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你放心吧,我只是一介武夫,不懂什麼大是大非,但如果是有人想要殺你,必須從我的屍體之上跨過去。」孫龍沉聲道。

「好兄弟。」孫志大笑一聲,拍了拍孫龍的肩膀。

幾乎同樣的對話,也在陳豹的住處發生。

「既然無法遏制,就不用遏制他們。」

「我們必須積蓄力量,以防不測。如果聖騎士真的敢打過來,我一定要讓他們好看,一群白皮豬,也敢來我上海灘鬧事,真是找死!」

陳豹說得斬釘截鐵,手下眾人都清楚的知道大哥的態度。

他身旁站著一個高大的男人,正是他手下的修真境高手,屈楚蕭。

屈楚蕭聽到陳豹的話,嘴邊露出一絲笑容。雖然他沒有說話,但眼神堅定到了極點。

若有人要殺陳豹,必須先從他的屍體上踏過去。

自從葉寒去胡爺那裡走了一趟之後,整個上海灘反而平靜了下來,像是沒有任何事情發生過一樣。

葉寒所接手的地方,也都穩定下來,甚至都沒有任何人來找麻煩。

這種寧靜,卻讓更多人有些不安。

也許,這正是暴風雨之前的寧靜?

這一夜,葉寒又偷偷找到了唐曉雪。

看得出來,葉寒來到上海灘之後,唐曉雪的情緒要好了很多。

一見到葉寒,她便直接撲到了葉寒的懷裡撒嬌:「寒哥哥,今天晚上陪我一晚上好不好?不要再找鍾姨了。」

葉寒本來想要讓她將鍾漣漪喊來的,但聽到唐曉雪的話之後,實在不好開口。

他嘆了一口氣,既然唐曉雪不想讓他找鍾漣漪過來,那就不找了吧。

反正只是一晚上而已,也不會耽誤什麼正事。

「行,今天晚上我好好陪你。」葉寒柔聲說道。

唐曉雪非常開心,兩人相擁在一起閑聊了一會兒,隨後自然而然的倒在了床上。

不過,葉寒今天沒有吃了這塊糖,只是陪著她小聲說話,一直到凌晨,唐曉雪這才在葉寒的懷中沉沉的睡了過去。

至於葉寒,只能忍著邪火在她香噴噴的嬌軀旁邊平躺了一晚。

第二天一大早,葉寒悄悄離開。

這個別墅的防禦,對於葉寒來說相當於無。

在葉寒跳出圍牆之前,他忽然回頭看了一眼。

只見小貓站在二樓的一個窗前,正笑著看著他。

葉寒絲毫不慌,反而朝著小貓揮了揮手,然後才離開了這棟別墅。

「這傢伙……」小貓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他知道,葉寒在唐曉雪的房間之中過了一晚上。

「看來小姐是真的喜歡他,唉,也不知道鍾姐在想什麼,到了現在還不鬆口。」

小貓嘆了口氣,還是想不透鍾漣漪究竟是什麼想法。

這天晚上,葉寒又來到了這個別墅里,熟門熟路的來到唐曉雪的房間。

此時,房間里沒有開燈,一片漆黑,葉寒隱約能看到,被子里躺著一個人。

這丫頭今天睡得挺早啊。

葉寒沒有想太多,直接摸進了被子之中,一把抱住了那個火熱的身軀。

但很快,葉寒就感覺到不對。

被子裡面的人,絕對不是唐曉雪。因為唐曉雪的身材,沒有這麼豐滿。

那這個人究竟是誰?

葉寒心中有些驚訝。就在此時,床頭燈被打開來。

一張冷艷的臉出現在葉寒的面前。

「真的是你啊?」葉寒有些尷尬。

被子里的美女不是別人,正是竹葉青。

竹葉青冷冷的盯著葉寒:「摸夠了沒有?」

葉寒這才反應過來,可是他不但沒有放開,反而一個翻身,將竹葉青壓在了身下。

「沒摸夠。」葉寒笑眯眯的道。

「你不怕我殺了你?」竹葉青眼中殺氣四伏,她沒有絲毫慌張,眼神更加的冷冽。

葉寒挑起竹葉青光潔的下巴,嬉笑著道:「當然不怕。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更何況。你捨得殺我嗎?」

「哼。」竹葉青冷哼一聲,隨後兩道青光,朝著葉寒的眼睛激射而去。

葉寒眉頭一皺,匆忙抓住這兩條青蛇,然後甩到了地上。

他依然壓在鍾漣漪的嬌軀之上,嘆了口氣:「唉,沒想到你還真捨得下手。」

鍾漣漪的美眸中閃過一絲訝然,隨後她的身上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抬起玉手就朝著葉寒的脖子砍了過去。

葉寒吃了一驚,不得不從她身上跳起來閃避。

「修真境?」葉寒打量了竹葉青一陣,隨後想到了什麼,搖了搖頭道:「不對,你是苗疆的人。」。 此時。

主卧室內,褚臨沉心情同樣難以平靜。

他習慣掌控一切,但現在,思緒卻總是在想關於秦舒的事情。

似乎,那個女人牽引了他的情緒!

這不是一個好現象。

褚臨沉不禁心煩意亂。

他又不是沒有女人,王藝琳,他的第一個女人,也是他決心要娶的唯一女人。

他應該想她才對,而不是秦舒!

褚臨沉面色一凜,拿手機撥出了號碼。

半小時后。

秦舒從房間里出來,和褚臨沉碰了個正著。

一秒記住https://m.net

他一改冷峻深沉的模樣,換上了一套藍白配色的休閑西裝,走的近了,甚至能聞到他身上淡淡的古龍水香味。

像個準備去赴約的浪漫青年,優雅矜貴。

饒是如此,想到這個男人的「真面目」,秦舒還是下意識心裡一縮,眸光微垂。

褚臨沉也是快速收回視線,掩去眼中一閃而過的不自然,像個沒事人一樣的出去了。

王家。

這是他們住進新別墅的第一天,張雯毫不吝嗇地請了個傭人,照顧他們一家三口日常起居。

這不,一桌子豐盛的晚飯,就是傭人辜嬸做的。

張雯很享受這種不用自己動手做飯的感覺,真是太好了。以後她只需要當個闊太太,每天逛街、保養、買買買!

反正這一切,都有她的好女婿,褚家大少爺買單!

王振華也很高興,今天他又投資了一筆生意,用的自然也是褚臨沉那張卡里的錢。

公司的規模會逐步擴大,在不久的將來,他相信自己也可以成為海城知名企業家一員。

靠著褚臨沉這顆搖錢樹,他們王家,徹底擺脫了以往的下層生活,很快就要成為上層人士了!

「來來來,快吃快吃,以前只在網上看別人餐桌擺滿了海參鮑魚大龍蝦,現在咱們家也有了!」

張雯拿起筷子,夾了一隻鮑魚放到王藝琳碗里,「女兒,咱們家有今天都虧了你,你多吃點,好好補補!」

辜嬸之前也在大戶人家做過保姆,但還是頭一次見王家這樣的,整個暴發戶的氣質。

在沒人注意的角落裡,她撇了下嘴角。

王藝琳還沒把鮑魚送進嘴裡,電話響了起來。

她只隨意看了眼,驚得鮑魚都掉了,趕緊接起來。

接完電話,她激動地說話都不利索了,「褚少約我……吃飯。」

要知道,一開始他就說過,暫時不跟她見面。

王振華兩口子也是愣住。

張雯反應快,把筷子一放,「那還等什麼啊!褚少肯定是忍不住想你了!趕緊去……不對,得先好好準備才行!」

……

星游娛樂總經理辦公室。

褚雲希好整以暇地等秦舒在宴會上出醜的消息傳來。

三個好友的電話卻紛紛打過來。

「雲希,我家項目被突然叫停了!這是怎麼回事?」

「你嫂子是不是跟褚少告狀了啊?為什麼我老公上個月才拿到的褚氏合作案,也被臨時終止了。」

「還有我,我公公才交到褚氏的策劃案,也被無理由退回來了。」

「雲希,我們都是為了幫你出氣才欺負你嫂子的,也是你說你哥絕對不會站在她那邊,我們才相信你的。現在出了事,你可一定要幫忙啊!」

褚雲希看到這些消息,頭瞬間大了。

發了個笑臉,回復幾人:「放心,你們都是我的朋友,我不會坐視不管。我哥那邊,只要我跟他說兩句,項目還是會給你們的。」

關掉聊天界面,褚雲希的臉霎時冷了下來。

好個秦舒,居然跟她哥告狀,真把自己當褚家少夫人了! 「這不是說明,我對你充分有信心,倒是他一點都不看好你。」

祁明修打賭輸了,還不忘順道挑撥離間一下。宋九月鄙夷地笑了笑,絲毫不為所動。

知妻莫若夫,這話倒是一點都不假。

慕斯爵應該是算準了宋九月會等他,所以才會那麼說。

這狗男人,該說不說,真的把宋九月,吃的透透的。

「你閉嘴吧,小心他聽到收拾你。」

百里燃不滿地維護道,在他這個好基友面前,說慕斯爵的壞話,當他是死人嗎。

他和慕斯爵的關係,那可是革命友情,一起穿開襠褲長大的,絕對不是因為慕斯爵經常在他被他老爸經濟封鎖的時候救濟他,也不是因為上次慕斯爵出手大方,給他那麼多辛苦費。

就是單純的因為兄弟情,友誼的巨輪而已。

「呵呵,他都被淘汰了,怎麼收拾我?」

祁明修頗為囂張地說道,剛才他其實也在一直在觀察慕斯爵那一桌,看到慕斯爵的1000號被淘汰,祁明修差點當場就想跳個霹靂舞慶祝一下。.

「你想怎麼被收拾?」

低沉又薄涼的聲音,忽然從電梯旁邊傳來。

只見一個戴着1678號面具的男人,從陰影里走了出來。

「你,你特么,不是,不是被……」

因為身邊還有別人,祁明修不敢說得太過明顯,只是隔着面具,都能感覺到祁明修的驚訝。

「我怎麼了,你說話能不能好好說話?」

慕斯爵冷哼道。

「不是,你怎麼就,怎麼就,你晉級了?」

祁明修真的驚訝的舌頭都在打結了,慕斯爵剛才不是被淘汰了,怎麼會又變成1678號了?

明明剛才他也一直在觀察1000號,就是慕斯爵啊,那現在這個1678號,又是從哪裏冒出來的。

「你沒有聽說過一句話,叫有錢任性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