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師出高徒,我就讓江南王管一管你,看看這江南王是不是有傳聞之中那麼厲害。」

相比女兒的前途,丟掉的那十萬顆上品靈石,根本就不足輕重。

江南王能將摩洛城搞得翻天覆地,說明他也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這種人來管朵拉,最好不過。

至於安全性,他根本就不必擔心,如果他猜得沒錯,江南王肯定已經知道朵拉的身份,所以才將她逐出師門。

哪怕江南王有再大的膽子,也不敢傷害公主一根毫毛,那可是他喬冥的女兒。

想通這一層,他拿起通訊器,撥了出去。

「巴塔,退回來,不用查江南王。」

「大王,公主……」

「直接回邊界,其餘的事情,不用你管了。」

「是,大王。」

巴塔左想右想也想不明白,大王的心想,真是讓人廢解。

……

第二天一早,葉雄來到山門前,發現朵拉還在跪著。

這個小魔女,為了報仇,還真是夠能忍的。

朵拉跪了一天一夜,垂頭喪氣,見葉雄來了,眼珠子骨碌一轉。

突然,她整個人倒在地上,『暈』死過去。

她倒要看看,他怎麼辦。

「太好了,還沒到時間就暈倒了,這下不用招進來了。」葉雄一拍手掌,喊道:「來人,將小朵帶去休息,醒後送下山去。」

朵拉整個人坐起來,咬牙切齒:「你休想得逞,萬佛教,我進定了。」

葉雄莞爾一笑,看看時間,笑道:「還有四個小時,你慢慢跪,我先去吃個早餐。」

嚕咕!

朵拉肚子響了一下。

「肚子餓了吧?」

「廢話,一天一夜沒吃東西,你試試。」朵拉罵道。

「餓了,那太好了。」葉雄離開了。

片刻之後,他回來了,手裡端著一碗香噴噴的麵條,上面浮著一片片烤肉,那芳香之味飄出去,幾米之內都聞得到。

朵拉心裡,一陣感動。

下一刻,葉雄自己吃了起來,一邊吃一邊嘖嘖稱讚。

「夠勁,夠辣,太好吃了。」

「好久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麵條,這牛肉又軟又香。」

「爽爆了。」

咕咕!

咕咕!

肚子一陣陣飢餓聲音響起。

朵拉咽了口唾沫,氣得拳頭緊緊握起來,咬牙切齒。

她拚命忍住飢餓。

這半個小時,就是她人生中的惡夢。

終於,葉雄把麵條全都吃進肚子,這才拍拍肚子,揚長而去。

「江南王,你給我記著,這筆賬本公主又記上了。」

好不容易熬過四個小時,朵拉覺得膝蓋都麻住了,又餓又困。

站起來的時候,她差點栽倒。

(本章完) 第二天一早,葉雄悄悄跑去飛船公司,查看飛船的進度。

二號飛船跟三號飛船外殼已經建好,只是內在的東西還沒有弄好。

「老闆,我建議你將剩下的多昆石用在二號飛船上面,如果同時用在三號飛船上,這兩艘飛船的防禦力會大減的。」多羅多建議。

「還差多少多昆石?」葉雄問。

「大概差三十公斤左右吧!」

葉雄將三十公斤的多昆石拿出來,遞給他。

「天啊,你哪來這麼多的多昆石?」多羅多又是驚又是喜。

「無意間得到的,你們抓緊時間建造,早修好一天,對咱們有好處。」

葉雄完,離開公司。

回到門派之後,他算了算,離開十萬大山大比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他本來不想參加這所謂的大比,但是聽,前十能進入靈脈修鍊,他很想知道,靈脈裡面有什麼好東西,如果有什麼高級的靈藥那就爽了,這麼好的機會,別人搶都來不及,他怎麼可能放棄。

萬佛教有三個名額,誰了自己之外,還要篩選出兩名。

為表示公平,這兩名,只能通過比試選出來。

葉雄公布下去,明天進行預選,勝出的兩名就跟他一起前往天劍門,參加大比。

由於萬佛教人數比較少,所以選撥起來很簡單。

葉雄決定採用混戰模式,他在後山劃分出兩大塊位置,圈了兩個幾百米的圓形範圍,最後停留在圓圈之中的,就是最後的勝出者。

經過角逐,段飛以絕對實力贏到一個名額,而另外一外名額,被朵拉公主搶到。

朵拉脾氣非常火爆,下手又狠,各種各樣的狠招出現。

傀儡,法寶,厲害的法術,層出不窮。

葉雄一點都不意外,她怎麼也喬冥的女兒,身上不知道有多少神通,勝出很正常。

最後的三人名單就出來了。

「很好,這一次光大萬佛教的任務,就落到你們身上了。」

金鵬大師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哪個角落中鑽了出來,呵呵笑著,連眼睛都看不見了。

「掌門,咱們什麼時候出發?」葉雄問。

「去天劍門,三天時間就到了,還有一個多星期開始大比,你自己看著辦。」

「你不去?」

龍零 「我還有事情,有你在,我放心。」

葉雄無語了,這三年一度的大比,是十萬大山所有門派最重大的盛事,他作為掌門,居然都不去,這實在是太不像話了!

「老禿驢,你這樣做是不是太不厚道了,有你這樣子當掌門的嗎?」朵拉忍不住罵道:「你不去,要是我們被人欺付怎麼辦,到時候誰幫我們出氣。」

「我沒不去,就是遲點過去,我這不是還有事情忙嗎?」

「忙著坑人吧?」葉雄補充一句。

「我還有事情,先走了。」

金鵬大師一溜煙就跑了,瞬間就不見蹤影。

「不靠譜的人見得多了,沒見過這麼不靠譜的。」朵拉罵道。

「大家先休息幾天,三天之後出發。」

葉雄吩咐完之後,去了修鍊空間,準備在這剩下的三天之內,好好準備。

最近,他忙的鎖碎事情比較多,已經很久沒有好好修鍊過了。

進入修鍊空間,他盤坐在地上,慢慢靜心養神。

現在的他。

體術真猿九變,已經修鍊到第二變。

烈火劍陣,修鍊到第三式。

陣法:炎落九天。

步法:魅影步。

功法:梵聖功,修鍊至第一層。

除此之外,還有佛門卐印,佛光普護這樣的法術。

這些神通,在同階之內,幾乎無敵。

哪怕是面對築基後期,如果不是實戰特彆強大的修士,他都有信心將對方擊敗,況且,他還有火靈幫忙。

但是,如果面對築基巔峰,他就十分吃力。

葉雄一遍遍想著身上的神通,想看看,還有哪方面能提高的。

可惜,除了梵聖功跟真猿九變,其餘的根本沒辦法提升。

真猿九變第三變,需要一種十分罕見的靈樹乳液淬體,不然根本沒有辦法提升;而焚聖功,他才剛剛突破到築基中期,短時間之內,想再頓悟,非常困雄。

想來想去,居然沒有增漲的餘地。

最後只有一種辦法,就是利用冰靈化身的能力。

火靈的恐怖實力,葉雄見識過,如果能再動用冰靈化身的實力,肯定會讓自己的實力再提高一個層次。

葉雄想了一下,將冰靈化身呼喚出來。

「主人,你叫我出來,有什麼吩咐?」冰靈化身問。

對於冰靈化身,葉雄並沒有多大的安全感,因為自己跟它之間,沒有生死與共過,甚至連最基本的友情都沒有。它之所以願意跟在自己身邊,完全是被火靈威迫的。

「冰靈化身,我也不饒圈子了,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葉雄頓了一下,這才道:「第一,留在我身邊,成為我的隨從,與我一起成長;第二,離開我,你自己發展;你如果決定離開的話,我不會讓火靈攔你,也絕對不會傷害你。跟我一段時間,你應該知道我的為人,到做到。」

冰靈化身懸浮在半空,拳頭大的身體飄來飄去,似乎在考慮著。

自從跟火靈一段時間之後,它已經啟智很多,會有自己的思想。

「我提醒你一下,你跟火靈不一樣,火靈是本尊,擁有無窮的潛能力量;而你只是一個化身,如果你回到本尊身邊,你永遠只會是一個傀儡,沒有自己的思想,沒有發展,只會一味地執行本尊給你的任務;萬一惹到本尊不高興,隨時可以將你吞沒,再創造出另外一個聽話的分身。作為本尊,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讓自己的分身擁有智慧地活下去的。」葉雄繼續道。

劫中刃 這些內容,是他在書上看到的。

書上介紹,五行有靈,金靈,木靈,水靈,火靈,土靈。

劍靈屬於金靈;冰靈屬於水靈;風靈屬於木靈,還有雷靈,大地之靈,樹靈。

等等等。

但是,修真界能成靈的五行神靈極少,鳳毛麟角。

破繭 這些神靈,都是有智慧的,想用蠻力收服,基本上很難,最好的辦法就是攻心。

五行神靈,實力達到一定程度,就會用一部份力量轉化成分身。

這些分身,擁有本尊一部份力量,由於力量是本尊給的,所以它們受到本尊控制。

由於是化身,它們沒有能力自我修鍊,除非有人幫忙,不然的話,他們的力量消耗盡之後,就是它們的死期,這也是為什麼,化身對本尊,只能言聽計從。

「我跟你,有什麼好處?」冰靈化身直接就問。 「第一,你有一個很好的老師。當初你在血酬身邊的時候,連話都不會說,甚至連自己的思想都沒有,只會執行命令,折磨血酬。自從你跟了火靈之後,看看你現在,不但會說話,還會有自己的想法,總有一天也能自己修鍊,如果留在本尊身邊,你能做到嗎?」

冰靈化身沉默了。

「第二,跟我在一起,我雖然不敢擔保一定能找到讓你修鍊的極寒之物,但是,至少比你一個人修鍊好,萬一你出去,被其餘的高階修士抓到,將你封印在法寶之內,當成器靈,你就只能一輩子被困在里同,當作別人的工具。」

「留在我身邊,你非常自由,可以隨時離開,就像火靈一樣;與其說,我是你們的主人,不如說,咱們之間之只是雙贏的關係。」葉雄繼續說。

被葉雄一番說詞,冰靈化身顯然動心了。

「我要做什麼?」它問。

「你要做的就是跟我同生共死,就像火靈一樣;如果在我危險的時候,你選擇第一時間逃跑的話,那麼,你現在就可以離開。我需要的是盟友,不是大難臨頭各自飛。」

洋洋洒洒說了一大堆,剩下的,就是讓冰靈化身思考的時間。

半晌之後,冰靈化身終於說道:「我選擇當你的盟友,但是前提是,在你身邊能讓我修鍊進步,如果一直都止步不前的話,那我只能選擇離開。」

「這是肯定的,雙贏才是合作的基本。」

最冰靈化身終於答應了,至於它的忠心如何,只有到臨危的時候,才能驗證。

如果它敢背叛自己,葉雄會毫不猶豫地讓火靈將它消滅掉。

等冰靈化身答應之後,葉雄開始自己的第二步計劃,修鍊冰火合壁。

冰火合壁的原理很簡單,兩種屬性不同的元氣碰撞在一起,產生爆炸,威力巨大。

說起來容易,但是修鍊起來,非常困雄。

因為兩種完全不同的功法,同時施展起來,幾乎不可能。

舉個簡單的例子,葉雄現在是火金屬性體質,修鍊的法術也這兩方面,如果讓他修鍊水屬性功法,比起一般人會困雄得多,難度成倍增加。

更別提同時施展冰火兩種法術了。

雖然困雄,但是為了冰火合壁,他不得不修鍊。

葉雄從石洞里出來,找到慕容如音,告訴她自己準備修鍊冰屬性功法。

「我的天,你怎麼突然想起修鍊冰屬性功法?」慕容如音震驚地問。

她不是外人,葉雄自然不會隱瞞她,當下冰靈化身的事情說出來。

「如果沒有冰屬性功法,就不能施展冰屬下的法術,那樣的話,冰火合壁就成空了。」

「可是,修鍊兩種不同屬性的功法,會在內世界形成兩種排斥的元氣,到時候元氣衝突,那樣會走火入魔,很危險的。」慕容如音提醒。

這個道理葉雄也懂得,當初他服用冰靈果的時候,就吃過很大的虧,差點沒掛掉。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已經想好了,冰屬性功法只是用於附助,只要使出法術就行了,我不會修鍊太深入。」

只要讓火元氣跟金元氣一直都占絕對優勢,讓冰元氣沒有反抗之力,這個危險性就不存在。

「既然你決定了,那我就教你《玄冰訣》!」慕容如音無奈地說道。

《玄冰訣》是最基本的冰系功法,慕容如音自從踏入修真一道之後,一直都在修鍊這個,因為一直沒有遇到更好的冰系功法,所以沒有轉換。

葉雄現在身上的兩種功法,是火系的《赤焰術》跟金系的《梵聖功》。

《梵聖功》雖然是佛道功法,屬性卻是正宗的金屬性功法。

當下,慕容如音將《玄冰訣》修鍊方法告訴他,葉雄開始閉關修鍊起來。

哪知道,修鍊一天一夜,好不容易煉製出一點冰屬元氣,第二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直接被他體內的火屬性元氣吞沒。

葉雄意識進入內世界,來到元氣池中,看著池中一紅一白兩種顏色的元氣涇渭分明,頓時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