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倆就穿那樣去?」

「嗯,小丫頭們終於長大了,有點女人味的樣子了。」易長譯揚起老父親的微笑。

嘟嘟——

又是電話的忙音聲。

易長譯,「……」這都怎麼了。 范浪有系統在身,越戰越勇,無所畏懼。只要殺的夠多就能夠升級,進而恢復到巔峰狀態,有什麼好怕的!

「凈宣大師,你快去掩護宇文將軍幾人,他們已經退出了谷口,你掩護他們離開!剩下的交給我,由我來收拾這群魔族!」

范浪抖擻精神,大聲喊喝。

打了這麼久,宇文成鋒已經帶人提刀殺出了山谷,來到了更加開闊的地帶,這對於他們而言是一件好事,更利於撤退。

「范施主,你隨我一起過去吧!僅憑你一人,豈能擋住這麼多的魔族,我們聯手的話,退走有望!」凈宣保持著金身,衝到了范浪身邊,出言勸說。

「還是那句話,我心中有數,你照我說的做即可!」范浪用力推了凈宣一把,表明自己的決意與自信。

「這……好吧。」凈宣選擇了信任范浪,因為此時的范浪氣息雄渾,生龍活虎,狀態非常好,反觀他跟宇文成鋒幾人,都已經很疲憊了,全都在苦撐著。

范浪一夫當關,守在半路,凈宣化作一道金光,追上了宇文成鋒幾人,一起前進。

岳紫紅這女人倒是走運,竟然現在還沒死,緊跟在鳥依人身邊。

一支魔族大軍浩浩蕩蕩的衝殺過來,殺聲震天動地,在魔永年的指揮之下,隊伍兵分兩路,一路人馬正面追擊,一路人馬從側翼包抄夾擊,就好像一張巨口,要將范浪幾人吞噬進去。

這種包圍是全方位的,空中有大量的魔族飛行,地面上的魔族更多,甚至連地底都有魔族在遁地穿梭。

魔永年仗著自己有一整支大軍相助,信心倍增,殺意更是倍增,晃動手中的鐵爪,朝著范浪沖了過去。他之前最忌憚的是凈宣,現在轉換了目標,更忌憚范浪這個怪胎。

打了這麼久還活蹦亂跳的,不是怪胎是什麼!

「你三番兩次挑釁永夜城,今天更是害我損兵折將,不殺你,難消吾恨!」

魔永年聲音怨毒,手中鐵爪一晃,牽引周圍的屍體,就見一縷縷黑氣從中飄出,注入到了鐵爪之中。

這是一門特殊的邪功,能從剛死不久的屍體上吸收力量,吸收的屍體生前越強大,化為的力量也就越強大。

嗖!

魔永年握爪攻向范浪,力大勢沉,威猛無比,引爆震空巨響,形成模糊的氣流,直奔范浪的腦袋。

范浪抬頭看著當頭砸來的黑色鐵爪,冷笑一聲:「****個屁,欺負的就是你!」

話音剛落,范浪揮舞青龍劍,斬出一道青龍劍氣,就聽龍吟之聲響徹而起,栩栩如生的青龍劍氣反攻而上,與魔永年的攻擊碰撞到了一起,就好像引爆了一枚炸彈,化作層層疊疊的猛烈波動。

面對波動衝擊,范浪與魔永年雙雙穩住身形,沒有退縮半分,不等波動散去,兩者雙雙出招,展開了進一步的交鋒。

轟!轟!轟!

交鋒,碰撞,再交鋒,再碰撞。

范浪與魔永年激烈廝殺,殺的難解難分,各種手段層出不窮。

隨著時間的推移,魔族大軍殺到了近前,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范浪當機立斷,丟下魔永年這個不好對付的大麻煩,轉頭衝進了魔族大軍。

這裡可是放大招的好地方!

范浪再次施展佛蓮怒斬,手中龍鱗劍立於身前,凝聚澎湃力量,化作一朵蓮花骨朵,由金轉紅,溫度升高,令周圍的空氣都出現了模糊。

斬!

范浪向前一揮手,劍氣蓮花綻放開來,花瓣長達十幾米,觸碰者非死即傷。

更暴力的還在後面。

劍氣蓮花順勢旋轉,形成一片死亡區域,但凡在進攻範圍內的魔族,全都只有死路一條。范浪推動劍氣蓮花飛速前進,展開瘋狂屠殺,從魔族大軍中生生平推出一條血路。

這一幕就好像是收割韭菜,割完一茬又一茬。

被殺的魔族實力不會太低,也不會太高,都在三到六星左右。

這樣的魔族,殺一個根本不痛不癢,沒多少經驗值,一群一群的殺可就不同了。

【玩家同時擊殺魔族222名,獲得群殺獎勵280440點經驗值。】

【玩家同時擊殺魔族248名,獲得群殺獎勵322050點經驗值。】

我有一座軍火庫 【玩家同時擊殺魔族333名,獲得群殺獎勵410888點經驗值。】

群殺獎勵!

這個獎勵額度不小,堪比越級獎勵,殺的越多給的越多,照這個勢頭殺下去,升級有望。

范浪在這裡浴血衝殺,幫了宇文成鋒幾人大忙,替他們減輕了壓力,拖延了魔族大軍的腳步。

眼看著自己這麼多的手下被殺,魔永年又急又怒,抬手凝聚畢生功力,形成一團魔力能量,內部明亮,邊緣漆黑,然後對著范浪一掌拍出,球狀能量激射出一道黑色光束,眨眼間轟擊在范浪身邊,卻被那無堅不摧的劍氣蓮花抵擋下來。

彼此的攻擊互相消磨,劍氣蓮花將黑色光束絞碎,黑色光束源源不斷,前面被絞碎,後面還有餘力。

魔永年的攻擊不可謂不強,但是劍氣蓮花更為犀利,以攻代守,絞殺一切。

范浪才不會去跟魔永年硬碰硬,猛然加速移動,擺脫了黑色光束的糾纏,將鋒芒對準那些魔族士兵,賺取綿綿不絕的經驗值。

【玩家等級提升為玄尊4級,玄力+1500,生命值+1500。】

升級!

玄力恢復!傷口痊癒!巔峰狀態!

「爽!繼續殺!」

范浪手上的劍氣蓮花再度綻放,體積比之前膨脹一圈,花盤足有將近四十米的直徑,覆蓋範圍相當之大,就像是一台絞肉機,在魔族大軍里左衝右突。

這一次可真是殺過癮了,之前攻打碧煙谷的時候,范浪都沒有這樣過癮。經驗值呼呼暴增,節節攀升,向著下一級邁進。

魔永年氣得暴跳如雷,卻拿范浪毫無辦法,他殺不死范浪,也擋不住那劍氣蓮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手下被大量屠殺。

原本他打算依靠大軍圍堵范浪這些人,結果反倒是他的大軍被殺的七零八落!

至於宇文成鋒等人,早就在范浪的幫助之下突破了重圍,將魔族大軍甩在了後面,再想攔住他們絕非易事。

魔永年看著大顯神威的范浪,把心一橫,下令道:「別去追趕其他人了,所有魔族都將矛頭對準范浪,將他團團圍住!我今天就不信殺不死他!」

魔永年真是被氣急了,甚至放棄了追殺別人,一門心思只想把范浪殺死。

這裡有幾萬魔族大軍,還有更多的魔族在後面,魔永年就不信范浪能把這麼多的魔族統統都殺光! 演唱會後台

姜小時跟楚含語先去跟趙花顏打了一個招呼,就在後台亂串,就看能碰到易璽不。

「兩位小姐這是後台,不能亂串,請你們回到自己的位置去。」工作人員禮貌的攔住她們,能進入後台,穿著打扮氣質都在線的,那麼一定是他們惹不起的人,所以態度一點要好。

楚含語用視線還在後台裡面找著,不過還是沒有為難工作人員,戀戀不捨的拉著姜小時準備離開。

趙花顏的經紀人就過來了,「小時小姐,趙哥說讓你過去一下,他需要你幫一個忙。」

姜小時,「……」

「什麼忙?」

「你跟我來了就知道了。」經紀人說道。

姜小時疑惑的跟著經紀人走,楚含語自然也跟上去了。

此時趙花顏已經換好衣服,一身黑色的機車風,畫著小煙熏妝,整個人看起來妖治的不行,所以他紅了十年是有道理的。

趙花顏笑眯眯的看著姜小時,「小時,這次你可得幫趙叔一個忙。」

姜小時,「……」這個笑容有點不懷好意。

「趙叔,你不要在笑了,眼角的褶子出來了。」楚含語見他笑的這麼猥瑣,也就忍不住逗趣他一下。

果然趙花顏立馬就把笑容收斂,拿起手邊的粉餅盒,照了照,在確定沒有褶子才放下心來,怒瞪楚含語,「妞妞,小女孩不要這麼調皮,會嫁不出的。」

「趙叔,您果然老了,您忘了我跟安小軒有婚約嗎?你在這樣記憶退化下去,我跟小時以後都要給你在衣服上縫字了,以免您找不到家。」楚含語笑顏彎彎牙尖嘴利的跟趙花顏鬥嘴。

趙花顏感覺自己會被這丫頭給氣死,把視線來看著姜小時,可憐巴巴的博取同情,「小時,你快幫趙叔把妞妞的嘴給堵上,不然趙叔真的會暈厥在這裡。」

姜小時淡漠的看著趙花顏浮誇的演技,神補刀的來了一句,「趙叔,您真的有法令紋了。」

趙花顏,「……」遲早他要被這兩個小白眼兒狼給氣死。

「小時,趙叔找你是有正事,你跟趙叔一起跳一個開場舞好嗎?」趙花顏自從在酒吧看到姜小時跳舞,就覺得不能埋沒人才,都怪以前老大管的太嚴了,導致他都沒有看到過小時跳舞。

「我?」姜小時不確定的指著自己。

「當然是你,難道是妞妞這個四肢不協調的丫頭嗎?」趙花顏嫌棄的看著楚含語。

楚含語咬牙切齒的瞪著趙花顏,四肢不協調是她的硬傷,但是現在被他這麼次果果的說出來面子上還是掛不住,都準備好上去咬趙花顏幾口的,趙花顏立刻拿出一張易璽的簽名照,還是私圖的那種。

楚含語雙眼發光,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討好的說道,「趙叔,說真的。」

趙花顏,「……」

楚含語,「您這種程度的顏值真的合理嗎?就算是外面的高清攝像機也無法承載您的美貌啊!」

趙花顏,「……」

姜小時,「……」這彩虹屁真的不是在某音上面學的嗎? 魔族大軍執行命令,放棄了追擊,改變行軍路線,將范浪層層圍住,形成了一個包圍圈。

此地經過戰鬥的洗禮,大地處處破碎,遍地都是魔族屍體,鮮血匯聚成河,血腥味直嗆鼻孔。

對於這種局面變化,范浪毫不介意,就算被圍住又能如何,只要他願意,隨時都可以抽身而退,就算是魔永年也攔不住他。

他現在要做的就一個字——殺!

劍氣蓮花綻放旋轉,不斷的收割魔族的生命,不怕魔族圍住他,就怕魔族不夠殺。只有殺的夠多才划算,要是攻擊落空,賺不到經驗值,那就麻煩了。

范浪現在就是在利用升級來維持現在的大爆發,要是在耗儘力量之前沒能升級,就會落入被動。

為了多賺經驗值,他專往魔族密集的地方沖,哪裡敵人多就去哪裡,迎難而上,毫不畏懼。

竹馬大人太妖孽 又殺了數千魔族之後,系統提示再次響起。

【玩家等級提升為玄尊5級,玄力+1500,生命值+1500。】

玄力再次回滿。

范浪在這一戰中所殺的魔族前前後後加起來,絕對超過了上萬個。

一人一劍滅萬魔!

對於魔族而言,這就是個儈子手。

幾萬魔族大軍,竟然被范浪區區一個人給殺怕了,那浴血持劍的霸道身姿,彷彿要屠戮天下,手中的劍鋒利無情,令人心寒。

甚至就連魔永年都不太敢靠近范浪了,因為那劍氣蓮花威力太大,連他都有些畏懼,有幾次范浪推動劍氣蓮花沖向他,他全都選擇了避其鋒芒,而不是硬碰硬。

魔永年還察覺到了一件重要的事,范浪戰鬥到現在,每隔一段時間,枯竭的力量就會補充回來,而且會變得比以前更加強大。

「他到底是怎麼辦到的?這太反常了!太荒謬了!根本不合理!」

魔永年瞪眼看著范浪,心中疑惑不解。

他活了幾百年之久,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怪胎。

要是換成另外一個玄王在這裡,早就耗儘力量了,只有被殺的份兒,就算吃丹藥都補不回來。

范浪的力量不僅用之不竭,而且越戰越勇,越戰越強,彷彿可以一直殺下去,直到殺光所有魔族為止。

魔永年不知道自己猜的對不對,但從現在的發展態勢來看,確實有這個趨向。之前他以為自己可以靠數量取勝,用人數堆死范浪,現在這個想法動搖了。

更多的魔族大軍陸續趕到,一來就是好幾萬。

越早趕來的魔族,證明速度越快,實力越強,是精銳中的精銳。後續趕來的魔族,都是速度比較慢的,機動能力不夠,只能負責殿後。

之前那麼多魔族高手都被殺了,更何況後續來的嘍啰,他們更加不堪一擊,遇到范浪的劍氣蓮花,眨眼間就會灰飛煙滅。

殺戮繼續。

屍積如山,血流成河。

【玩家等級提升為玄尊6級,玄力+1500,生命值+1500。】

范浪再次升級,今天真是升級升到麻木。他精神一振,全力催動劍氣蓮花,一頭扎進了魔族大軍,絞殺千百個魔族。

大量的經驗值入賬,數量非常多,卻有點入不敷出之感,因為等級越高,升級所需的經驗就越多,數字越來越龐大。

范浪心中一動,知道是時候收手了。

殺了數以萬計的魔族,連升了好幾級,還撈了一大筆好處,已經夠本了,見好就收是明智之舉。就算是修改過的系統,也有一個極限,並非萬能。

一旦在升級前耗盡玄力,這個結果是什麼,他自己很清楚。

范浪收回龍鱗劍,巨大的劍氣蓮花縮小成了一個花骨朵,消耗的速度驟然放緩。他持劍懸空,腳下是屍橫遍野的大地。

半空狂風吹拂,范浪一頭黑髮隨風而動,身上的血污也被風吹落少許。

之前還在激烈廝殺,現在驟然平靜下來,天地之間,一片壓抑。

范浪冷眼望向魔永年,平靜問道:「還要繼續打么?」

「你何出此言?」魔永年陰沉著臉,反問道。

「我殺膩了,想走,要是你肯罷兵,那我就輕輕鬆鬆的走,要是你還想繼續打,我也會奉陪。 重生八零當自強 是戰,是放,你來決定,我無所謂。」范浪這番話說的很輕鬆,實際上他沒這麼輕鬆,還是有些壓力的。

殺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