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歡歡你要小心有詐。有危險就躲進玉佩空間里,等我來。」

「嗯我明白。」

有詐?月千歡挑了挑眉,目光冰冷。 一路追出去。殺手明顯是血衣組織里的探子,速度非常快。嗖嗖留下道道殘影,而且極其纏上矇混追蹤者的視線。

月千歡追了一路,也沒摸著殺手的衣角。

眼底漸漸的多了一抹不耐煩之色。月千歡凝眸盯著前面道道殘影,指尖夾著幾根銀針。

速度快? 重生之千金有毒 那就逼你停下來。

「咻!」

背後冷風襲來,殺手就地一滾,躲閃的姿勢極為老練。

一根銀針插在他背後的土地上。看也不看,扭頭就跑。月千歡踏腳縱身,繼續追上去。

前面傳來熱鬧繁華的叫賣聲。再往前面走,就是拍賣會集市了。到時候人多眼雜,更不好追蹤殺手。月千歡清楚明白這個道理。

她也看見殺手的速度更加快了。顯然就指望著這個能逃脫月千歡的追蹤。

幽眸冷光,月千歡指尖搭在幽光月劍柄上。

想逃?沒門。

一劍劈出,驚鴻劍氣,煞氣騰騰!

……

坐在茶樓之中,雲夜無視身邊人的念叨。目光幽幽冷漠的看著面前的茶杯,突然間,雲夜噌的站起來。

對面的人被他的動作驚的一愣。眼見雲夜轉身要走,易百川急忙攔住。

易百川,易家七爺。也是雲夜的小叔叔。

易百川頭痛攔住雲夜,「你這小子。七叔跟你說話呢,你怎麼能一句都不回答轉身就要走?」

「讓開。」

「雲夜!你給我坐下。不回答我,你哪兒都別想去。」

雲夜抬頭看向易百川。對上雲夜的冰冷目光,易百川心底驚了驚。

雲夜的目光太冷了。冷的不帶絲毫人間煙火氣,冷的幾乎沒有情緒。目光對上,直叫人心底發涼。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驚呆易百川了。

只見雲夜後退兩步。轉身直接從窗戶跳了出去。這可是七樓!

易百川大罵一聲:「這混賬小子!」

急急忙忙衝到窗邊一看。雲夜腳踩在屋檐上,縱身離去。而與此同時,不遠處的街道上,突然炸開驚天劍意!

劍氣驚鴻,煞氣騰騰,極為驚人!

易百川愣了愣。突然就明白雲夜的反應了。

他呢喃嘀咕,「我說呢。原來是有人吸引了他。不過這能發出如此驚天劍意的人,不知道是誰?」

「七爺,長孫已經走遠了。」

雲夜是易家嫡長孫。因此易家人都尊稱一聲長孫。

易百川一拍桌,也跟著從窗戶跳下去。「走,過去看看!」

另一邊有人驚呼,「明越師兄,有人鬧事!公然動武。」

明越抬頭看去,眉頭緊皺。「拍賣會開展,禁制在此動武。我們過去看看!其他人封鎖街道,不能讓他們逃了。」

「是!」

那道冷冽驚天的劍意,從小巷子中劈開。

一劍斬下,房屋建築留下深深劍氣凹痕。驚天劍氣嚇得街道上眾人連滾帶爬的躲開。

一個黑衣人從小巷子里滾了出來。他的肩膀上鮮血淋漓。一步一個血腳印,看起來十分凄慘。

月千歡持劍在身後走出小巷。目光冷戾鎖定殺手,月千歡冷笑。「怎麼,不逃了?」

殺手沒有說話。轉身匕首握在手中,刁鑽兇狠的刺向月千歡…… 殺手專用的門道。刁鑽狠辣的攻擊,招招刺向周身要穴。

一旦被刺中,非死即傷!

然而面對如此狠厲兇猛的攻擊,月千歡的閃躲看起來漫不經心。隨心所欲的舉動,卻招招巧妙避開殺手的攻擊。

眸光閃爍冷戾,月千歡抬起一腳。

「砰!」一腳命中,殺手直接被踹飛出去。

後背撞在攤販上,撞碎了桌椅。碎裂的木頭扎進肉里,很快身下就是一地鮮血。

殺手自知不敵。立馬扭頭往人群里沖,想要逃走。

月千歡冷笑,「哪裡逃?」

這裡人群密集,月千歡收起幽光月。一招手,妖藤飛出。嗖嗖兩下抓住殺手的雙腳,將他拖在地上拽了回來。

逃,逃不走。那就攻擊!

殺了月千歡!或者傷她,再找機會逃走。殺手孤注一擲,瘋狂的沖了過來。

擁擠的人群,躲得遠遠的。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

「這是誰啊!拍賣會禁制公然鬥毆,比武。他們不知道規矩嗎?」

「等會九星苑的護衛很快就來了。這兩個人肯定會被轟出去!眼看拍賣會就要開始了,這可真是得不償失。」

「就是。咱們可躲遠點,千萬不能被牽扯進去了。」

雲夜從人群里擠出來。抬頭看見月千歡時,眼眸亮了亮。

這個朱雀的煞星,冷漠無情,活像一柄鋒利殘忍的利劍。然而誰都能瞧出來,雲夜面對月千歡時,明顯的態度不一樣了。至少沒有那麼冷漠。

易百川帶著人擠進來,看見雲夜的表情,簡直震驚呆了!

「我去!從小到大,可從未見過這小子露出這種表情。他這是看見了什麼?」

「七爺你看。」

抬頭看去。易百川看見月千歡,眼眸亮了亮。「好俊的身手!」

月千歡不用幽光月,也不用妖藤。僅憑手上功夫,就打的殺手鼻青臉腫,團團轉找不到一點方向。

抬手,一拳。「砰」的砸中殺手眼眶。

扭腰,抬腿。一腳將殺手踹飛出去。

這完全就是單方面的暴揍!狂虐!殺手簡直慘的比人肉沙包還要凄慘百倍。

易百川咂舌,「這年輕公子也太兇殘了。這麼打下去,人不死也要廢了吧?」

「七爺,咱們長孫好像就是對這個公子很關注的樣子!」

「切,他肯定是手痒痒了。想要跟人切磋。 守護天使與你同在 這麼多年了,他什麼德行。我不知道嗎?」

然而這次,易百川還真的猜錯了。可不僅僅只是切磋。

再一次將殺手踹飛后,人群外傳來一聲爆喝。「住手!」

月千歡頓了頓,挑眉冷眸看去。

衣著九星苑護衛服飾的隊伍從人群中走出。他們持槍佩劍。冷冷盯著月千歡,面色不善。

為首的中年男子指著月千歡爆喝,「你是誰?好大的膽子。你難道不知道這拍賣會之中,是禁制比武鬥毆的嗎?」

「哦,不知道。」

「你!」護衛首領被噎著了。

他巡邏護衛一年又一年,還第一次聽見月千歡這種理直氣壯的說不知道的。

瞪大眼,護衛首領怒道:「豈有此理。一句不知道就想矇混過關?來人,把他抓起來!」 「等等。」月千歡有些茫然。

妃卿莫屬:逆世大小姐 她是真不知道拍賣會還有這規矩。皺了皺眉,月千歡冷冷瞥了眼地上趴著爬不起來的殺手。

抬頭看向護衛首領,月千歡開口:「如果我是有原因的呢?」

「哼!什麼原因,也都不允許在此動手。你休要巧言令色矇騙我等。把他抓起來,等我稟明管事,再逐出拍賣會!」

瓦特???

直接被逐出拍賣會?不是吧。月千歡懵逼了。

等等。這要是在這裡被人刺殺,不能動手的話,豈不是只有等著被人殺?九星苑拍賣會這是什麼狗屁規矩?

護衛首領蠻橫冷酷的樣子,看起來根本不想聽月千歡的解釋。

黛眉微蹙,月千歡眼底浮現冷意。

看樣子只能殺出去了。反正帶了面具,這些人也不知道她是誰。

只是還沒出手。擋在身前的人讓月千歡愣了愣。「雲夜?」

「我不會讓他們把你趕出去的。」

「……」月千歡一時沒了言語。

雲夜沒有帶面具。因此誰都看出來,這是朱雀煞星!

靠近的一眾護衛立馬站住不動了。護衛首領看見雲夜也有些傻眼。

在朱雀有一句俗語。說的就是寧願和閻王鬥法,也絕不招惹煞星雲夜!這可是比閻王還要兇殘的角色。

護衛首領愣了愣,臉色難看。「雲夜公子你這是做什麼?包庇罪人嗎?」

「他不是罪人。」

「這。雲夜公子,他冒犯了九星苑拍賣會的規矩。必須抓起來,驅逐出去。否則人人效仿,拍賣會還怎麼進行?」

雲夜冷冷瞥了眼護衛首領。就在護在月千歡身前,一聲不吭。

「七爺。」易家弟子小心翼翼戳了戳易百川。

易百川都驚呆了。原本以為雲夜是把月千歡當對手,所以關注。可這站出來保護。還是聞所未聞,從未聽說過的啊!

回過神,易百川急忙走過去。「雲夜你這是做什麼?」

雲夜沒搭理易百川,而是回頭一本正經的對月千歡介紹。「這是我小叔,易百川。」

「哦。」

「嘿!你這小子!」易百川這時候也看出來雲夜對月千歡的不同了。

他頓時覺得頭疼。轉身看向護衛首領,易百川開口:「護衛首領,我看這是個誤會。不然我們先問問到底怎麼回事?」

「這……」

「他是個殺手。」雲夜直接指著殺手。「該殺!」

護衛首領頓時更加傻眼了。就算是該殺!可拍賣會的規矩,就是不允許動手啊。

可是雲夜和易百川都護在月千歡身前。這裡又有這麼多人看著,護衛首領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做了。不過幸好,明越這時候來了。

「明越公子來了!」

「哼。雲夜和易家七爺護著又怎麼樣?明越公子肯定會秉公處理。把他們趕出去的!」

不好意思,你們要被打臉了。

明越走進來。一見月千歡和雲夜,還有易百川。頓時愣了,「這是怎麼回事?」

「明越公子,這事是這麼回事……」

聽護衛首領一五一十說清楚,明越微微皺眉。

眾人眼巴巴等結果時。卻懵逼看見明越走向月千歡,一臉關懷的問:「你沒受傷吧?」 瓦特?什麼鬼!

為什麼跟說好的不一樣?明越公子難道不是應該秉公處理,嚴肅冷厲的將人抓起來,然後趕出拍賣會嗎?

這一臉關懷的模樣,語氣溫柔的不可思議。讓一眾男男女女都妒忌不已。

月千歡感覺到周圍眾人崩潰又震驚的目光了。握拳在嘴邊乾咳兩聲,「我沒事。他有沒有事,就不好說了。」

順著月千歡的目光,眾人又看向殺手。

明越挑眉,「這是個殺手?」

「是血衣的人。」

「血衣?」聞言,不僅明越。雲夜和易百川也皺眉。

血衣是傭兵工會赫赫有名的殺手團。他們的實力,在傭兵工會排名第二。出手狠辣,殺人不眨眼。

名字的由來,也是因他們殺了太多的人。衣服被血染透無法洗凈,而取名的。由此可見,血衣的凶名赫赫,極其兇殘。更有話說,被血衣盯上,就等於上了閻王的死亡名單。

明越走過去,劍挑開殺手頭髮,果然看見了脖子後面的印記。

果然是血衣的人!