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嗤,」

怪蛇的防禦無雙,然而虛空寶劍卻也是鋒利無比,急速連刺之下,成功刺入九嬰體內,狠狠一劃,削下大塊血肉,落向大地,

「吼,,,」

憤怒的咆哮聲響起,九嬰徹底暴怒,口中黑球不要錢般噴出,傾瀉而下,小白雙眼眯起,九把光劍隨之轉動,組成一團璀璨的光團,將所有的黑光盡皆檔了下來,

「好厲害的劍陣,」林浩驚喜讚歎,想不到小白還有如此神通,可當他低頭看向小白時,卻是一驚,因為此時小白嘴角溢出鮮血,臉色慘白如紙,就連她的身軀,也隱隱有些變的虛幻,

林浩一步邁出,來到小白面前,擔憂的焦急問道:「小白……你,你怎麼了,」

「沒事的,浩兒,」小白對林浩慘然一笑,柔聲道,「浩兒,你走好嗎,我這一具靈身能夠救你,也算是有所價值了,」

「我不走,我就不信,區區一頭小蛇,我就宰不了它,」林浩雙目一瞪,怒火上涌,他右手探出,石劍自動飛回,雙手緊握石劍,一股滔天煞氣衝天而起,

小白嗔怪的瞪了林浩一眼,心中卻是不由的一暖,隨後低聲道:「浩兒,你過來我告訴你一法,能夠擊殺這九嬰,」

「你有辦法,」林浩驚喜,連忙靠近小白,

「你看著我的眼睛,」小白輕輕道,

林浩聞言眉頭微皺,心中雖然有所疑惑,卻沒有任何猶豫抬頭看向小白的眼睛,但就在他們四目相對的時候,小白的雙眸紫芒大盛,倆道紫光瞬間射出,沒入林浩的雙眼,

「你……」林浩大驚,剛要開口,卻是感到濃濃的疲憊席捲心頭,他感到眼皮越來越沉,越來越沉,周圍怪蛇的咆哮聲,爆炸聲,還有小白的低喝聲,兔子怪叫聲,夾雜在一起漸漸遠去,就連意識也開始模糊,隨之陷入了黑暗,

「混蛋,混蛋,螻蟻竟傷我,偉大的水神要吃了你,,」九嬰憤怒低吼,隨後仰天發出一聲奇異的咆哮,層層波紋隨之擴散,震蕩之下,竟引起空間的層層碎裂,向下方席捲,

「不好,虛空劍陣,凝,」小白大喝,手中法訣不斷打出,那九把光劍再次一變,忽然湧出大量的七彩光芒,匯聚在一起形成巨大的七彩巨劍,擋住了如浪潮般涌來的黑色音浪,

於此同時,小白看向躲在後面的兔子,憤怒道:「死兔子,還等什麼,快帶著浩兒走,」

「好來,」兔子聞言,雙目猛然一亮,屁顛屁顛的跳出來,身子一晃,變成一丈大小,它扛起林浩就要跑路,卻隨之彷彿想起什麼,腳步猛然一頓,轉身看向身後的小白,嘿嘿笑道:「嗨,親愛的大嫂,你……你看你都快死了,能不能把儲物戒交給兔爺保管,」

正在和九嬰爭鬥的小白聞言雙手一個哆嗦,空中的七彩巨劍都是一陣搖晃,險些潰散,

她滿臉怒容,卻還是退下食指上的儲物戒,貝齒輕啟噴出一口紫氣,甩給兔子后,憤怒的說:「死兔子,快給我滾,,我不想見到你,我怕,我怕忍不住殺了你,」

「嘿嘿,多謝大嫂,兔爺我,這就滾,馬上滾,」兔子興奮的接住儲物戒,撓了撓後腦勺,撒丫子開跑,然而它卻沒有遠離戰場,而是小心翼翼的跑向九嬰怪蛇一旁,

正在交戰小白跟九嬰,看到屁顛屁顛跑來的兔子都是一怔,可是接下來的一幕被他們看到,卻是鬱悶的想要吐血,

只見兔子竟躡手躡腳的扛起小白斬下的大塊蛇肉,嘴角口水直流,化作一道虹光射向遠方,轉眼不見兔影,只是將那死死承受大戰餘威,趴在地上的夢魘獸遺忘了,

「該死的兔子,敢吃偉大的水神,我……我,殺了你,,」九嬰八顆巨大的眸子看到,兔子那如同看美味食物的眼神時,它徹底怒了,竟撇下小白去追兔子,

「回來,你的對手是我,」然而小白辛辛苦苦讓兔子把林浩救走,豈能讓九嬰如願,她臉上露出決然,開口低喝,「靈身燃,本靈現,」

隨其低喝,她的身軀周圍居然有一團璀璨的火光騰起,劇烈燃燒,沐浴在火光中的小白,宛若仙子臨世,她臉上的輕紗被火焰焚化消散,露出了足以讓日月無光,星辰暗淡的絕世容顏,

下一刻,她的絕美身軀卻在火光中砰的一聲炸開,化作無數霞霧瀰漫天地,接著,一聲低吼回蕩,一頭龐大的凶獸從霞霧中走出,它通體雪白,神輝繚繞,聖潔如同天上的神靈,它身後九條巨大的尾巴,隨風搖擺,一股令天地都要震顫的威壓席捲四方,

遁出百丈的九嬰在此刻驀然回頭,它八顆眸子驟然收縮,第一次露出了深深地震撼和恐懼, 「九……九尾天狐,」九嬰不敢置信的驚呼出聲,卻轉瞬目光閃爍,低語道,「不對,這是本體投射而來的真靈虛影而已,若是能夠將這一絲真靈吞下,我也許能夠開啟火神的記憶,水火相融,返祖封神,」

低語中,九嬰怪蛇興奮低吼,轉身撲向九尾天狐,

與此同時,被兔子遺忘,一直潛伏在弱水潭不遠處的夢魘獸王,在感受到九尾天狐氣息的瞬間,渾身顫抖,趴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

「若你還完好,我還懼你三分,如今的你,還想貪我這一絲真靈,痴人說夢罷了,」化身九尾天狐的小白渾身散發出高貴至極的氣息,她冷冷的掃視沖來的九嬰,九尾閃爍,如同天崩般掃向沖來的九嬰怪蛇,

磅礴的能量鋪天蓋地的湧出,所過之處空間碎裂,嚇得那九嬰臉色大變,連忙後退,可九條狐尾速度太快,化作流光瞬間來到九嬰面前,狠狠一抽,

「好快,這,這九尾天狐好生恐怖,」九嬰怪蛇大驚,身軀猛然擺動,用五顆失去生機的頭顱迎向拍來的狐尾,

「轟隆隆~」

巨大的力量掃過九嬰的五顆頭顱,發生碰撞,擦出一竄火星,九嬰的頭顱震顫下便被撞碎,爆成一片血霧,狐尾卻餘威不減的掃向九嬰剩下的四顆頭顱,

砰,砰,砰,

接連三聲爆響,九嬰的頭顱連連爆開,九嬰怪蛇驚恐咆哮,露出絕望,

然而就在狐尾掃向九嬰最後一顆頭顱的時候,卻迅速變的暗淡,最後消散在虛空之中,只有一道白光破空而去,

「呼呼,呼呼……」

九嬰獃滯的站在虛空中,大口喘息,眼中儘是對死亡的驚恐,足足過了數息,它才扭動著僅剩下的頭顱,驚恐的看向狐尾掃過的破碎虛空,在確認九尾天狐已經離開后,它長長吐了一口氣,一陣虛弱感傳來,竟就這樣從空中一頭栽下,

「砰」的一聲巨響,九嬰巨大的身體砸在鬼哭林中,掀起大片的煙塵,鮮血順著九嬰的脖頸汩汩湧出,瞬間染紅了大片地面,九嬰的呼吸也變的若有若無,彷彿隨時都會死去,

它龐大的身軀漸漸靠攏,陷入了深層次的沉睡之中,

若是沒有旁人打擾,也許數日之後它就會醒來,經過療傷之後,還會恢復到往日的風采,可世間的造化機緣,總是莫測,

當一切恢復平靜,嚇得癱軟在地的夢魘獸,驚恐地從鬼哭林中顫巍巍的走出來,它目中露出驚恐,看向九嬰怪蛇那龐大的身軀更是瞳孔收縮,險些再次跌倒,

本來吞噬了數頭夢魘獸成功進階夢魘獸王的小黑,擁有無限進化的可能,但事與願違,它在百花峰採集寶葯時,被夏驚雲強行虜來,體內的所有本源被強行抽出,

小黑那時絕望地認為自己必死無疑,但林浩從天而降,威能地將夏驚雲擊敗,把它生生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

已經開啟靈智的小黑,在那一刻是多麼的感動,那一刻它不單單因為契約的力量而服從林浩,而是從靈魂深處認可了他,一個把它當作「朋友」看待的人類,

從那一刻開始,它是多麼希望自己強大起來,能夠為他征戰天下,,

可如今……

失去了本源的自己,又能為他做什麼,當他被強大的怪蛇欺凌時,自己卻……卻嚇得瑟瑟發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只能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瑟瑟發抖,如同被卑微的爬蟲……

如今即使面重傷垂死的怪蛇,也如此不堪,

感激,愧疚,不甘,憤怒在小黑的心頭瀰漫,它自從開啟靈智之後從未想過這麼多,可如今它第一次感到了深深的不甘和憤怒,它想要變強,為了那個賦予自己新生,千里迢迢而來救自己主人,,,

「嗷,,」

濃濃的不甘甚至壓過了對九嬰氣息的恐懼,小黑髮出了平生最有力的咆哮,它的身體四周地獄火焰滾滾燃燒,它的眸子瞬息赤紅,宛若地獄深淵裡流淌的岩漿,

下一刻,它轉身看向龐大的九嬰身軀,雙目露出了深深的渴望,並且越來越濃郁,最後化作了一抹瘋狂,一抹令旁人看一眼便會深深震撼的瘋狂,,

瘋狂的它,化作一道火光衝出,直接來到九嬰身前,張開了並不鋒利的牙齒,對著九嬰的身軀狠狠咬去,撕下大塊的血肉,直接吞入腹中,

血肉入體的瞬間,磅礴的熱流散布小黑全身,本來小黑若是停止進食,慢慢煉化的話,這股熱流將會融進它的血肉,增強它的身軀,

然而,

陷入瘋狂的小黑,不停的撕咬,不停的吞咽,到最後它心中只剩下一個執念,

「吃掉它,吃掉它我就能變強,就能為他征戰天下,」

「吃掉它,,」

瘋狂的執念驅使著小黑,體內的磅礴熱流如同驚天駭浪般衝擊著它的身軀,熱流成了熾熱的岩漿,炙烤著它的身軀,它的靈魂,巨大的痛苦涌遍全身,卻化成更深的瘋狂,

何為夢魘,

於極致的瘋狂中升華,於極致的憤怒中涅槃,於熾烈的火焰中重生,

或是機緣造化,小黑先是吞食九嬰的那五顆石化頭顱的脖頸,那是九嬰冰火神通中,蘊含火之道的身軀部分,正好契合夢魘獸地獄火焰的屬性,

時間緩緩流逝,小黑一直未曾停止過進食,此時它整個身軀都成了火焰,宛若岩漿組成,吞食的速度越來越快,

而沉睡的九嬰從未醒來,本來虛弱的它,隨著小黑的吞食,它感到越來越虛弱,幾次想睜開眸子,卻都無力的陷入沉睡,最後彷彿被黑暗吞噬,深深的昏迷過去,

就在小黑吞食了九嬰小半個肉身的時候,它渾身的火焰已然達到了極致,地獄火焰甚至發生了變異,夢魘獸的本源之力也涅槃重生,衝擊著小黑的靈魂,

它體內的漆黑妖丹,砰的一聲爆開,隨後如同涅槃般,又重新組成了比之前大了足足三倍大小的奇異妖丹,不再是漆黑的色彩,而是聖潔的白色,

「轟,」

一道詭異的巨響從小黑身體中傳出,小黑的身上火焰也是陡然一變,竟由赤紅之色,成了璀璨而聖潔的白色,

於此同時,它的肉身也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蛻變,它的身軀開始暴漲,它的骨骼開始發光,它的血肉開始重生,瞬間,它的身軀就達到了百丈大小,並且急速成長著,

強大的力量充斥整個身軀,小黑髮出一聲暢快的嘶吼,可這嘶吼卻戛然而止,

因為它肉身的躥升彷彿達到了極限,達到了它生命層次所能容納的極限,若是再次強行突破,恐怕只有靈魂泯滅一途,

巨大的恐懼瀰漫心間,小黑驚慌四望:「要死了嗎,我就要死了嗎,不,絕不啊,,」

小黑咆哮嘶吼,四處亂竄,爆炸的力量使它有種脹痛感,一種彷彿身體要爆開的感覺,

下一刻,鬼使神差的,它來到九嬰那僅剩的頭顱之側,百丈大小它,張開血盆大口,竟將九嬰的頭顱一口咬住,猛然一拽中生生撕下,吞入腹中,

「嗷,,」

凄厲而虛弱的慘叫回蕩天地,強大無匹,生命層次站在世界巔峰的九嬰就這麼被夢魘獸終結,

那顆頭顱是九嬰僅剩的,不僅是它所有能量的精華所在,也是它的妖丹所在,這顆妖丹沒有火的力量存在,只有它凝聚了數千年的弱水極寒之力,凝聚它生命本能中的火道,所化的水之妖丹,

小黑在吞下九嬰頭顱的瞬間,一股濃郁的寒氣從腹中爆發,與它體內極致的烈火發生碰撞,

「轟隆隆,」

僅僅是瞬間,小黑體內就發生了爆炸,血肉爆開,它癱軟在地,重傷垂死,可是爆炸聲還在繼續,

熾熱與極寒的碰撞,火焰與寒冰的交融,到底會出現什麼,就像天與地的融合后,出現的是灰色的蒼穹,還是破滅的虛無,亦或是一種新生的力量,

沒人能夠說的清楚,

而就在夢魘獸氣若遊絲的時候,它體內烈火妖丹與九嬰的水之妖丹碰在了一起,

「轟,,,」

彷彿天地開闢的巨響,瞬間將小黑的身體撕成粉碎,巨大的力量甚至將本來破碎的九嬰身軀炸成了漫天血霧,澎湃的衝擊波,席捲整個鬼哭林,滿天的陰靈恐懼的四處逃竄,

一道虛幻的迷你夢魘獸,突然出現在爆炸的中心,它獃獃的看著四周恐怖的情形,「我……終究還是死了嗎,」

一道低沉的嘆息傳出,它抬起頭看向林浩離去的方向,眼中露出了深深的愧疚還有依戀,

然而,時間緩緩流逝,它的靈魂卻是沒有絲毫消散,重入輪迴的跡象,

突然的,

吸力傳來,它的靈魂瞬間被一股黑白氣浪捲走,沒入了一顆黑白雙色的奇異珠子之中,咚的一聲輕響,裹著小黑靈魂的珠子落入了弱水潭中,消失不見,

恐怖的爆炸漸漸平息,鬼哭林恢復了往日的情景,只有弱水潭四周巨大的坑窪和溝壑,訴說著不久前發生的一切,

深不見底的弱水潭中,一顆黑白二色的珠子靜靜懸浮,緩緩旋轉,

隨其旋轉,黑白光芒交替出現,發生著驚人的變化,當黑光大盛的時候,四周的溫度驟降,弱水潭都成了玄冰;當白光大盛的時候,玄冰頃刻間解封,化為滾滾熱浪,翻騰不止,

冰與火交替變化中,也許會孕育出強大到不可思議的生靈,也許會如同四季輪迴中,歸於平淡,

一切都是未知,需要我們慢慢的去等待…… 荒古戰場的核心之地,巨大的古窟之中,一根根鐘乳石柱聳入極高的古窟之頂,石柱中黑氣遊走,四周煞氣縈繞,顯得極為陰森可怖,進入古窟之後,地勢傾斜而下,隨地可見森森白骨,腐屍爛肉,並有強大的鬼物出沒,

沿著通道向下急行三萬丈,在古窟之底,居然存在著一方巨大的湖泊,黑水滔滔,深不見底,有巨大的奇異怪獸在水中遊走,凶光四溢,

湖泊之側有一塊巨大的骨碑,散發出瑩瑩光芒,上面只有三個字:天兵湖,

骨碑前方,聚集了無數生靈,各族的強者都有,盯著湖泊中央之地,目光火熱, https://tw.95zongcai.com/zc/65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