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同時洛天也是睜開了雙,兩道神光在洛天的眼中流轉,看到了等候洛天的古千雪眾人。

「若是將這印法施展在我的身上,以為我的實力,足以滅殺仙王初期!」「難怪當初陳天心說,這是為補天仙王準備的大禮,不過這是一種自殺的方法,一但將天魔解體施展完成,施展者也會形神俱滅,若是施展不完,或許能夠提升施展的實力,只不過還需要我親身測試!」洛

天心中自語,終於通透了許多。

「恭喜洛兄,實力又有精進啊!」周志文等人開口,眼中露出羨慕之色。

「各位,還要繼續參悟么?」洛天臉上露出笑意,沖著周志文等人開口,心中暗嘆這次幻魔嶺之行收穫頗大。

「不用了,我們已經將對我們有益的東西通通記下!」周志文幾人搖頭。

「那就請戒渡大師,將此幻魔石封印吧!」洛天輕笑一聲,沖著戒渡開口。

「分內之事!」戒渡對於這樣的事情還是很願意乾的,手中捏印,一道道光印從戒渡的手中飛出,烙印在了幻魔石上,一道道金紋流轉在幻魔石上。

洛天還有些不放心,又施展了百鬼封印,封印了一遍,隨後取出一根黑色的鏈子,將幻魔石綁起來,遞到了古千雪的身前:「當個項鏈倒不錯。」

「這……」古千雪臉色有些為難,他知道這塊幻魔石的珍貴,她沒想到僅僅只是自己的一句喜歡,洛天便是拚命的將幻魔石拿到手。

「收著吧,也不枉洛兄一片心意,古姑娘真是好福氣啊!」周志文此時已經看出了洛天和古千雪兩人,連忙開口,給古千雪一個台階下。

「謝謝了!」古千雪輕聲開口,將幻魔石做成的項鏈接了過來,掛在了脖子上,黑色的幻魔石順著古千雪的衣服,落在了胸前,一想到洛天剛才用手抓過,古千雪的臉上便是有些紅暈。

「好了,洛兄,我們是不是可以啟程了?」周志文沖著洛天開口,眼下洛天實力是他們中最強的,還沒進入到心魔老人的洞府,就遇到了如此多的坎坷,若是進入到真正的洞府,說不定還會遇到什麼危險。

「可以了!」洛天點了點頭,目光看向大殿的上空,只要衝出大殿,那麼就可以從這裡出去了。

洛天一馬當先,飛身而起,朝著大殿的上空飛去,其他人緊隨在洛天的身後。

看似只有幾百丈的距離,但是眾人卻感覺飛了幾千丈,來到了大殿只能供兩人同時出去的出口。

「走……」洛天沒有絲毫的猶豫,衝出了漆黑洞口,瞬間站到了地面之上,其他人也是站到了洛天的身旁。一竄出去,眾人便是看到了一座座院落,而院落之中,一道道身影,站滿了洛天等人的視線,黑色的魔氣在這些人的身上環繞,洛天等人一出現,便是微微一驚。 就在他們離開不到一個小時后。

整個BJ市內,響徹著震耳欲聾的警笛,警報長鳴聲,各大小軍區的部隊,警察部隊全部出動,急奔向事發地點,南門電信大樓。

好傢夥!真的出大事了!

那些馬司令的造反派部隊,反抗力度是相當的頑強,攻擊的軍隊可是是BJ軍區的直屬衛戎部隊,在付出了數百戰士的負傷情況下,才向前推進了100多米。

而大樓的火力,實在是太強悍了,除非把大樓給直接一鍋端了。

但是,大樓是國家財產啊!沒有中央軍委的命令,那是不可能炸樓的,所以,只能是雙方火力對峙著。

還有個不傷人員的辦法,那就是等對方的子彈打光。

樓內的幾個造反派副司令,也都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馬司令一去不返,他們又被包圍了,很明顯這所謂的援軍,相當的厲害。

因為他們已經死傷了近上千人了,而且他們的彈藥,已經快告竭了,最多堅持一個多小時已經是頂了天了。

「裡面的人聽著!….裡面的人聽著!….我們是…..華夏XX師野戰XX軍!不要做負隅反抗之舉!….馬上停火投降!…馬上停火投降!….」

終於有喇叭了!外面巨大的高音喇叭,嚴厲的聲音,讓所有在大樓瘋狂的造反派們,口瞪目呆!腦子一片迷糊!我們難道一直在跟軍隊在打仗嗎?

….軍隊啊!我的天啊!….我明白了!我們都被馬司令騙了啊!…

…幾個京城紅雲造反派的副司令,這下全明白了。

心裡對馬青松那個恨啊!NND!他早就知道了,所以帶著人跑了!我們冤啊!現在還能怎麼樣?投降吧!………

凌晨,五點。中南海,紫光閣。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敲響了主席的房間的房門。

「什麼事?…..進來吧!….」

房內傳來主席那帶著特色鄉音的聲音,接著就是一陣穿衣,咳嗽,拖鞋在地板上走動的聲音。

門開了,主席的機要秘書陳光中,臉色帶著沉重焦急的神色,手裡拿著幾張便簽紙,大步走了進來。

「咳咳…是緊急的事情嗎?」

主席高大的身影,站在書桌邊,習慣性的拿了根煙,劃了根火柴,點上,回身看了眼一臉異樣神色的陳光中,皺著眉頭問了句。

「報告主席!是的!…您看!….」

陳光中眼睛飄忽了下,把手中的便簽紙,遞到了主席手中。

「啪!…亂彈琴!….這些人…到底想幹什麼?!….亂七八糟!!!」

主席蒼老的面容,開始變得疑重,接著勃然大怒,大手猛地一拍桌面,身子都被氣得發抖,拿著便簽紙的手開始顫抖,喘息也變粗了。

「馬上通知!總理,副總理…江X…王XX…姚XX…來中南海二號會議室! 劍皇至尊 …….」

主席緩緩的在椅子上坐了下來,臉色異常的嚴肅得發青,接著對秘書陳光中說了一串名字后,重重的吐了口氣,眼神飄忽的遊離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不知道過了多久,機要秘書陳光中再次進來說,人都到齊了,主席這才站起來,開始穿外衣,陳光中在邊上幫忙。

中南海,二號會議室,煙霧繚繞,圓形的會議室內,坐滿了人,沒人說話,一片寂靜。

只有抽煙滋滋的呼吸聲和翻動紙張的的聲音,氣氛沉悶至極。

「咔吧!」一聲清脆的開門響聲,打破了室內的寂靜。

主席那高大的挺拔的身影,出現在會議室的門口。

裡面所有的人,全都站了起來,都看著門口。

主席面無表情,旁人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麼,難猜帝王心啊!

主席走到主位坐下,秘書陳光中給他倒上茶後走開。

主席端起茶,喝了幾口,放下,從口袋裡掏出煙,從裡面掏出一根,放到嘴上,劃了根火柴點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緩緩吐了出來。

「….誰能來說下!是怎麼一回事啊?…..這是搞什麼末子東西啊?!….」

帶著濃厚鄉音的語氣,掃視了下在座人的表情,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緩緩的說。

會議室的壓抑氣氛更加濃厚了,誰敢說話啊!大家估計還有一個人能說話的,那就是總理。

「…既然大家都不說,那我就來說吧!…事情是這樣的,昨夜9時許,京城紅雲造反派司令部突然召集4000多人,手拿武器,攻打南門電信大樓,而電信大樓已被另一夥造反派鬧天宮兵團佔領!雙方發生火拚!…

…雙方激戰一個多小時后,京城紅雲造反司令部獲得勝利,佔領了電信大樓,鬧天宮造反派司令王大功,被當場擊斃,及死傷五百多人….其後,京城軍區派出衛戎XX團進行武裝增壓!結果,衛戎部剛到就遭到京城紅雲造反派的火力攻擊!…

…戰鬥一直持續到凌晨4點,才以京城紅雲造反派投降而結束!…戰鬥中,造反派方死傷達1000多人,而衛戎部則傷了200多名戰士,期間,雙方動用了火箭筒,機關槍,衝鋒槍,手榴彈等強力攻擊性武器,而京城紅雲造反派司令和他幾個手下已經不見蹤影…..

…據京城紅雲造反派的幾個副司令交代,司令馬青松是跟一個叫首長的十幾歲的少年走的!…之後再無蹤影……..」

總理坐在主席的右邊下手方,在哪裡緩緩的讀著手裡報告,說完,看了眼一臉陰沉的主席,不再說了。

坐在總理身邊的副主席鄧XX,聽到那句十幾歲的少年時,心裡咯噔了一下,駱林的那張帶著狡黠笑臉,就瞬間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不會這麼巧吧?嘶…十幾歲的少年?首長?鄧XX也陷入了沉思中。

「主席! 雪豹冷情:老婆,你敢改嫁? 這是陰謀!對無限正確的文化大革命的陰謀!….」

一臉激憤狀的江X突然出言打破了會議室的沉寂。

「閉嘴!!!…..」

抽著煙的主席,看都沒看江X,突然低吼一聲。

江X像一隻叫得正歡的母雞,突然被捏住了脖子一樣,瞬間就不敢做聲了,臉上紅了又白了,低著頭不吱聲了 黑色的身軀,滾滾的魔氣,黑色的雙眼露出無盡的瘋狂,站滿在院落之中,顯然是失去了神智的樣子。

而且每道身影的氣勢都是驚人無比,足足九千九百九十九道,最差的是真仙初期,更有三名半步仙王的身影站在魔影的最深處。

「這是心魔老人的幻魔兵!被心魔老人控制為其征戰的幻魔兵,曾經這幻魔兵便是滅掉了一個又一個宗門!」周志文驚聲開口,看向那一道道魔影,身軀爆退。周志文驚呼間,一道道身影便是朝著洛天等人沖了過來,人一上千,徹底連天,三千多人飛速的朝著洛天等人衝來,同時還有三千多人手中不斷的捏印,一道道恐怖的武技在三千人多手中凝聚,緩緩升空

,毀天滅地的氣息頓時席捲起來。

轉眼間如同洪水一般黑色魔兵便是衝到了洛天等人的身前,因為幾人已經沒有退路。

「嗡……」一隻黑色的拳頭,朝著洛天的狠狠的砸了過來,洛天同樣抬拳,朝著那道黑色的身影轟去。

「嘭……」一名真仙初期的魔兵直接被洛天一拳轟碎,不過根本無濟於事,又有數道攻擊朝著洛天轟殺。

「大家聚在一起,千萬別走散!」洛天伸手一點,一條黑色的魔紋將洛天和古千雪纏繞在一起。

嘭嘭嘭……

陣陣的碰撞之音瞬間升起,洛天幾人被三千多魔兵包圍著,不斷的廝殺,幾人不敢走散,因為一但走散,結果很可能會身死。

「這是在守護洞府么?」洛天心中疑惑,龍淵不斷出手,瘋狂的斬殺著那些幻魔兵。

「這是擅長肉身的幻魔兵!」眾人廝殺了一陣,瞬間感覺到了這些幻魔兵的棘手,通體黝黑,眾人都是天才真仙巔峰的實力,但是縱然是他們想要滅殺一隻真仙中期的幻魔兵也要出手兩次才可以。

「轟隆隆……」

就在眾人廝殺間,那三千多凝聚武技的魔兵,終於發動了攻勢,一道道毀天滅的武技讓蒼穹變色,朝著洛天等人轟殺而來。

「大家一起!」洛天看著那毀天滅地的波動,臉色狂變,他在那一道道的武技之上感覺到了強大的危機。

洛天率先出手,一道黑色的結界配合著天人道法將眾人包裹起來,其他人也是紛紛出手,足足六層結界瞬間升起。

「嘭……」就在眾人的結界剛剛撐起,一道道恐怖的武技便是轟然降臨砸在了最外層洛天的結界之上。

轟鳴不斷,每次轟鳴,便是讓洛天的臉色蒼白一分,足足席捲了百息,那些武技還有大半沒有落下,而洛天那配合著天人道法使出的結界也是轟然碎裂,讓洛天口中噴血。

「該死!」第二道結界是周志文布出,武技降臨的瞬間,周志文便是感覺到了那些武技的強悍,臉色瞬間蒼白起來,開始支撐著結界。

不過,也僅僅不到三十息,周志文便是大口吐血,結界也是隨之碎裂。

「怎麼辦!」尹修大聲開口,開始抵擋起那一道道武技來,更可怕的是,那些擅長肉身的魔兵,也是開始瘋狂的朝著眾人的結界撞了下來。

十幾息后,尹修的結界也是碎裂,布了洛天和周志文的後塵。

「得想想辦法啊!」洛天目光看向那朝著他們衝來的魔兵,剛才的一次衝擊,他們雖然斬殺了不少,但是還遠遠不夠。

若是洛天自己他或許還不怕,以他的肉身強大,加上洛天的速度和手段,這些幻魔兵,或許傷不到他,但是那三名半步仙王的魔兵,卻是有些棘手。

但是古千雪在這裡,洛天不可能看著古千雪遇到危險,因此只能選擇硬捍。

又過了百息,眾人的結界轟然碎裂,不過還是有不少武技朝著眾人轟來。

煉獄鬼爪募然伸出,朝著那些武技轟去,古千雪等人也是紛紛出手,又是一輪碰撞。

「吼……」結界碎裂,肉身強悍的魔兵們再次朝著洛天等人衝來,開始了新一輪的衝殺,而那些之前釋放武技的魔兵,再次醞釀起武技來。

站在最後的三千多名魔兵也是開始出手,澎湃的黑氣散發而出,朝著洛天等人籠罩,卻是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雖然沒有對洛天等造成傷害,但是那些之前被洛天等人重創的魔兵,沐浴在魔氣中,身上的傷勢卻是飛速的修復起來。

「該死,怎麼比起正規的軍隊更加可怕!」洛天的臉色變化,不斷的出手,再次同那些魔兵對抗,不過洛天也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早晚被這些魔兵魔死。

「退到之前的大殿!」周志文開口,想到了之前只能容納兩人進出的大殿。

「沒有了!」尹修大喊,身上多了一些傷勢,不過身上卻是綠光閃動,瞬間恢復。

「阿彌陀佛!」戒渡不斷口誦佛經,身上泛起陣陣的神光,萬法不侵,不斷的出手,對那些魔兵能夠造成很大的傷害,但是戒渡卻是沒有下殺手。

「戒渡,你在幹什麼!」洛天大吼,看著那又升起了一輪武技,天人道法再次施展,黑色的界域籠罩。

剎那間,眾人再次打出了結界,站到了結界之中,同時那一道道武技也是轟鳴而起。

「怎麼辦?再這樣下去我們會被耗死!」周志文開口,看著洛天在那裡支撐著結界。

「噗……」洛天口中噴出一口鮮血,這一次只支撐了九十息。

「給我一點時間!」洛天身形倒轉,站到了眾人的身後盤膝坐下,雙手飛動,一顆金色的心臟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

「這是!」看到洛天取出的金色心臟,周志文幾人臉色變化起來。

「比人多嗎?我倒要看看,誰的人多!」洛天冷聲開口,雙手神則流轉,烙印在金色的心臟之上。

「咚……」在洛天的催動之下,金色的心臟竟然傳出了陣陣的心跳之聲,此音撼天。

聲音越來越大,沉重的氣息席捲八方,整個天地都彷彿跟著心臟跳動的節奏撼動起來。

金色的神光掃蕩,竟然撐起了一道金色的結界將眾人籠罩,任憑那一道道武技還有魔兵碰撞,根本無法撼動。

金色的心臟從洛天的手中緩緩升起,極致的神光刺眼無比,如同諸天大日,即使是洛天等人都是不得不眯起雙眼,但是依然無法看清心臟的真形,只能聽到那更加沉重的心跳之音。

金色的漩渦出現在了洛天等人的視線當中,同時星辰域的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也是看到了星空之上升起了那道金色的漩渦。

「帶一萬真仙境強者出來!」洛天沖著金色的漩渦大喊。

「是洛天么?」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一直帶著星辰域的人們等待著洛天將他們接出去。

「一萬真仙!」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身形微微一頓,迅速的整頓,片刻間,便是有一萬真仙境站到了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身後。

「走……」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臉上帶著期待,生怕錯過什麼,畢竟兩個世界的時間流速不一樣。

片刻間,一萬人便是衝出了金色的漩渦,出現在了洛天等人的視線當中。

一道道身影憑空出現,身上泛著強大的氣息,站到了洛天的等人的身前。

「這……」周志文等人徹底驚駭了,臉上帶著不可思議之色,看著伏星月和伏星陽等人。

「呼……」洛天口中喘了口粗氣,那金色的漩渦也是隨之消失,金色的心臟回到了洛天的手中。

「找我們幹什麼啊?」伏星月眼中露出玩味,難得的看洛天狼狽。

「別廢話,先解決眼前的麻煩再說!」洛天看著金色結界外的那些魔兵沖著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開口。

此時三名半步仙王的魔兵,已經出現在了結界之外,不斷的攻擊著有些暗淡下來的結界。

「好,不過這可不是對你大舅哥說話的態度!」伏星月晃動手中星月神戟,沖著身後那一萬真仙境的強者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