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天靈境高手,為了孩子,束手待斃,否則天主教怎麼能夠將他擒住?」少司命看著大祭司,將當年的密約娓娓道來。

「世人皆知,慕承慶已經被殺死,卻不知道他現在依舊沒死,被鎮壓在火焰山下,教宗陛下希望將其魔性湮滅,製造成天級傀儡,為神主所用,教宗陛下不能離開天主教神殿一天時間,有個天級傀儡,可以讓他掌控天下與萬里之外。」

「慕言以為他的爹爹已經死去多年,所以對他的母親恨之入骨,曾發誓,殺盡天主教聖女,如果我們宣布蘇欣是聖女,你猜慕言會不會發瘋啊?」少司命笑的極為陰險殘酷。

「當年他爹愛上了上代聖女,卻被騙的一塌糊塗,死不瞑目,如今他又走慕承慶的老路,絕對會更加瘋狂,所以他不會讓歷史重現,在我們宣布蘇欣是聖女的那一日,我們公告天下,慕言得知消息,絕對會親手殺了蘇欣的,到時候我們不僅可以去除蘇欣這個大敵,還能讓風清羽和慕言敵對,一箭雙鵰……」少司命侃侃而談,這個計劃似乎在她心中早已籌備多時了。

大祭司精芒閃爍,眉間舒展,隨即問道,「你準備如何施展計劃?」

「首先我們要弄清楚蘇欣到底是不是聖女,如果是,我們就不需要再做其他事情了,只要宣布消息就好,如果慕言殺了蘇欣最好,如果下不了手,我們就鎮封蘇欣的記憶,讓她出手殺了慕言!這是一個不敗的計劃!」少司命冷聲說道。

俊美的少司命此刻面孔猙獰,可見她對蘇欣也是恨之入骨了,至少是極為討厭。

犧牲一個聖女,斬殺一名大敵,並且讓其與另外一名大敵成為不死不休的大敵,這對於大祭司而言,這是值得的,當年教宗陛下就不是犧牲了上代聖女才將天級強者慕承慶抓住的嗎?

無毒不丈夫!

「那如果她不是聖女呢?」大祭司沉聲問道。

「她是不是聖女,我們說了算,只要我們二人同時承認她是聖女,就算龍辰和風清羽都要相信!只要蘇欣一死,死無對證,我們撒謊了,誰又會知道?」少司命冷笑道。

「哈哈哈,少司命大人,看不出來你還有此等謀略,老夫真是小瞧了你!」大祭司渾身一顫,眼中出現一絲警惕,不過很快就被掩飾了過去。

「這個蘇欣不知死活,三番四次與神廟為敵,勾結異教徒,對這等人就要用非常人的手段,希望大祭司不要怪小女子才是!」少司命微微躬身,恭敬的說道。

大祭司輕輕扶起少司命柔弱無骨的身子,蒼老的皮膚都覺得有一股酥麻傳來,讓他心神一晃,差點失去了本心,在這一瞬間,他甚至想違背神主教義,想和這少司命發生苟且之事。

少司命終生侍奉神主,侍奉天主教,不得婚戀,地位雖然高崇,卻失了自由身,少司命乃是一介青年女子,怎麼可能願意守身一輩子?

二人四目相對,冒出閃電火花,一縷春意盪向四周,房間內的氣氛發生了變化。 經過馭靈貓兩日苦戰,終於將天靈追風御劍術複製到了第四層,奈何筋疲力盡,無法再將其演化到蘇欣的識海內便陷入了沉睡。

蘇欣精神萎靡,整個人都憔悴了許多,大祭司很早就在門外等候,看著蘇欣這個樣子,不禁吃驚,暗道,「這個瘋子不會真看了天秘典整整兩日吧!」

「大祭司大人,天秘典還給你……」蘇欣說話有氣無力,將玉盒封住,隨即將其交給了大祭司。

「你……這兩日真看了這天秘典?」大祭司渾身炸毛,感覺像看著怪物一樣看著蘇欣。

「不然呢?你以為我在睡覺嗎?」蘇欣沒好氣的耷拉著臉,揮手示意暗衛將其帶回皇宮。

一行人直接拋下愣在當場的大祭司,直奔皇宮而去,而皇宮內,風清羽卻已經站在他的房間外等候,兩日的修養讓他的臉色稍稍有了血色。

看著蘇欣疲憊的臉蛋,不禁有些心疼,這些本該是男人做的事情,蘇欣卻一人扛了下來,獨自對抗大祭司這等老狐狸。

「你沒事吧?」風清羽擔憂的問道。

「沒事,我需要休息一會,沒事不要吵我。」蘇欣故作堅強,可是靈魂已經疲憊到了極點,退開風清羽隔壁的房間,倒在床上便昏睡了過去。

「龍七侍衛長,麻煩你帶人守在大院外,任何人不得打擾,如果是陛下親來,就告訴他,我晚上會去找他。」風清羽說道。

「是,將軍!」龍七帶著大內高手守護庭院,精神高度集中,不敢有絲毫懈怠。

風清羽走進蘇欣的房間,看著她衣服沒脫,鞋子沒脫,就這樣躺在被子上,不禁苦笑,伸手將蘇欣身子放好,將被子蓋好便輕輕退出了房間。

當日,蘇欣在熟睡的時候,神廟卻傳來一則消息,天主教聖光劍和聖泉已經駕臨帝都,驚動了龍辰和風清羽。

聖光劍,只有聖女才可以讓其出鞘,聖女服下聖泉之後會令其神體散發出正統神光,二者兼備,必定是聖女!不可能有絲毫差錯。

這兩種東西是考核聖女的重要至寶,尤其是聖光劍,聖品神兵,強大無比,一旦出鞘,可斷山河日月!

風清羽面無表情的倚靠在被子上,指尖敲打著大腿,思考著對方的用意,蘇欣已經很明確的與神廟為敵了,他們為何還要讓蘇欣考核聖女之位?

蘇欣卻不知道神廟已經開始實施他們的大陰謀,讓其與慕言相愛相殺了,此刻正在呼呼大睡,彌補這兩日的虧損。

神廟派人進宮要求蘇欣回神廟考核聖女位,但是被風清羽直接拒絕,最後雙方商議明日一早當眾考核。

蘇欣一睡便是到半夜從懵懂醒來,卻發現風清羽就坐在自己身旁,不禁一驚。

「你身體還沒好,半夜不睡覺跑我的房間幹什麼?」蘇欣頭疼欲裂,靈魂的過度使用讓其睡了一天加半夜都無法修復,臉龐稍稍有些難看。

「聖光劍和聖泉已經被請到了帝都,早晨就會公開考核,我擔心大祭司他們有什麼陰謀,所以想提前告訴你,讓你有個準備。」風清羽直言說道。

「那個老混蛋,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一猜就知道,肯定是想讓我和慕言反目成仇,不管他,如果慕言那麼傻,輕易上當,就算我看錯人了。」蘇欣沒好氣的說道。

「不,你不懂,慕言對聖女的恨意,他的親娘是上代的聖女,為了誅殺魔神慕承慶,她以身犯險,和魔神發生關係,並生出了慕言,卻用慕言的生命去威脅慕承慶,最後天靈境強者的慕承慶不得不妥協,慕言的性命是他爹換來的……」

「他娘算計他爹,更是算計了他!你想想,他對聖女這種令人作嘔的人,能不恨嗎?而你若再成了聖女,他會更恨的,會恨到失去理智,害怕自己重走他父親當年的歷史,他肯定會出手殺了你!」風清羽沉聲說道。

蘇欣心口一痛,呼吸停滯,突然想到慕言言行舉止和背影,都充斥著悲傷和無盡的孤獨,原來經歷了這等令人無法忍受的事情!

親娘利用自己的生命算計親爹,這等事情在地球上,電視劇里都不可能出現,可是慕言竟然碰上了!

「難怪他無法融入世界,世界也無法融入他!」蘇欣再回想慕言,竟隱約生出一股心疼的感覺來。

「我相信他不會殺我的!你也不用擔心,我肯定不是什麼聖女。」蘇欣很肯定的說道,身為地球來人,怎麼可能是聖女。

「不管是不是,明天早上再說,你的天秘典弄到手了嗎?」風清羽好奇的問道。

「弄到了前五層,第六層太艱澀難懂了,馭靈貓無法觸及,最後只簡單交代了我幾句就昏睡了,估計又得等幾個月才能蘇醒。」蘇欣十分不甘心,這次能看見天靈追風御劍術,是氣運,再想觸碰到天秘典就困難多了,而且現在和大祭司已經明確為敵,下次只能靠強搶了。

「五層,很不錯了!足夠你修鍊幾十年,等到三五十年後世界成了什麼樣子我們都不知道,何必去想那麼多。」風清羽嘴角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對未來的世界充滿了不確定。

蘇欣也是滿腔的無奈,現在身在的這個世界,誰都可能是敵人,誰都可能出手殺了自己,就連最相信的慕言,都可能隨時出手殺了自己,偌大的世界,竟然只有風清羽一個人可以相信。

「我準備修鍊地級秘術,縹緲步,這是馭靈貓交代的,這是保命的最佳秘術,明天你教我吧,我們一起練!」蘇欣握住風清羽的大手柔聲說道。

「好!今夜好好休息……」風清羽身體一顫,看著柔弱無骨的蘇欣,在外人看來如此的強大,可是在獨處的時候,去也是這般無助,心中忍不住湧出想保護的慾望。

「讓我抱著你睡,你在身邊,我安心。」蘇欣主動將風清羽按在了床上,小手一揮,將被子蓋在身上,被窩裡,兩雙明亮的眼睛彼此互視,狂亂的心跳猶如悅耳的天籟。

風清羽輕輕靠近,感受蘇欣雙手微顫,伸出自己手臂攬住了蘇欣,將其身體融入自己渾厚的胸膛里,稍稍俯身,溫厚的嘴唇別封住了櫻桃小嘴。

夜色黑暗,風清羽的大手撫慰著顫抖的蘇欣,起身壓住了蘇欣。 神廟外一片死寂,除了萬靈的恭敬,再無他聲,連大祭司和少司命都不敢再褻瀆神威。

皇宮內,龍辰握著拳頭,面無表情,許久之後哀嘆一聲揮手示意龍七離去。

蘇欣緩緩下降,羽翅合一,表情平淡的如一波清水,沒有絲毫情緒,內心卻翻湧,粉拳攥緊,心底暗道,「大祭司,你徹底毀了我的生活,那我就毀了所有人的信仰!」

「既然我是聖女,那我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重查神廟地牢里所有的人。」蘇欣淡淡的說道,「陳威,本宮命你為特別執行官,暫時掌管帝都神廟所有神衛軍,現在你去把神廟地牢里的所有罪犯都提出來,當眾審查。」

「是!聖女大人!」陳威興奮,這就掌權了,果然先效忠聖女還是有好處的。

「你敢徇私舞弊,小心你的腦袋,記住,現在你只對我負責!」蘇欣冷冷的說道。

「是,聖女大人,我這就去把他們都提出來,還有他們的資料也會取來。」陳威恭敬的退去。

蘇欣對著風清羽點了點頭,示意稍安勿躁,風清羽隨即也笑了笑,別人不信蘇欣,但是他信,不管蘇欣是不是聖女,她就是蘇欣,永遠不可能變壞!

「子民們,神讓神仆們憐愛世人,普度眾生,如果有的神職知法犯法,褻瀆神威,本宮願為你們做主,不管對方地位多麼崇高,只要你們有證據,我保證他們不會有機會報復你們的,請你們大膽檢舉。」蘇欣神光綻放,俯視著眾人,聖光普照,讓人敬畏。

可是神廟的人積威已久,誰敢得罪!神廟外一片死寂!神職膽戰心驚,生怕哪個不怕死的人跑出來把他們之前做的壞事給抖了出來,平常百姓自然知道民不能與官斗,更不能和神仆斗。

蘇欣淡然一笑,現在沒人站出來無所謂,等會自然會有人站出來!

很快,陳威便將大牢里的三百多位犯人帶了出來,這些人常年不見陽光,臉色慘白,很多人身上都還帶著傷痕,顯然遭遇過虐待。

蘇欣拿過這三百多人的資料,看了看他們記錄在案的罪名,是不是真的,對於地球人蘇欣來說,最簡單不過了。

整整看了一個時辰,有一半的人確實犯過大錯,而且是不可饒恕的錯誤,只是他們最後又得罪了神權,這才被抓了進來。

對於這部分人,蘇欣根本沒有徹查的興趣,玉手一揮,令人將他們押回大佬內。

蘇欣看著劉子奇和上官琦兩個人的資料,發現劉子奇這個首輔大臣的確算得上難得一見的好官,只可惜熱衷皇權,不屑神權,被抓入地牢還能活這麼久,只能說是運氣很好了。

上官琦,風清羽的授業恩師,他的打仗技巧,有一半出自眼前這位老人,而另一半則是他在戰場上拼回來的。

「上官琦,本宮即是騰龍公主,又是天主教新晉陞的聖女,這次決定徹查地牢里的犯人,我想知道對於神殿給您安插的罪名,您可認罪?」蘇欣順著風清羽的眼神,很容易找出他的授業恩師,看著眼前骨瘦如柴的老人,威沉的問道。

「老夫不認罪!老夫這輩子教出數十名鐵骨錚錚的將軍,自己更是硬骨頭一把,如果你們想殺就殺,老頭子反正也活夠了!」上官琦看著風清羽顫抖的身軀和通紅的眼睛,眼角出現一滴濁淚,不過並未將此刻的心情爆發出來,生怕風清羽一時衝動,令帝國萬民陷於水火之中。

「季綢軍團長,按照你這資料上的記載,這位老人家犯了瀆神之罪,麻煩你告訴我,他究竟怎麼樣瀆神了?」蘇欣漠然望著季綢,聲音冰寒,讓季綢渾身直哆嗦。

季綢怎麼也沒有想到蘇欣如此狠,本以為殺幾個普通神衛軍就算立威了,可現在竟然直接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了。

「聖女殿下……我……他……」季綢傻眼了,嘴角呢喃,欲言又止,眼睛一直盯著大祭司,希望他為自己說句話。

「怎麼?你親手抓的犯人,你不知道他的罪名嗎?本宮最後問你一次,他到底犯了什麼瀆神之罪!」蘇欣冷聲問道。

「他……他可能參與了預謀推翻神權的小團體……」季綢實在不知道如何去辯解,誰都知道,上官琦乃是戰爭大師,培養出一個又一個帝國將軍,騰龍戰神風清羽便是他培養出來的,神廟想盡辦法要治他的罪,可惜一直抓不到把柄,最後只用了莫須有的罪名將其定罪,並打入大牢!

季綢怎麼也想不到幾年後會有蘇欣這樣的奇葩聖女為其翻案,現在是後悔莫及。

「可能?你眼中還有神威浩蕩,普度眾生,神主教義嗎?真正的瀆神者,不是這位老人,而是你,季綢!」蘇欣嗤笑一聲,對著陳威喝道,「把他抓入大牢,以瀆神罪擇日處死!」

「聖女殿下不要啊!大祭司大人救我啊!」季綢驚恐,瀆神罪,那就是火刑極刑啊!這輩子燒死那麼多人,深知那種被火活活燒死的痛苦,他享受慣了,怎麼可以忍受被火燒死呢!

大祭司和少司命臉色難看,這才明白什麼叫自己搬石頭砸自己的腳!聖女的地位明顯比大祭司和少司命地位高,聖女做的決定,他們哪有資格反駁!

「聖女殿下……這……」大祭司炸毛,當著這麼多百姓,將神廟的腐朽和貪戀公佈於眾,這簡直是要毀了世人的信仰啊!

「怎麼?正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我很好奇季綢為何有這麼大的膽子,是他私人所為還是受了某些人的指示?大祭司需要我查的更徹底嗎?」蘇欣反問道。

「不需要,絕對不需要,您大可直接宣布這些犯人有罪或者無罪,即便有罪也可以特赦,畢竟聖女誕生,需要普天同慶嘛,呵呵呵……」大祭司尷尬苦笑,若真查下去,自己這條老命都要丟一半。

「既然如此,我也不想浪費口舌,這一百二十餘人,全部無罪釋放,神殿對你們造成的無理傷害,本宮深表歉意,代表神主,教宗陛下給你們道歉,並每個人將獲得一萬兩白銀的補償!如果自己還有何冤屈,盡可對本宮說,本宮絕對會為你們做主。」蘇欣直接裁決百餘人的生死,讓這些帝國強者,棟樑之才興奮,震驚。

聖女不應該是為神殿說話的嗎?為什麼會幫他們?而且如此狠狠的給神殿一耳光? 夜色黑暗,風清羽的大手撫慰著顫抖的蘇欣,起身壓住了蘇欣。

蘇欣渾身僵硬,緊張無比,這個用身體幫自己擋了那麼多刀的男人,帝國男神,竟然如此靠近自己,讓她有些把持不住,可是心底有一道聲音在告訴自己,不能這麼做!

「我隨時都可能離開這個世界,或許明天早上醒來,我就回到了地球上,那時候又該如何去承受失去他的痛苦?如果和他在一起了,慕言又該怎麼辦?」

即便慕言無需考慮,可是不敢失去,終究還是不敢擁有!慕言最先闖進她的世界,可是現在卻變得撲朔迷離,隨時都可能成為死敵,這種感覺讓蘇欣十分痛苦。

風清羽沒有給蘇欣拒絕的機會,大手插入秀髮間,身體毫無間隙的貼在了一起,彼此的呼吸心跳清晰可聞,黑暗代替了一切,可是彼此都知道,對方在注視著自己!

風清羽左手支撐身體平衡,右手攀上了蘇欣的高峰,輕輕揉捏,蘇欣情不自禁的發出一聲呻吟之聲,沒有反感,只有一種莫名的興奮和刺激,讓她安靜的望著眼前的男人。

風清羽十年光棍,少年從軍,沒有經驗,只能靠本能的去摸索,大手慢慢撫慰,漸漸找到了竅門,直接深入了懷內,手與胸前軟肉交接,二人幾乎同時酥麻一顫,他漸漸用了力道,將豐滿的傲人高峰擠變了形狀。

蘇欣從刺激中驚醒,連忙按住按在自己雙峰上的大手,驚聲道,「不可以!」

「為何不可以?」風清羽停住了亂動的大手,尊重了蘇欣的意思,不過還是很疑惑,忍不住問了出來。

「你現在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可以相信的人,慕言也隨時可能成為我的敵人,隨即都可能會殺我,大祭司想殺我,皇后想殺我,龍辰陛下也只是在利用我對付神廟,所以我不想欺騙你,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你信我嗎?」蘇欣反手抱緊風清羽,讓二人緊緊貼在一起。

風清羽一驚,這才明白蘇欣的處境,外表看起來那麼強大,誰都不怕,可是內心深處竟然如此孤獨。

「什麼意思?我不太懂,什麼叫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風清羽皺眉,憐聲問道。

「我的家鄉叫做地球,那裡是文明高度發達的地方,但是卻沒有這種神話般的修鍊方式,地球和這片大陸分明不在一個宇宙,不在一個空間,我出現的莫名其妙,可是我更擔心我離開的更會莫名其妙,我隨時都可能消失的,我不想害了你,更不想失去你,所以我寧願就這麼簡單的做個朋友,這樣,如果哪天我消失了,你至少不必太難過!」

蘇欣坦言,其實她更怕自己失去風清羽,這個世界,風清羽才是唯一值得自己相信的,也只有他會為了自己一夜之間挨了八刀,可是這樣的男人,一旦擁有了,就不想再丟棄了!若是有朝一日她真的離開,讓她如何去承受?

「不是因為慕言那混蛋就可以,哼,你就算跑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把你抓回來的!」風清羽霸道的說道。

蘇欣咧嘴淺笑,笑的讓人心碎,地球與此地相隔的不止天涯海角!若真回去了,可能就再也回不來了!

「你不懂這天涯海角的距離……」蘇欣悲傷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