寶刀」的標籤,別的法寶不是不能用,但是比起刀類法寶,實力體現上可就差得不是一星半點了。

最後,祝煜主動提出將囊中的龍牙刀給聶青雲,反正他自己用不到,而且拿著也是為了以後布陣用,倒不如給到聶青雲手中發揮最大功用。

換來的,自然是這小子痛哭流涕的感恩戴德,甚至直接立誓:刀在人在,人亡刀不斷!

當有人問祝煜這麼做的理由時,他哈哈一笑,輕聲道:「我和這小子有緣,初期見面就覺得眼熟。」

又過了半年,小胖也以一種讓人亮瞎眼的架勢熱烈回歸,因為他出現時,絕大多數人,都把他直接當成了混沌凶皇。不因為別的,就因為其已經徹底質變化的龐大身形,以及周身瀰漫著一股股暗紅的業火之光。

此時,眾人好奇的目光,倒是都凝聚在了呂涼閉關的地方,尤其是裡面經常傳來驚天動地的爆破之聲,順帶著輕微的晃動,很容易讓人生出想進去一探的好奇心。

終於,時間劃過一百二十年時,隨著某日夜裡一聲震耳欲聾的呼嘯及劍鳴聲同時出現,一道金綠相交的金光破開里三層外三層的禁制,直接把血煞宮捅了個窟窿……

然後就是恐怖的轟鳴爆破,如果不是劍符老祖等人及時趕到,重新以秘法瞬間激活了後備禁制,血煞宮估計就算不毀一半,也差不多了!

呂涼出現時,也讓眾人吃了一驚,不同於以往的意氣風發,這一次,他是破衣爛衫,鼻青臉腫,見大家第一面還沒來得及問好,就直接噴出一口老血……

「師尊!」聶青雲的反應,比衝到一半的楊穎還迅速很多,一把攙住呂涼,忍不住就驚呼起來。

「沒事,沒事,這次不過斷了幾條肋骨,神魂受了點創傷,順便被捅了十幾劍,以天玄聖藤的功效,恢復個幾日就妥了,呵呵,大家不用擔心。」呂涼若無其事的解釋,還是挺讓眾人心驚肉跳的。

乖乖,這可是聖體大成外加有天玄聖藤的妖孽,還能被打成這慘樣,而且看起來這還算輕的,天知道這一百多年,呂涼到底是怎麼修行的!

至於修為,已經無人可以看出,因為要麼是毫無氣息,要麼就是混亂至極的詭異氣息,雖然還是魔仙氣,但怎麼也掩飾不住絲絲外滲的縷縷陰氣!

「我現在應該是介於天尊初期到中期之間的修為了吧,自從陰氣入體后,好像感覺就不是那麼明顯了。」呂涼自己解釋起來,也覺得頗為無奈。

一想起這一百多年自己閉關的過程,呂涼就不自覺地出了一身冷汗!

為了提升實力,他也是下了狠心的。

重新利用化兵咒,肯定是重中之重,然後就是煉化最後兩樣五行秘寶,聖體的繼續修鍊及天魂五式,也是他必修的法門之一。

整整一百二十年,呂涼不過才祭煉出了十二個兵魂,等同於十年煉一個!

但呂涼所獲得的好處,絕對比以前祭煉一萬二千個法寶都來得實惠!

自打開始第一個兵魂祭煉,呂涼就開始了痛苦卓絕的戰鬥旅程。

選擇祭煉的兵魂,是軒轅親自幫他挑選的,起步就是一把先天靈寶級別的神槍!美其名曰:「你時間有限,這個級別的雖然難了點,但過個幾年,你還是有祭煉成功能力的。祭煉這一件,比你祭煉幾十件純陽法寶價值都大!」

於是,在軒轅的誘惑下,呂涼正式跳入了這個深不見底的巨坑之中。

第一次交手,三炷香的時間,別說祭煉了,就是想壓制這把神槍,他都做不到。雖然比當年面對同級別大斧時,表現要好了許多,但想要憑實力祭煉對方,還是有不小差距的。

祭煉方式很有意思,就是當呂涼壓制對方后,以特有的抽靈之火祭煉,原則上半個時辰內,就算徹底搞定。

沒有意外,對於連壓制都做不到呂涼來說,第一次祭煉,以失敗告終。

原本他想抓緊時間找個純陽級別的神兵再來一次,結果悲劇的發現,只要他選擇了一個之後,在祭煉成功前,無法對另外的神兵同時展開祭煉……

上賊船了!

呂涼哀嘆的同時,也只能鐵了心繼續面對神槍的繼續挑釁了!這心一鐵,就是十年。

期間,為了壓制對手,呂涼有時候不得不展開了接近於以命搏命式的殘酷戰法!缺胳膊斷腿是常事,反正有天玄聖藤,過個屁大功夫就能恢復。

最後,快十年時,呂涼拼著神魂損耗,生生的祭煉第一個兵魂成功!

此時,軒轅出現,一臉的驚嘆加佩服,說出一句令呂涼噴血的話:「哎呀!十年不到你就搞定了?奇才啊!按你當時的實力,我本來是打著五十年差不多搞定一件的速度安排的!之前怕你氣餒,也怕我損失太多的小弟,所以才沒如實相告,見諒啊!」

祭煉兵魂以外的時間,呂涼就進入虛彌神境,墊起菩提子,開始聖體的修鍊及天魂五式的推衍。

至於煉化另外兩樣五行秘寶,反倒是最為輕鬆的事情,二十年不到,五行之體大成,只差修成不滅體的功法一部,就徹底大功告成了!

呂涼修鍊的百多年,每一日都充滿著血與火的洗禮。其中有兩件被祭煉的兵魂,當時屬於半步永恆聖兵的級別,大刀闊斧地劈砍下來,實力也是極為恐怖的。

最險要的時候,呂涼的神魂都差點被打碎了,但靠著一股子捨我其誰的無畏式打法,最後取得的戰果還是值得這些付出的。

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陰兵化境他正式修到了第三層,在激發聖痕的情況下,第四層也可出現兩炷香的時間,這是呂涼壓箱底的秘術,自然是不會輕易出手的。

呂涼出關后,除了劉氏兄妹不知道為何沒按時回來,其他人倒是都齊了。

關於去幽冥大世界的人選,經過一日的討論,最終確定如下:呂涼、祝煜、鄭萱、楊穎、文鶯、武英昭、嗜血修羅、朱焱、徐慕白、小胖、聶青雲,共計十一人。

本來厲無意也是嚷嚷著要去的,但在呂涼出關的前一年,他在提升傀儡戰力的時候有些著急,導致三皇傀儡升至天尊初期時部分重要組件被破壞,直接的後果就是只能先行修復,才能讓厲無意繼續驅使。按昊天和碧火的看法,這一大修,起碼十幾年或幾十年的時間就出去了……

至於還等不等劉氏兄妹,呂涼倒是沒有猶豫的就回答「不等了!」因為此行福禍難料,呂涼和祝煜是有不得不去的理由,楊穎和文鶯是當地人,徐慕白是去找徐沖之的線索,除此之外的幾人,都是純去幫忙的。

這已經讓呂涼有些過意不去了,現在能不帶著劉氏兄妹,自然也是個令他安心一些的選擇。

就在眾人準備出發前往劍符仙宮前一日,一名翩翩紅衣少年來到血煞宮,竟然是久違了的小血蛟!此時他的修為,明顯已經達到了古獸第一階的境界。

他來這裡的目的,一是為了繼續報恩幫助呂涼,還有就是終於帶來了劉氏兄妹的消息。

原來,劉氏兄妹本身早就做好了隨呂涼前往幽冥大世界的打算,但在百年之約來臨前兩年,卻因劉家內部的一場劇變而突生變故!

(ps:老呂是18日一早去石家莊,然後哪天回來,還真不知道!斷更是必須的,只希望大家看在之前我從沒斷更的情況下,依舊能給咱的《大魔仙》投上寶貴的紅票和點擊!謝謝!) 荒古劉家之中,老祖劉天宮和家主劉元龍雙雙消失不見!

據最後看見他們的人說,此二人曾出現於荒古禁地邊緣,之後便不知所蹤。

巧合的是,劉家第三代老大,也就是八神將之一的「飛龍」劉嘉曇,於出事半年前被聖祖殿下派前往某個界面執行一項艱巨的任務,在任務完成之前,是要與外界隔絕聯繫的。

群龍無首之下,劉家內部也出現了不和諧的聲音,竟然有人傳出老祖和家主已經死於荒古禁地深處的消息!因為,劉家這倆核心人物的命牌,居然在同一天有了數道裂縫!雖然不是完全碎裂,但也說明對應的這倆人絕對也是到了生死邊緣!

與此同時,一直以來就和劉家關係不太融洽的孔家率先發難,利用一些陳年舊事向劉家索要某些秘寶。

而一直處於家族庇護下的劉氏兄妹,顯然對於這種接踵而至的突發事件缺乏應急經驗,初與孔家相對,就處在了劣勢上。

關鍵時刻,與劉家交好的韓家和方家總算是有核心人物站了出來,但孔家身後也漸漸浮現出了一直以神秘著稱的柳家及一向強勢的公孫家之人。

荒古世家這邊的局勢,隨著這些突如其來的變故,開始變得氣氛緊張起來。

劉氏兄妹目前正在全力維持劉家本身的狀況,以及他們在女媧空間的相關產業。雖然他們之上還有一些叔伯長輩,但當那些說老祖和家主已死的傳言,就是出自其中某些人之口時,兄妹倆對於他們的態度就謹慎多了。

但就算是這種危難的時候,劉嘉雯還是把本來留在身邊的小血蛟送了下來。至於血蛟母親,早在回歸女媧空間后,就沒入了荒古禁地深處,畢竟她的修為與身份如果停留在明面上太久,還是比較敏感的。

這位母親臨別之際,對於向呂涼報恩這件事,可謂是千叮嚀萬囑咐,直接要求小血蛟相隨萬年。反正荒獸一族自打出生,壽元就是以十萬記的……

呂涼聽完這一系列述說,心中本來還有些歡愉的情緒,一下子就變得凝重起來。但他目前根本就上不了女媧空間,據說只有到了天界,那裡才有前往女媧空間的通路。

可能想到了呂涼會為此揪心,小血蛟還帶來了一份劉嘉雯錄下來的影像。

畫面中,小丫頭依舊滿面笑容,磨著嚯嚯的小虎牙,握著拳頭喊道:「呆瓜!你們先去幽冥大世界吧,一定一定注意安全!如果敵人實力太強,就先躲起來或撤退吧。等姑奶奶這邊把那些跳樑小丑打發掉,自然會去幫助你們!我新修鍊的秘術,可是連至尊都有得一拼哦!」

呂涼對此,心中嘆息的同時,也微微有些發酸。好在從小血蛟的描述中,韓家和方家的全力支持,倒是不會讓兄妹倆有什麼危險。

自己就是想幫忙,也不可能現在跑到女媧空間去,乾脆還是先完成眼前的目標,再關注那邊的具體進展吧。

………………………………

就在眾人商議完畢后,楊穎站了出來,輕聲道:「既然我們決定要去幽冥大世界了,那麼,就得先了解那邊的基本情況。也許你們已經知道了,那裡是一個弱肉強食的戰鬥世界,但我要說的,是關係到大家生死存亡的重要注意事項。下面,希望我的敘述,能讓你們了解一個真實的幽冥大世界,或者,可以稱其為『血域狂都』……」

血域狂都,是對幽冥大世界地形和實力寫照的一個形象描述。

整個幽冥大世界的構造,有些類似之前呂涼經歷的文明遺迹。分為外環區、內環區、核心區。

其中外環區,俗稱「血域」,由四個部分組成。

第一部分,北部,為死亡礦區。此地是幽冥大世界唯一能開採天材地寶的區域,其內的勞力都來自於被淘汰的末位修仙者,由各大勢力派人劃定範圍,並監督這些勞力進行暗無天日的勞作。楊穎和文鶯家族的部分親眷,目前就在此地,這裡算是呂涼必去的一處地點。

之所以掛上「死亡」兩字,就是因為此地的某些古礦之中,除了大量的天材地寶外,還伴隨著無數詭異莫測的禁制與陣法,即便是道尊級別的大能,一個不注意,就可能身死其中。

第二部分,南部,為神墟。此地荒蕪一片,據說有一些生靈生存其內。目前由附近的兩個大勢力聯合把守,阻止外來者或其它勢力進入,據說還有黑暗王朝的大能在背後撐腰,所以也沒人想過去探查裡面有什麼。

第三部分,東部,為幻之森林,此地為宇宙空間內都有名的幾大禁地之一。傳說進入其內的人,很少有能再出來的,不是完全沒有,但即便如至尊的大能,也不敢打保票說一定能出來……

第四部分,西部,原本是一片普通的荒蕪之地,但隨著萬年多前一個人的出現,這裡便成為了如今所有人口中的「魔境」。這個人,就是令黑暗王朝都要皺眉的緋舞老魔!

據楊穎描述,她親眼見過,兩名天尊級別的大能進入此地后,似乎有無盡的恐怖劍氣激射而出,連一炷香的時間都沒有,這倆大能一死一重傷,只看到似乎有個模糊的人影自濃霧中出現……

這四個部分,構成了整個血域,其中北部礦區,是這裡的重中之重,基本上幽冥大世界有名的大勢力,都在此地有大能駐守。畢竟此處是本地唯一可以開採出天材地寶的場所。

內環區域,俗稱「狂都」,是幽冥大世界各大勢力的聚集地。

其內由五個國家組成,其中羅睺國、暗煞國、血冥國為人、妖、魔混合的國家。另有一處亡靈域和幽元國,分別是以鬼族和靈族為主的聚居地。

羅睺國是整體實力最強勁的國家,幽閻宮和日月神殿也坐落其中,並且只能算是中等實力偏上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