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的一聲悶響,黑衣少年在劍蓮的衝擊之下,倒飛出去,躺在地上,大口吐血,長劍從血肉模糊的右手滑落。

楊天冷哼一聲,將黑衣少年的丹田封印,然後坐在地上,觀看楊龍、楊虎聯手壓制老者!

靈元境之間的戰鬥並不是能經常見到的,楊天一邊觀看,一邊結合自己練習的武技思索,希望能有所啟發突破。

楊龍手持戰斧,揮舞成風,狂霸無比,有裂地之威!楊虎雙手持錘,風嘯雷動,剛猛霸烈,有碎石之力!而老者長劍揮舞,劍法如春雨潤物,又如水繞指尖,輕靈纏繞,雖然處於下風,但也不至於立刻敗北。

「前輩!還請你配合!否則……」楊天感覺老者的實力正在恢復,畢竟自己塗抹在巨弩上的**並不算猛烈,於是持劍抵在黑衣少年的咽喉處,對老者喊道。

老者見此,頓時大怒:「小子!你若敢傷我家小少爺一根毫毛,我程家必和你不死不休!」

「前輩嚴重了,在下只不過不想被欺辱而已,至於和你程家,並無深仇大恨,若前輩識趣,我們不妨好好談一談!」楊天鄭重道。

老者露猶豫之色,正要答應下來,被一旁伺機而動的楊龍、楊虎一舉重創,手中長劍也被打落!

老者長嘆一聲,見事不可為,便放棄了抵抗,任由楊龍封印修為!

「小兄弟,想必你也是出身不凡之人,我們認栽,你開條件吧!」老者坐在地上,神情誠懇道。

「憑什麼呀!」坐在他身邊的黑衣少年恨聲道,「我就不信他敢把我怎麼樣!告訴你,我三叔就是凌霄宗的執事,我堂哥程飛宇是望海峰的核心弟子!你們最好現在放了我,否則就讓你嘗嘗抽魂煉魄之苦!」

在凌霄宗,破凡境的為外門弟子,靈元境的為內門弟子,而進入靈海境的則會被收為核心弟子!至於凝神境,則是難得一見的真傳弟子!

楊天心中一驚,沒想到這件事會牽扯到核心弟子,感覺有些棘手,但看著黑衣少年怨毒的眼神,心中立刻有了決斷!

「那你們為何沒有進入凌霄宗,住你堂哥那裡,而是要強佔我的住所?」楊天問道。

黑衣少年冷哼一聲,瞥了楊天一眼,沒有說話。

老者見此,連忙說道:「我家大少爺前往帝都為凌霄宗廣收弟子去了,因此他的住所被陣法封閉,我們沒法進去,不過再過半月,大少爺就會回來了。」說著別有深意的看了楊天一眼。

「少爺,那程飛宇我聽說過,是碧霄峰的核心弟子,同時也是碧霄峰副峰主杜海雲的二弟子,此人性格狹隘,睚眥必報,十分難纏!」楊龍在楊天耳邊小聲說道。

楊天點點頭,沒有說話,而是走到老者等人面前,無數劍氣瞬間迸發,留下死不瞑目的幾具屍體!

「這……少爺,為何要殺了他們?」楊虎有些不解道。

楊天看著遍地的鮮血,神情冷峻,沒有說話,默默地將他們身上的物品全部收起來。

楊龍也是一驚,隨後露出一個釋然的表情,對楊虎說道:「這幾人明顯是來參加宗門考核,即使通不過,那程飛宇也會疏通關係讓他們進入宗門,如今我們已經得罪了他們,即便將他們放了,甚至賠禮道歉,他們也會記恨和報復我們,不如殺了乾淨!不過令我沒有想到的是,少爺會如此決絕!」

「哦,原來如此,不過殺了也好,我早就看他們不順眼了!」楊虎恨聲道。

楊天用劍將老者的丹田挑破,從中取出一顆龍眼大小,散發著淡淡乳白色光芒的內丹,雖然人類不能對它進行吸收煉化,但對於靈獸卻是大補之物!

天地孕育萬物,對萬物是公平的,人類可以很容易的煉化吸收靈獸的靈核,是因為靈獸靈核內的元力雖然相對狂暴一些,但神魂碎片稀少脆弱。

相對的,人類的內丹所含有的元力十分溫和,但卻含有很多神魂碎片,如果強行吸收煉化,內丹里的神魂碎片將會滲入到人的體內,與自身的神魂融合,輕則使人痴獃瘋狂,重則使人神魂錯亂,身死道消,而靈獸天生體魄強健,可以在煉化內丹時將神魂碎片泯滅。

收起內丹,楊天又在老者和黑衣少年身上找到兩枚空靈戒,另外將幾人的寶器撿了起來,確保沒有什麼遺漏后,讓楊龍將幾人的屍體放在一起,放火燒掉,並將打鬥的痕迹抹除。

「少爺!你到底安了多少暗器呀?」楊虎看著小山般的各種暗器,顫聲問道。

「也沒多少,總共八千隻箭羽,十二根帶著劇毒長弩以及三根破罡弩,還有一些毒粉等等。」楊天小心的拿著一根長弩,神情淡然道。

楊龍楊虎相視一眼,感到頭皮發麻,其他的不說,那破罡弩可是能夠射殺靈海境武者的寶器啊!看向楊天的眼神不知不覺中有了一些改變,眼中第一次有了敬畏……「即使我們沒有趕來,想必少爺也不會有事吧!」楊龍不禁暗想道。

楊天將小山般的各種暗器裝進空靈戒中,然後帶著楊龍、楊虎回到自己的小院,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準備將其焚燒!

「少爺,不必這麼小心吧,我們已經做的很乾凈了!」楊龍看著楊天有些不舍的眼神,開口勸道。

「雖然我在鎮上很少走動,但小心駛得萬年船,萬一被人找出一些蛛絲馬跡,那就麻煩了,在我們還未強大之前,警惕一些總是好的」楊天沉聲道。

看著火光衝天,漸漸化為灰燼的小院,楊天握緊拳頭,沒有說話,轉身向連雲山脈內走去。

楊龍、楊虎知道他的心情不好,也都沒有說話,默默地跟在後面,走了一夜,才到達目的地。

這是一個寬約三百丈的小山谷,山谷盡頭有一個小湖泊,湖旁有一片竹林,山竹青翠,兩旁的山上,長滿了各種高大的樹木……「這不是我們以前獵殺獨角蟒的地方嗎?」楊虎仔細看了看說道。

「嗯,這個山谷離凌霄宗大約千里,由於方圓數百里偏僻貧瘠,周圍並沒有強大的靈獸,而且景色不錯,也很幽靜,第一次來就喜歡上了!」楊天笑道。

在小湖旁搭建了一個草廬之後,楊天取出收繳的空靈戒,將其中的物品分門別類的擺在地上。

「下品靈石十五萬塊,中品靈一千塊,黃金藤兩根,玄玉參一株,冷月寒晶六塊,玄階中品寶器兩把……」楊天喃喃的數著眼前的各種資源,心中震駭不已。

「我的天哪!這麼多物品,價值絕對不下於四十萬靈石呀!」楊龍看著一堆的靈石、丹藥、寶器以及靈材,激動的發抖。

他們去獵殺靈獸,尋找靈材,一個月生死轉戰的收入也不過幾千塊靈石罷了,沒想到殺了幾個人就能有如此收穫!

楊虎看著一堆東西,也是兩眼發直道:「沒想到這程家如此富有!怪不得經常聽人說,富貴莫過劫匪手!」

「普通武者哪會有這麼多靈石讓你去搶,想必這些資源是獻給宗門內的一些執事,以便能夠在考核的時候順利通過,最近前來參加明年考核的人,大部分都有這個打算,真正依靠自身實力,通過考核的人,到明年才會來。」楊龍在一旁說道。

「龍哥說的是,這種事情可遇不可求,這一次算是我們的運氣。」楊天深吸一口氣,對楊龍道,「一會兒你回去的時候,將這些用不到的靈材,全部兌換成丹藥,兩枚空靈戒你和虎哥一人一枚,這東西太過珍貴,放在我身上不安全。」

楊龍楊虎相視一眼,點點頭,將兩枚空靈戒戴在了手上。

楊天留下了一些丹藥和一千塊中品靈石以及一萬塊下品靈石,其他的都放在楊龍和楊虎的空靈戒中。

「你們回到宗門后,多打聽一些關於那個程宇飛的消息!」楊天將幾本厚厚的書遞給楊龍,叮囑道。

將兩人送走後,楊天起身,重新打量這個小山谷,並不時的量量算算,直至熟悉山谷內的每一個角落。 勘察好地形后,楊天將暗器取出,進行布置,將箭羽、長弩、破罡弩全部對準草廬的方向!

安裝好暗器,又開始挖掘地道,從草廬一直通向旁邊的山體內,三天後終於在山體內挖出一個長寬各兩丈,高約一丈的石屋,並在連接石屋的通道上方,安裝了三根破罡弩!緊接著又挖了一條通往山外的地道。

忙碌了十天,安排好了所有退路,楊天重新回到修鍊和練習武技的苦修生活中!

離宗門考核還有一個月的時候,感覺自己經達到破凡七重天的極限了,但還是沒有突破的跡象。

「也許是我太過心急了,一心求成,反倒不成,倒不如順其自然吧!」楊天苦思良久,也沒發現癥結所在,於是暫時放下修鍊,拿起魚竿,來到小湖旁,垂釣起來。

直到第三天,楊天依舊坐在小湖旁,微風吹來,黑髮飄動,衣角翩然,靜靜體會這山谷的寧靜,傾聽草廬旁的竹林發出沙沙的聲響,輕嗅空氣中摻雜著泥土與青草的芳香,心神在貼近環境的同時,漸入佳境。

「嗡!」楊天身上各處骨骼開始發出一股股乳白色的光芒,一些灰暗的物質從骨骼中散發出來,身體旁也開始凝聚一個個微小的靈氣漩渦,慢慢進入體內,轉化為元力。

一刻鐘后,楊天的體內發出一聲悶響,山谷內的天地靈氣迅速向他的體內匯聚,一股強大的元力波動從他身上蕩漾開來,撫平了湖面的波紋,靜止了身邊的微風。

「這種感覺真好!」楊天吐出一口濁氣,悠然睜開雙眼,感覺渾身輕鬆無比。

這時,魚浮微動,而後突然下沉,楊天站起身來,輕輕一甩,一條接近兩尺的赤鱗魚上岸。

「今天就拿你做慶祝宴了!哈哈!」楊天收起魚竿,提著赤鱗魚走進廚房,開始烹飪午飯,不一會兒,魚香四溢,一條紅燒赤鱗出鍋!

這兩年多,隨著楊天不時的鑽研,烹飪水準也越來越高,相對於以前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只可惜,只有自己品嘗。

「《蓮雲九劍》,第九式,蓮雲斬!」小湖邊,隨著楊天的一聲低喝,無數的劍氣在他身邊縱橫,瞬間凝聚成九朵劍蓮,並隨著凌天劍不斷變化組合,卻始終無法凝結成陣!

「給我凝!」楊天心中不甘,長嘯一聲,臉上呈現出一片不正常的紅暈,無數元力湧入長劍!

「轟!」的一聲巨響,兩朵劍蓮在組合時發生劇烈碰撞,引發連鎖反應,九朵劍蓮同時爆碎!

楊天悶哼一聲,體內氣血翻湧,一縷鮮血從嘴角溢出,「這組陣的蓮雲斬,果然厲害,不愧是可以媲美黃階上品武技的招式!僅僅反噬之威,便可將我震傷!」

盤腿坐下,將一枚補元丹和一枚順血丹吞入腹中,開始補充體內的元力和治療身上的傷,大約半個時辰后,楊天起身,拿起凌天劍,從《蓮雲九劍》的第一式重新認真的練習。

日落月升,一天過去,楊天吃過晚飯,將身體泡在小湖當中,洗去一身的汗漬,穿上白袍,靜靜的坐在湖邊的巨石上,望著天上的圓月,靜靜的思念著心中一些人,想著一些曾經美好的往事……抓起身邊的一壇烈酒,一個人慢慢的喝了一起來,待到微醉之時,運轉體內元力,*出酒氣,長嘆一聲,開始一夜的修行!

離宗門考核還有三天的時候,楊虎來到山谷,找到楊天,讓他前往觀雲峰,在那裡等待考核開始。

「既然來了,虎哥就先陪我切磋一下吧!」楊天開口笑道,然後一股破凡八重天的元力洶湧而出,一劍刺向楊虎的咽喉。

「哈哈!少爺果然在考核前成功晉級,那就來吧!」楊虎大笑道,將巨錘從空靈戒取出,一錘轟在凌天劍上。

楊天手腕一翻,借著巨錘的轟擊之力,一朵劍蓮形成,刺向楊虎的面門!

楊虎低喝一聲,一步踏出,欺身向前,左手一錘轟在凌天劍身上,右手一錘轟向楊天的丹田!

楊天連忙施展凌雲步躲避,並在胸前形成兩朵劍蓮,一朵守護,一朵旋轉著向楊虎的心口切割而去!

兩人切磋,元力洶湧,以兩人為中心,方圓五丈之內,飛沙走石,劍氣四下縱橫,風雷之聲滾滾,地裂山崩!

「少爺小心!接我一招,錘裂金罡!」楊虎大吼一聲,一躍而起,揮舞大鎚,砸向楊天!

「來吧!」楊天大喝一聲,戰意瘋狂,九朵劍蓮瞬間凝聚,護在上方,逐漸組合成一個直徑一丈的巨大劍蓮!

「轟!」的一聲巨響,楊天感覺一股巨力從上方傳來,雙腿開始發顫,怒吼一聲,雙腳踏地,拚命頂住!

楊虎則被巨蓮震飛,「撲通!」一聲,落在三丈外的小湖當中。

楊天長舒了一口氣,上方的劍蓮開始破碎,化為點點光雨消散在空中。

「哈哈!太爽了,沒想到我把修為壓制到破凡八重天巔峰都不是少爺的對手!這次宗門考核,少爺一定可以成為主峰弟子!」楊虎從小湖裡爬上來,大笑道。

來到觀雲峰二哥的小院時,楊龍正在練習武技,雖然他與楊虎可以自己的小院,但兩人都沒有,依舊住在這裡,等待楊俊的歸來。

「今年參加宗門考核的人數已經下來了,大約七萬五千人,根據往年收取弟子的人說來看,大約會有六千人可以進入凌霄宗,當然,考核過後,通過各種關係進入宗門的也會有三千多人!」 收集末日 楊龍收起巨斧,坐在石桌旁開口道。

聽到這裡,楊天不禁眉頭一皺,開口道:「通過關係進來的人怎麼會這麼多?」

「唉!誰說不是呢!但也沒辦法,我們做好自己的就好了。」楊龍說道。

「龍哥說的是,我會努力的,盡量進入主峰!」楊天笑道。

「少爺,讓你提前過來是有一事要和你商量。」楊龍突然鄭重道。

「哦?不知是什麼事,龍哥但說無妨。」楊天眼中閃過一縷精光,神情平靜道。

楊龍思索片刻,開口道:「少爺,是這樣的,一個月前,傲風獵靈團找到我們,希望我和阿虎能過加入他們,所以想問一下少爺意見。」

凌霄宗坐落在連雲山脈邊緣,山脈深處天材地寶無數,吸引著宗門內的弟子前去冒險,但其中無數兇猛強大的靈獸,對前去冒險的弟子是一個巨大的威脅,為了安全起見,一些弟子開始進行組團,形成獵靈團,團內弟子,相互扶持,相互幫助,以便在冒險中獲得安全和最大利益。

本來觀雲峰也有一些強大的獵靈團,但自從觀雲峰的大師兄杜子云,自三年前失蹤后,觀雲峰的獵靈團備受其它幾峰的打壓,許多觀雲峰的弟子迫於無奈,也開始進入其它峰的獵靈團。

至於楊龍所說的傲風獵靈團則是碧霄峰最大的獵靈團,團長為真傳弟子林傲風,修為已達凝神境中期,實力強橫!

楊天沉思了一下,然後抬頭問道:「那林傲風的為人如何?如果拒絕加入會有什麼後果?」

「林傲風以前和我們的大師兄交好,大師兄失蹤后,對我們觀雲峰的獵靈團有時也會幫襯一二,如果拒絕的話也沒什麼問題,但不能加入其它峰的獵靈團,否則便會遭到他的報復。」楊龍沉聲道。

「哦!有點意思,不知龍哥是怎打算的?」楊天眉毛一挑,開口問道。

「我和阿虎的意思是加入傲風獵靈團,畢竟它有實力,而且對我們觀雲峰的人也不錯。」楊龍如實回答道,「當然,要不要參加我們聽少爺的。」

楊天看了楊龍一眼,思索片刻道:「參加獵靈團對磨練武技,增強實力有很大的幫助,按理說我不應該阻止你們,但你們畢竟是觀雲峰弟子,林傲風對你們再好,也不可能讓你們享受和碧霄峰弟子一樣的待遇。」

「參加獵靈團最大的目的就是收集天材地寶,以換取各種修鍊資源,我們目前並不缺少靈石丹藥,所擁有的資源至少可以支撐三年的所有開支,我們最需要的是實力,是可以報仇的實力!」

「而且,越是強大的獵靈團,所去的地方越是危險,你和虎哥的實力並不是很強,雖然你們的開山斧和裂地錘都是黃階上品寶器,彼此配合的也很好,但最多可以抗衡一下靈元境後期的強者,加入他們還是有很大的危險的。」

「五叔、大哥、二哥他們都不知在哪裡,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找到,楊家一百六十八人,就只有我們了,你們目前是我最後的親人,我不能讓你們冒這個險!」

楊天說道最後,不禁長長嘆了一口氣,眼神里滿是無法掩飾的悲傷,楊龍、楊虎的臉色也暗淡下來…… 靜靜的小院里,氣氛有些壓抑,楊天抬頭看著天上的明月,盡量讓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

「參加別人的獵靈團,始終是件危險的事情,裡面勾心鬥角太多,也容易被人當了炮灰,所以我希望接下來的兩年裡,你們能過專心提升自己的實力,同時與一些心性較好的師兄弟,交好關係。我希望兩年以後你們能夠擁有建立自己獵靈團的實力!」聽了楊天最後一句話,兩人猛地抬頭,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你們是不是覺得我有些異想天開了。」看著兩人的表情,楊天解釋道,「宗門裡有規定,凡是內門弟子,均有建立自己獵靈團的資格,雖然兩年後你們的實力很難達到核心弟子的程度,但只要不是深入連雲山脈,就不會有太大危險,一個自己的獵靈團,即使它不夠強大,相較於加入其他的獵靈團,自己在安全和收穫上,都會好上很多,雖然可能會面對一些獵靈團的打壓,可能會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但也是一種很好的磨練!你們怎麼看?」

楊龍和楊虎相視一眼,同時開口說道:「謹遵少爺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