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克拇的手指並沒有如願以償的把扳機扣動,他的手腕處突然莫名的痛了一下,隨後手槍丟在了上,而剛才還在遠處的志明,現在已經站在他的面前正微笑著。

「非人類,」

克拇的腦子裡網想過這點便暈了過去,志明將克拯直接賽進一個垃圾袋裡,就像收垃圾的一樣大搖大擺的從豪宅大門處離開,然後上了外面的汽車。

抓捕克接的行動進行的很順利,整個過程不過十二分鐘而已,要不是志明還和克拇說了幾句廢話,時間會更短暫。

華夏,吳庸已經得到志明行動成功並且安全撤離的消息,得到這個,消息之後吳庸的嘴角露出了一絲怪怪的笑容,克拯抓到手了就好,下面他的計劃就可以開始執行了。

這次的事,件是不是克拇一個人乾的對於吳庸來說已經變的並不重要,有志明在,吳庸相信他會讓克拇把洛克菲勒家族都拉下水來。即使志明不行還有彩霞這個高級催眠師,只要克拇親口說出他是受到家族之人的指使,華夏就必然會和吳庸完全站在一起,共同來對付洛克菲勒家族。

有了華夏力量的加入,打壓下洛克菲勒家族的成功性將會提升很多,美國兩大家族一直都有一個平衡點,現在吳庸所要做的就是打破這個平衡點,只要這個平衡點消失,哪怕吳庸不徹底消滅洛克菲勒家族,美國也會集現動蕩」

在志明帶走克汝后不久,華夏中南海也進行了一場緊急會議,國家特別行動處的人已經從新加坡回來,證據確鑿的情況下國家必須儘快作出新的決定。

「真是一個驚天大陰謀,這些法西斯亡我華夏之心就從沒有斷過!」

國防部長重重的說道,特別行動處帶回來了新的報告,新加坡那個病毒研究所一直到現在還在研發新的變異病毒,根據克拇的那名心腹交代,只要有新的傳染性更強的病毒出現,會立即投放到華夏來,根本不管有沒有治療的棄法。

「是啊,幸好這次的事情被吳庸及早的發現,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總書-記點點頭嘆道,這些天大家也都對這種病毒的危害性有了深刻的了解,真的放任傳播的話,在過再個月,恐怕華夏各都會出現被傳染的病人,到時候爆發的就是全國性的大蘊疫,國家的損失會更大。

「好在沒有釀成大的災難後果,通過現有的證據,我們已經可以肯定這次的事情和洛克菲勒家族被逐出家族的克接有關,大家看一看,我們應該怎麼來解決這件事情!」

主席敲了品::。慢慢的說道,在座的眾位國級領導人你看看我。我刃右訃。誰都沒有第一個發言。

過了幾分鐘,主席才重重的嘆了口氣:「這次我們又欠下吳庸一個人情,不管該怎麼選擇,大家都說說自己的意見!」

吳庸的小心思瞞不過這些國家級領導人,吳庸想讓華夏和自己綁在一起對付洛克菲勒家族,這點大家都明白,不然也不會把抓捕克拇的工作讓給吳庸去做,畢竟這次的事情是吳庸先發現的,就像主席所說的那樣,國家又欠了吳庸一個大人情。

而且,這次眾位領導人的心裡也很憤怒,不管克接走出於什麼目的而這樣做,他的行為都已經觸及到了華夏的底線,現在的華夏可不是上輩子這個時候的華夏,美國已經沒有了霸主位,而華夏卻變成了世界高級強國,強國就要有強國的尊嚴,絕對不可能在委曲求全。

還有,要說洛克菲勒家族不知道克接的所為所為這些領導人根本不會相信,洛克菲勒家族在知道克接針對華夏有這麼一個大陰謀的情況下而不制止,未嘗沒有讓克拇去嘗試華夏態度的意思,這樣一來,洛克菲勒家族有沒有真正參與到其中來反而不是那麼重要了。

「嚴辦,必須嚴辦,看來是時候揚我們中華威嚴的時候了!」

國防部長表了意見,其他常委也都默默的點了點頭,以主席先開始,所有的人都舉起了胳膊,一致通過對洛克菲勒家族展開報復。

這場常委會一直開了一天一夜,大家都是簡單休息了幾個小時又繼續討論,要對付洛克菲勒家族並沒有那麼容易,國家做出的每一個行動都必須進行嚴密的計刑,保證不對國家產生重大的影響。

還有和吳庸的合作問題,在對付洛克菲勒家族的問題上必須和吳庸合作,而且還要以吳庸為主、國家輔助的形勢來和洛克菲勒家族作戰。洛克菲勒家族影響力再大,可他畢竟只是一個家族,國家直接和這樣一個家族開戰則顯得名不正言不順。

吳庸出面則不一樣,吳庸和洛克菲勒家族一樣有著同樣高的影響力,而且吳庸也算是一個家族,以家族對戰家族,在國際上不會有任何人說出什麼來,而且,這次又有洛克菲勒家族中人針對華夏的一個大陰謀證據,在道義上華夏完全站得住腳。

朗口號,吳庸帶著彩霞來到了中南海,主席和總書-記秘密接見了吳庸,三人一談又是一天一夜,離開中南海的吳庸顯得很疲憊,但是臉上卻帶有一絲興奮。

國家的選擇在吳庸的意料之內,同時也在意外之外,吳庸沒有想到國家這次居然下這麼大的絕心,要打就要把洛克菲勒全部打垮,不給他們任何翻身的機會。

對國家提出以自己為主的建議吳庸沒有任何的意見,自從見了海默先生之後吳庸每時每剪都有一種危機感。海默先生不會一直幫著自己,海默先生之所以前面幫了他兩次是因為那時候的吳庸還沒有完全成熟,還沒有強大到可以和美再兩大家族相抗衡。

吳庸其實也明白,他和美國兩大家族的矛盾很早以前便埋了下來,更是無法調和的矛盾,既然未來一定會有一個你死我活,那就不如提前利用現有的機會給予對手一個重創,對手少掉一個,對於吳庸也非常的有利。

現在就是這樣一個機會,華夏的能量吳庸很清楚,吳庸和華夏的合作絕對不是簡單的一加一等於二,配合好的話,所能爆發的能量會讓整個世界的人都驚訝。

鑰占號,志明押著克拇回到了華夏,隨後被國家特別行動處的人接走,這個克拇還有重要的作拜

隨著時間慢慢的走過,已經被成功壓制了下來,全國每天被感染的確診病人都在不斷的減少,2月占號一天全國一例新增病例都沒有出現,這讓知道內情的人都鬆了口氣。

國際衛生組織對華夏的工作也給予了充分的肯定,由於這次的事情國家的反應比較敏捷、迅速,並沒有像吳庸上輩子那樣引起很惡劣的影響,很多外國人還不知道這麼一回事華夏就已經將危難撫殺於萌芽狀態了。

時間慢慢的走過,3月號的時候華夏已經連續兩個星期沒有出現過確診病例,很多方的警戒都已經放鬆了下來,相信再過不久,在華夏也會變成一個歷史名詞。 儘管發現的很早。也採取了果斷的措施,這次的非典事件依然給華夏帶來了不小的損失,單單個城市進行觀察隔離和非典患者接觸的人就消耗了上百億人民幣,醫院對所有的非典患者都實行了免費救助,這也是一大筆開支。

除此之外,整個非典事件中確診的病例有四千多例,死亡人數兩百一十六人,這麼高的死亡率讓很多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這還只是目前死亡人數,還有很多病人處於危險期,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在這次的非典事件中,很多醫生和護士的表現可圈可點,完全當得起白衣天使這個名字,其中有十一名醫生或者護士因為傳染疾病而犧牲,他們都被授予了烈士的稱號,永遠被人民愛戴敬仰。

非洲,早在吳庸知道克坶也在非洲投放病毒的時候就通知了納爾遜和朱奇,讓他們聯合起來抗擊非典,非典在非洲的傳染比在華夏慢的多,又有強大的雇傭軍親自坐鎮,同樣也將非典的傳播納入了控制範圍。

整個非洲一共被確診了三百多例。死亡三十七人,死亡率上非洲比華夏還要高,這主要也是和他們的身體有關,不容易被傳染,但被傳染后比其他人更難治療。

時間慢慢的走過,3月15號,副主席正式被選舉為國家主席,同時副總理也接任了總理職務,國家新一代領導人正式集體接替。

過了這一天,之前讓很多人忙碌的換屆選舉算是過去了一大半,九大常委部分人員也有了改動,但同時也有一些老同志留了下來,比如吳石。

換屆選舉結束,讓吳家的很多人也都鬆了口氣,這次換屆選舉的時候吳家出的力也不少,如今副主席已經真正接位,吳家在共和國政壇的地位也變的異常穩固,可以說只要是吳家的人不叛國,就沒人能撼動他們的地位,而以他們的家世和身份叛國則是不可能的事情。

3月18號,吳家大本營書房內。

吳石,吳明,吳剛,吳興國還有吳庸都坐在裡面,忙忙碌碌的工作終於有了一些空餘的時間,吳家要總結前面的工作,並且為以後的工作做更詳細的規劃。

「一周后。興國會直接接任上海市市委書記,同時也是中央政治局委員,不出意外的話,五年之後興國會接替我的位置,以副主席的身份進入政治局常委,到時候我會像老爺子一樣,到人大當個副委員長!」

吳石首先慢慢的說道,看到主席和總理都退了下來,吳石的心裡也有很多的感觸,很快就要輪到他了,轉眼他也是一個年邁的老人,要全心全意為整個家族的後代謀取最高的利益。

「大哥,你放心,我相信你退下來之後所能起的作用比在位的時候還要厲害!」

吳明聽出了吳石的感傷,輕聲勸了一句,吳石則是微微一愣,隨即笑了起來:「二弟你說的沒錯,老爺子當年在位的時候所起的作用遠遠沒有後來退下來更為重要,而我退下來之後,我們吳家依然還有人在位,到時候所能起到的影響力將會更大!」

「大哥你這樣想就對了。興國這孩子是我們從小一起看著長大的,他的能力毋庸置疑,你就放心吧!」吳剛也笑著勸了一句。

看著吳興國,吳石突然重重的嘆了口氣,讓幾個人都有些疑惑,有種摸不著頭腦般的感覺。

「我想,經過我這五年的鋪墊,到興國上位的時候,我們吳家將會迎來真正的巔峰期,這個巔峰期最少是十年,甚至十五年。這樣的情況,是我曾經夢寐以求所想要的,可是現在我突然發現,我有些迷茫,我不知道為我們吳家爭取到這種巔峰的地位究竟是對還是錯!」

吳石慢慢的說著,說著的時候還看著每一個人,吳明,吳剛都沒有說話,兩人都理解吳石說這些話的意思。

所謂盛久必衰,吳家經過了巔峰期,肯定還要有低落期,假如下一代的人要是接不上趟的話,吳家這個低落期來的絕對不會晚,吳家一旦低落下來,所遭受的危險遠比現在穩穩發展要大的多。

「爸,我明白您的意思,您放心,在下一代人中我們一定會培養出來新的家族骨幹,像庸庸這樣的家族骨幹!」

吳興國猶豫了一下。才回答了一句,吳興國現在有兩個兒子,大兒子都已經讀大學了,可是在溫室內成長的他們根本沒有經歷過任何的挫折磨難,很難想象他們未來能不能達到吳興國這種高度。

「庸庸是老天賜給我們吳家最大的財富,他們別說能像庸庸這樣了,能有庸庸一半的能力我也滿意了!」

吳石微笑看著吳庸,輕輕的說道,說的吳庸臉色都微微有些發紅,吳石還從沒有這麼肉麻的誇過他。

「庸庸,還有個很重要的任務我們要交給你,這件事我和你二伯還有你父親的意見都已經統一了,你不得反對,反對也無效!」

吳石的臉色突然又變的嚴肅起來,吳庸驚訝的看了一眼吳剛又看著吳石點了點頭。

「昇平那孩子的思想我們也知道,當年的事對他是一次打擊,不過也過去這麼多年了,他總要成家的對嗎?你二伯還有伯母想抱孫子恐怕都已經想瘋了,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回去之後今年一定要讓昇平結婚,還有,必須生幾個男孩出來!」

吳庸獃獃的看著吳石,連吳興國在一旁也是驚訝萬分。他們都沒想到吳石這麼嚴肅說的居然這麼一件事,吳昇平必須結婚,而且還必須生個男孩出來。

而且,似乎當年吳庸所隱瞞的事情他們還是知道了,真不知道這些老人家還有什麼不知道的事情。

「你別笑,我們是認真和嚴肅的在對你說這件事!」吳庸剛想笑,就被吳石給訓了一句。

「這個任務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你必須完成,昇平的性子我們都知道,他遠在非洲我們的手夠不到那麼長,但你可以。要是明年昇平還沒有結婚,我們三個絕對饒不了你,到時候你小心點就行了!」

吳石有『威脅恐嚇』了吳庸一句,吳庸徹底傻眼了,他沒想到三位老人家對這種事居然這麼認真,已經上綱上線成為鬥爭任務了。

「庸庸,你就聽他們的話,讓昇平趕快結婚,他真的不小了!」

吳興國稍微能理解一下吳石他們做的原因,吳石三人費勁力氣,藉助多次的機會,終於把吳家推上了巔峰,吳家就是他們一輩子所奮鬥的根本,吳家下一代沒有更好的人來繼續傳承,對三人來說絕對是接受不了的打擊。

而且,吳家一旦沒人能傳承,所面臨的就將是更多的危機,昌盛那麼久的吳家在沒有了其影響力和地位之後,下場幾乎是可以預見,這樣的例子在古代就有很多。

「好,大伯您放心,我把這件事當成頭號任務來做,我會立即為昇平物色好的人選,務必讓他今年結婚!」

看著吳庸,吳石總算點了點頭,又對著一旁的吳興國說道:「我和你媽商量了一下,也和興民商量過了,準備把吳旗過繼給你,當初沒讓吳旗一起跟著興民去非洲,就是我的意思!」

這次輪到吳興國發獃了,吳旗是吳興民的兒子,吳興民現在脫離了華夏國籍,不過他的孩子並沒有脫離。吳旗也有十幾歲了,為了這孩子未來更好的發展,把他過繼在吳興國的名下確實是個不錯的主意,只要進入政界,政審就是一大關。吳家的政審絕對不用擔心,但是有個外國國籍的父親對他總有一點影響。

「二弟,同意了嗎?」

吳興國猶豫了一下,才輕聲問道,把自己的兒子過繼給別人,哪怕是自己的親哥哥,恐怕也沒有哪個人會樂意。

「他已經同意了,而且還還會繼續生孩子,你也一樣,能要的話在要一個,我們吳家目前最大的致命點就是未來的接替人太少,還有你庸庸,幾個兄弟裡面你的條件最好,趕快和瑩瑩完婚,多生幾個孩子出來!」

吳興國說著又說到了吳庸的身上來,吳庸和吳興國都苦笑一聲,他們老一輩的人對下一代人員稀少的問題已經敏感到了極點,終於爆發了出來。

「好,大伯您放心,我會儘快完婚,多生孩子!」

吳庸苦笑著點頭,他這個時候要是不答應三個老人家都會輪番來轟炸他,不過在苦笑的時候吳庸的心裡也在感動,大伯他們三個人真的是為了整個吳家而操勞了一生,吳庸已經在心裡暗暗發誓,有自己在的時候,絕對不允許吳家的地位從高壇上跌落下來,自己要用一生來保住整個吳家,這是他的根。

解決了幾位老一輩的心腹問題后,五個人又商量了其他的一些事情,工作上除了吳興國要調動之外吳明也可能調動一下,目前吳明有兩個選擇,一是進入中央當個普通副總理,二是調任到廣東當省委書記,浙江這一塊吳家要空出來讓給別人了,這是之前政治上的妥協。

(本想把換屆選舉寫的詳細一些,可後來想想還是算了,太容易被和諧了) 廣東的地位比起淅江來要高此,不討廣東內部的問題嚙」州江要多出許多,廣東就是一個小的中央,很多家族的子弟都喜歡往廣東塞,在廣東凹最容易增長,也最容易讓他們出政績。

所以,在華夏也有這麼一句話。廣東的官不好當,廣東的頭頭更難當,廣東的頭頭更像是一個保姆。管理著各式各樣的少爺黨。

歷年來,廣東的人選冉題上都是中央頭疼的事情,一般的人根本鎮不住廣東的那些少爺黨,而有實力的人很少有人願意費力氣去做這個。頭疼的工作,後來甚至要把廣東省委書記變為政治局常委,才稍微解決了這個問題。

不過吳明去廣東肯定沒有常委的身份,國家不可能讓吳家擁有兩名常委,不止吳家,任何一個家族都不可能有這樣的地位,這也是一種平衡之術。

所以,吳明從淅江調到廣東。看起來是提升不少,可實際上吳明所付出的更多,廣東會比淅江更讓吳明費神。

其實,這次吳明的調動是新主席的安排,穩定華夏,就要先穩定廣東,廣東必須要一個有威望又有能力的人來坐鎮,在華夏各個正部級高官中選擇的話,沒有人比吳家的人更合適了。

而吳家的人中,也只有吳明能夠出來,吳網要守住東北,那是吳家的根據地,主席明白即使他提出耍調出吳網來吳石也不會同意,目前吳家中人暫時沒有能接替吳剛的人。

吳興國馬上就是上海市市委書記了,這個。位置更加的重要,剩下唯一能選擇的就只剩下吳明,所以也可以說,吳明的調任就是一種政治的妥協。

吳明的事情解決之後就只剩下了吳庸的事情,吳網在東北一直都很穩定,吳網比吳石要小十歲,很長一段時間吳網都可以安穩的看守住東北這個根據地,這次的換屆選舉東北也一直很穩定,沒有出現任何的意外。

吳庸的事情其實才是吳家目前最重要也是最麻煩的事情,對付洛克菲勒家族必須要制定詳細而又周密的計劃,任何一個失誤都有可能讓吳庸自己陷入危機之中,在行動之前所有的計劃都要設定好,並且要做到精密再精密,以保證萬無一失。

五人在書房一直商討到半夜才去休息,吳石和吳明他們都給了吳庸不少有用的建議,吳庸也將這些建議全那已錄了下來,回頭交給非洲自己的智庫進行分析,將所哼哼可能出現的情況全部都分析出來。

三天之後,吳明去了廣州接任。吳興國也回了上海,吳家重新變的冷清了起來,不過這正合胡雪的心意,李曉珠已經過了預產期,胡雪早就焦急萬分了,責怪是他們在家的吵鬧才讓孩子遲遲生不下來的。

奶年3月萬號,吳家大本營。

吳庸,吳網還有吳石都焦急的站在二樓的走廊里,晚了十來天的寶寶終於要誕生了,吳家早就準備好了一切,把一間空房間改裝成了一個全套設備的生產室,北京最有經驗的婦產專家這幾天都在吳家待命,就是等著為李曉珠接生。

「牛!」

突然,房間里傳來一聲脆耳的啼哭聲,正低著頭的吳庸猛然抬起了頭,眼中還閃爍著一股激動和喜悅。吳網的臉上也滿是興奮,就是吳石也有些激動的顫抖,吳家的下一代每多出一個人吳家就會多出一個未來,而吳庸這麼重要的身份一定要有兒子,有了兒子才能更穩定。

三分鐘后,胡雪抱著一個嬰兒走出了生產室,生產室對面就是為嬰兒準備的溫室,早就有經驗豐富的保姆等在那裡,這個寶寶出生之後會立即享受到最好的嬰兒待遇。

遇見百分百男人 「讓我看看,讓我看看!」

吳網急忙把頭湊了過來,喜悅的看著被包在棉包里的嬰兒小寶寶臉上還帶著沒有擦乾的羊水,正緊閉著眼睛安靜的睡著。

吳庸也驚喜的看著自己的兒子。這個安靜睡著的小傢伙就是他的兒子。從此吳庸在這個世界上擁有了一個真正與他血脈相連的人,吳庸再也不感覺自己只是一個穿越者,他是屬於這個世界的一個完整的人。

「別看了,我要帶小寶寶進溫室去洗澡!」

胡雪輕聲說了一句,抱著嬰兒進了對面的房間,吳庸,吳網和吳石都在外面等著,他們知道這個時候他們進去也幫不了忙,還只會添亂。

「恭喜老闆喜得貴子!」

志明突然躬身說道,志明的內心中也洋溢著一股激動,吳庸有了未來,那麼吳庸的千古霸業就可以有人來繼承,整個吳

「是,是的。我有兒子了,我當爸爸了!」

吳庸突然夫叫了一聲,吳網急忙拉了吳唐一下,好在對面的房間隔音不錯,吳庸的大喊大叫沒有嚇住網出生的寶寶。

「曉珠,曉珠呢。我進去看看曉珠!」

吳庸突然愣了一下,他這才想起為自己生下兒子的最大功臣李曉珠,急忙推門進了生產室,李曉珠已經躺在一張手推床上,手上還掛著點滴。

兩名護士正要推李曉珠出去,生產室有一股很難聞的氣味。他們要將李曉珠轉移到別的房間進行休息,現在李曉珠的身體非常的虛弱。

「曉珠,謝謝你,辛苦你了!」

吳庸握著李曉珠的手,輕聲的說道,李曉殊微笑看著吳庸,臉上全是幸福的笑容,有一個深愛的老公,現在還有了一個兒子。李曉珠對目前的生活非常的滿足。

「寶寶呢?」

李曉珠輕聲問道,到現在為止她也只是看了兒子一眼,這一眼對於李曉珠來說是遠遠不夠,可以的話她現在想一直擁抱著自己的兒子。

「寶寶正在洗澡。曉珠你放心,一會我們就能見到寶寶了!」

吳庸微笑著說道,親自推著李曉珠躺著的手推床集了生產室,然後將李曉珠送進他們的卧室。

小生命的誕生讓整個吳家都陷入了喜悅之中,早在幾個月前吳庸就已經為自己的兒子起好了名字,吳康,就是這個小傢伙的名字,寓意著小傢伙在未來的成長過程中健健康康,順順利利。

吳庸有孩子的消息也很快傳到了外面,孩子出生不到一個小時,吳家的人首先打來了賀電,吳明和吳興國都打電話恭喜吳庸,吳庸在電話裡面絲毫沒有掩飾自己的興奮和得意。

隨後主席,總理也都親自給吳庸打來了祝賀電話,大院裡面發生的事情瞞不過這兩位華夏最重要的人,而且吳家這次還弄出了這麼夫的動靜。他們不可能不知道。

杜家,喬家等其他和吳家關係不錯的人也都紛紛打來了祝賀電話,一時間吳庸的電話變的異常忙碌起來,連吳網和吳石也都接到了不少的祝賀電話,那都是打不通吳庸電話的人打來的。

杜貴和趙強兩個小子正和一群少爺黨混在一起,得到這個消息之後立即趕到了吳家大別墅,兩人爭著搶著要認吳庸的兒子為乾兒子,而且兩人都說自己之前已經和吳庸打過了招呼。

最後還是吳庸將兩人分開才算結束,兩人是都說過這件事情,可吳庸並沒有同意,目前吳庸還沒打算給兒子去找乾爹。兩人再爭也沒用。

這個結果自然不會讓這兩個壞傢伙滿意,兩人都互相埋怨對方,責怪對先破壞了自己的好事,讓自己少了一個乾兒子。

吳庸把喋喋不休的兩個人趕到客廳才算安靜一些,不過志明那邊拿著的電話幾乎就沒有停過,現在不止國內的人知道了他有孩子的事情,連國外很多人也都知道了這件剛剛發生的事,搞的吳庸很是納悶,是不是有特工特意盯著他的家,不然怎麼會知道的那麼快。

這點吳庸還真冤枉了他們,吳庸本身就是個敏感人物,在之前他們也都知道吳庸的兒子即將出世,這個時候都對吳庸有很大的關注。而且,孩子的出世吳庸又沒有做任何的保密措施,一方有心一方無意,別人知道的早一點也純屬正常。

寶寶出生的三個小時內,非洲大部分國家領導人,俄羅斯總統,法國總統,英國首相等人紛紛親自打來了賀電,朱奇和納爾遜他們則都在做準備,等吳家為孩子擺宴的時候要親自到華夏來祝賀這一喜事。

而日前的主人公。那個網出生的小嬰兒已經回到了母親的身邊,洗過澡的孩子身上帶有一股特殊的清香,李曉妹微笑看著這個眼睛都不怎麼睜開的小生命,這是她和吳庸愛的結晶,是她以後永遠要保護的人。

三天之後。吳庸激動的心情總算恢復了許多,在看著這個小生命的時候吳庸的心弦有時候還會被莫名的鉤動一下。吳庸的年紀雖然並不大,可他的心理年齡卻超過同齡人近三十年。以吳庸四十來歲的心理年齡來算,他現在也可以說是老來得子,有一些激動也可以理解。

與此同時,遙遠的美國,洛克菲勒家族總部內。年邁的老族長再次將家族嫡系重要成員著急在了一起。 ※味族所有成員都靜靜的看著老族長。紋次老族長突然召線舊…的原因大家都很清楚,肯定是為了克拇的事情。

良久,老族長才輕輕嘆了口氣,慢慢的說道:「我們已經確定,克拇目前被關押在華夏北京的一個秘密監獄內,那個秘密監獄由華夏國防部直接負責,不過根據我們的消息,國防部也只是監管,並沒有對裡面人員審問的權利,審訊的權利只有他們的政治局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