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不是為了救李逸晨?而是為了共死!」直到此刻所有人才意識到,三女的出現並非最初他們想象的那般要救回李逸晨!

「救?如何救?為了天下蒼生,李逸晨以自身全部生機化為生命之火,這才鎮壓住天地浩劫,如今誰還救得過來?」

看著冰封於上空的李逸晨那如同火焰般的臉龐,鳳玲瓏的眼裡說不出的複雜!

就在她話音落下之際,空間微微一陣波動,天空中的一切瞬間消失不見,被火焰籠罩數年的天域再次重見天日。

暖暖的陽光落下,此刻卻無法溫暖任何一個人的心,如果有選擇,他們寧願永不見天日,也能在隨時抬頭之際看到那張拯救了整個天域的臉龐。

「李聖人走好……」

「謝李聖人……」

不知是誰一聲跪地大呼,頓時如同瘟疫一般瞬間傳遍整全天域!

舉天域之力的齊聲痛呼,震天裂地!

此刻哪怕神境強者也不例外,因為他們知道,他們的命也是李逸晨手他的犧牲所換來!

李聖人!

幾乎成為天域最為神聖的名字,幾乎每一個角落都有著李聖人聖相的供奉,無論人間還是妖族,又或是魔族……

「你真的不決定回去看看?」不過就在所有人都緬懷著李逸晨的時候,在另一個世界,沈紫煙卻看著李逸晨問道。

「現在這裡不好嗎?」李逸晨微微一笑。

「忘恩負義啊,你小子最後若非因為天域無數人的信仰之力令人領悟不滅永生訣的終極奧義你能重生過來?如今居然不想回去了?」不過沈紫煙還沒開口,身邊一個中年男子卻一臉鄙視地說道。

「你回去啊,再去找你的新劍主,再攪一個天翻地覆!」中年男子正是劍靈,不過此刻劍靈卻已經被李逸晨重塑造肉身。

「你覺得當年的天地浩劫是我的錯?」劍靈沒好氣地瞪了李逸晨一眼!

「不全是,但天運神劍卻成為所有人追逐的目標,在這個過程你放大了他們內心的貪婪,也造就了更多的浩劫之力!」李逸晨卻是搖頭道。

「難道沒有天運神劍,他們就沒有別的追求了?就不會貪婪了?不信你看,若干年後,天域同樣會再召來天地浩劫!」劍靈卻是不以為然地說道。

「所以我們幹什麼還要回去?這裡不好嗎? 寶石之翼 至少在我創造的這個世界中,不會再有天地浩劫!」李逸晨當即一笑!

哇……哇……

就在此刻,後院傳來一陣嬰兒的啼哭!

「生了……生了……」凌雲一臉激動的跑出來說道,「師尊,這次是個兒子……(全書完)

完本了,多說兩句。

不滅從16年10月1日上傳到今天結束,差半個月滿兩年,謝謝大家一路的陪伴。

不滅的數據不算太好看,但有你們我不孤單!我堅持到了最後!

這個結局我想了很久,最終定下這個版本,事實上世間許多劫難,也大多始於人心,若人人心存善念,世界必然更加美好。

前路之上,望你我不忘初心!新書再見! 天地萬物適者生存,陰陽自古相對,天堂與地獄皆在一念之間。

人類經過幾千年的發展,出現了情感、知識,甚至文明。人心是大量荷爾蒙活動的產物,自是難辨。善與惡就在一念之間,好人會上天堂,惡人會下地獄,這是人間公認的真理,但是上帝也有出錯的時候。

….

一位中位魅魔揮舞著火焰鞭子,不停地抽打地面。

「你們這些惡魔學徒,還有一個月便是你們的下位惡魔考核,此次考試合格之人,才能賜予下位惡魔稱號,你們才配在這地獄中活著。失敗惡魔將會被送往輪迴谷磨盤,成為新生惡魔的養料。不想死的都給老娘認真操練起來」。

在中位惡魔的監督下,一些奇形怪狀的小惡魔們搬著石塊不停的敲打地面,這是惡魔們鍛煉的基礎,據說可以強健惡魔的身軀。成為下位惡魔時會有惡魔池的洗禮,只有強健的惡魔身軀才能承受起惡魔池的洗禮。失敗者會喪失所有智慧,自然只能當做養料,這便是地獄的殘酷。

整個地獄廣袤無邊,共有七位郡主,此地乃是瑪門郡主地盤天空島。瑪門掌管貪婪,沒用處的新生兒,身體和靈魂都將被利用。想在這裡活下去,唯有搶奪他人。

在小惡魔中有一個頭頂沒角,身體雪白,背後兩個鼓包的小惡魔,害怕的躲在四周。這個小惡魔與其說像惡魔,更像是轉生的天使,也許是惡魔法則出了差錯,讓一個墜落天使轉生到了瑪門的領域。

中位魅魔不屑的掃了眼那個特殊的小惡魔,想著這廢物一月後便是死期,根本不值得她花功夫注意。

這個小惡魔並不是單純在輪迴谷出生的小惡魔,皆因他帶著前世記憶。陳勝生前是一個大善人,並且前幾世都是個大善人。

判官看著眼前的陳勝,「陳勝你乃是十世善人,本判官判你入天人族。天人族乃洪荒大地生靈,生來可享受萬載壽源」!

「萬載壽源,按照百年計算,我豈不是長生了。對於只有區區百年的陳勝而言,萬載那是久遠的時間,久遠到人類還沒有文明」。

於是陳勝高高興興在牛頭馬面的帶領下前去投胎。

「恭喜了兄弟,等你到了洪荒大地轉生成功,記得多給我們燒些紙錢」。還有那地方可是修鍊的聖地,將來你若是有機會,能夠成佛做祖,定不能忘記我兄弟二人。

「放心,二位的情誼我陳勝記住了,將來必定奉還」。

就在陳勝準備跳下輪迴時,忽然遠傳傳來了一道白光。「快閃開,快閃開」。

陳勝直接被那道白光命中倒飛了出去,墜入了輪迴之中。牛頭馬面大驚「糟糕那小子掉入了域外輪迴之地,那可是十世善人,這可慘了」。

「可惡,我的寶貝」!慢悠悠遠處飛來了一個道人。

….

陳勝再次恢復意識時,發現自己是一個因為爭搶食物,被同是小惡魔狠揍失去意識的廢物小惡魔。看著四周的小惡魔都在不停的打鬥,陳勝悄悄後退,躲起來。這句惡魔身體太弱了,甚至很虛弱,彷彿天生營養不良。惡魔天生狡詐,要想生存只能掠奪他人,在其他惡魔眼中陳勝是死魔一個,沒有絲毫威脅。

「今天的訓練就到這裡,你們會去吧,記得外面可不是你們這些新生兒能出去的,不想送命就老實呆在這裡」。小惡魔們沒有多餘的意識,一旦中位惡魔威壓消失,小惡魔又開始了重複的打鬥掠奪,這也是地獄的基本法則。

陳勝找了一塊岩石偷偷躲了起來,手裡死死抓著剛剛中位惡魔分發的血食,也不知道那是什麼肉。陳勝看著這腐爛的爛肉竟然不知不覺留起了口水。

看著那些為食物打的不可開交的小惡魔們,身為十世善人的陳勝哪裡見過如此場面,一時間害怕的躲在後面。

飢餓漸漸充斥,在一塊石頭旁,一小塊肉悄悄的放在石頭上無魔問津。一隻獨角山羊狀小惡魔,聞著氣味慢慢的靠近,慢慢走了過來。小惡魔一蹦一跳來到肉前。剛要下嘴,那塊肉很自然的向前跑了一段。小惡魔沒由其他,跟著向前跑了一段距離。

一塊巨大的岩石後面,小惡魔終於抓到了肉。剛要塞到嘴邊,眼前一黑一塊巨石砸到了小惡魔的角上。頓時腦漿崩裂,綠色的體液激射陳勝滿臉。原本雪白的皮膚染滿了綠色的血液。陳勝不停的拍打這小惡魔已經破爛的腦袋,直到徹底成為肉泥才停了下來。

「我殺了惡魔」?陳勝喘著粗氣,看著滿手綠色血液,自己明明是十世善人,為何會下地獄成為一隻小惡魔。上天為何對我如此不公。陳勝不想死,他不甘心,十世善人的他第一殺惡魔,一切只不過為了一個目的填飽肚子活下去。

「檢測到宿主殺死小惡魔一隻,邪惡值加1,當前邪惡值一點,距離下次升級還差10點」。

瞬間陳勝感覺身體暖暖的,本是十分虛弱的身體,忽然變得好了許多。陳勝看著遠方爭鬥的小惡魔們,突然露出了邪惡的笑容,眼前的這些小惡魔都將是自己的盤中餐。

陳勝三口兩口將那腐肉吃進肚子,雖然不能填飽肚子,至少能讓肚子不在叫喚。抹去嘴角上紅綠色液體,兩眼放光的看著另外一隻剛剛落單的小惡魔。

小惡魔雖然因出生單純,但也有些小惡魔天賦異稟,他們註定是這一批惡魔的王者。

在這一批小惡魔中有兩個最強者分別一隻魅魔和一隻蟲魔。魅魔是中衛魅魔最看好的族人,自然受到特殊照顧。而那隻蟲魔是所有惡魔中最強壯,每次搶到的食物也是最多。

這一批小惡魔從最開始上萬隻,到如今只剩下不到千隻,每一日都會有一些惡魔死去。以陳勝的惡魔身體,能躲到今日簡直是惡魔法則的眷顧。

陳勝再次誘計成功,那隻落單的小惡魔雖然想反抗,不過還是死在了陳勝的算計下。

「檢測到宿主殺死小惡魔一隻,邪惡值加1,當前邪惡值2點,距離下次升級還差10點」。身體再次被暖流穿過,陳勝知道自己再次強壯了一分,也許這不知明的系統,算是上天對陳勝唯一的補償。

還有八隻自己便會升到二級,不知道二級將是怎麼樣的一個境界,陳勝看著眼前爭鬥的小惡魔們本就雪白的臉上,漏出更加邪惡的媚笑。那些小惡魔全然不知自己已經被一個變的更加邪惡之人盯上了。 小惡魔們不會關心同伴的消失,也更不會甘心其他小惡魔的死活。一陣爭鬥后,那些倖存的小惡魔也許是累了,停止了無休止的爭鬥,各自找個地方打起了瞌睡。頓時整個場地內安靜起來。

天上紅色的月光,照射在小惡魔身上,讓小惡魔們身體懶洋洋,很快所有小惡魔都進入了夢鄉。

在那塊巨大岩石後面,此時躺著十幾隻小惡魔的屍體。接二連三小惡魔消失,讓其餘小惡魔本能感到害怕,悄悄遠離了巨石。

此時陳勝已經是升到了一級。

姓名:陳勝

性別:雄性

力量:3(下位惡魔為10點)

魔力:0

級別:1級(13/20)

技能:0

距離惡魔考核還有29天,在考核前一定要成為成熟體的小惡魔,否則那惡魔池洗禮會直接抹去陳勝的意識。為了自己的性命,陳勝必須獵殺更多的小惡魔。本想趁著小惡魔休息偷偷結果他們,可陳勝發現在頭頂那血色月光的照耀下,自己竟然同樣渾身軟綿綿的,無奈陳勝只好找了一個安全地方進入了睡眠。

短短一夜的休息后,那位中位魅魔再次降臨,龐大的氣勢威亞,壓迫著陳勝不得不跪倒在地。

中位魅魔邪魅的掃視了下方的小惡魔們,「這一批新生兒還是有幾個好苗子,可以成為維斯塔大人的屬下。當然遊絲更看好那個小魅魔,若是培養得當完全可以成為自己忠實的助力。

「你們這些雜碎聽好了,偉大的維斯塔大人是你們將要效忠的對象。偉大的維斯塔大人不需要無用的廢物,你們要想繼續活下去,只有不停的殺戮,活下去,搶奪僅有的幾個下位惡魔的名額」。

地獄每一君主地盤內都會有無數個輪迴谷,那裡是新惡魔的降生地。而陳勝降生的輪迴谷恰恰由上位惡魔維斯塔掌管,也是維斯塔士兵來源,五位上位惡魔共同效忠此地的惡魔領主血腥瑪麗。

魅魔遊絲在此監督這些小惡魔修鍊,不停的抽打火焰鞭,在地上留下焦黑的痕迹。甚至一些弱小的小惡魔直接在火焰鞭下灰飛煙滅。

「沒用的廢物只有被淘汰的命,你們這些廢物,不想死就狠狠的操練起來」。

陳勝自然加入了訓練的大軍,只不過此時他只有3點力量。在這些小惡魔中3點的力量還是偏下的角色,那些天賦異稟的小惡魔出生便有5點力量。那頭最強大的蟲魔甚至已經達到了8點恐怖力量。

自己與他們相差太懸殊,若是在不努力追趕只有死路一條。

魅魔奇怪的看了眼陳勝,她自然知道這個奇怪的小惡魔。雖然不明白為何這個小惡魔一夜間力量變強了許多,但那點力量仍然是整個小惡魔隊伍的弱者。

「有意思的小傢伙,也許你能給我意想不到的結果」。

這次訓練結束后,遊絲直接帶走了那隻小魅魔。陳勝知道那隻小魅魔一定會活下去。其他的小惡魔頓時露出羨慕,甚至怨恨的表情。

中位魅魔一離開,那些小惡魔又開使了重複的殺戮,陳勝帶著剛剛分發的食物急忙躲到一旁。此時陳勝沒有注意一隻山羊形狀的小惡魔悄悄的跟在他的身後。

轉過幾塊大石頭,陳勝悄悄的向血水湖走去,在這地獄中滅有陽光,唯一的鮮紅的月光掛在天空,這也是陳勝唯一辨別天時的參照物。

走到血海旁,在血紅色水波照耀下,陳勝第一次見到自己的面容。本該是惡魔的他,長相卻如此的柔美,即使放在人間也是一位美男子,唯一不同便是那雪白的長發,已經背後那兩個鼓包,凸顯出他的與眾不同。

忽然陳勝在那血水中竟然見到一隻山羊頭,本能感受到危險的陳勝急忙向身旁一滾。堪堪躲過那隻小惡魔致命一擊。

顯然小惡魔沒想到陳勝竟然會躲開,在此撲了上來。這隻小惡魔力量有5點,根本不是陳勝這重力量只有3點的小惡魔能打敗。

「吃」,那頭小惡魔顯然只能用惡魔語說出一些簡單的字元。

「殺」…

連滾幾圈的陳勝起身便跑,那隻山養惡魔四腿著地,根本不是陳勝兩條人腿能夠跑的過。眼看再次被那隻小惡魔追上。幸好這裡沒有其他的小惡魔,否則陳勝必死無疑。

眼看一對山羊角再次頂了過來,陳勝一把抓住山羊角,想用力將其掀翻。很顯然陳勝失敗了,那小惡魔的力量將近陳勝兩倍。陳勝整個身體都被那小惡魔拖著向後撞去。

「咚」,劇烈的疼痛從後背傳來,這一下子陳勝甚至不知道自己身體斷了幾根肋骨。惡魔的身體就是強悍,即使是陳勝此時右臂被折斷,胸前肋骨撞斷。陳勝仍然能夠與那小惡魔爭鬥。

「必須速戰速決,在這樣下去,就是我的死期」。置之死地而後生,陳勝直接抱住那小惡魔跳進了血湖中。

整個血湖內波瀾不驚,滔滔血水從未乾枯過,這湖水也不知存在多久,也許從輪迴谷誕生的那一刻起,這湖水便聳立在那輪迴谷的身旁。

「咕咚」,讓人無法忍受的血水直接從陳勝的鼻口滲進他的身體。「咳咳」,陳勝本能的劇烈咳嗽起來,那些血水不但沒有停止滲入反而滲進的更多。

這時身旁的山羊怪在血水中不停的慘叫,很快身體便融化,消失的無影無蹤。

「殺死小惡魔一隻,邪惡值加2。原來殺死比自己強大的惡魔,能得到更多的邪惡值,就算知道又如何,自己終究也要死了」!陳勝閉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降臨。

過了一會,陳勝發現自己並沒有向那山羊惡魔一般消失。自己沒死,大喜過望的陳勝開始打量四周的一切。忽然見湖底有什麼在閃爍著光芒,陳勝毫不猶豫遊了過去。

這湖水蘊含著地獄的力量,如同那惡魔池,實力低下的惡魔掉入其中會瞬間被化成血水。陳勝竟然安然無事,也許是惡魔法則的保佑吧。

越往下湖水的壓力越大,陳勝已經漸漸感受到呼吸困難,即使惡魔不需要呼吸氧氣。用盡最後一把力氣,陳勝身體猛的下潛,一把抓住那閃光東西,快速的向上方游去。

「呼..呼」,再次聞到外界那特有的腐朽味道,陳勝甚至感到一絲歡愉。

爬上岸后陳勝才來得及查看手中的東西,那是一把匕首上面雕刻血艷的惡魔頭像。雖然不知道這把匕首的來歷,不過陳勝欣喜的看著眼前的匕首,遊樂這把匕首自己獵殺小惡魔會更加順利。 輕輕活動下身體,剛才的傷勢,若是人類早已死的不能再死。但身為惡魔的陳勝在殺死那小惡魔時,系統會根據點數加成,修復陳勝的身體。此時早已經被修復的七七八八。

那些小惡魔仍然不知疲倦的無休止戰鬥,全然不知死亡正悄悄降臨。

陳勝拿起匕首悄悄靠近兩隻正在扭打的小惡魔,那兩隻小惡魔力量與陳勝相似。一隻小惡魔很幸運將另外一隻騎在身下。

「撲哧」,快狠准,陳勝手中的匕首毫不猶豫從後面,捅進了那背對陳勝小惡魔心臟。

「殺死小惡魔一隻,邪惡值加1」。

被騎在底下的那隻小惡魔本能的感到害怕,向著陳勝努力嘶吼一聲,便被陳勝結束了生命。

「殺死小惡魔一隻,邪惡值加1」。

陳勝一把匕首在手,簡直如虎添翼,當血紅色的月光劃過頭頂時,陳勝已經不知殺死了多少只小惡魔。

姓名:陳勝

性別:雄性

力量:7(下位惡魔為10點)

魔力:0

級別:3級(33/40)

技能:0

不知不覺中陳勝已經升到了3級,如今的陳勝即使在這些小惡魔中也是強大的存在。大量的小惡魔死亡,自然引起了小惡魔強者的注意,原來霸主蟲魔獰狠的看著陳勝。

蟲魔力量9點,屬於小惡魔的頂峰,一點力量達到10點便會成為下位惡魔,那10點是一個分界嶺,10點之後已經不是單純靠力量決定惡魔的強大。

第二天中位魅魔再次降臨,仍然是如同往常一般,狠狠的操練起眾位小惡魔。

忽然中位惡魔一雙充滿魅惑的眼睛死死盯著陳勝。

「咯咯」,魅魔對著陳勝散發出鬼魅的笑容,魅魔本是長的極美,那一笑竟然讓陳勝產生了絲絲不可明悟的慾望。

「好厲害」,陳勝急忙將那絲奇怪的慾望拋之腦後。

魅魔遊絲詫異的看著陳勝,沒想到一個小惡魔竟然能掙脫我的魅惑之術,有意思的小傢伙,但願你能活過此次惡魔考核。

夜晚再次降臨,連續三晚的殺戮,小惡魔的數量已經銳減了幾百隻。活下來的小惡魔沒有力量低於5點,面對剩下這些惡魔中的精英,即使陳勝也不能掉以輕心。

地獄獨有的法則,會讓惡魔在成長期時即使好吃懶做,力量仍然會成長。剩下的這些惡魔在剩餘二十幾天內,即使整日睡大覺也很有可能成長到9點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