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真是看不出來龍家這麼不尋常啊,那我這次真是賺到了,不僅睡了龍家的傳人,而且還要成為龍家的上門女婿,真是太好了。」劉笑天知道對方是來找茬的,所以話語也是十分的不善。

「臭小子,我不想跟你廢話,跟你廢話下去,我非得一巴掌拍死你不可,看在你救過我們小姐的份上,我可以饒你不死,但是你必須廢了天藏訣,否則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們龍家,不是你這種傢伙可以高攀得起的。」南嬤嬤渾身殺意瀰漫,冷冷的說道。

「什麼?你原來追我是為了讓我廢了天藏訣?你做夢了吧你?你他媽腦子正不正常,我還真是沒有想到你們龍家也有這麼不講理的人,我救了你們龍家的傳人,你們卻是這樣子回報我的?」劉笑天冷笑道。

讓他廢了天藏訣,那就意味著要把自己腦海里的一段記憶毀掉,那可是生不如死的感覺,甚至說不定從此他的神識就要被破壞,將來永遠無法凝練神識了?

高家的人不是好東西,看來這龍家的人也好不了多少?除了那個龍寶苑之外。

「臭小子,你敢違抗我的話語,我看你是純粹找死!」聽到劉笑天的話語,南嬤嬤神色冰寒到了極致。渾身殺氣迅速在周圍瀰漫而開。

一股強大的威壓向著劉笑天衝擊而來。

劉笑天冷哼一聲,這天元境一重的修為,要是放在以前,或許他劉笑天還有些壓力,但是現在他突破到了神遊境九重,對上這樣的對手,劉笑天雖然不能保證一擊必殺,但是在心中可是沒有任何壓力的。

但是看南嬤嬤的氣勢,很顯然,在南嬤嬤的眼中,劉笑天已經完全跟一個死人差不多。

因為南嬤嬤也是感應了,對方的的修為只有神遊境九重,並且神遊境九重還是剛剛突破,按照常理,這種修為他一根手指頭就可以捏死對方,根本花費不了多少的力氣的。

「臭小子,我現在只問你,你是廢還是不廢!」南嬤嬤用不容置疑的神色問道。

「哼,你做夢!」劉笑天也是冷冷的回應道。堅決的搖了搖頭。

本以為這次他救了龍寶苑,這龍家的人至少會感謝他吧?但是現在發現,這龍家的人比那些刀神門,煉魂宗的傢伙好不到那裡去!

「好,這可是你說的,你現在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死!」南嬤嬤神色冰寒無比的說道,猛然間,天元境一重的修為爆發,渾身光華繚繞,速度化作一道幻影向著劉笑天而來。

一掌揮出,重重掌印帶著凌厲無比的氣息向著劉笑天而來。

「媽蛋,正好,我可以試試突破神遊境九重之後的威力。」劉笑天整個修為也是瞬間爆發,渾身光華繚繞,不過令南嬤嬤驚訝的是,這小子簡直就是找死,看來還真是被他的氣勢所嚇住了,現在連躲藏都不會躲藏了,竟然靜靜的站在原地等死。

「死!」南嬤嬤冰冷的吐出一個死字,下一刻,一道凜冽無比的掌印向著劉笑天的頭顱拍去,狂風陣陣,很顯然,這南嬤嬤是想讓劉笑天一擊必殺。

然而,就在南嬤嬤的手掌就要拍在劉笑天的頭顱時,劉笑天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猛然間,一道璀璨無比的光華從劉笑天身上狂涌而出,同時劉笑天雙臂舉起,向著對方的掌印轟去。

「轟……」

在劉笑天頭頂綻放無數的光華,兩道殺氣猛烈的撞擊在一起,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之聲。

本來南嬤嬤自信到了極致,但是在與對方的雙拳碰撞的剎那,南嬤嬤卻是不由得神色大變,因為南嬤嬤感覺到一股彪悍無匹的熾熱能量向著自己身體湧來。

南嬤嬤一聲爆喝,整個身形急速後退,因為南嬤嬤這才發覺,原來眼前這個傢伙雖然只有神遊境九重的修為,但是真元的渾厚程度絕對不亞於天元境的修者。

「哼,想走,做夢!」看著南嬤嬤身形暴退而出,劉笑天迅速躍升而起,然後向著南嬤嬤追擊了過去。

南嬤嬤一面後退,一面掌印接連揮出。

不過劉笑天也是接連揮動拳芒,將對方的掌印崩散。 「想讓我死,哪有那麼容易的好事?」劉笑天身形快到極致,一面拳芒轟出,一面祭出九尊聖龍鼎。

「啊……」南嬤嬤做夢也是沒有想到,對方祭出的這尊大鼎會如此的變態,很快,這尊大鼎變得如同山嶽一般,將南嬤嬤直接給撞飛了出去。

九尊聖龍鼎的力量何等的巨大,南嬤嬤根本猝不及防,便是被這九尊聖龍鼎給撞上。

整個空間想起骨頭斷裂的聲音,同時南嬤嬤也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慘叫聲令人不忍直聽。

過了一會兒時間,南嬤嬤這才倒在幾百遠的一處地方,整個身上不知道被撞斷了多少根骨頭,口中鮮血狂噴。

南嬤嬤神色帶著一抹恐懼,她是做夢也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只有神遊境九重的傢伙,竟然會是如此厲害。

劉笑天來到了南嬤嬤面前,嘴角帶著一抹殘忍的笑意。

「孽障,畜生,你敢殺老娘,你就不怕龍家的人將你抽筋去骨?」南嬤嬤冰寒無比的喊道。

在南嬤嬤的心目中,這個傢伙是絕對不敢殺死自己的,否則後患無窮。

「老女人,你想多了,我劉笑天有什麼不敢幹的事情?別說是你,就是龍家比你重要的人來想廢我功法,我一樣會讓他死無葬身之地的。還有,你給我記住,別以為你們龍家有點兒勢力就了不起,你以為是我高攀你們龍家嗎?你還真是可笑,我劉笑天想要的女人,他們排隊等我還來不及了?你以為我會那麼犯賤嗎?」劉笑天搖了搖頭冷笑道。

「孽障,你可知道你跟誰說話嗎?」南嬤嬤冷笑道。

「跟一個將死之人啊!」劉笑天嘴角帶著殘忍的笑容笑道。

「你……」南嬤嬤徹底無語,這個傢伙怎麼對自己龍家一點兒不了解嗎?怎麼說話這麼欠揍。

可是南嬤嬤此刻雖然憤怒無比,但是身上如同已經癱瘓了一般,根本不能與這個傢伙戰鬥了,只能夠搬出自己家族了。

「你什麼你?我告訴你,想讓我死的人,我不管他是天王老子,還是什麼人,我都不會讓他好過的,」劉笑天冷冷的說道。

「小子?你可知道殺了我的後果嗎?」南嬤嬤冰冷無比的問道。

「唉吆喂,我好害怕啊,說說什麼後果啊?」劉笑天裝作一副十分害怕的表情說道。

「你如果殺了我,你就遭到龍家無休止的追殺,直到你死。你要是想活命的活,趕緊將我送回龍家,說不定我還可以替你求情。到時候能夠饒你小子一條小命了!」南嬤嬤得意洋洋的說道。

在南嬤嬤的心目中,雖然知道此刻這個傢伙只要動手,自己必死無疑,但是只要搬出自己家族的勢力,這小子一定可以害怕的。

但是南嬤嬤還是低估了劉笑天的想法,因為下一刻,只聽到劉笑天冷冰冰的話語:「老女人,你還真是自戀,都死到臨頭了,卻還敢來威脅我?你可知道我最無法忍受的就是別人威脅我嗎?」

「你……」南嬤嬤徹底無語,這個傢伙貌似軟硬不吃啊。

南嬤嬤不由得怒火攻心,口中噴出一口濃稠的鮮血。

「大家快來,那個臭小子在這裡。」就在這時候,一道道喊聲在不遠處想起。

「有一批找死的傢伙來找我了,所以很對不起。我只能先送你上路了。」劉笑天冷笑道。

「不……你敢……啊……孽畜。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一道凄厲的慘叫聲想起,南嬤嬤的整個頭顱被劉笑天一掌轟飛。

南嬤嬤到死都不敢相信,這個傢伙真的敢殺自己。

南嬤嬤雖然在最後關頭想求饒,但是這種想法剛一出現,自己的頭顱便是飛了出去。南嬤嬤死不瞑目。

看著南嬤嬤的頭顱飛出去,劉笑天冷漠的搖了搖頭,然後與大玄龜一起,帶起一陣狂風,向著遠處狂奔出去。

「臭小子,我倒要看看這次你往哪裡逃?」看著劉笑天瞬間奔逃出去,高航的嘴角露出一抹殘忍無比的神色喊道,然後帶著一批弟子也是跟著劉笑天躍出去的方向跟了過去。

「臭小子,你要是有種給我站住?」

「臭小子,你殺我刀神門傳人與長老,今天你必死無疑。」

「臭小子,你殺我煉魂宗少教主,今天我要撥你的皮,抽你的筋,喝你的血,煉掉你的魂魄,讓你三生三世不得為人。」

……

一句句惡狠狠的話語在劉笑天的身後此起彼伏。

「我靠咧,這群傢伙真是聒噪。」聽到這一句句刺耳的話語,大玄龜不由得狠狠的罵道。

「這群傢伙既然不知道死活?一定要置我於死地,那我就讓我他們知道,想殺我的下場。」劉笑天冰寒無比的說道,然後整個人停了下來。

不多時間,好幾十號人都是趕到了劉笑天的身旁。

這些弟子個個都是每個宗門的精英,看向劉笑天的時候,都如同看著一個死人似的。

很顯然,在這群傢伙的心中,這個傢伙已經如同一個死人差不多了。

因為他們相信,在他們這麼多精英弟子的追殺下,這個傢伙想活命那也是活不了了。

「臭小子,你跑啊,你不是挺能跑的嗎?」這時候煉魂宗的一名弟子走出來對著劉笑天冰寒無比的說道,整個身上彷彿萬鬼猙獰,給人一種特別陰森森的感覺。

「臭小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這時候刀神門的一名弟子站出來冷喝道,手中刀光繚繞,給人一種氣勢不凡的感覺,不愧為刀神門專修刀法的弟子。

「臭小子,你屢屢壞我好事?今天我倒要看看,你還能夠逃到那裡去?」這時候高航也是站出來冷笑道。

……

劉笑天眼神銳利,只是冷冷的站在原地聽著這些弟子對自己罪責的報告。

「說完了?」看著這些弟子個個對自己那敵視的模樣,劉笑天冷漠的問道。

「完了,接下來就是讓你嘗嘗什麼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下場了。」一名弟子冷笑道。 劉笑天神色淡然,雖然內心很清楚,這是一場人數懸殊的生死大戰,但是劉笑天並沒有任何的懼怕。

男子漢大丈夫,行走在時間,對死亡又有何懼?

老子就是一幅天不怕就不怕的模樣。

「你們先讓開,就讓我煉魂宗的弟子先收了這個傢伙的魂魄。」這時候煉魂宗的一名弟子帶著森然的語氣說道。

「哼,就憑你,我看還不是我的對手,要不你們一起上吧!老子我又有何懼?」劉笑天戰意盎然的說道。

劉笑天並沒有因為對方的人多勢眾而顯示出任何的膽怯,反而戰意霍霍,因為劉笑天正想著磨礪一下自己剛進入神遊境九重之後的狀態了。

「臭小子,小心點兒!這群傢伙看來對你抱著必殺的心態。」大玄龜不由得在劉笑天身旁提醒道。

「放心吧師兄!我不會有事的,就這些小蝦小將還要不了我的命的。」劉笑天搖了搖頭自信的說道。

「臭小子,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大家都退後,收拾這個傢伙,有我一個人就足夠。」想要收了劉笑天魂魄的這名弟子帶著自信的神色說道。

在這名弟子的眼中,劉笑天只是一名剛進入神遊境九重的弟子,而他卻可是神遊境巔峰的修為。

所有的弟子都自動退開很幾米遠,因為他們心中盤算著,即使這個傢伙不是劉笑天的對手,那他們到時候出手的時候,劉笑天的真元總會減少一些。

所以在這種場合,越是在後面出手,就越會有斬殺這個傢伙的機會。

「招魂幡出!阿咪啦吧……」這名弟子冷喝一聲,手中招魂幡祭出,向著劉笑天而來,口中念念有詞。

頓時間,整個空間捲起一陣猛烈的狂風,同時黑風陣陣,刺耳的叫聲此起彼伏,宛若萬鬼在在地獄發出慘叫一般。

劉笑天神色淡然,嘴角帶著一抹笑容,看著劉笑天如此神態,很多弟子都是不由得發出冷哼,這個傢伙簡直就是找死,這煉魂宗的招魂幡就是自己天元境一重的修為,碰上它,也要躲的遠遠的,這個傢伙很顯然,已經是被嚇傻了。

然而,就在招魂幡帶著一股狂風就要將劉笑天包裹的時候,劉笑天身上湧現出無數耀眼的光華。

「轟……」陣陣轟鳴聲在劉笑天身體內爆發而出。

劉笑天雙拳轟出,道道拳影宛若要撕裂虛空,整個空氣都發出嗶嗶啵啵的聲響。

「轟咔」一聲,萬鬼停止凄厲的叫聲,整個招魂幡也是瞬間四分五裂。這名弟子不由得大驚,自己這招魂幡也不是簡單的寶物,這個傢伙太變態了吧?怎麼一拳就可以將自己這招魂幡給打的四分五裂。

這名弟子感覺到不妙,整個身形快到極致,準備快速後退,然而,這名弟子還是低估了劉笑天的實力,因為下一刻,這名弟子震驚的發現,對方已經站在了自己面前。

「想殺我,我看你還是去死吧!」劉笑天拳芒綻放,瞬間就到了對方的身前。

又是「轟咔」一聲,劉笑天的拳頭擊在了對方的胸膛上,這名弟子根本沒有反應過來時怎麼回事?

便是感覺到了內臟四分五裂的情形,同時口噴鮮血,整個人慘叫一聲,直接倒飛了出去。

鬼宗門別的弟子看到這一幕,都是不由得大驚,然後各自擊出自己手中的招魂幡,向著劉笑天而來。

劉笑天身形躍起,體內真元滾動,拳頭接連爆發而出,這些招魂幡在空中都是瞬間四分五裂,下一刻,劉笑天身形快到極致,很快,就到了這些弟子面前。

碩大的拳頭一點不含糊的向著這些弟子的身上轟去。

「啊……咔嚓……」

空中接連爆發出刺耳的慘叫聲與骨頭碎裂的聲音。

聽到這慘叫聲,很多宗門的弟子都是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這個傢伙果然足夠變態,怪不得連煉魂宗,刀神門的傳人這些都會被這個傢伙所斬殺。

「砰……」

瞬間功夫,地面上塵土飛揚,煉魂宗這些弟子都是倒在地上,砸起一道煙塵,煉魂宗這些弟子倒在地上之後,便是一動不動。

很明顯,這些弟子可都是被劉笑天轟殺了。

所有弟子都是有些傻眼,這個傢伙也太變態了吧?煉魂宗十幾名弟子,只是瞬間的功夫,便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呀?

這……這還是人嗎這!

看到劉笑天如此勇猛,一些弟子不由得出現一抹恐懼感。

劉笑天渾身已經被血跡染紅,但是劉笑天知道,這是對方的鮮血而已,自己在剛才的戰鬥之中可是一點兒損失都沒有。

「果然神遊境九重的修為戰鬥起來要比神遊境八重輕鬆很多,我倒是很期待我進入天元境之後的戰鬥能力?」劉笑天不由得在內心想道,然後將冰寒無比的目光望向刀神門以及高家的弟子。

「這煉魂宗的弟子太弱了,我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太失望,你們一起上吧!一個個上真的不過癮。」劉笑天神色自信的說道。

劉笑天內心很清楚,自己已經很難與這些弟子和好了,所以還不如來個你死我活的局面,讓這些傢伙知道,他劉笑天不是那麼好惹的。

「臭小子,你太狂妄了。我刀神門的弟子足以斬殺你。師弟們,隨我一起,上去斬了這個傢伙。」這時候,刀神門的一名弟子喝道。

「哼,刀神門的弟子,差不多都是一群廢物而已。」劉笑天諷刺道,整個身形躍起。

次元萌娘契約之書 「臭小子,你太狂妄了,我倒要看看,你有沒有狂妄的本領?」刀神門十幾名弟子也是瞬間躍升而起,手中長刀劈下。

萬丈刀光帶著摧毀一切的力量向著劉笑天斬落了下來,刀光凌厲無比,殺氣駭人,空氣發出嗡嗡的劇烈響聲,可見這批弟子也都是不簡單。

「哼。」劉笑天冷哼一聲,手中赤紋劍出現在,然後劍光滔天,向著對方的刀光迎了上去。

「轟轟……」整個空間想起陣陣轟鳴聲,刀光劍影,場面悲壯到了極致。 刀光強悍凌厲,劍芒張弛有度!餘威滾動。

「轟隆隆……」看著對方刀光十分的厲害,劉笑天也是不敢有絲毫的懈怠,畢竟對方可是十幾人,而自己只有一人,並且下面還有很多人在等著自己被打敗,然後隨時對自己都有出手的可能。

「我有日月可吞天,九天十地我為尊!」

劉笑天血脈狂潮啟動,身上殺氣瀰漫,整個人的修為也是瞬間從神遊境九重初期進入到神遊境九重巔峰,手中劍光快速蕩漾而出,從空中捲起一道道由劍氣所形成的巨大漩渦。

此刻的劉笑天,就像一尊殺神一般,手拿寶劍,長發無風自動,給人一種特別凌厲果決的感覺。

「殺……」刀神門的弟子也不是吃素的,看到劉笑天猛然間的變化,他們也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手中長刀橫空,重重的向著劉笑天所在的方向斬落下來。

「轟……」

整個空間想起無數刀劍交接的聲響,刀芒橫空耀眼,劍芒彷彿可以劈落天穹。

劉笑天整個人也是宛若一道漂浮不定的幻影一般。

「倉朗朗!」

劉笑天手中寶劍接連與對方的長刀交接在一起,然後發出一陣陣刺耳的刀劍碰撞的聲音,火花四射,劍氣與刀芒瀰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