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劍氣,去」,隨著劍塵的聲音落下,五道金色的劍氣直接封鎖了那暗黑犬的所有逃避路線。

嘭,果然,那暗黑犬雖然躲過了三道劍氣,但是剩下那兩道劍氣卻是結結實實的打在了它的身上,並且讓它受了一點傷。

「咦,想不到他還是個劍客,而且看他剛才的那幾道劍氣,顯然他在劍道也有著一定的造詣,或許他能靠他手中的劍挽回局勢」

「或許吧」顯然這人對劍塵不是抱有很大的信心。

看到被自己所傷的暗黑犬,劍塵冷哼一聲后便大步朝著那暗黑犬殺去。

那暗黑犬還想故技重施,但是一旦它離開劍塵數米遠,劍塵便施展劍氣封鎖它的逃避路線。

在知道這招沒用后,那暗黑犬終於回歸了妖獸的本性,直接殺向了劍塵。

「來的好」看著那朝著自己奔來的暗黑犬,劍塵也是一喜隨即提著長劍迎去。

「天罡七玄劍」第一玄「」勇往直前」

咻,就在那暗黑犬快碰到劍塵的時候,一道恐怖的能量便從劍塵的身上湧現,緊接著那暗黑犬就被這能量擊中。

嘭,只見那暗黑犬一連被打退數米之遠才停下身影。

就在它抬頭尋找劍塵的時候,劍塵已經如影而至,而此時的劍塵已經將長劍收回儲物袋直接用自己的雙拳打向那暗黑犬。

「天罡裂地拳!」

「瘋魔拳法」第一拳「化魔」

「瘋魔拳法」第二拳「無畏」

見那暗黑犬還沒穩住身形,劍塵一連打出三拳,並且一拳比一拳強。

嘭,只見那暗黑犬被劍塵這三拳直接打的倒飛。

有這麼好的機會劍塵自然不會放過,於是他又拿出了自己的三尺青鋒,想到用自己的劍技將那暗黑犬直接斬殺。

然而這時劍塵突然聽到了後面傳來的動靜,他轉身一看,原來那暗黑犬已經將靈龜和妖鳳撕裂,現在正朝著舒傲寒殺去。

「哼,天罡七玄劍,第一玄『勇往直前『」,在這瞬間,劍塵立馬將自己的攻勢轉向了後方的那頭暗黑犬。

嘭,雖然那頭暗黑犬被震退,但是劍塵卻錯過了斬殺那頭已經重傷的暗黑犬的機會。

看著半跪著的舒傲寒,劍塵立馬走向前去將她扶起。

「對不起,劍塵哥哥,我沒能撐住」舒傲寒自責道。

「沒事,傲寒妹妹,你已經做的很好了,接下來它們都交給我吧」劍塵安慰道。

隨後劍塵便一人朝著那兩頭暗黑犬走去。

「唉,可惜了,若是那女子再多堅持一會,他們就能取得勝利了」只聽到後方傳來一陣陣唏噓聲。

看著眼前的兩頭暗黑犬,劍塵沒有絲毫害怕,而是暗悄悄地將星隕劍拿了出來,為了掩蓋它的強大氣勢,劍塵只能用天罡能量將其掩蓋。

而那兩頭暗黑犬看著劍塵沒有動,它們也沒輕舉妄動,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它們的內心則是傳來一股不安的情緒,而劍塵那邊卻是傳來陣陣天神般的氣息。

終於,那兩頭暗黑犬再也忍受不了這種不安的情緒了,立馬朝著劍塵撲來。

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暗黑犬,劍塵也是默念道「晚了」。

而後劍塵也是大吼一聲「『天罡七玄劍『第二劍,『天神下凡!『」。

隨著這道驚雷般的聲音落下,一道帶著天神般氣息的恐怖劍氣朝著那暗黑犬殺去。

而那兩頭暗黑犬在這強大的氣息下也是面露恐懼,隨後便在絕望中被那劍氣籠罩。

收拾好戰利品后,劍塵便走向了舒傲寒,隨手遞給她一枚玄階八段的精核說道:」今晚嘗試能不能突破到玄階八段!」

而後方那些名劍山莊的弟子還處於震驚當中,顯然劍塵剛才的那招劍技已經將他們震住了。

良久后,他們之中才有人說了句:「好強」,而此刻再也沒有一人對比進行反駁。 而劍塵和舒傲寒早已經離開了原地,繼續尋找玄階八段的妖獸。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斬殺了十多頭玄階七段的妖獸后,他們又感受到了玄階八段妖獸的氣息。

這次他們遇到的一頭玄階八段的劍齒妖虎,在妖虎在感受到有生人的氣息后,那妖虎立馬進入了警戒狀態。

不過在感受到劍塵和舒傲寒的氣息后,它立馬放鬆了下來,因為劍塵和舒傲寒的氣息太弱,根本對它造成不了威脅,尤其是劍塵僅是玄階五段的氣息,它更是直接將劍塵忽略掉了。

不過在接下來的戰鬥中,它到徹底嘗到輕視劍塵的苦頭了。

甚至不用舒傲寒幫忙,劍塵一個人直接和這個劍塵妖虎打了起來。

而那劍齒妖虎一邊要和劍塵戰鬥,一邊要提防舒傲寒的偷襲,自然被劍塵打的連連倒退。

至此這頭劍齒妖虎才知道劍塵的恐怖,於是開始重視劍塵這個對手。

然而劍塵已是沒有耐心了,直接將天罡琉璃體施展到極致,直殺那劍齒妖虎!

「天罡裂地拳!」

「瘋魔拳法」第一拳「化魔」

「瘋魔拳法」第二拳「無畏」

劍塵接連三拳轟出,直接打在那劍齒妖虎的胸膛上,直接把它打成重傷。

那妖虎在被劍塵重創后再也不敢和他抗衡,立馬有了逃跑的心思。

不過劍塵怎麼會讓它如此容易的逃走,直接抽出自己的三尺青鋒,施展劍技向它殺去。

「天罡指!」

「天罡劍氣!」

「天罡七玄劍」第一劍「勇往直前」

接連三劍斬出,那劍齒妖虎直接被那劍光籠罩,隨後在哀嚎一聲后便倒在了地上。

收拾好這劍齒妖虎的精核和精血后劍塵和舒傲寒又去尋找下一個獵物。

在黃昏時,劍塵和舒傲寒又偶遇一頭玄階八段的妖獸,這次劍塵更是抽出了星隕劍以極快的速度解決了它。

……

回道洞府後,劍塵對舒傲寒說道:「一人兩顆玄階八段的精核,再加上之前那些玄階七段的精核,應該能夠讓我們再突破一段,還有這些精血,我的體魄也能夠達到一個新的層次,到時候就算是玄階九段的妖獸我也能拿下」

舒傲寒回道:「沒幾天就要開啟這地階洞府了到時候必定是一場龍爭虎鬥」

劍塵點點頭,隨即兩人都進入了修鍊狀態。

只見劍塵隨手拿出幾枚玄階七段的精核,隨後運轉天罡訣,進行吸收。

隨著能量不斷地被吸入,劍塵也感受到了本源能量的興奮,而隨著它的興奮,劍塵吸收能量的速度也是變的越來越快,越來越可怕。

低頭望著已經乾癟的精核,劍塵也是苦笑道:「這天罡訣真霸道啊,若是這精核讓別人吸收之前要幾個時辰」

不過劍塵也沒再多想,雖然修鍊了這天罡訣后需要進階的能量遠超常人,但是進階后的戰力也遠非同階可比。

又拿出數課玄階七段的能量,劍塵又運轉天罡訣吸收起來。

隨著劍塵的不斷吸收,他手中的精核也是越來越少,不過他體內的能量卻也越來越恐怖。

當劍塵把所有玄階七段的精核吸收完畢后,他體內的能量也是達到了一個頂峰。

於是劍塵便拿出那兩枚玄階八段的精核吸收,這兩枚精核的能量顯然比之前的玄階八段的能量要龐大數倍。

隨著那玄階八段精核的不斷的乾癟,劍塵的本源能量也在不斷膨脹,直到達到某個零界點后,又開始收縮,最終穩定下來。

而這時劍塵也睜開了雙眼,經過數個時辰的修鍊,他終於踏入了玄階六段!

對於別人來說可能已經修鍊完畢了,但是對於劍塵來說還有最重要的一部分,那就是將剛吸入的能量同化為本源能量!

經過幾個時辰后劍塵再一次睜開了雙眼,感受了一下體內龐大了數倍的能量,劍塵也是大感滿意。

若是現在讓劍塵斬殺玄階八段的妖獸,那簡直是手到擒來的事,不過若是面對玄階九段的妖獸還是得小心,畢竟有些妖獸可能已經半隻腳踏入了地階!

看了看還在修鍊了舒傲寒,劍塵隨即將六合靈龜陣和六合妖鳳陣施展了出來,然後命令它們在此守護舒傲寒。

看著這兩頭堪比玄階八段妖獸的生物,劍塵也是十分滿意,除非玄階九段的妖獸親臨,不然它們足以保護舒傲寒。

走出洞府,看著陽光明媚的天空,劍塵突然意識到這次突破居然用了整整一個晚上。

立馬找到一個空曠地后,劍塵將那些精血全部倒入盆中,而他自己也一下子跳了進去。

「啊」劍塵一坐進去就感到身體上傳來的陣陣撕痛感,幸好劍塵出來找了個空曠地帶修鍊,不然的話,這鬼哭狼嚎般的叫聲,定會把舒傲寒從修鍊中吵醒。

隨著時間的流逝劍塵也慢慢適應了這疼痛感,雖然劍塵不再大聲吼叫,但從他凝重的臉色和緊閉的牙關就知道這次淬鍊仍然是十分痛苦的事。

直到黃昏劍塵才將盆中的精血全部吸收完畢,而他的雙眼也在此刻睜開。

長呼一口氣,劍塵整個人癱倒在地上,雖然他現在的體魄可以堪比玄階八段的妖獸了,但是他卻絲毫沒有晉級的快感,顯然剛才被那精血折磨壞了。

稍作休息后,劍塵才起身感受了一下自己的體魄。

隨意地揮舞了幾下拳腳,劍塵才露出滿意的笑容。

看到天色已晚,劍塵快步跑回洞府,看著守在洞口的妖鳳和靈龜,劍塵鬆了一個氣,顯然沒人買打擾舒傲寒。

將它們收回后劍塵便快步走了進去,看著還在修鍊的舒傲寒,劍塵也是泛起了嘀咕,」這次修鍊怎麼這麼久」,不過卻也沒多想,隨後便守在門口替舒傲寒護法。

雖說是護法,但是劍塵可不是和能閑的下來的人,他時而坐下來淬鍊一下自己的天罡指,時而站起來出劍,揮拳,練習自己的劍技和拳法。

終於在一個時辰后,洞府內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劍塵哥哥,我突破了,你在哪裡?」。

聽到這聲音,劍塵立馬跑了進去詢問道:「傲寒,你這次突破怎麼花了這麼久的時間? 靈魂冠冕 出了什麼問題嘛?」

「劍塵哥哥,是我在修鍊那《天靈訣》,它可以淬鍊我的能量將它們變得更加精純,不信你看」隨後一道淡藍色的能力在舒傲寒手中凝現。

看到這劍塵才放下心來,這淬鍊能量的功效和他的天罡訣差不多,都能將那些能量壓縮,然後使它們變得更加精純。

(本章完) 「怎麼樣,要不要去試試玄階八段的實力?」劍塵問道。

「好,正有此意」舒傲寒笑道。

接著劍塵便在一旁看著舒傲寒慢慢熟悉玄階八段的力量。

而後他也有點手癢,竟也提起自己的雙拳,虎虎生威的揮舞起來。

月光下,只見一道白色的倩影在揮砍著手中的長劍,而她身旁的男子時而舞拳時而使劍。

突然劍塵停了下來,對舒傲寒說道:「傲寒,停下來,別說話」。

舒傲寒雖然沒搞清楚狀況,但還是乖乖的停下了手中的長劍。

過了一會,劍塵接著對舒傲寒說道:「跟我來,輕點聲」。

就這樣兩道人影在樹林中一前一後的走著。

「怎麼了,劍塵哥哥?」舒傲寒不解道。

「前方有人,而且聽聲音大概有十來個」劍塵回答道。

「劍塵哥哥難道想打劫他們的精核和精血?」舒傲寒問道。

「也不全是,若是有機會肯定將他們的精核和精血全部拿下,但是這群人腳步十分急促,似乎有什麼急事,想來應該是發現什麼寶貝了」劍塵回道。

「劍塵哥哥是想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自然,先讓他們帶路,到時候我們再將寶物拿了,再不濟也可以將他們的精核和精血搶了」劍塵說道。

隨後他們兩人不緊不慢的跟著那群人,他們時而快速奔走,時而停下來休息。

就這樣一個時辰后那群人終於在一處地方停了下來而且在四處尋找著什麼。

「劍塵哥哥,想來這群人到達他們的目的地了,我們要不要將他們拿下」舒傲寒在一旁說道。

「不急,先讓他們將寶物找出來再說,況且我們也不知道這周圍有沒有什麼陷阱」劍塵回道。

隨後他們兩人便安靜的躲在樹上看著那群人。

「大哥,確定是這裡么?我們四處都找遍了,什麼都沒發現啊」只聽他們其中一人問道。

「肯定沒錯的,這是上一輩的人所繪,應該不會錯」

「聽說這位隕落的前輩修為達到了玄階九段巔峰,甚至半隻腳踏入了地階,若是我們能達到他坐化留下的本源能量,到時候肯定可以讓青鳳進階到玄階九段」

原來這些人正是沈家的人,當然這些都被劍塵看到了眼裡。

「他們沈家的人可真慘啊,又讓我遇到了」劍塵在一旁笑道。

「劍塵哥哥,他們說的本源能量是什麼?」舒傲寒不解道。

「那本源能量,據說是人死後凝聚的本源能量,不過能形成的幾率很小,絕大多數的人死後,他們的本源能量都會消散在這天地間」劍塵耐心的給舒傲寒解釋道。

「那這本源能量能像精核一樣吸收嘛?」舒傲寒追問道。

「當然可以,而且這本源能量比那妖獸的精核溫和的多,所以吸收起來十分容易」劍塵回道。

而這時那沈家的弟子有一人快速的跑向沈泉,向他說著什麼。

隨後他們走到了一塊石頭前,也不知道他們幹了什麼,突然前方出現了一個台階暗道。

「你們四個守在這裡,別讓別人進來」那沈泉吩咐道。

吩咐完后那四人便守在那台階旁,至於剩下的人則全部進入了那台階暗道。

隨著他們的進入,那台階暗道則逐漸關閉。

「劍塵哥哥,我們要不要進去?」舒傲寒看著他們進去后便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