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煉丹爐?」楚瀟洒一頭霧水,「我們已經有五千樽煉丹爐了,還去購買作甚?」

「難不成,我們買回來,然後再轉賣出去?」

譚雲傳音道:「別再廢話了,我購買煉丹爐自然是要用來煉丹的。」

「至於五千樽太少了,我打算再購買五千樽!」 聽后,楚瀟洒撓著頭道:「老大,您弄一萬樽煉丹爐煉丹?」

「嗯,沒錯。」譚雲笑道:「我要同時操控一萬樽煉丹爐,煉製一萬爐極品罰仙丹。」

「當然仙藥足夠的情況下。」

聞言,楚瀟洒翻了個白眼,便不再說話,在他心中打死他都不信,譚雲可以同時操控一萬樽煉丹爐來煉丹!

在接下來的半日內,譚雲帶著楚瀟洒,幾乎逛遍了坊市中關於出售煉丹爐的商鋪,這才買到了五千樽不同品階的仙器煉丹爐。

每一樽下品仙器煉丹爐的價格是一萬下品仙石、一樽中品仙器煉丹爐是三萬下品仙石、一樽上品仙器煉丹爐五萬下品仙石,而一樽極品仙器煉丹爐是十萬下品仙石。

購買這五千樽煉丹爐,譚雲花費了三百五十萬中品仙石,如今身上還剩一百五十萬中品仙石。

譚雲自信,有了這一百五十萬中品仙石,足夠自己給仙民們採集而來的礦石、仙藥支付酬勞了。

待這一百五十萬中品仙石花光之前,在譚雲看來,極品罰仙丹已經煉製出來了。

只有極品罰仙丹煉製出來,屆時,何愁沒有仙石?

只有足夠的財富,譚雲清楚期間才能,購買冰屬性、火屬性的火種!

篤定主意后,譚雲和楚瀟洒返回了四術鎮天閣。

隨後,譚雲將裝有一百五十萬中品仙石的仙戒給了楚瀟洒,叮囑道:「接下來的時間內,我會閉關修鍊。」

「你拿著仙石,負責支付帶來礦石、仙藥的仙民們酬勞。」

「待三十二種礦石、一千六百種仙藥都齊全后,你再叫我。」

「還有,清點仙藥之事,你一個人忙起來太累,你這段時間可以招聘一些夥計,來幫助你。」

楚瀟洒笑道:「好來!老大您就安心閉關便是,其他的事,您就不用操心了。」

「有我擺不平的事,我再喊您。」

譚雲滿意而笑,來到了六樓一間雅閣內,接著,祭出耳中的極品芥子時空仙殿,進入了一層大殿內閉關修鍊。

楚瀟洒辦事效率飛快,僅僅用了半日時間,便在外城中雇傭了兩名小家碧玉的少女。

兩人還是姐妹,是罰仙境三階實力。

一層仙殿內,時光飛逝,轉眼間九十年已過,而此刻外界只過去了一個半月。

在這一個半月期間,已有仙民陸陸續續的,將採集而來的仙藥、開採出的礦石,送到了四術鎮天閣。

楚瀟洒和姐妹二人,便將礦石、仙藥分類。

針對仙藥的儲存,楚瀟洒則去購買了很多器皿來擱置。

此刻,一層仙殿內,盤膝而坐的譚雲,倏然睜開了雙目,眼神中透露著難以遏制的欣喜之色!

因為他感受到,懸浮在靈池內的十一柄鴻蒙神劍,先後發生了輕微的震顫!

這儼然是神劍器靈蘇醒前的徵兆!

……

同一時間,軒轅仙城,外城苗府!

苗府佔地方圓一仙里,氣勢頗為恢宏。

「嗖!」

這時,一名年約八旬、罰仙境八階的白髮老者,從天而降,飛落在苗府外。

「管家好!」兩名苗府侍衛,面朝白髮老者畢恭畢敬道。

老者不是別人,乃是苗府管家:袁政!

袁政點了點頭,問道:「老爺在嗎?」

「在的。」其中一名侍衛恭敬道。

袁政聞言化為一道殘影進入了苗府,直達苗金成的居所:生財仙閣。

袁政進入生財仙閣后,直奔二樓,來到了苗金成的房間內,躬身道:「回稟老爺,您讓屬下調查譚雲一事有消息了。」

「快說!」苗金成自玉椅上霍然起身。

「是老爺!」袁政微微躬身道:「譚雲和城主應該沒有半點關係……」

不待袁政話罷,苗金成氣得跳了起來,「丫丫個呸的!譚雲這個小雜碎膽戲弄於我!」

此刻,苗金成想到被譚雲敲詐的五百萬中品仙石,以及被譚雲、楚瀟洒抽耳光之事,他氣得雙拳緊握,臉色要多難看便有多難看!

「老爺,您息怒,請您先聽老奴把話說完。」袁政話罷,白眉一抖,愁眉不展道:「這個譚雲,雖然和城主沒有關係,不過卻和城主的大伯軒轅上將軍有關係!」

「什麼?軒轅上將軍!」苗金成嚇得幾乎是尖叫出來的,「快說說看,到底怎麼回事?」

袁政如實道:「老爺,老奴打聽到的消息是,三個多月前,譚雲帶著楚瀟洒想要進城。」

「軒轅上將軍不同意,可譚雲以罰仙境一階實力,越級擊敗了百名仙兵后,軒轅上將軍對譚雲頗為讚賞,想讓譚雲入軍。」

「可譚雲說他對打打殺殺不感興趣,只想經商,後來軒轅上將軍,還是同意譚雲入城了。」

聞言,苗金成破口大罵道:「這狗東西,還說什麼對打打殺殺不感興趣,既然不敢興趣,那他殺了我們那麼多人,那算什麼!」

「譚雲簡直就是他娘的一個殺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隨後,苗金成怒極而笑道:「好一個譚雲,你膽子可真大,膽敢借著城主的名頭欺辱於我!」

「譚雲,我要你不得好死!」

這時,袁政憂心忡忡道:「老爺,雖說譚雲和軒轅上將軍沒什麼關係,可老奴聽說,軒轅上將軍當日,在軒轅仙城外,對譚雲可是讚許有加,我們若殺譚雲,萬一激怒了軒轅上將軍,我們可吃不了兜著走!」

話罷,袁政眼神中流露出一抹精芒,道:「老爺,老奴有一個上策,一個下策對付譚雲。」

「說。」苗金成眼神期待。

袁政面帶冷笑道:「老奴聽說,少爺現在就在內城軍中,我們可以以您重病為由,把少爺喊回苗府,然後,以少爺罰仙境十二階的實力,趁著夜色,蒙面前往四術鎮天閣滅殺譚雲,此乃下策!」

「嗯,不錯!」苗金成點頭道:「接著說。」

「是老爺。」袁政目光陰鷙道:「夏侯府的二少爺、三少爺被譚雲殺了。」

「老奴前往夏侯府和他們的管家談過了,可以等夏侯老爺、夏侯大少爺,征戰歸來后,然後我們兩府,一起滅殺譚雲,此乃上策!」

聞言,苗金成當即否決道:「不行,我一想到譚雲,就恨不得要他死!」

「夏侯老爺、夏侯大少爺,還不知猴年馬月才回來,我等不及了!」 聽后,袁政若有所思道:「老奴還有兩個上上策。」

「快說來聽聽。」苗金成顯得迫不及待。

袁政說道:「老爺,當初譚雲此子,對您義父大不敬,您可以讓您義父派人滅了他。」

「另外還有一上上策則是,譚雲竟然敢拿城主的名義招搖撞騙、狐假虎威,只要老爺想辦法,讓此事傳入城主的耳中。」

「您想想看,譚雲他就算有一百條命,都不夠被殺!」

聽后,苗金成目光讚許的看著袁政道:「好,很好!你的四個計謀都可行。」

「只是,不到最後,不可驚動城主,畢竟是我們有錯在先,是我們和譚雲挑起的事端,屆時,譚雲雖然被城主滅殺,我們恐怕也吃不了兜著走!」

「還有此事,暫時不讓我義父知道,若這點小事,我都解決不了,義父必定會對我失望!」

聞言,袁政點頭道:「還是老爺您想得周全。」

苗金成冷笑道:「譚雲啊譚雲,你一定沒想到,老夫這麼快就查清你的底細了吧!」

「我告訴你,老夫有很多種辦法,可以要了你的狗命!」

聽后,袁政詢問道:「老爺,那您的意思是,以重病為由,請少爺回家一趟解決譚雲?」

「嗯。」苗金成深吸口氣道:「唯有如此,才能儘快除掉譚雲!」

「管家,你立即動身前往內城軍營,將我重病之事告訴少爺,我相信他們仙將看在我義父的面上會同意的!」

……

二十日後,軒轅仙城內城。

一座氣勢威嚴的軍帳內,一名身穿烏黑鎧甲的將領,標槍般的站著,頗有一股頂天立地的氣勢。

從中年將領的鎧甲便能看出,此人乃是一名少將!

事實的確如此,此人名為段天德,是掌管十名千夫仙長、百名百夫仙長、萬名仙兵的少將!

他統管的十名千夫仙長中,便有苗金成的獨子:苗威!

此刻,軍帳內一名和苗金成長得有些相似、身穿盔甲的中年胖子,便是苗威。

段天德看著苗威道:「既然你父親重病卧榻不起,那本少將便同意你這次回家探親。」

「屬下多謝少將軍!」苗威目光感激道。

「嗯!」段天德神色威嚴道:「你抓緊時間回家探親,兩個月後,我們便要出征了。待你探親歸來,再隨本少將上戰場殺敵!」

「屬下遵命,屬下告退!」苗威話罷,便邁出了軍帳,然後和苗府管家袁政一起離去。

軍帳內,段天德目光讚許的看著苗威離去的背影,自言自語道:「此子殺敵勇猛,是不可多得的千夫仙長。」

「很多人以為,本少將是看著煉丹公會副會長的份上,對你讚許有加,實則不然啊!本少將是真心喜歡苗威這樣的軍人!」

離開軍營后,袁政看著心急如焚的苗威,傳音道:「少爺您別擔心,老爺沒事。」

「嗯?」苗威不解傳音道:「我父親沒事,那你為何說他重病卧榻?」

於是,袁政便將譚雲和苗金成之間發生之事,告訴了苗威。

苗威聽后,咬牙切齒道:「好一個譚雲,他是欺負我苗府無人嗎!」

「你放心,我這就回去,讓他把敲詐我苗府的仙石加倍奉還,然後再滅了他!」

……

轉眼間,又過了二十日。

苗府,生財仙閣。

月黑風高夜!

苗金成看著穿著一身夜行衣的苗威,叮囑道:「兒啊!你一定要在自身安全前提下,殺了譚雲!」

苗威冷笑道:「父親放心,以孩兒的實力,滅殺譚雲易如反掌!」

「您就等著孩兒的好消息吧!」

話罷,苗威蒙面自苗金成的房間內憑空消失……

一個時辰后,外城坊市,四術鎮天閣。

芥子時空仙殿一層大殿內,盤膝而坐的譚雲,忽然睜開了雙目,渾身瀰漫出罰仙境二階的氣息!

沒錯!

譚雲前前後後,在仙殿內閉關二百多年,此刻靈池中第二尊鴻蒙罰胎,終於凝聚成功!

意味著他邁入了罰仙境二階!

同時,令他感到喜上加喜的是,殿內時間,一百多年前,靈池中吞噬仙力的十一柄鴻蒙神劍的器靈,已經蘇醒!

「哈哈哈哈!」譚雲欣喜而笑,「金倪你們快出來讓主人看看,主人想死你們了!」

「咻咻咻——」

下一瞬,十一柄鴻蒙神劍自譚雲腦海中飛出,呈一排懸浮在他身前。

金屬性鴻蒙神劍微微震顫間,一道金色光速,自神劍內飛出,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名絕色少女。

豆蔻之年的少女,身影朦朧,著一襲金色長裙,美的令人不忍褻瀆!

飄渺的金裙少女,望著譚雲的美眸中,依稀可見有淚光閃爍。

她右手緊握,玉臂彎曲抵住胸膛,朝譚雲單膝而跪,哽咽道:「金倪叩見我主!」

「嗖嗖嗖嗖!」

旋即,又有四名貌美不可方物的朦朧少女,從木、水、火、土屬性的鴻蒙神劍內飛出。

青裙少女右手緊握抵住左胸膛,朝譚雲單膝而跪,喜極而泣道:「屬下木馨叩見我主!」

藍裙少女同樣單膝而跪,「屬下清影拜見我主!」

一襲火紅長裙的少女,單膝而跪,一雙美眸含淚盯著譚雲,「屬下火舞拜見我主!」

一身褐色長群的少女,同樣跪下,抿著朱唇,哭泣道:「屬下纖塵見過主人,主人您知道嗎?我們真的好想好想您!」

「我知道,我知道!」譚雲重重點頭時,依稀可見星眸中有淚光閃爍。

這時,風屬性鴻蒙神劍內,邁出一名透明猶如風一般的少女,單膝而跪,哭腔的動聽之音響起,「屬下風香,叩見我主!」

「屬下雷鎮,叩見我主!」 全能祕書:我的花心總裁 這時,雷屬性的鴻蒙神劍內,傳出一道粗狂的聲音,一名身材偉岸的飄渺青年,邁出了神劍,單膝而跪在譚雲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