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皇上,奴才查過了,但是……是奴才的錯。」蘇培安今天聽了降香的話之後,才發現他自己吩咐調查一事沒有做到深入調查,沒有做到降香說的這麼詳細,他聽了降香說的話,才知道自己錯了,只是調查了一個表面,假如那些人真的由後面的人控制,假如對二殿下不利,那真的是他的錯。

蘇培安很老實的承認自己的錯誤,這麼久事事順順利利讓他放鬆了警惕,所以不管怎麼樣都是自己的錯,自己太自大了。

聽了蘇培安的詳細解釋之後,南宮擎也覺得他們查的太過表面了,看來很多事如果別人迂迴來處理,他們一時還真的很難查到源頭,以後真的要加強調查力度了。

「既然這樣你就派人幫忙,順便自己也調查,看看是不是漏了,要明白自己錯在哪裡,才能改過,下次不再犯。」畢竟蘇培安是他身邊第一人,南宮擎沒有處罰他,但是卻也板著臉訓了他一頓。

蘇培安那裡敢說其他的,老老實實的聽訓。

有了蘇培安派人一起調查,再加上蘇培安也狠狠地訓了那些調查之人一頓,那些人也知道自己錯在那裡,知道自己的不足,調查起來更加用心,也更加深入。

就這樣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查和了解,還真的給他們找出不妥之處。

「娘娘,這是蘇總管那邊傳來的消息。」繼續尋了一個沒有其他人在身邊的機會,把一份寫滿字的紙張呈給雲拂曉。

雲拂曉拿了過來慢慢的看了起來,越看她的眉頭皺的越緊,最後盛怒之下一巴掌拍在旁邊的茶几上,「碰!」的一聲,震的茶几上的茶盞蓋跳了跳,她嗖地站了起來,「擺駕養心殿。」

降香聞言立即快步走出去安排,「是,奴婢這就去安排。」

很快就一頂皇後娘娘專用的軟轎就抬著雲拂曉往養心殿而去。

「皇上,皇後娘娘求見。」守門的太監進來請示。

「請。」南宮擎頭也不抬的應了一聲。

「拂兒你怎麼來了?你臉色怎麼那麼差?」南宮擎批閱奏摺間抬起頭來,無意中掃到雲拂曉陰沉如水的臉色,他立即放下硃筆,一把扯過雲拂曉,把她按在自己大腿上做好。

「皇上您看看這個。」雲拂曉把手裡緊緊捏著的紙張遞給了南宮擎。

南宮擎狐疑的接了過來,攤平慢慢讀了起來。

「蘇培安!」看完之後南宮擎面色不豫的抬頭看向蘇培安,眼裡的怒火怎麼也藏不住,他第一次這麼毫不保留的把怒火外放,這麼明明白白的呈給他們看。

蘇培安在雲拂曉遞給南宮擎一張紙張時,他就難道不好,他摸了摸袖子里收到不久的紙張,暗暗後悔怎麼剛剛就沒有立即呈給皇上看。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1008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 這個加油站油還剩不少,那個備用油罐居然裝了一大半。

有了這些油,他們的出現也算有了保障,不過他們並沒有打算就此回去,而是繼續朝著下一個加油站駛去。

只是第二次明顯沒有了第一次的好運,當大家看到加油站里隨地可見的血污,還有那明顯的生活痕迹,就知道這個地方不太可能有收穫了。

然而事實也確實如此,這個加油站已經沒有一滴油了。

不過想到已經有了不少油了,大家也沒有失望,繼續朝著第三個加油站而去。

第三處好像發生了什麼,除了血污,他們還在地上看到了一大攤的汽油,就好像之前的那伙人本來在取油,但是出現了什麼意外,讓他們迅速撤離了。

這個加油站剩的油不多,勉強將之前的備用油罐裝了五分之四,不過他們在後面發現這個加油站的備用油罐裡面居然還有油,正好一半的油。

這樣加起來,他們的油省著點能用很久了。

收完所有的油,大家這才啟程往小區走,這次出來這麼多天,還真是想念那個他們共同打造出來的家呢。

進了小區,張寶榮跟小葵直接在陸靈家門前下了車,其他人會去,也是各回各屋。

陸靈倒是有精力,她直接進了空間,啃著一個果子,然後開始巡視空間。

當初種的菜成熟了一茬又一茬,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陸靈感覺那些蔬菜成熟的越來越快了,現如今那塊小菜地已經完全能夠供應上他們吃了。

旁邊用於試驗種的玉米、小麥也成熟了,這兩天就該收割了。

正好他們這段時間在家休息,能把那些小麥都弄出來順便磨成麵粉。

陸靈掰開一個玉米的苞片,湊上前一聞,玉米的清香直接鑽進去,陸靈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陸靈把玉米放進廚房,準備等大叔休息好了,讓他來做,一時無所事事,突然想起了之前收進來的那個女孩。

當時不知道收到哪,陸靈乾脆把她跟那些實驗器材收到了一起。

女孩就那麼靜靜的帶著營養倉內,眼睛閉著,感受不到一絲氣息。

「之前是你在跟我求救嗎?」

陸靈也看了那份實驗記錄,對於這個比自己大的女孩,陸靈的內心是憐惜的。

自己雖然沒有了爸爸媽媽,但是她遇到了很多人,大叔、李元、林子洛,他們都很好。

「謝,謝謝。」

細微的聲音傳進陸靈的耳朵。

「是你在說話嗎?」

陸靈朝女孩看去,只是她還是閉著眼睛,嘴巴微張,一點都不像要清醒過來的樣子。

「你放心,林哥哥一定會想辦法救你的。」

陸靈伸手在營養倉上面摸了摸,隨後走了出去。

她要出去看看,其他人休息好了沒,她好帶他們進來。

陸靈走的匆忙,沒有注意到,女孩的眼睛顫抖了下,緊接著就睜開了。

那雙異於常人的眼睛目送著陸靈離開,然後又再次閉了起來,只是女孩的嘴角還殘留了一絲微笑。。 墨然看了一下自己的勝點,隨後就是同意了。當然,同樣的事情也是發生在其它地方,數名老人挑戰新人的場景。不過除了墨然,其他人都是選擇放棄。而一名老人對陣一名新人的比賽也沒有多少人願意觀戰。

最高興的莫過於六十七號了,當雙方將用於賭金的兩百勝點交出去后,對戰就是正式開始了。墨然出現在巨大的宇航級戰艦中,平坦寬闊的指揮台讓墨然有些不適應。而他腳下的平面更像是水面一樣,一圈圈漣漪從他所在地方向周圍擴散開來。隨着那一圈圈漣漪擴散開,周圍原本一片空白的指揮台就是出現了眾多三維投影出來的景象。墨然稍稍困惑,因為他沒有找到自己的戰艦。不過這並不能難倒墨然,雙手向兩邊一拉,周圍的三維景象立刻開始拉伸,在數秒鐘之後,周圍的三維景象迅速拉近,最後墨然看到自己的的身影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好強大的偵測設備啊!」墨然可以確定,宇航級戰艦的偵測能力是戰列艦的數倍。

就在墨然還在研究宇航級戰艦的作戰系統時,周圍就響起了警報聲。

「發現敵方宇航級戰艦,對方主武器正在充能。」警報的聲音不斷響起,紅色的光芒閃現著。

「旗艦,計算對方主武器充能時間,我方主武器準備。戰列艦編隊保護其它艦隊,隊形散開,不要聚集。」墨然立刻下令。雖然和婉留設計的模擬有很大的差距,但是一些基本的設施還是存在的。墨然知道對方就是想要抓住他還不會指揮宇航級編隊這點,在戰鬥一開始就是先發現,先攻擊,然後佔據優勢。他都不用想,就知道對方旗艦主武器充能的目標就是他的旗艦。想要一擊重創墨然所在的旗艦,隨後再利用宇航級戰艦的攻防優勢,對墨然剩下的艦隊進行屠殺。

而兩百勝點看似不多,但卻是很多剛來這裏的新人全部家當。若是輸了的話,絕對會立刻被降級。墨然倒是不知道這一點,他只是認為對方看他是新手,就挑釁與他。

「艦長,我們主武器充能速度沒有對方快,若是不動的話,我們的戰艦會遭受重創的。」旗艦的副官提示著。

「右側動力室準備引爆。將所有人撤離。」墨然立刻下令,同時他也是將自己面前的三維地圖縮小,將整個戰場情況收入眼底。而六十七號這個時候已經是發動了主炮的電磁熔岩炮。一團藍色的能量球向墨然的旗艦飛來,這個時候想要偏轉已經是來不及了。而墨然則是直接引爆了旗艦右側的動力室。也幸好這種側面的動力室都是小型動力室,而且有一定的防護,所以最後爆炸只是產生巨大的側向推動力,墨然踉蹌了兩下,隨後站穩。旗艦的主炮也是充能完畢,隨後直接對六十七號旗艦來了一發。墨然能感覺到自己的旗艦劇烈晃動着,無數的設備遭受到了影響。

而六十七號的旗艦自然也是注意到墨然旗艦的主炮在充能,但是他並不擔心,因為發射完主炮之後他就開始進行規避動作了。

但他還是低估了墨然的行為,以引爆右側動力室的方式,墨然逃過了對方的主炮攻擊,雖然主炮依然擦到了墨然的旗艦,宇航級戰艦旁,但是相比於被直接擊中來說,損傷已經算是可以接受的了。但是六十七號則是沒有那麼幸運了,墨然主炮並沒有在他停止的時候發射,而是在他運動之後計算了一下方向後再開炮的。這樣六十七號根本避無可避。原本六十七號以為墨然會和他直接拼個兩敗俱傷的,所以在開炮結束就是進行規避。最後卻讓自己的旗艦徹底暴露在墨然的主炮攻擊範圍內。

墨然的戰艦隻是受創嚴重,但是六十七號的旗艦卻是徹底被擊斷成了兩截。龐大的宇航級戰艦就像是被風化了一般碎裂開來,在被電磁熔岩炮擊毀的地方,瑰麗的藍色火焰不斷燃燒着六十七號的戰艦。

戰局已定,哪怕是墨然現在這艘受到重創的宇航級戰艦,他也可以輕易將對方所有戰艦殲滅。何況墨然手中還有完整的戰列艦編隊和驅逐艦編隊。兩邊宇航級戰艦的損傷並沒有耽誤雙方其它戰艦的戰鬥,大量的瀕海艦已經加速衝進對方的陣容中,無數的無人機糾纏在一起。而墨然的宇航級戰艦就開始狙擊對方的戰列艦編隊,於是點名開始了。

沒有宇航級戰艦的保護,戰列艦編隊就只能無力地被圍殲。而沒有戰列艦保護的驅逐艦也將是同樣的命運。但是六十七號顯然不想放棄,他讓手中的瀕海艦衝擊墨然的艦隊,試圖打亂墨然現在的防禦,最後用驅逐艦和戰列艦上的登陸機械人決出勝負。有着巨大創傷的宇航級戰艦移動很不方便,而且那些巨大的豁口也是登陸機械人很好的登陸平台。但是首先要做的就是打亂墨然這邊的防禦。

宇航級戰艦體型龐大,作為頂級的戰艦,必須是配合其它戰艦一起行動的,由戰列艦編隊保護旗艦周圍可能受到的威脅,然後一層層保護下去。而瀕海艦則是負責打亂對方戰艦陣型和近距離的纏鬥。

六十七號的想法墨然自然是想到了,當墨然的主炮再一次充能完畢,並且直接擊毀對方一艘戰列艦后,戰鬥就真的沒有任何的懸疑了。六十七號直接投降退出,墨然也是迎來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這種人基本上就是沒有戰術,除了用卑劣的手段佔據優勢外,就沒有多少的操作水平了。」墨然退出戰鬥后就是給了這樣的評價。

不過贏了兩百多勝點他也是挺開心的,不過當墨然最後查看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只有兩百多十幾點勝點。「不是說贏了之後有五十勝點嗎?怎麼只有十幾勝點?」

「那是因為對方無法支付剩下的勝點,他已經被降級到戰列艦編隊了。」管家解釋著。

墨然也是坐了起來,嘆了一口氣。可是他並不知道,六十七號已經用這種方式將好幾個新來的人員降級了,也算是罪有應得。

「對於這種我們不熟悉的戰鬥,難道就沒有辦法自己練習嗎?」想到剛進去自己遇到的情況,墨然不由問起了管家。

「當然有自己的辦法練習,不過需要對方同意,然後你們就可以不用消耗勝點的練習了。」管家微笑着回答。

墨然也是感到慶幸,因為他還有婉留幾個精靈幫忙,他將不會缺少訓練,況且婉留他們的學習能力還是很強大的。

只是墨然不知道的是,自己打敗的那個人是誰。

另一邊,在一個豪華的房間中,一名青年憤怒地將一旁的一個花瓶扔到一旁砸的粉碎。他好不容易才是在家族的幫助下來到指揮官層,但是今天原本他想要佔便宜,再用那種先發制人的手段淘汰掉那個新人的,可是沒有想到最後的結果卻是他被降級了。

這是神族的一處星球,這個星球主要是從事種植與礦物採掘。當這個星球的資源被耗竭之後,他們也就會前往下一個星球。當然,主要影響他們居住條件的就是這個星球是否有足夠豐富的礦物。環境什麼的他們並不是很在意。若是可能,他們甚至能將一顆行星直接牽引到他們想要的地方。

「少爺息怒,輸了就再打回來就是。」一名仿生人管家走了進來說,他穿着被燙的筆直的長袍,四肢交叉放在身前,看上去非常的寧靜。

「能不能查到那個傢伙的信息,我要懸賞幹掉那個傢伙。」顯然管家的話並沒有讓少爺心情好一些,他在尋找辦法,讓那個該死的九十七號付出沉重的代價。

原本他是想要靠這次機會從驅逐艦編隊進入指揮官候補生的。但現在他又要花費很長時間才能再次找到一個新人頂替。而且,時間越久對他越不利。他本身就不是那種擁有非常敏銳的戰場直覺的指揮官,只能是通過家族的力量讓自己有一定的資本。至於到指揮官層級之後,他又要如何去戰鬥那就不是他的事情了。畢竟他並不是簡單的為了最後以指揮官身份畢業,而是想要為自己的家族添加一些軍隊方面的力量,為他們家族之後的行動添加更多底氣。

況且神族內部並不團結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那麼如何讓自己的家族在一些事情上受益,就是他們這些子弟擔心的問題。為了讓這些家族子弟有更好的成績,那些家族自然也是會讓大量的人員進入模擬戰,只要是通過最後的測試,他們都將擁有巨大的獎勵,並且只要在和家族子弟比試上輸掉,讓他們得到勝點就可以了。

至於這些人員自己的勝點,那就是從其他人手中掠奪。這並不是一件非常光彩的事情,所以很多人都是暗地裏進行。

。 陳冉戴着手銬, 看到李相浮反射性想站起來,奈何椅子是特製的,又不甘不願坐了回去。

“沙沙沒來啊……”她叫得還挺親熱, 態度卻是十足的惡劣:“是不是正在家裡哭鼻子, 你們全家人忙着聯繫心理醫生?”

話音落下幾秒, 沒有迴應。

陳冉擡高下巴, 除了最開始的一瞥, 終於正眼去看李相浮。

沒有預想中的暴怒,站在她對面的人神情和善,瞧不出絲毫慍意, 哪怕一根隨意飄起的頭髮絲都像是在訴說着‘我原諒你。’

“……”

兩人於無聲中對峙着,陳冉咬着脣, 雙目快要瞪出紅血絲時, 突然重重砸了一下面前的擋板:“說話啊!你啞巴了麼?”

李相浮擡手示意稍安勿躁, 開始平靜念着梵語。

佛光普照的效果因人而異,除非是在靜心狀態下, 否則發揮不了太大作用,甚至會起到反效果。

目睹越來越暴躁的陳冉,李相浮沒有任何要停下的意思。

空靈的梵音和低低的咆哮交織,前者聲調不大,卻似蘊含四兩撥千斤的力量, 硬生生營造出一種不分上下的效果。

站在一邊的兩名警員無端遭到牽連, 魔音灌耳下, 好似自身在被刑訊逼供。

僵持了十來分鐘, 女警員實在受不住, 深吸一口氣正要開口,不料陳冉先一步敗下陣來, 抿了抿有些乾裂的嘴脣,一字一頓道——

“說人話。”

李相浮不依,難得遇到一個不用負責的目標對象,他正講到興頭上。

“兩週前我收到過一封郵件——”陳冉突然拔高音調。

望着還在不停唸咒的李相浮,她猛地擡眼望向女警員:“先讓這個人滾!”

女警員這時意外的好說話,禮貌請離李相浮。

坦白說,她聽了也頭疼得緊。

出了審訊室的門,李相浮並未離開,而是坐在外面等結果。沒多久,女警員突然打開門探出半個身子:“案子一時半會兒很難有定論,我們還得去落實,要不你先回去?”

李相浮配合地站起身:“麻煩了。”

女警員盯着他的背影一直到離開,把餘下勸說的話咽回肚裡,尋思着現在人都這麼好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