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狗見到我們兩個,尚且不敢如此,你們,還要怎麼樣?」

就是這樣一個看起來乖乖女的女孩子,竟然認識永盛在新界的大哥直系小弟,一個瘋子般的人物,一句話,讓黃毛這些不入流的地痞無賴,都愣住了,站在那裡,步子也停了下來,不敢再走一步。

張方皺了下眉頭,眼珠一轉,說道:「喪狗雖然不在這個區,可與我,也算熟知,你打個電話,我給他這個面子,今天的事情,就算了。」

張方一個小警員,說白了就是一個帶槍的流氓,喪狗是誰,陳洪的馬仔,一個真正在新界說得上話,在整個xg,都小有一號的人物,如果這兩個人真的與其相熟,那自己,就不是面子的事了,根本不能惹。但也不能被這小丫頭的一句話,就放過他,誰知道,他是不是從哪裡聽來的一個名字,就來嚇唬自己,如果被這嚇退了,那自己,可就真的丟了大臉了。

「我不知道什麼電話,喪狗不行,陳洪如何,這附近,肯定有永盛的人,你叫來,隨便他們誰,找到這兩個人,都可以,見到我姐姐,一樣會客客氣氣的。」那女孩,猶豫了一下,搬出了更大的人物,她也不知道,這些人,到底好不好使,只是聽說,他們是真正的黑道大哥,平日見到自己身邊這位,卻永遠是一副尊敬的模樣,她知道,一切,是因為那個人的緣故。

ps:應該還會更一章。 路要一步一步走,飯要一口一口吃,修橋發包的事情已經解決了,周天浩暫時也不想那麼多了,不管怎麼說,這一次挫敗了顧長順的圖謀,下一步,一些具體的工作,操作起來,就簡單一些了。當然,周天浩沒有那麼單純,呂祥生為什麼上午打電話的時候,對工程的發包提出了異議,自己到縣裡來了,專門準備去彙報了,呂祥生卻又改變了主意,這裡面是有蹊蹺的,能夠讓呂祥生改變認識的,天星縣恐怕只有趙長河了。要說春山市市委領導幫忙打招呼,沒有這樣的可能。

回到寢室之後,周天浩掏出手機,準備給山前鄉辦公室打電話了。工程發包的事情,周天浩不準備參加,也不會要顧長順參加的,這件事情,他直接要求譚冬明負責。

剛剛掏出的手機響了。周天浩有些奇怪,他看了看號碼,居然是縣委辦公室打來的電話。接了電話,周天浩來不及給山前鄉打電話了,直接趕到了趙長河的辦公室。

陳和平也在趙長河的辦公室裡面。

看見周天浩來了,趙長河沒有啰嗦,神色嚴肅的開口了。

「小周,省市都轉下來了一些告狀信,包括縣裡也收到了,上面都有領導的批複,涉及到了山前鄉鄉長顧長順和他的弟弟顧長貴,主要還是關於山裡紅公司的事情,也有企管辦的事情,今天找你來,就是想著了解一下相關的情況的。」

趙長河剛剛說完,陳和平也開口了。

「周〖書〗記,這些告狀信,說到的情況,和以前差不多的,按說審計部門已經有了審計報告,但是,這次我們接到的。都是實名的告狀信,鑒於這樣的情況,趙〖書〗記和相關的領導商議了,已經做出來了決定,還是要繼續查一查山裡紅公司的事情,60萬元的資金,為什麼不到一年的時間,虧損的乾乾淨淨,是不是有什麼**的問題。初步的意見,是紀委負責開展全面的調查,你是山前鄉的黨委〖書〗記,所以。有些工作還是要徵求你的意見,不要因為調查的事情,影響到了山前鄉的工作。」

趙長河與陳和平說完了之後,都看著周天浩。

周天浩沒有想到,縣委這麼快就決定開始調查山裡紅公司的事情,按照他的計劃,準備在大橋開工以後,專門抽時間來考慮顧長順和顧長貴的事情。

「趙〖書〗記、陳〖書〗記,我服從縣委的決定。」

趙長河點了點頭。

「好。既然你有這樣的態度,陳〖書〗記就要安排紀委的幹部,開始專門調查山裡紅公司的事情了,開展調查工作,對山前鄉肯定是有著不小的影響,你是山前鄉的〖書〗記。希望你能夠正確對待這次的調查,一定要將工作抓好,絕不能耽誤工作。」

顧長順臉色鐵青,坐立不安,他真的沒有想到。縣委這麼快就做出來了決定,要對山裡紅公司的事情,展開再一次的調查了。而且這次的調查,是陳和平負責,以前,自己對譚冬明的所作所為,陳和平是很不滿意的,只不過自己有宋澤的支持,陳和平也是沒有多大的辦法,畢竟宋澤是管著紀委工作的縣委副〖書〗記。

這一次的情況不同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宋澤肯定是不會插手了,更不會說什麼好話了,得知了縣委決定開展調查的消息,顧長順第一時間給宋澤打電話,想不到宋澤什麼都沒有說,完全是迴避的態度。宋澤態度的改變,顧長順是能夠感受到的。他想到了顧長貴所說的事情,到了這個時候,自己是不是可以找到李卉了,落實一些材料,只要李卉承認了與宋澤之間的關係,這就是最為有力的證據,手裡捏著證據了,到時候,可以要求宋澤說話,哪怕是撕破臉皮。

顧長貴進屋的時候,看見了顧長順的臉色,他不知道是什麼事情。

「哥,發生什麼事情了,是不是大橋承包的事情啊。」

「什麼大橋承包的事情啊,你就知道錢啊,大橋承包的事情,算什麼事情啊。」

看見了顧長順發怒的樣子,顧長貴也忍不住了。

「有什麼事情就說啊,發脾氣有什麼用啊。」

「縣委決定了,對山裡紅公司的事情,重新展開調查,這一次,是縣紀委來調查,會發生什麼事情,你知道嗎?」

猛然聽到這個消息,顧長貴的臉色有些發白,山裡紅公司的事情,他當然是清楚的,那些錢到什麼地方去了,他的心裡有數。

「媽的,哥,這件事情,是不是周天浩整出來的,老子管不了那麼多了,一定要收拾周天浩,想著整死我,沒有那麼容易。」

顧長順看著顧長貴,臉色有些陰沉,竟然沒有表示反對。

「長貴,這件事情,有些突然,縣紀委的陳〖書〗記,對你我都是很有意見的,調查一定不會輕鬆,恐怕巴不得我們倒下,確實要想辦法了。」

「哥,宋澤是什麼態度,他收了我們的錢,還在山前鄉玩女人了,現在這個時候了,他難道不說話嗎,沒有那麼簡單,老子也不是那麼好惹的。」

「你說怎麼辦?」

「哼,宋澤不是和李卉那個婊子有一腿嗎,這件事情交給我,我找幾個人,專門找到李卉,她就是鐵人,老子也有本事讓她說實話,到時候,拿著這些材料,老子直接去找宋澤,看宋澤怎麼說,他要是不管,老子就把材料抖出去。」

顧長順沒有說話,顯然是在思考顧長貴說到的辦法,他和李卉之間,有好長時間了,還是有些感情的,顧長貴動手,會怎麼辦,他是知道的,只怕到時候,李卉說不定會跳進河裡去,事情真的鬧到了那一步,就無法回頭了。

「哥,你快拿主意啊,這都什麼時候了。」

顧長順在屋裡走了幾步在,終於停下來了。

「李卉的事情,你不要插手,我來辦,拿到材料之後,你直接去找宋澤,明確提出來要求,至於說周天浩那裡,慢慢想辦法,現在的關鍵任務,是要求宋澤出面,只要宋澤出面了,應付過去了山裡紅公司的事情,一切都好說。」

顧長貴氣鼓鼓的,顯然是不服氣,不過顧長順這樣安排了,他也不好多說什麼。

「好了,你現在去叫李卉,到家裡來,就說我找她有緊急的事情,你親自去,不要讓其他人知道了。」

李卉很少到顧長順的家裡去,她有些看不慣顧長貴,顧長貴到鄉里上班以後,看著她的眼神,有些色迷迷的,顧長貴的心思,李卉當然知道,不過,李卉肯定是瞧不起顧長貴的。

顧長順在家裡等著,神色很是陰沉,看見這樣的情形,李卉有些害怕,她從來沒有看見過顧長順這樣的表情,每次和她在一起的時候,顧長順的臉上,表情總是親切的。

「顧鄉長,您有什麼事情嗎?」

「李卉,今天找你來,有很重要的事情,你一定要如實的說出來,不然後果很嚴重的。」

「顧、顧鄉長,什麼事情啊?」

「就是關於你和宋澤副〖書〗記之間的事情,你要老老實實說出來,我給你準備好了紙和筆,你要是覺得不好意思說,寫出來也可以。」

李卉的眼神透露出來驚駭和恐懼。

「顧、顧鄉長,這樣的事情,我怎麼敢說啊,宋〖書〗記是縣委的領導,要是他對我做什麼了,我就完了,我不敢說啊。」

「好了,你不要有什麼顧慮,儘管說出來,或者是寫出來,你放心,不會有什麼事情的,一切都有我來做主的。」

李卉雖然頭腦簡單,但基本的事情還是知道的,顧長順最近在鄉里的威望急劇的降低,已經不能夠和周天浩抗衡了,現在,要求自己寫出來或者說出來與宋澤之間的關係,絕不是什麼好事情,弄得不好,自己可能搭進去了。

「顧鄉長,我不敢說,真的不敢說的。。。」

李卉還沒有說完,外面的顧長貴就闖進來了。

「李卉,老子告訴你,剛才我已經給哥說了,我來問你情況的,要不是哥阻止,老子早就直接找你了,現在給你好好說,你他媽的不說不寫,一會我來,你就沒有那麼舒服了,老子的手段,你是知道的,哪一天你在集鎮上,被人當作婊子,脫光了衣服,你可不要怪老子不知道憐香惜玉。。。」

李卉的身體開始發抖,顧長貴和馬三富在山前鄉做的事情,李卉是知道一些的,顧長貴本來就是混混,什麼事情做不出來,自己一個弱女人,遭遇了這樣的情況,能夠有什麼好的辦法啊,說不定哪一天,真的在集鎮上遭遇羞辱了,就只能夠去跳河了,自己畢竟還沒有結婚啊。

「李卉,你還是寫出來吧,我已經說過了,沒有多大的事情的,宋澤不會怎麼樣的,他是縣委領導,需要愛惜自己的名聲。」

聽見顧長順也這麼說,李卉知道,自己必須要說出來,或者是寫出來了,否則,自己很快就會被羞辱的,她含著眼淚點頭了,內心裏面,顧長順的形象也轟然倒地了。

歡迎您訪問uc中文網,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註冊為本站會員 「你是在嚇我嗎?」不提陳洪,張方還不會懷疑,能夠接觸到陳洪的女孩,這個類型的,不是富家千金,就是權歸之女,這些人,碰到今天的事情,根本不會找陳洪解決,自己也不是黃毛那種地痞無賴,要靠道上的人物來嚇唬自己,隨隨便便一個電話,有的是人,能夠說得上話,所以,張方斷定,這個女孩,是在嚇唬自己。

那女孩還想說些什麼,被身邊帶著大大的帽子的女人,拉了拉衣角,指了指身後,那靠在牆角,一副看戲表情的小軍,正舉著酒瓶,像自己示意了一下。

笑容,在這個女孩的臉上綻放,真沒有想到,他在這裡。

「你是警察吧,是在值勤還是已經下班了,值勤喝酒?下班了拿槍嚇唬人?」那女孩,正是林青霞的助理小依,那個帶著帽子的女人,不用說,小軍第一眼看到她,就已經認出了她,本來想看一會戲,看來,現在,不出面已經不行了。

張方愣了一下,這個時候,還出來一個英雄救美的?酒精,在最初一巴掌和街道上的追逐中,消散了許多,可重新進入到這種嘈雜,空氣流通差一些的地方,那本就不是從身體完全消散的眩暈感覺,酒精麻醉的感覺,再次出現。突然從熱到涼,有可能清醒一些,可一旦從冷到熱,不吐,都是輕的,是最容易大醉的。

此時的張方等人,就是這種狀況,尤其看到女孩臉上那胸有成竹的笑容,和這個開口說話小白臉臉上那讓人感覺到討厭的笑容,張方猛的眨了眨眼睛,晃了晃頭,摟著衣服,把槍拿出來,點指著小軍說道:「你是幹什麼的,這裡。呃么時候,允許你說話了。」

黃毛等人看到張方語氣不善,也紛紛叫囂著或是指指點點,或是舉著酒瓶吆五喝六,整個酒吧中,除了那女老闆和酒吧的員工之外。已經沒有了人,場面,有些混亂。

無趣,看著對方醉醺醺的模樣,小軍,根本沒有與他們糾纏的意思,與雜魚鬥氣,太有**份,就連拌豬地樂趣。都沒有,他們,是老虎嗎?

轉身。坐到了林青霞和小依的身邊,那邊,左一已經站起身,擋到了三人的前面。

「不需要動用武力嗎?他們不是要見見那個什麼喪狗,什麼洪嗎,這個時間,正是他們瘋狂的時間,都不能睡,給強哥打電話。把他們,都弄過來。」小軍留給了左一處理方式,不然,依照左一的性格,可能直接把這些小卒子直接扔出酒吧外面去。

左一走到張方的面前,即便是左一在一副平凡地模樣,可那從身體內處,散發出來的氣質,作為警員。在不濟在醉,那眼光,那常年與犯罪分子打交道的經驗,還是讓他看出,這個男人,比那個男人要強。(這還是左一故意散發出來的一點點煞氣,才讓他感覺到強悍)

「如果信。就趕緊滾蛋。不然。晚了。就不會有這個機會。讓你們安然離去了。」左一不屑地說道。這些小雜魚。真地連動手地**。都沒有。

「放屁。你他媽地是誰啊。老子子開了你地瓢。」

「你大爺地。跟我們張哥這麼說話。老子花了你!」

黃毛和他地一干弟兄們。 從荒野求生到全球巨星 舉著酒瓶。拿著小刀。在張方地身後叫囂著。說著話就要衝上去。

張方沒有說話。他也想試一試。這個人。到底是誰?憑什麼說話這麼硬氣。自己不動。即便這人真地是有身份地人。那自己也可以摘得出來。

「嘭!」「啪!」

一個舉著酒瓶衝上來的混混,被左一一掌,把酒瓶推回去,砸在了混混的腦袋上,崩得粉碎,滿臉的鮮血,這個混混,倒在地上。

一個舉著小刀的地痞,被左一一腳,踹的遠遠的,撞了幾個桌子后,才停了下來。

黃毛站在後面,看到這前面的情形,馬上站住了身軀,這樣地強人,一腳能把人踹得那麼遠,怎麼可能是自己這種小混混能對付的。「唰唰唰!」張方身邊三四個警員,也都把槍掏了出來,對準了左一。

「等一下!」張方擺手阻止了身邊的人,能夠無恥的混了十幾年,一點圓滑世故都不懂,一點眼光沒有,怎麼能夠昏倒現在。

「如果不怕,不服,不忿,等著。」左一走到那打扮妖媚的老闆娘面前,示意電話,老闆娘指了指吧台。

「給我找一下項強,我是左少身邊的左一,左少在這邊,遇到了事件說了一下。

掛斷電話,還是站在那個位置,臉上也依然還是那個表情,只不過,就是這樣,讓張方等人的心,更加的沒底。

「你們怎麼跑這裡來了,還有那個,是怎麼回事?」小軍坐下來之後,指了指那邊地張方,問道。

林青霞指了指小依,低聲笑道:「還不是這丫頭,長大了,漂亮了,也招風了。」

小依憋著嘴,一臉不高興的對著林青霞做了個鬼臉,然後對著小軍,帶著一絲嬌蠻的語氣,與左少熟悉了,自然而然,會被他感染,與他在一起的時候,會恢複本性。

「才不是了,左少,是這樣的,最近霞姐剛剛清閑下來,這不,晚上沒事了,出來吃宵夜,結果,碰上了這些人,他們們說了很多難聽的話,還動手動腳的,我就打了那個帶頭的什麼張sir一個耳光,結果,就是現在這個樣子,幸好碰到左少,嘻嘻,要不然,還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對了,左少。他們剛才還說霞姐長得像明顯林青霞呢,接著又說了林青霞地壞話,說了好幾句難聽地話,其中,就有針對你的哦。什麼霞姐是傍上了富家大少,又什麼第三者。才有了這樣地地位,還有

林青霞一把捂住了小依的嘴,不讓她繼續說,下面地話,更加不適合。

小依不住的搖著頭,林青霞才鬆開手。

「我也是為了這個才打他的哦!」

幾人談笑風生的模樣和左一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都讓張方的心,更加地沒底,那些人。也有了要退的意思,別因為一頓飯,真的得罪什麼不該得罪的人。

「要走嗎?不看看了嗎?別真的以為。我是在騙你。」一直與兩女聊在一處的小軍,突然轉過頭,對著一臉猶豫的張方說道。

頭腦一熱,酒精一衝,還在黃毛等人和幾個同僚的關注下,這個面,不能栽。

「好,我就看看,你今天能找來誰。不然,我一定以襲警的罪名,把這個女人,帶回警局。」已經架上了那個位置,不表示些,已經不行了。

小軍笑著舉起酒瓶,對著張方,比了一下,等著吧。

過了一會。還沒有任何地人來到,本來就已經喝多的張方等人,腦袋更加的眩暈,如果不是常年混跡酒場,早就嘔吐了。張方已經失去了耐心,對著身邊地人一揮手,一擁而上,手裡拿著槍,比著左一這個危險人物。其他的人。向著小軍和林青霞、小依走過來。

「你所謂的陳老大,什麼時候來。我已經失去信心了,襲警,另外我現在懷疑你們身上藏有毒品,要對你們進行搜查,這兩個女孩,我懷疑是從事不正當服務的人員,現在,也要帶回警局進行調查。」張方一把身上的手銬拿出來,往桌子上一扔,示意身後的黃毛等人,動手銬人。

幾個警員,看到張方開始發威,也都叫囂著,對著小軍幾人準備動手。

一陣劇烈的腳步聲,在這個時候,從酒吧的門口響起,緊接著,這邊張方等人還沒等動手,一批穿著黑西服的壯碩男人還有一大批穿著打扮古惑仔地紋身男,夾雜在這些黑西服男子中間,一起沖了進來,瞬間,就把酒吧中的地方堵滿。

項強,在人群分開的通道中,走了進來,他的身邊,跟著陳洪,皺著眉看了一眼幾個舉著槍的警員,又看了一眼坐在那裡的小軍,比了個手勢。

陳洪冷哼了一聲,跋扈的說道:「哪裡來的死條子,幾把破槍在這顯擺什麼,都給我下了。」

幾個紋著胳膊、胸口、後背、腦袋上都是分別紋著各式各樣的紋身地男人,這些純粹的古惑仔,是最痛恨警察的,現在,有大哥給撐腰,這樣的機會,怎麼能讓給那些穿著西裝的打手們呢。

故意的給上一腳,打上一拳,把槍給下了,張方別人不認識,可這地區的永盛頭目暴龍,他卻認識,不同於別的地區大哥,暴龍永遠都是那麼一副小混混的打扮,穿著一件背心,右臂和肩膀上,紋著一條霸王龍,脾氣暴躁,不講道理,意氣用事,除了項家兄弟之外,根本沒有人,能夠降伏他,打架鬥毆,打警察,稀鬆平常事情而已,進出警局地次數,在所有大哥當中,也是排在第一位地,根本對於身份,一點都不在意,也不像陳洪等人這樣,如果不是認識的,基本看不出來身份,跟公司地中層幹部一樣,他是最傳統的古惑仔,崇尚意氣,崇尚用武力解決問題。

今天晚上一聽到自己的地盤上,竟然有警員和小混混為難老大的朋友,這在暴龍看來,是一種恥辱,憤怒,已經達到了臨界點,而當到了這裡,看到竟然是張方這個老油皮在這裡,憤怒的他,不等項強發話,上去就是一腳,把張方踹到了一邊,緊接著,揮舞著拳頭,幾個警員,黃毛等小混混,都被打翻在地。

「我靠你們老母,知道自己得罪什麼人了嗎?罩子不放亮點,給老子丟臉,來人,都給我綁起來,直接扔海里喂鯊魚!」暴龍一腳踩在黃毛的肩膀上,對著四周自己的小弟大聲的吩咐道。

「暴龍,這裡,還輪不到你做主!」項強都沒有正眼看一看被打翻在地的張方等人,只是低聲的呵斥了暴龍一句,不過那語氣中,卻沒有呵斥,不管什麼原因,得罪了左少,打死不為過。

「左少!」走到小軍的桌邊,項強並沒有真如小軍稱呼他為強哥一般,自大起來,永遠都保持著,該有的尊重。

小軍指了指身邊的座位,笑著給他解釋道:「呵呵,這幾位警官,不知道為何,想要告她們兩個襲警,還說我們身上藏毒,說她們兩個從事不正當服務行業,沒辦法,她們,已經把什麼喪狗啦,陳洪啦,都搬了出來,警官不相信嗎?只好麻煩你,大半夜的,出來跑一趟了。」

指了指身邊的林青霞和小依,看到周圍的情況,林青霞把帽子摘了下來。

「啊!林小姐,是您!」站在一邊的陳洪,失聲叫了一句,也知道她們為什麼提到自己了,這幾次林青霞拍戲,很多場景,都在新界取景,自然而然,與陳洪這個當地的大哥,接觸的多了一些,而陳洪,給予林青霞的照顧,也比較多。

「項先生,您好!洪哥,我不知道你的電話號碼,幸好碰到了小軍,不然上被幾個人壓著的張方,那意思很明顯,我提你了,他們不相信,如果不是碰到小軍,那事情,就照著不確定的方向發展了。

「誤會,誤會,不知道這位小姐是林小姐,也不知道陳大哥真的認識兩位小姐,誤會,真的是誤會,我們喝多了,多有得罪,多有得罪,一切,都是誤會,是我們搞錯了!」張方已經傻眼了,項老大,陳洪,暴龍,永盛的大哥們,都來了,也知道,對方沒有撒謊,自己,是真的踢倒鐵板了。

項強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小軍,這種事情,可以處理的方式有很多,就看左少想要怎麼做了。

「呵呵,小事情,什麼襲警,什麼藏毒,什麼從事不正當服務,這些,既然這位警官說是誤會,可誤會,總有誤會的代價吧!」小軍輕描淡寫的說道。 顧長順和顧長貴同時到了縣城。

出頭的事情,雖然是顧長貴去做,但顧長順也知道,宋澤是明白人,一定是清楚的。走出來了這一步,顧長順和宋澤之間,就徹底翻臉了,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如果說任憑陳和平調查山裡紅公司的事情,顧長順知道,自己很有可能下半輩子,不僅僅是掉工作的事情,很有可能進牢房,到了生死攸關的時候,還管那麼多幹什麼,只要度過了這一關,後面繼續來想辦法,大不了學現在的有些幹部,下海去,保留級別,不擔任山前鄉鄉長了。

顧長順到了縣城的單元房,心情很是緊張,他沒有到顧長貴的家裡去,那個地方,是顧長順最為惱火的地方,一切的事情,都是這棟房屋引起來的。顧長貴已經回家去準備了,這樣的事情,不能夠拖延,材料是李卉親自寫出來的,而且還按上了手印,千真萬確。顧長順知道,縣紀委成立調查組,還要一段時間,在這段時間內,宋澤如果能夠出手,直接打招呼,一定會產生非同一般的效果,就算是不能夠阻止調查,也可以讓調查組的成員明白很多事情的,如今這世道,就是如此,大家都生活在現實社會裡面,知道上面的領導關注這樣的事情了,誰會拚命調查啊,相互之間無冤無仇的。

顧長順感覺到心裡有一股邪火,他直接給孫明菊打電話了,告訴孫明菊,自己到縣裡來了,想著看看孫明菊。

最近一段時間,因為心裡想著事情,顧長順很少和李卉在一起了,要求李卉寫材料了,顧長順知道,自己和李卉之間的那根弦。已經斷了,從李卉的眼神,顧長順已經看出來了,事到如今,顧不上這些了,女人重要還是前途重要,顧長順自然能夠分清楚。

孫明菊很快到了,顧長順在縣裡購買的單元房,知道的人不多。孫明菊算是一個。到縣婦聯工作,沒有多少的工作任務,這種安排,是符合孫明菊的特點的。每天上班和同事閑聊,議論一些縣裡的事情,包括一些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家長里短的,下班之後,回到單位安排的單元房裡面去。孫明菊的運氣算是不錯的,到婦聯工作了,趕上了縣委辦公室開始房改,她居然分到了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屋。東拼西湊,借了一些錢,上繳了購房款。

因為這些事情,孫明菊非常感謝顧長順,她覺得,這一切。都是顧長順幫忙她給辦好的,如果繼續在山前鄉工作,不可能享受到這些待遇,更不可能有這麼輕鬆。孫明菊的年紀已經不小了,在山前鄉擔任了一段時間的鄉黨委副〖書〗記。最終發現,女人當官,不是很好的選擇。安穩過日子才是最佳選擇,在縣裡工作,能夠平靜的過日子,孫明菊滿足了。唯一惱火的是男人,自家的男人是典型的農民,不大可能跟著到縣城來的,否則自己一個人的工資,難以維持生活的。

人逢喜事精神爽,如今的孫明菊,臉色紅潤,開始展現出來了女人的些許魅力了,與在山前鄉的時候,有著很大的不同了。

進入到顧長順的單元房裡面,孫明菊還沒有來得及和顧長順說上什麼話,顧長順的手就伸進了她的胸前和褲子裡面,孫明菊同樣有需求,兩人很快糾纏到了一起。。。

這一次,顧長順特別的厲害,甚至帶著意思蹂躪的意思,孫明菊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事畢,孫明菊也覺得有些奇怪,她和顧長順在一起的次數多了,感覺到這一次,顧長順似乎是在發泄著什麼。

「老顧,你這是怎麼了,有什麼心思嗎?」

發泄完畢的顧長順,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空虛,或許,眼前的一切,在不久的將來,都將成為過眼煙雲。看見孫明菊這樣問,顧長順的內心,升騰起來了一種柔情。

「沒有什麼事情,你在婦聯工作,看樣子還是很不錯的,對了,聽說你買房子的時候,借了不少錢,為什麼沒有來找我啊。」

顧長順赤條條的從床上下來了,走到了柜子前面,打開了柜子,拿出來了一疊錢,遞給了孫明菊。

「這些錢,你拿去,總是能夠解決一些問題的。」

「老顧,你留著吧,我借的錢不多,慢慢來還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